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章 内爆拳(求月票)
    大年初一的天亮得很晚,楼成锤炼完毕,吃了老妈煮的长寿面,便背上行李,提着原度酒,在昏暗的环境里出了门,嘴里低声哼着“今天你要嫁给我”的旋律。

    等到坐上前往机场的动车,他才有空在回复严喆珂的消息之外刷刷网页。

    刚进论坛,楼成就看见置顶换了一个帖子,来自“楼成的女朋友”!

    严喆珂在昨晚发帖道:

    “祝大家新年快乐,红红火火!”

    “沙发,同乐同乐!”“幻梵”以“蹦跶”的表情抢先回复。

    “卖呀卖馄饨”化身“糯米团子”道:“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好好的哦,顺便祝福我自己高考顺利,期待暑假的面基!”

    “好气哦!我就吃口零食的工夫,就被挤到下水道了!”“长夜将至”闫小玲预先知道严喆珂要发帖,但竟然还是没有赶上,“好啦,倒带倒带,所有人新年快乐,楼成生日快乐!”

    “哈哈,以后不能说十九岁的六品了,得改口成二十岁的六品。”“盖世龙王”大笑道。

    “来晚了来晚了,就不说新年快乐了,祝大家身体健康,龙马精神,早生贵子!”“一贯纯爱俊冈本”不改本色。

    ……

    看着大家的嬉闹和祝福,楼成的心情就像外面的天空,逐渐亮堂,升起了暖阳。

    不管走到哪里,都有那么一群陌生人在支持着自己,这种感觉很好很好。

    一路平安无事,他于中午时分抵达了吴越省上高机场,在接机大厅看见了自家师姐施月见。

    施月见戴着副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扬了扬手,声音轻柔却传递很远地说道:

    “你怎么又给你师父提酒来了?”

    “要是不提酒,我怕师父不让我进门。”楼成开了句玩笑。

    施月见无奈摇头道:“你平时得盯着他一点,控制他的量。”

    楼成苦笑道:“师姐,你觉得师父会听我的吗?”

    “你多唠叨他,唠叨得他烦了,他就听了。”施月见笑了一声,传授起“真经”。

    “这是对女儿才有的态度吧,我这种,会不会被打?”楼成自黑道。

    “好吧,也是难为你了。”施月见笑了笑,转过身,领着楼成到了停车场,找到了她的轿跑。

    施老头坐在后排,探出脑袋,眼睛一亮道:“臭小子,越来越懂得做人了嘛,来来来,到为师旁边来。”

    “爸,少喝点,你最近咳嗽又厉害了!”施月见恨铁不成钢地唠叨道。

    “好好好,就一口一口。”施老头揉了揉太阳穴,服软回答。

    上了车,施月见指着驾驶座上的三十来岁男子道:“你姐夫,吴辉康。”

    “姐夫好。”楼成含笑打了声招呼。

    这位姐夫不是冰神宗弟子,是职业经理人,但也练过拳脚,在几年前总算入了丹境,目前代表自家师父这一脉负责冰神宗的部分产业。

    吴辉康身材颀长,短发精神,文质彬彬,边发动汽车,边笑眯眯道:“小师弟好,你师姐最近半年老念叨你,总说哎呀我小师弟多厉害多厉害,多有潜力,多出类拔萃,听得我都嫉妒了。”

    “我又没有夸大!”施月见抗议道。

    “你啊,别把你小师弟给夸坏了。”施老头附和女婿道,“这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时时敲打敲打,就会骄傲自满,膨胀起来。”

    说到这里,他看向楼成道:“先前那个事的补偿,我帮你要到了,火部简化外罡‘内爆拳’,回头给你,冰部的招式这次也再教你三招,北风、极地和霜寒。”

    “好的。”楼成听得精神一振。

    施老头看了他一眼道:“本来还能要到更多,比如那门炸拳,但你底子浅,得精耕细作,不能贪多,哼,为师的‘雷音震禅’可是赫赫有名,当年打死过多少丹境多少非人,你看看你现在,多久没能在战斗里发挥它的威力了?这是你掌握不够的关系!”

    “是,师父。”被这么点了一句,楼成也觉得自己练功时有些疏漏了。

    虽然不能说是猴子搬玉米,但也相近了。

    副驾的施月见安静听着,此时才插言道:“内爆拳?小师弟,你得注意着点,平时和人切磋尽量不用,‘火部’的核心招式都以暴虐闻名,和咱们冰部的特点完全不同,内爆一出,对手必受内伤,哪怕接近非人,也挨不上这样三拳,我是说,三拳之后会死人。”

    说到这里,她笑吟吟道:“等你非人了,可以来跟着师姐练刀嘛,‘冰部’的刀法也是一绝。”

    “练什么刀?带来带去不麻烦?打几场毁一把不麻烦?武者最厉害也最值得依仗的还是自己的拳头自己的肉身。”施老头不屑开口。

    而楼成这才记起了自家师姐的绰号,“黑白神刀”施月见!

