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举手”之劳(求月票)
    砰当!

    四下诡异的安静里,楼成见轮胎彻底停止了转动,将手一松,让外形凄惨的车头落地,震得驾驶座上目光呆滞神情惊慌的三十来岁男子浑身一跳,又多了几分恐惧之情。

    就在楼成要上前一步,强行拉开车门,把这醉驾害人的家伙拖出来,狠狠教训一顿时,周围的几户人家听到动静,赶了出来,杂乱地问道:

    “什么事情?”

    “发生什么了?”

    “啥情况?”

    直到此时,吓呆的孩子们才纷纷回神,或哭或叫,让场面乱做了一团。

    岳姓中年男子随之清醒,看了楼成的背影一眼,艰难地吞了口唾沫,让自身先将注意力转回正事。

    这一转回,他顿时气炸了胸膛,抱着孩子,直起腰喊道:

    “那兔崽子喝醉开车,差点把俊飞他们给撞到了!要不是那小伙子帮忙,早死一地了!”

    脑海嗡的一下,靠过来的男男女女们当即急了眼,在孩子们的哭喊声中,爆了粗口,冲向了黑色小车。

    “艹!”

    “我去你妈的!”

    “弄死你!”

    叫骂声里,他们越过了楼成,拉开了车门,将司机拖了出来,拖向不远处的小河,边拖边打,边拖边踢。

    “啊啊啊!”司机连连惨叫,不时呼喊救命,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往后退了两步,装作没有听到,这种醉驾祸害他人的家伙打死活该。

    刚才大伙儿涌过来的场景真够劲爆的,自己都被震撼了一下,没能抢先出手,揍上一拳。

    这就是犯了众怒的下场吧?

    “救……”司机被按进了冰凉的水中,呛了几下,又被提了起来,终于彻底醒酒,明白了自身处境,带着哭腔喊道,“报警!报警!快报警!”

    又被按入河面,又被拳打脚踢,大家发泄了一通,才算缓了过来,这里面岳姓男子反倒最先恢复理智,制止了乡亲们往要害招呼的举动。

    这种情况下,将肇事者群殴成重伤,是事出有因,法不责众,警察不会追究什么,但要真弄出人命来,就会麻烦很多。

    见司机痛得蜷缩成一团,他打电话报了警,然后走向楼成,看怪物般看了凹陷着头部的黑色小车和地上的轮胎痕迹一眼,满是后怕和惊惧地说道:“谢谢,谢谢,要不是你,我们爷俩和其他孩子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举手之劳而已。”楼成客气地回答道。

    想到他双手抬起车头的背影,岳姓中年男子一时竟无言以对。

    还真是“举手之劳”啊……

    “你这身功夫了不得了不得啊!”岳姓中年男子用贫乏的词汇赞叹了两声,末了细心地问道,“你要跟着去警局吗?”

    “能不去吗?”楼成反问道。

    过去走个程序好麻烦的,耽搁自己午饭和扫墓。

    “可以,我们这么多目击者和当事人,够了!”岳姓中年男子学着电视剧的口吻道,“再说,对能直接挡住一辆踩着油门的轿车的武者,警察不会多说什么的,还有我们作证嘛,你是见义勇为,妈的,那兔崽子一定要让他坐牢!”

    “那行,如果确实需要我来作证,给我电话。”楼成报了手机号和姓名。

    岳姓中年男子记录完毕,回拨过去道:“我叫岳钟,等警局处理好了,我再到楼家祠堂正式找你道谢!”

    “不用了不用了,有这份心就够了。”楼成连忙摆手。

    岳钟想了想道:“那……你如果想吃野味了,给我电话,只要不是保护动物,肯定给你弄到,绝对真货!”

    “好的。”楼成没再拒绝对方的感激。

    目送着他们三人原路返回,岳钟摸了摸自家孩子的脑袋,觉得心里还残存着惊恐之意,觉得眼前还闪现着楼成踩裂水泥地,硬抗黑色小车的画面。

    妈的,我最早想给他说什么来着?

