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广散网
    明白过来后,董少阳的脸庞涨得通红,喉咙荷荷作响,像是有陈年老痰堵塞在了那里,听得人头皮发麻,牙齿发酸。

    “噗!”他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面前的枕头。

    而随着这“郁结之气”的发散,他只觉胸腹间轻松了不少,先前被楼成打出的内伤得到了缓解,并且脑袋变得清明,深刻感受到了过去一年内自身膨胀的骄狂。

    “我明白了……”他做了个深呼吸,眸光重又坚毅地说道,“我会找到差距,努力提升的!”

    不得不承认,楼成确实有战斗天赋,或者说脑筋转得更快,当自己没能利用好环境快速拿下他,被逼得拼耐力之后,失败的结局便已经注定。

    “明白就好。”罪火天君轻轻颔首,“骄兵悍将可不是凭空发明的词语,当历经生死搏杀而活着,本身就容易让人不自觉膨胀,这是需要长久对抗的情绪,不是你今天明了,就能一劳永逸的。”

    他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随即转头对闻光和尚道:“我带他回去了,施建国怕是很快就会闹上门了。”

    听到这句话,闻光和尚愣了一愣,脸色刷得变白,结结巴巴道:“你,你们没知会过施前辈?”

    磨砺别人家弟子,竟然没预先征得师父同意?

    我佛慈悲,南无阿弥陀佛,贫僧差点就爆粗口了!

    罪火天君和施建国目前是同一层次的外罡,两人谁都奈何不了谁,但贫僧只是一个小小的六品啊!

    “没有。”罪火天君一本正经地回答,“施建国这人最是嘴硬心软,每次说给徒弟挫折教育,都只是顺水推舟,从来不会主动地去做什么,如果预先知会了他,他肯定会讲,得尊重徒弟本身意愿之类的话语。”

    提及施建国的嘴硬心软时,他板着的脸庞难得露出了一抹笑意。

    “既然施前辈不同意,那就没必要磨砺楼成啊……”闻光和尚本以为这次的任务是施建国那边请求的,或者说至少知会过一声,得到了同意。

    现在知道了真相的他眼泪差点掉下来。

    “生死搏杀里走出的武者确实不能瞧不起从擂台赛成长起来的那些,但这不表示擂台赛就能完美地淬炼一名武者,没有生死之间的那种压力,怎么能挖掘得出自身最大的潜力,怎么得到意志的提升?”罪火天君沉缓说道。

    可这是别人师父的事情,关你何事?关我何事?闻光和尚险些就破了多年禅修功夫。

    罪火天君看了他一眼,略略解释道:“有些事情必须提前谋划,龙王和武圣确实都有希望更进一步,踏入那禁忌的领域,但也只是有希望而已,不表示十成十,对于有潜力又友善的苗子,我们当然得多加磨砺和培养,数量大了,总会有更多的可能,要不然,将来谁去抗衡‘使徒’和‘法老’那些人?”

    闻光和尚听得表情再变,忙压低声音道:

    “梅老身体不行了?”

    旁边的董少阳亦是凝重了神色,屏住了呼吸。

    “禁忌领域的高人哪有身体不行了的说法,只是提前谋划而已。”罪火天君挥了挥手,抓起董少阳,推开房门,飘然远去。

    …………

    问清楚地址后,严喆珂忙将家居服换下,套上了外出的衣物,急切地跑到另一个房间,翻找出了药物纱布和绷带等东西,将它们装入了袋子里。

    紧接着,她返回卧室,提上了别的袋子,快步下了楼,奔向大门。

    ——下午和晚上逛街的时候,因为已经在太后面前过了明路,她也就“破罐子破摔”地顺手给楼成买了衣服、裤子、袜子和鞋子,上上下下,崭新两套,打算明天晨练时给男友惊喜,如果不是这样,她还得小心翼翼地去拿出严爸的旧裤子。

    换好鞋袜,严喆珂才高声喊了一句:

    “爸,妈,晶晶姐找我有点事,很快就回来的!”

    书房处,严开探出身体道:

    “这么晚?我开车送你吧。”

    话音未落,他就看见大门合拢,女儿早已跑得不见影踪了。

    “这孩子,毛毛躁躁的,也不知道什么事。”由于女儿已经有了职业九品的实力,严开倒没有什么担心,只笑骂了一声。

    纪明玉离开电脑,凑到老公身旁,狐疑地望向了门口。

    从高中开始,女儿什么时候毛躁过?

    嗯,只有涉及那臭小子的事情时!