    四人说说笑笑里,车辆飞驰,出了城市,上了盘山公路,抵达了位于烟冰山半腰的冰神宗。

    与楼成前次来相比,这里热闹了不少,人烟不再稀薄,终于有了一大宗门的气象,当然,也就能维持两三天。

    他们沿着道路入内时,所遇弟子一看见施老头,便恭恭敬敬站好,有的称呼师叔,有的叫师叔祖,神情间又畏惧又崇拜。

    ——上次“白茫天地”之事经过在场长老和弟子添油加醋的传播,施老头在大部分晚辈心里真成了神仙人物。

    咳咳!施老头清了清喉咙,行走得愈发趾高气扬,看起来非常享受类似的对待。

    楼成在后面忍着笑,没有吭声。

    老小老小,师父越老,越和自己这小辈的心态差不多了。

    一路来到冰神殿外,掌门何易早已领着一帮长老和嫡传在等待。

    “师叔祖好!”

    “七师叔好!”

    “小师叔好!”

    一声声的问候里,朱泰和雷放等人对楼成的称呼已不见半点勉强。

    等楼成跟着师父拜了祖师,上了香,与大家一起前往“雪丰殿”入席时,穿得很是素淡的莫婧婷凑到了他的身旁,小声笑道:

    “看过小师叔你和彭乐云之战,朱师兄和雷师兄他们都对你心服口服了,最近碰面,大家讨论的焦点就是四月份的大学武道会全国赛,在说上清的彭乐云、崆峒的任莉、星海的安朝阳和甄焕生,以及吴越会冰神宗的小师叔你,究竟谁能独领风骚。”

    “想想也是期待,五位不满二十二岁的天才六品,甚至可能出现非人,这恐怕是顶级职业赛和五大头衔战以外最受关注的比赛了。”

    被莫婧婷这么一说,楼成顿时也有点期待,甚至感觉热血在沸腾。

    四月份,和代表着不同大势力的彭乐云、任莉、安朝阳、甄焕生、历晓远他们一一交手,争夺唯一的冠军!

    “他们甚至在投注和打赌,压了不少钱进去。”莫婧婷补充道。

    “听起来你也参与了?”楼成没问大家更看好谁,换做自己,也压彭乐云或者任莉。

    “我怎么敢?小师叔你和彭乐云任莉都是‘怪物’,我这种正常人哪能判断得出‘怪物’之间的事情~”说到这里,莫婧婷嬉笑道,“但我还是压了十万块在小师叔你身上,帮亲不帮理嘛!”

    “帮亲不帮理?说得我没理没法赢一样?”楼成笑了一声。

    “……”莫婧婷一时竟无言以对,片刻后才嫣然笑道,“小师叔你真风趣,以前怎么不见你这样和我说话?”

    “嗯,你真心实意当我是小师叔,而没其他想法,我自然是风趣的。”楼成双手插兜,悠然笑道。

    莫婧婷又是沉默,然后才感叹道:

    “小师叔,你真的才十九岁吗?”

    “已经二十了,谢谢!”楼成说话的时候,心思已然飘远,飘到了四月份,飘到了大学武道会全国赛。

    同学年少,谁是英雄?

    向往和期待之中,楼成也没有忘记自己基础未牢,很多招式未学,想与彭乐云他们争锋,还需要沉稳地再走一段路!

    …………

    在楼成于冰神宗拜祭祖师的时候,楼家也迎来了客人。

    乐宁市那边没有初一不走亲戚的习俗,所以楼志林和二子前来秀山拜访了。

    对此,楼德邦非常高兴,将大儿子楼志胜和小女儿楼志贤全家都招集了回来,摆了大桌。

    二子刚一进门,就左右打量,可等到开席,也没见到楼成,心中顿时犯了嘀咕,故意起了话题道:“我们这辈应该是行‘元’字,但好多都不在意这个了。”

    “是啊,你叫元长,他是元伟,都是元字辈的。”楼德邦笑呵呵说道,“就是到了成子那里,才没兴这个。”

    “那样的话,成子是不是该叫楼元成了?”楼元伟饶有兴致地开口。

    马汐在旁边插嘴道:“不是,叫楼元霸才比较贴切!”

    这话逗得众人皆笑,二子楼元长抓住机会问道:“成子?没在吧?”

    “他去吴越了,要给他师父拜年,给祖师上香。”齐芳很是骄傲地回答。

    去吴越了……二子看了看父亲,心里一阵失望。

    …………

    中午宴席之后,施老头找到了楼成,嘿嘿笑道:

    “你掌门师伯问你要不要接个任务?”

    “什么任务?”楼成小心反问。

    “代表咱们冰神宗去海西门、定海宗和寒螭派拜年。”施老头笑得和蔼可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