    好像是想说,小伙子,你脸色不太健康,要加强锻炼啊……

    …………

    咳咳,返回祠堂的路上,楼成咳嗽了两声,掏出“六生丸”,赶紧服了两粒。

    从目睹刚才的事情后就一直安安静静没有说话的马汐被咳嗽声惊醒,深深看了自家表哥一眼,似叹息是感慨地说道:

    “二哥,你真是人形高达了……”

    “是啊……”旁边的楼元伟也打破了沉静。

    擂台之上的战斗往往无法让大部分人直观认清一名武者的可怕,但之前的事情不然!

    …………

    回到祠堂,闲聊还在继续,不过重心转移到了楼成爷爷他们那一辈年轻时候的事情。

    楼成和楼元伟、马汐找了边角坐下,饶有兴致听着,过了一阵,外面车祸的事情人传人地传了进来,惹得大家纷纷咒骂醉驾者。

    由于岳钟去了警局,大家只知道有位小伙子帮忙救了人,不清楚具体是谁,也不明白是怎么救的,让楼成免去了不少麻烦。

    午饭时分,千呼万唤的楼志林开着大奔,领着老婆,赶回了祠堂。

    他和楼成老爸楼成二叔都有几分挂相,但即使带着眼镜,也难以掩饰本身的满脸横肉和几分匪气,能在建筑装修这块起家的,不这样镇不住人。

    “哎呀,四叔,可把您给盼回来了,我一直给我媳妇和孩子讲,长辈里面,您最疼我,比我爸还疼我。”楼志林表现得相当得热情,也不知道是真心实意,还是擅长应酬。

    楼德邦很是惊喜,感动地抹了抹老眼:“你是咱们这房第一个小子,不疼你疼谁啊。”

    在楼志林认了认楼志胜楼成他们之后,楼德光问道:“二子呢?没回来?”

    “哎呀,四叔,不好意思,二子和人合伙,弄了个蝙蝠战队,受到了市里领导的重视,今天刚好有比赛,脱不开身,回来不了,托我给您问个好。”楼志林握着楼德邦的手道。

    “没事没事,生意重要生意重要。”楼德邦毫不介意。

    蝙蝠战队……楼成笑了笑,没有吱声。

    之后的宴席里,楼志林长袖善舞,面面俱到,没冷落同辈的几位,也让楼成等小辈感受到了重视,尤其几次询问学习情况,表现得很是佩服读书人。

    午饭后,稍作休息,他又陪着楼家一行上了后山,给本房的几位祖辈扫了墓。

    忙忙碌碌到了四点半,楼爸楼志胜提出了告辞,再三挽留后,楼志林将他们送到了村口,而楼德邦老两口也没留下住宿,一路跟着返回。

    飞驰的车辆上,楼成回想了一遍今天的经历,发现自己也就认得三爷爷和志林伯伯两位,其他亲戚已经没有印象了,实在是太乱太杂了。

    哎,想不到我也有脸盲的一天……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要去青福县吃他们有名的豆腐宴,所有菜都是由豆腐做成的豆腐宴!

    …………

    晚上八点多,一辆三叉戟跑车停在了良田村楼家祖宅门口。

    “二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楼德光立在门口,板着脸孔说道。

    跑车之门打开,走下来一位穿休闲服的男子,不到三十,头发浓密,涂有发油,脸部较圆,五官普通。

    “这不是才忙完吗?”他摇晃着钥匙。

    “你四爷爷他们早走了!”楼德光恨声道。

    二子嘿嘿笑道:“走就走呗,我是回来给岳叔要野味的,有朋友想吃。”

    “你啊!”楼德光返身进了屋。

    楼志林在旁边笑呵呵道:“二子,你得顾着点你爷爷的感受啊,你四爷爷那边平时又不用走动,嘴上重视点又有什么嘛?”

    “是是是。”二子浑不在意地笑道。

    进了屋,看见桌上的红纸,他随口问道:“四爷爷他们交了钱了?”

    这是他们那边的家谱?

    “这肯定啊,你四爷爷很重视这事的。”楼德光抽着旱烟,没好气地回答道。

    二子没说什么,无所事事地瞄了一眼,只见红纸最上方用黑色墨水写着楼月齐。

    楼德邦……楼志胜……楼成……楼成?看着看着,二子忽地抬起头,眼眸睁大,望向自家爷爷道:

    “四爷爷他们是在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