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生外向
    接下来,楼成又依次去了定海宗和寒螭派,不出意外地没见到“小丑”顾见熙,而年轻一代比海西门稍弱半筹的他们,更没谁冲动地出来挑战。

    回到烟冰山,他将经过原原本本禀告了掌门师伯何易。

    “他们几派的年轻人很沉得住气嘛。”何易摇头笑道,“这也是好事,你这条突然而来的鲶鱼,一下把我们吴越会内部的水给搅浑了,把大家刺激得更加奋发向上了。”

    他的意思,原本的郑瑜雷放钱启越等人都是十来岁就拜入宗门,同代人一天天目睹他们的成长,早就习惯了落后,而他们本身也慢慢变得骄傲,等到楼成以天降之姿,强势进入这摊局面,才一下便打破了固有的认知,激起了弟子们的各种情绪。

    呃,掌门师伯竟然知道鲶鱼效应……楼成腹诽了一句,没有接茬,告辞出来,跟着师父他们下山,返回了施月见的别墅。

    到了这里,施老头才翻出了一张观想图,其上有着一轮赤红如火又沉重异常的太阳,仅仅看了一眼,楼成就感觉到体内象征火焰异能的热流在奔腾,在被吸附,在被压缩!

    “‘内爆’比‘当头棒喝’要难练,先观想这张‘赤日图’,接着是以‘祝融图’控制,出手时还有配合的发力技巧……你练习的时候,一定得小心,自己体内出现爆炸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施老头少有如此详细地讲解,“等你完全掌握了它,为师再把‘冰部’第十和第十一这两式简化外罡教你,当然,我估摸得下半年去了。”

    “好的!”楼成欣喜拿过了“赤日图”。

    见状,施老头嘿了一声:“别这么小心翼翼,这次随便弄,丢了坏了算他们的!”

    “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

    对物品撒气没意思!

    因为还要各回各家过年,莫婧婷和朱泰雷放他们没再约他,等到了初三,楼成也告别了师父一家人,踏上了返回秀山的路途。

    而他到家的第二天,严喆珂和老爸老妈飞往了江南省,去纪家团年。

    …………

    江南省,纪家祖宅,家宴之上。

    深受长辈们喜欢,不断被嘘寒问暖的严喆珂看了眼外公纪建章和外婆窦宁,鼓起勇气,装作若无其事地提道:

    “外公,我们武道社有人练成九字诀里的‘者’字诀,‘兵’字诀和‘前’字诀了。”

    她想以此打开话题,逐渐引向蜀山斋的九字诀相关内容,而之所以在众目睽睽下说,就是为了表现得坦然,表现得真只是顺口一提,免得引起老人家的怀疑。

    话音刚落,她便感觉到太后停下筷子,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

    看得我都有点心虚了呢!

    纪建章头发浓密而乌黑,只鬓角有些斑白,容貌清癯,颇有出尘之气,闻言点了下筷子,笑呵呵道:“我知道,楼成嘛。”

    噗!严喆珂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外公竟然知道橙子!

    我是不是弄巧成拙了?

    她见自身已然失态,顺势就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外公,你关注我们的比赛了?”

    说话的时候,她发现太后的笑容转盛,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而旁边的表哥林缺,嘴角也有微不可见的翘起。

    哼,哥,说好的冷漠寡言,自闭沉默呢?

    竟然看我笑话!

    在严开纪灵犀等人茫然疑惑的眼神里,纪建章笑着摇头道:“这小伙子最近名声鹊起,很是响亮,我回宗门的时候,总有人在我耳边唠叨他,说是可以和彭乐云比肩的天才,至于你们的比赛嘛,有你和你哥在,我偶尔是会看一看。”

    蜀山斋总部在嘉州,纪建章作为江南省人,被派来本地镇东面基业已经几十年。

    呼……严喆珂悄然松了口气,正待开口,便听见外婆窦宁含笑问道:“我也时不时听到楼成的名字,你们兄妹俩和他都是松大武道社的,感觉他这个人具体怎么样?”

    窦宁外貌只有四十来岁,盘着发髻,气质雍容,与纪明玉和严喆珂的五官都有几分相像,但顾盼之间,当真神光如电,自有强者之态。

    “姥姥,你问这个干嘛?”严喆珂眨巴了下眼睛,卖了个萌。

    这让我怎么回答?夸出花来了多不好意思啊!

    ——因着小时候江南和秀山两地跑,家里成员又有好几位北方人,她对长辈的称呼被带得很混乱,不再是外公外婆,姥爷姥姥的组合,而是外公和姥姥,等到读书了,已经养成习惯了,也就懒得改了。

    “就顺口问问,这难道不好回答?有什么说什么嘛。”窦宁饶有兴致地说道,“你们兄妹俩都说说。”

    她看的是林缺和严喆珂兄妹,没包括纪灵犀纪德言他们。

    再次感受到太后幸灾乐祸的视线,以及老爸严开颇感兴趣的眸光,严喆珂往上看了看,努力让自己的眼神不要那么温柔那么甜蜜,抿嘴浅笑道:“很有天赋也很努力的一个人,嗯,为人也特别好。”

    特别特别好……

    这个时候,林缺及时出言,将众人打量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很好,很厉害。”

    他言简意赅,却让家宴众人对楼成更感好奇了。

    我们家冰王子什么时候这么夸过别的同辈武者?

    严喆珂则听得又是感激又是骄傲,骄傲于表哥对橙子竟有这么高的评价,感激于他帮忙引开了亲戚们的关注。

    “不错,身边有这样一位队友,是很好的事情,就像龙王和武圣,彼此激励,互相追赶,才能有目前的成就。”纪建章满意颔首,“缺儿,这一年多来,得益于此,你比我预想得进步要快,现在都有准七品的实力了,而且遗传的根髓异变也出现了征兆,好好练,但也不要焦躁,走得慢不代表走得不好走得不远。”

    看见林缺微微点头后,他转而望向最宠的外孙女道:

    “珂珂,你提楼成做什么?”

    噗……严喆珂差点又把自己给呛到了,忙娇声回答:“外公,我没想提楼成呀,我重点是九字诀,九字诀~!我们蜀山斋不是搜集了很多九字诀相关的东西吗?怎么没见有谁练成?”

    纪建章摩挲着酒杯,感叹道:“从九字诀兴盛的年代到现在有过太多次的战乱,不少典籍和事物损毁都很严重,宗门内的那些九字诀图谱早失去了神髓和韵味,只古音和印诀比较齐备。”

    “好可惜啊。”严喆珂发自内心地叹息道。

    “不过嘛,大家都不会觉得自己不如古人,前辈能创出九字诀,我们难道就复原不了它们?宗门这几代都有人在摸索,想根据音秘、身秘和古籍内容反推出‘字意’。”纪建章语气平淡,但却蕴含着一股豪情壮志。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里,严喆珂关切问道:“那他们有成果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是我在负责。”纪建章笑道,“看情况应该还差了关键。”

    “外公,我能看一看有关的笔记吗?”严喆珂试探着问道。

    纪建章想了想道:“如果反推没什么太实质的进展,给你看看也无妨,但要是已经接近成功,你就只能看前人的笔记了,呵呵,说不定你这丫头灵光一闪,歪打正着,弄出点什么东西来呢,是吧?”

    “嗯嗯!”严喆珂欣喜回答。

    能拿给自己看,就是不算宗门机密,不主动外传就没事。

    而给橙子看,能叫外传吗?

    说不定橙子真悟出了什么,我还能为宗门立一功呢!

    情绪振奋之中,她眼角余光瞄向了老妈纪明玉,只见太后一脸“女生外向”的“嫌弃”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