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激烈(两章合一)
    乓乓乓,掉落的砖块砸于地面,激起了更多的埃烟,这一切便仿佛电影的画面,以一种不够真实的状态,播放于了楼成的眼前,让他闻到了随时可能不再有未来的危险!

    那杀意形如实质的身影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强敌!

    光是他一个人,自己应对稍有问题,都会饮恨当场,更别提他也许还存在着别的帮手!

    当真四面楚歌,风雨飘摇!

    楼成周身毛孔紧闭,鸡皮疙瘩粒粒分明,未曾消解,心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害怕、恐惧和紧张,但这些又汇成了强烈的求生渴望。

    不,我不想死在这里!

    父母悲伤的眼泪,唠叨和沉默里蕴含的爱护,终于走出艰苦看见光明的生活,以及严喆珂心碎的表情,自己表白时的狂喜与激动,不够波澜起伏但绝对甜蜜美好的日常,一一在他的脑海闪过。

    不,我不想让痛苦成真,不想让幸福空许!

    心底的呐喊声中,楼成意志勃发,眼中精芒凝聚,所有的情绪都熊熊燃烧了起来,支撑住了他的身躯。

    啪!

    装着烤茄子的餐盒划着弧线,飞出了没有玻璃的窗户。

    轰隆!

    天花板又破,石块与砖头哗啦下坠,楼成双脚落地,两只手结出印诀,脑海内观想出锋芒毕露的古字,对着半空扑击而来的身影,战意冲霄地吐气开声:

    “兵!”

    四周气氛当即惨烈,像是有硝烟弥漫,有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围来。

    楼成只觉这是自己“兵”字诀初成后,运用得最有气势也最具威能的一次,心境、情绪与秘法相当契合,于是便突破了以往!

    “兵!”

    杀伐之音袭耳,董少阳像是被人用手枪指住了脑袋,而且扳机开始扣动。

    他猛地打了个寒颤,身体出现明显的抖动,而楼成斜跨两步,气血一抱,趁他还未完全落地,凶狠地“拦江”一击,以震禅直取腰眼,没有半点的犹豫,没有丝毫的怜悯,坚定,果断,冷血!

    我同情他,谁来同情我?生死之间,不讲慈悲!

    就在这时,董少阳的眼眸忽然清醒,变得冷酷无波,此乃久经战场,多历危难后的磐石之心,对“兵”字诀有着极强的抵御能力!

    笑话!我率领队员,深入敌境,闯进龙潭,于死亡边缘斩首对方将军的时候,你在哪里?

    笑话!我与凶悍的杀手狭路相逢,以差之毫厘的优势将他击毙的时候,你在哪里?

    只见过一次血的擂台武者,拿什么来发挥刚才那门秘法的真髓?

    我经历过的,是你无法想象的,对我用类似秘法,简直班门弄斧!

    董少阳煞气毕露,忽地于半空之中蜷缩了身体,让气血、精神和劲力凝聚成点。

    啪!

    他身体半转,携下落之势和丹境爆发之威,向着楼成挥出了膨胀的右臂,捶打了筋脉凸显的青黑拳头。

    两人拳头即将碰撞到一块时,董少阳完成了奇怪观想,让奔涌的劲力在拳头处又诡异地做了一次收缩。

    一缩紧跟一爆,狂浪澎湃而出!

    砰!

    几十平米的房间内闷响回荡,楼成拳头微痛,手臂发抖,被那二重爆发的古怪招式打得往后退步。

    一步,两步,他难以遏制,“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

    这是一栋待拆的六层居民楼,由一套套的房屋构成,格局不够宽广,到处都是墙壁,就像在别人家紧凑的客厅或者卧室打斗,稍有伸展,便会遇到障碍!

    轰隆!

    楼成背部一紧,撞破了承重,跌入了另外一间房屋内。

    他知道自己处在了下风,情况异常危急,但冰镜已成,不慌不乱地掌控住重心,右手急挥,打出了一团暴虐赤红的火球,试图阻拦董少阳的欺近,紧跟着,他左手一勾,晶莹皓白的寒光便贴地游走,蹿向了敌人。

    上中下三路,齐齐封锁!

    啪!

    窗外装烤茄子的餐盒刚刚落地。

    董少阳承受着震禅的少许影响,于半空略有回荡,可他双脚刚一落地,便迈开大步,蹬蹬追赶,不让楼成有稳住局面的机会。

    一步之后,他眸子里映出了赤光,看见了火球飞速砸来。

    腰背弹动,重心一晃,董少阳步法错落,行云流水地化了个弧线,从旁边绕开了冰火之袭。

    轰隆!