    打上了车,来到了老刘烧烤店,严喆珂循着定位,进入了一个老小区,于阴暗角落里发现了迎上几步的熟悉身影。

    看见楼成下半身的裤子节节崩开,连裆部也不例外,女孩忙扭头望向了旁边,莫名有点想笑。

    她咬了咬唇瓣,忍着笑意,低声说道:

    “很有艺术家的风采嘛。”

    “行为艺术家吗?”楼成已缓过了情绪,自黑问道。

    严喆珂抿嘴一笑,靠拢过去,将几袋衣物塞入了楼成手中:“知道就好,快去换!”

    “咦?新衣服新裤子?这风格不像是岳父大人的啊?这个点还有店开着?”楼成提着袋子,看了两眼。

    “姐姐今天逛街顺便给你买的,感动吧?惊喜吧?”见楼成表现得很正常,严喆珂彻底放下了担忧,语气随之变得轻快。

    “嗯,感动!惊喜!”楼成略微低头,心暖含笑。

    自己在生死关头的拼命搏击,不就是为了这样的场景?

    自己在危险处境下的强烈求生渴望和坚定意志,不就是从类似的一个个细节里来?

    他转过身,便要躲到树后,换上裤子。

    这时,严喆珂的眼眸一下睁大,发出了低低的惊呼:

    “你的背……”

    她先前以为楼成说的“一点皮外伤”就真的只是一点,因此也没催促他快点处理,谁知道,男友转身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片模糊的血肉和几道不浅的划痕。

    由于楼成蠕动肌肉,自行止住了流血,伤处倒也不是那么狰狞。

    “没什么,皮外伤,包扎下养两天就好了。”楼成回首宽慰道。

    “骗子!那么深的口子,还叫皮外啊?”严喆珂又担忧又生气地说道,“快找个地方坐好,我帮你处理。”

    她不是生楼成的气,而是气那帮莫名其妙突袭自家男友的坏蛋!

    谁会乐意卷入生死之间?我们就喜欢平稳安定的生活!

    “好。”楼成也不急着换裤子了,免得血污沾染,回去不好交代。

    他不想将这件事情暴露在老爸老妈面前,免得他们担惊受怕。

    僻静处的路灯下,昏黄的光芒照耀中,严喆珂夹着医用酒精棉花,清除着楼成背后的血污并进行消毒,用一块扔一块,而楼成也因此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刺痛。

    再是高手,该有的疼痛还是有的。

    不过这个过程里,看着前方的杂草,零碎的石砾,以及暗黄的光泽,听着女孩止不住的唠叨,体会着她特意小心的动作,他的心里又多有甜蜜,觉得刺痛也不是那么明显了,觉得吹拂而来的如刀寒风也不是那么难耐了。

    等到严喆珂把他的躯干绑成了木乃伊状态,楼成才躲到树后,快速换上新的衣物。

    “我这样子都能去演法老了。”他开了句玩笑。

    严喆珂哼唧道:“还好我带的纱布和绷带够,你刚才那样子回去,别人看见都会报警的!”

    “所以才是你过来,而不是我去找你。”楼成从树后走出,低笑开口。

    “哼,记得提醒我每天帮你换药,还有,这瓶六生丸拿着,每天吃三次,一次吃两粒,能帮助你治疗内伤,别看你现在没事,磕磕碰碰的,说不定就有伤势暗藏了……”严喆珂将袋子里剩下的东西递给了楼成。

    听着她絮絮叨叨地叮嘱,楼成神情温和,目光含笑。

    叮嘱完毕,严喆珂才好奇问道:

    “你们先前是在哪里打的啊?你赢了?”

    两位六品的武者激烈战斗,肯定会留下明显的痕迹。

    楼成指了指不远处道:“对啊,咯,那里。”

    严喆珂凝眸望去,一点点张大了嘴巴,茫然自语道:

    “我白天路过的时候,那里应该有一栋楼吧……”

    …………

    换了两天药后,以楼成目前的身体素质,伤处尽数结疤,并且纷纷褪去,露出了新生的皮肤。

    而严喆珂并没有说错,他确实受到了一定内伤,还得再服药三四天才能痊愈,但这不耽搁他平时的锤炼,只脸色因此有些苍白。

    这个时候,楼家回乡祭祖的事情也来到了日程。

    经过又一次的协商,大家决定不留宿青福,当天去当天回,反正也就是一个半小时的路途,至于老两口想在家乡多待几天,那就住亲戚家,到时候会来接他们的。

    早上九点,洗去晨练疲惫的楼成跟着老爸老妈登上了一辆面包车,坐到了后排靠里的位置,和堂兄楼元伟、表妹马汐一起,在他们前面,是二婶王丽丽和楼爸楼妈,副驾驶则是二叔楼志强。

    另外一辆车是楼成姑父马国勤开的,载着楼志贤、马家乐和楼德邦老两口。

    窗外空气阴冷,楼成玩着手机,感受到了车辆发动,向着乐宁市青福县驶去。

    那是他并没有归宿感的祖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