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寒假最后(第一更)
    大年初八,楼成心情愉悦地再次改变锤炼地点,来到了后水湖畔。

    珂小珂同学昨天从江南省回来了!

    晨曦薄雾里,他刚发出消息没多久,便看见女孩穿着一身白色武道服,扎着清爽的马尾,慢跑出了别墅小区。

    目光交接,尽是温暖。

    一前一后,两人没有说话,拐入了岔路,向着往常熟悉的地点靠近。

    这个过程里,楼成脚步慢慢加快,没用多久就与严喆珂并肩,呼吸到了那让自己心神宁静的芬芳。

    “橙子,给你看样东西~!”到了老地方,严喆珂微扬下巴,目光明亮地晃动着手上提的袋子。

    “这个不急。”楼成轻笑一声,眼瞅着天色尚黑,四下无人,一下就将女孩拉了过来,拥入了怀里。

    “你……”严喆珂眼眸陡然睁大,清细的抗议被堵回了嘴里。

    好半天后,她才推开楼成,撩着凌乱垂下的发丝道:“说正事呢!正事!”

    “这就是更重要的正事。”楼成低笑回答。

    “哼!”严喆珂抿嘴扭头,喜意浮动,将手上的袋子递了过去,“咯,给你的!”

    “九字诀的东西?”楼成先前就有所猜测。

    “嗯,我外公打电话回蜀山斋,让人专程送到江南的。”严喆珂一脸“快夸我”的表情。

    她之前没说能如此快拿到,就是为了给男友一个惊喜。

    “严教练真好!”楼成确实很欣喜,但更多来自感动,而不是惊讶。

    打开袋子,翻看了一下,他发现里面不仅仅有失去了神髓和韵味的九字诀图谱,还有手印等身秘,还有几代蜀山斋高人反推书写的字样和相关笔记,它们各具神韵,各有特色,当然,能拿给严喆珂,肯定都是错误的实践。

    于旁人而言,怎么从里面去伪存真,找到有用的部分,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情,但对楼成来说,用金丹来验证轻而易举!

    “怎么样?是正事吧?”严喆珂抿嘴扬头。

    “是正事,我不也说了,刚才那是更重要的正事,本末不能颠倒!”楼成故意挑了下眉毛。

    “你说话越来越不正经了!”严喆珂“怒”道,可她的眸光却流泻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意。

    按部就班锤炼完日常内容后,楼成瞄了眼在认真修行“流星劲”的女孩,从袋子里抽出了一叠笔记,仔细研读,尝试观想,以做试错。

    “临!”他双手交握结印,于脑海内分别勾勒着蜀山斋前辈们书写的十九个不同“临”字。

    他没有特别地去完成观想,那样的话就不是一天两天的工夫了,仅仅是抓住其中一点点神韵,看能否引起金丹的共鸣。

    一个个“临”字吐露,他下腹处的星云缓慢依旧,不见异常。

    等到楼成排除完“临”字诀和“斗”字诀的厚厚笔记,时间已接近八点,他停下观想,和锤炼完毕的严喆珂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后水湖,吃了一圈的早饭。

    “橙子,你别太着急,这些资料不慌着还的,等我外公催了再说。”别墅区门口,严喆珂宽慰了他一句。

    先前她注意到楼成已经在不断尝试,怕他太过心急,误入歧途。

    “放心,我和九字诀有缘。”楼成开了句玩笑。

    回到家中,洗过热水澡,他继续着自己试错之旅,将前人反推的“皆”字诀、“阵”字诀和“列”字诀的字意又一一排除了。

    虽然还是没太大收获,但他并不失落,有了蜀山斋前辈们犯的错误和总结的教训,自己也能沿着这条道路,进行反推,求得神韵了,不过,那就得花费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了。

    抽出最后一叠笔记,他定了定神,又一次投入了修炼里。

    “行!”

    “行!”

    “行!”

    口绽古音,手印渐熟,当楼成试到蜀山斋本代斋主吴谯反推的“行”字时,体内那璀璨星云突地加快了旋转,荡起了涟漪。

    “水波”之中,“冰晶”和“大日”连成了模糊的百多个古字,簇拥着一个迅捷如风的斗大“行”字!

    有了!楼成心中一喜,按捺住激动,一遍又一遍地做着尝试,将金丹内“行”字的神髓与韵味印刻在脑海里,将那百多个古字一一记下,添加于小本本里。

    “行”字诀内练腿脚,外用提速,与自己刚学到的“北风”这门步法简直天作之合!

    不错不错,九字诀已得其四,接近一半了!

    …………

    第二天清晨,后水湖畔。

    “怎么样?有体悟没?”严喆珂随口问了一句。

    楼成清了清喉咙,结出手印,蠕动腹部,震颤声带,吐气开音道:

    “行!”