    火焰炸开,寒光蹿起,他撞破墙壁,以生开辟出道路的姿态,闯进了楼成跌入的房间,当真气势如虹。

    啪啪啪!他身后的那堵承重彻底垮塌,变成了一堆凌乱的石块。

    而这个时候,楼成已稳住了架子,不退反进,斜前一步,抢到了敌人的身旁。

    生死之间,勇者胜!

    他眼中精芒一闪,脑海内白雪弥漫,神意外露地弹起双手,抖动腕肘,耍花枪般罩向了董少阳身体七个地方。

    与此同时,寒光从他晃动的拳头处弥漫向四周,制造出了一粒粒冰晶构成的雾气,遮蔽了董少阳的视线,而这些冰晶不断震颤,汇成了嗡嗡嗡的响声,干扰着对手的听觉。

    冰部第一十三式,“雪茫”!

    这样的环境里,双手劲力未吐的楼成忽地夹紧尾椎,绷直了腿部,无声无息地低踢出了右脚,踢向敌人的踝关节。

    董少阳像是早有预料,两臂前架,大腿一鼓,左脚凶猛回踢。

    电光石火之间,楼成猛然前弯脊椎,沉下重心,让踢出的右脚提前下踏,轻点了地面。

    一点之后,他强行拖着身体,闪到了对手的侧方,在董少阳左脚踢出的刹那,创造出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是冰部第一十九式“寒噬”的应用。

    楼成将这一招的技巧化入了“雪茫”,形成了连击,等同于两式的糅合!

    败给彭乐云后,他的苦练,他的尝试,不是毫无用处,这便是成果!

    登堂入室,从心所欲不逾矩!

    脑海内接连观想出了冰封的大江和震荡的雷云,楼成不喜不急,高举右臂,握拳下打。

    简化外罡,“当头棒喝”!

    距离太近,左脚踢空,董少阳顿时变得岌岌可危,丢掉了先前的优势,处在了极端危险的状况中。

    面对于此,他不见绝望,也不见慌乱,当即还抱全身之劲,让丹气爆发于脊椎之上。

    啪!

    他脊椎弯成硬弓,“拖”着他的身体弹向了后方,砰地一声又撞垮了一堵承重墙。

    “当头棒喝”未中,楼成没有沮丧,战意浓厚又异常冷静地晃动重心,扑向了还未跌落于地的敌人。

    他喷薄了丹气,仅仅一扑,便缩短了绝大部分距离,即将追上。

    闻光和尚提着“睡眠”中的女孩,与罪火天君一起转移了位置,低声感叹道:“还真是有战斗天赋啊……前辈,你遮掩下声音,别引来了其他人。”

    “嗯。”罪火天君轻轻颔首。

    …………

    撞垮墙壁后,借到了力量的董少阳于半空恢复了平衡,看着瞬息间便抢到近处的楼成,霍地“隐”去了眸子,让眼中尽是瘆人的白色。

    他观想出了对应画面,胸腹震荡,喉咙打开,吐气朗声:

    “咚!”

    周围一下变得安静,楼成仿佛置身于了夜半空旷的房间,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声敲击,而窗外坟茔座座,冷风呼啸!

    刹那之间,他有了惊悚与紧张之情,身体不由主战战兢兢。

    但他正是意志最坚定的时候,瞬息便稳住,快速结印,用出了九字诀。

    “前!”

    声音化作利箭,带着他的负面感受,爆响在了敌人面前。

    董少阳目光冷酷,没有动摇,抓住机会,抢到近前,“还劲抱力”,膨胀身躯,又打出了刚才那种二重爆发的招式!

    砰砰砰!轰轰轰!

    楼成以连续的丹境爆发应对,却被一次又一次“二重奏”打得步步后退,撞破了一面又一面的墙壁,让整座六层楼房都出现了摇晃。

    哐当!哗啦!

    董少阳并不是鲁莽地一味正面强攻,时有变化节奏和方位,以狂风暴雨的姿态不给楼成用出简化外罡或者进行闪避的机会!

    五连爆,六连爆,七连爆!

    楼成看似落入了绝对的下风,不断地后退,不断地撞垮墙壁,疼痛了后背,但步法未落,架子未失,靠着“冰镜”的感应能力,总是提前察觉,险之又险地挡住了对方的进攻。

    如果没有这门武功,他觉得自己在敌人的“二重奏”连爆下撑不了几招!

    砰当!

    又是一堵承重墙垮塌,房屋再次出现了摇晃,董少阳闪到楼成的左侧,再次拉开手臂,轰出拳头,像是之前几次的重复!

    但这一次,他没做“还劲抱力”,而是观想出了“火焰凝聚”和“灌注爆发”两幅画面。

    简化外罡,“内爆”!

    一拳打中,劲力将在敌人体内爆发!

    他先前的“二重奏”狂攻不是虚招,不是专门为了麻痹楼成和遮掩这一招的使用而进行的攻击,生死之间,哪有那么多复杂长久的谋划,只有灵机一动和适逢其时,因为变数实在太多了。

    董少阳胳膊肌肉起伏,啪地打出了拳头,期待着楼成像刚才那么多次一样下意识进行招架,如果他有所察觉,也能逼得他匆忙闪避,为自己后续的连招创造机会!

    心如冰镜,映照周围,楼成敏锐感应到了近距离下的董少阳没收缩气血和劲力。

    不对!他精神一绷,汗毛再炸,抓住闪过的几个念头,没什么犹豫地脚下发力,腾空而起。

    这样的举动在擂台赛上是标准的取死之道,除非本身有飞行异能,或者接近了外罡境界,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环境里,楼成不至于仓促下落和无法变向。

    喀嚓!

    他跳近了天花板,双手探住,十指弹开,硬生生抓入了“石块”之中,藉此悬挂于了半空。

    紧接着,他“还劲抱力”,以手指为支点,腰背一弹,体操般向后跃起身体,双脚蹬向了天花板,似乎要借反弹之势扑击。

    下方的董少阳几乎能够预见出自己强行变向,跟着跃起,于半空给楼成一记“内爆”拳后的发展,那样的话,对方将反弹变向,从另外的位置抢先落地,然后给还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自己致命一击——“目标是天花板”和“目标是楼成”的区别决定了他摸不到天花板,也就无有凭依。

    念头一闪,董少阳腰腹下收,做出了强行变向跟随跃起的前奏,试图骗取楼成的扑击,自身则顺势闪开位置,从后袭击,肘撞背部。

    这不是虚招,只是他动作比较“缓慢”,留有余地,一样能让对手有激必应,于电光石火间判断出错!

    砰!

    楼成双脚一蹬,发力异常凶猛,硬生生让天花板裂开,掉落下石块。

    他借势反弹,但不是扑击董少阳,而是以鱼跃的姿态奔向窗边,似乎想逃离战场。

    想跑?董少阳嘴角一翘,下收的腰腹弹开,膝盖一挺,强行变向,直扑对手的背后。

    这是你自己暴露出来的破绽!

    楼成刚跃到窗边,便感受到了背部的刺痛和身后的劲风,但他并不慌乱,甚至像是有所期待,双手往窗沿一撑,身体由俯转仰,向后做了一个绞踢。

    啪!

    他破烂的鞋子飞出,伴随着脚下“甩”出的赤红火焰和晶莹寒光,射向了凶猛扑来的董少阳。

    董少阳哼了一声,脚下发劲,肌肉鼓胀,就要于半空制造炸响,掀起罡风,提前引爆冰火之袭,然后凭肉身硬闯过去。

    轰隆!

    在他刚有动作时,火球竟然先行爆开,高温外散,让炸乱的寒光化作了弥漫的雾气,一下遮掩住了他的视线,让他觉得四周一片模糊。

    啪!

    雾气裂开,一个青黑筋脉凸显的拳头仿佛劈开混沌的凶器,居高临下轰向了董少阳的脑袋。

    逃,是为了更好的进攻!

    楼成目光锐利,拳意坚定,血肉鼓胀,硬生生高大了几分,似乎要扫尽面前所有破坏自己美好生活的阻碍!

    来不及做“二重奏”的董少阳只能“还劲抱力”,仓促应对,右臂一抖,搬拦往上。

    砰!

    生死相搏以来,董少阳第一次被直接打得退步。

    楼成得势不饶人,快速拉近距离,抢先做出了连爆,不给对方“二重奏”的空隙。

    啪啪啪,砰砰砰!

    三连爆,四连爆,五连爆,他将“暴雪二十四击”的技巧融入了进去,与董少阳短兵相接,拳拳到肉,免得他做出诡异的“二重奏”拳劲和使用未知的秘法。

    六连爆,七连爆,八连爆,楼成越打越猛,越打越凶,丹境爆发就像不要钱一样挥洒,而战到这个地步后,他也察觉“杀手”要弱于彭乐云,没到接近非人的层次,换句话,对方体力虽强,却谈不上是怪物!