    话音未落,他已然蹿了出去,高速摩擦撕裂着气流,于无声处激荡起了一道风雷之响。

    这就练成“行”字诀?

    我昨天才给他资料的!

    而且还是错误总结型的资料,不是具体的修炼法!

    严喆珂眸光呆愣,粉唇一点点张开,险些成了O型。

    严教练也享受到了施教练的待遇……

    “就练成了‘行’字诀,其他暂时没谱,估计一年几年都难掌握。”楼成嘿嘿笑道,谦虚了一句。

    “你和九字诀还真有缘啊……”听到他的话语,严喆珂回过神来,半茫然半感叹地说道。

    好想好想上去咬橙子一口,看他还是不是人类!

    看见女孩磨牙似的表情,楼成咳嗽了一声,转而说道:“我回头试试能不能把‘行’字诀的神韵模拟写出,这样你就能练了,还可以拿回蜀山斋交差,嗯,如果能行,我想拿‘行’字诀去交换,争取我师父他们同意我教你‘者’字诀,这对你身体有很大好处……”

    听着他的絮絮叨叨,严喆珂眼中惊讶淡去,璀璨浮现。

    “好的呀~”她浅笑回答。

    这次不想咬橙子了,想亲他一口……

    接下来的几天,楼成买了墨水、毛笔和好纸,一遍遍书写着“行”字,试图将体悟出的那种迅捷如风感留于字上。

    失败了一次又一次,浪费一叠又一叠纸,在寒假结束前,他终于把握到了真意和方法,边观想边书写。

    落笔启划,“行”字渐成,室内突有风生,吹落旁边的废纸。

    楼成收起毛笔,凝目看向纸端,只见一个“行”字古意盎然,如风所化!

    哎,本身的体悟还差了不少,恐怕只有真正“行”字诀的十分之一,但也够珂珂掌握入门了……他感慨之中,看了眼日历。

    距离悠闲的寒假结束,只有两天了。

    而在此之前,自己还有件事情没做。

    …………

    翌日下午,在邢成武邢局长的帮忙下,他到了百公里外的监狱,在会客室见到了汪旭。

    汪旭穿着灰暗的囚服,理着个光头,脸颊伤痕浅浅,神情多有感怀。

    “怎么样?还好吧?”楼成率先开口。

    “挺好的,邢局长打过招呼,牢子里的几个头都很照顾我,没谁欺负我。”汪旭很是庆幸地回答。

    他见过那几个牢霸对付其他人的手段。

    说到这里,汪旭忆起旧事,苦笑道:“真后悔当初没听你的,如果早点脱离乐爷他们,我现在说不定都买了房娶了媳妇了。”

    “你好好表现,说不定我大学毕业前就出来了,到时候人还年轻,做什么都好。”楼成宽慰道。

    “嗯。”汪旭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两人已没有多少共同言语,楼成扯了几句小区里的事情,便打算告辞离开,临别时,他又关切地问了一句:

    “你脸色不是太好啊,黑眼圈很重,生病了?”

    “不是,就是睡不好,老想起那天的事情,老做噩梦。”汪旭眼中残留着当初的惊惧,“吃安眠药能睡好,不吃就不行。”

    楼成沉吟了下,转头望向旁边的看守警员道:

    “有墨水和纸笔吗?没有的话,有墨水和纸也行。”

    得到叮嘱的警员没有拒绝,热情道:“我让人找找。”

    “你要写什么?”汪旭疑惑问道。

    “给你画个符。”楼成半开玩笑回道。

    “呃……”汪旭愈发不解了。

    过了片刻,另外一位警员拿了墨水和白纸过来。

    楼成将白纸展开,伸出手指,沾了墨水,然后闭上眼眸,于脑海内勾勒出了一往无回镇压负面情绪的古字!

    指做毛笔,龙飞凤舞,一个古形“前”字跃然于纸上,呈现在了汪旭眼前。

    “挂在牢房里,睡前看五分钟。”楼成拿下的纸擦了擦指头。

    “能有用?”汪旭虽然觉得那个字让自己很安心,但总觉得这种道士画符般的事情让人不敢相信。

    “反正试试没损失嘛。”楼成笑着回答。

    “也是。”汪旭无可无不可地点头。

    夜里,汪旭将那副“前”字挂在了床头,认真看了十分钟,倒头入睡。

    翌日清晨,当第一缕光芒照入牢房里时,他睁开了眼睛,自然醒转,神清而气爽。

    真的没做梦!汪旭愕然坐起,怔怔看向了床头的那副自己并不认识的墨字,只觉它神秘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