    砰砰砰!

    楼成战意勃发,汗水蒸腾于头顶,仿佛凝出了一团白雾。

    砰!

    董少阳终于被“狂风暴雪”的凶暴压垮,往后撞破承重,踉跄跌落,六层楼房的摇晃愈发剧烈。

    啪啪啪的石头掉落声里,楼成脚下一踩,紧跟而上,抢到了刚稳住重心的对手面前,脑海内观想出赤红的大日和冰封的长河。

    轰隆!

    大日撞中冰河,两者齐齐泯灭,楼成回拉手臂,弹射出了拳头。

    “当头棒喝”变异版!

    落到如此境地,董少阳眼中也不见惊慌,像是经历过无数次,他来不及跃起,又知道不能硬架,干脆顺势跌倒,懒驴打滚。

    “兵!”

    就在这时,楼成散去劲力,结出手印,喊出了一声古音。

    滚动中的董少阳受到了震撼,并因自身处境而升起了四面楚歌之感。

    短暂的颤栗里,他强横的意志冲散了影响,但楼成已抓住机会,滑步靠前,抽出了右腿。

    啪啪啪!砰砰砰!

    董少阳勉力抵挡了几招,被直接踢开了架子,踢飞了身形,又撞到了墙上。

    砰!

    这一撞,承重摇晃,楼房摇晃,他口中吐出了鲜血。

    楼成目光冷静,再做滑步,就要抢上前去,踢断董少阳的脖子。

    就在这时,摇晃的楼房终于到了极限,上方无数石块掉落,发出了沉闷又恐怖的响声。

    楼成顿了一顿,以保全自己为先,一个“还劲抱力”,撞破侧墙,跃入了外面的空地,而董少阳露出了苦笑,眼里尽是失落。

    轰隆!

    楼成刚站稳身形,便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巨响,看见六层楼房先是半边垮塌,接着整体塌陷,将那位实力恐怖的“杀手”埋葬在了里面!

    …………

    “应该死了吧?”弥漫的烟尘里,楼成不敢停留,怕还有别的敌人,趁着遮掩,翻墙进入了附近小区,找了僻静处躲避,然后拿出手机,先给施老头打了电话。

    初次遇到这种事情,他下意识就寻求着自家师父的帮忙。

    “喂,师父,刚有人要杀我!”电话刚接通,楼成就连珠炮般说出。

    “谁?咳,谁敢!”施老头先是一愣,继而暴怒。

    “我也不知道……”楼成到现在都还有点茫然。

    事情来得太突然,自己压根儿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他委屈地想道。

    “安全了吧?没安全去找小邢,安全了就简单说下重点。”施老头冷静了下来,深感疑惑地问道。

    楼成忙将大致的经过讲了讲,重点是对手的招式,末了才问道:“师父,您有线索吗?”

    “……”施老头沉默了一下,咬牙切齿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没事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不会有下一次了,娘的,我非得拆了基地不可,不给火部的简化外罡赔罪,咳咳,总之,不会有下一次了,你暂时别问,知道了对你才没有好处。”

    “好吧……”楼成一头雾水,选择相信师父。

    看来是有内情的袭击……

    他走出僻静处,看向了刚才战斗的地方,只见楼房已坍,烟尘弥漫。

    这里面有一个不协调的地方是,如此大的动静,竟然没惊醒附近的居民!

    古怪……楼成皱起了眉头。

    他想了想,又给严喆珂打了电话。

    “橙子,你到了?”女孩欣喜地问道。

    “没,遇到点状况,你,你能给我送条裤子来吗?”楼成低头看着自己爆开了的牛仔裤,竟有点哭笑不得。

    不是比赛,他没穿武道服,紧绷的裤子一经丹境发力的摧残,很快就不成形状了!

    “啊?”严喆珂茫然以对。

    …………

    吃完烧烤,蒋飞领着四位同学走向巷子口,打算开车去兜风,走着走着,穿着韩式大衣的女孩突然惊叫了一声,指着旁边道:

    “那里不是有座楼吗?”

    丰腴的圆脸女孩跟着看去,只见围墙之内,废墟高堆,也陷入了懵逼状态:

    “对啊,我也看到了的,吃烧烤前还在的,怎么就垮了?”

    怎么就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