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活靶子
    “十四秒!”

    屏幕前的观众们被陈三生的惊呼吓到,缓了一阵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皆有点瞠目结舌。

    不用两分钟,不用二十秒,在韩佩佩的次声波产生效果前,楼成就已经将她击败!

    亏得主持和解说先前讲了那么大一堆,让自己等人还以为韩佩佩很厉害很难对付!

    …………

    呼……严喆珂紧握的双手瞬间放松,对着擂台挥舞了一下,橙子无伤闯过韩佩佩这一关,接下来就不需要再担心什么了!

    她的旁边,她的身后,李懋林桦等人纷纷跃起,卸掉了最大的忧虑。

    …………

    刷得一下,余志霍然站起,眼睛死死盯着擂台,全身肥肉乱抖。

    虽然听不到解说,也没有掐表,但他还是能清楚感受到韩佩佩失败得有多么快多么神速。

    楼成不仅没有受伤,就连头晕恶心等症状多半也还“没来得及”出现!

    这让自己接下来怎么打?

    …………

    “十四秒真男人……”楼成的粉丝论坛里,“一贯纯爱俊冈本”最先反应过来,发了一贴。

    “我家楼成简直帅呆!那个解说大叔的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鹅蛋了!”“长夜将至”发了个“可把我自己给牛逼坏了”的表情。

    “幻梵”得意地“来回蠕动”:“偶像就是偶像,加上对话时间,整个战斗过程都还解说叔叔分析来分析去花费得久~”

    “一拳超人楼老师!”“卖呀卖馄饨”化作一个“糯米团子”滚来滚去,她喜欢自制表情。

    ……

    等到前面感慨完毕,“盖世龙王”才打了一大堆字,以“滑稽”表情感慨道:“这种异能型的武者,强的时候是真强,理论和实践上越品挑战都不成问题,但只要出现短暂无法应对的意外,那就显得很脆弱了,兵败如山倒,当然当然,这是指越品挑战的时候。”

    “是啊,谁能想到楼成又练成了九字真言的其中一音,而且还是爆发性提升速度的那种,韩佩佩意外失手也就在所难免了。”“擂台之路”唏嘘道,从在炎陵遭遇这位家伙开始,每次看他的比赛,自己都会被惊到一两次。

    ——有心人从楼成的“兵”字诀和“前”字诀古音,追根溯源,辨认出了它们具体是哪两个字,并联想到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句道门经典,然后依照大行寺“六字真言”的命名格式,称呼该门秘法为“九字真言”。

    “可素,可素,楼成这么一来不是暴露出一张底牌了吗?”“卖呀卖馄饨”关切地问道。

    “盖世龙王”笑道:“我认为是值得的,对付韩佩佩就得速战速决,能怎么快就怎么快,如果拖延下去,被她伤到,影响的可就不止是今天一场了!”

    内伤的愈合向来较慢!

    …………

    直播间内,听着现场观众们的惊呼与鼓掌,陈三生合拢嘴巴,掩饰住了脸上的失败。

    “余志脸色不太好啊。”看见余志重型坦克般走向石阶,主持人刘畅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肯定的,韩佩佩这样子一输,余志可就坐蜡了。”陈三生久经各种战局,很好地调整了心情,重又变得轻松。

    刘畅侧头望向搭档,诧异道:“余志为什么会坐蜡?”

    “余志天赋异禀,那身肥肉不仅仅能提供他很强的力量,超越同阶的力量,还相当于一层横练功夫化作的盔甲,打上去又滑又软,等闲造不成伤害。”陈三生言简意赅地解释道,“用游戏术语来说,余志是高攻高防低敏,正好被楼成这种武者克制。”

    刘畅回忆着道:“我记得余志出手不慢啊,那拳头那巴掌,都快拖出残影了。”

    “他出手是不慢,他移动慢啊,这不是给楼成当活靶子了吗?”陈三生先说结论,继而才详细道,“余志目前的力量和丹境爆发的威能,应该相当于弱六品了,同阶的武者实打实挨上两三拳就肯定没戏了,而他只要不被打到要害,承受个几连爆不带受重伤的,至于轻伤,以他肥肉的恢复速度,过两天又能生龙活虎了。”

    “也就是说,面对强敌,他喜欢采用这种你打我一下我还你一拳的以伤换伤方式,常常弄得对方非常狼狈,胜率颇高,可楼成不同啊,简化外罡,冰火异能,砰砰砸下去,你余志能挨得了几下?敢挨几下?而拼速度拼反应,他就更不是对手了,这不是活靶子是什么?”

    刘畅听得倒吸了口凉气:“被你这么一说,余志不就只能等死?”

    “如果楼成面对韩佩佩的时候消耗极大,残留着头晕恶心等症状,或者受了内伤,速度降了下来,余志不是没有机会,现在嘛,呵呵。”陈三生用经典的两个字给予了回答。

    “简化外罡这东西,还真要命!”刘畅不由感叹道。

    “可不是吗?但简化外罡也不是想练就能练得成的,第一,得有传承吧,不是开宗立派那种强人,谁都没法无中生有,第二,入静大成是必须的,很大部分七品不具备这个,第三,要么有对应异能,要么身体素质到了六品,否则练出来的简化外罡没多大效果……”陈三生抓紧时间给观众们进行科普。

    这个时候,缓过来的韩佩佩做了个“还劲抱力”,将体内的“寒冷”化作白气,吐了出来。

    她神情很是沮丧地转身往下,脚步略显蹒跚。

    蹬蹬蹬!余志拍了拍她的肩膀,彰显着自身重量般登上了擂台。

    走过来的途中,他已经想得很明白了,事到如今,还真就只有一个“拼”字。

    于千难万险中拼出一条血路!

    从失败绝境里拼出一线生机!

    蹬!

    余志站好,肥肉抖了两抖,油光水滑。

    裁判吸了口气,再举右手,声传四周道:

    “开始!”

    楼成跨前半步,左手前勾,手腕一抖,打出了一道晶莹皓白的寒光贴地游走,与此同时,他右臂挥舞,反向甩腕,向敌人头顶抛出了一个暴虐赤红的火球。

    冰火双焚!

    这就是在欺负余志的移动速度了!

    余志腰背微弓,猛地往前一跳,避过了寒光,泰山压低般撞向了火球。

    轰隆!

    火球炸开,流焰飞舞,余志胸前衣服破烂,肥肉乱抖,仅是略微发黑,防御力相当惊人!

    砰!他双脚落地,擂台为之急晃,就像是被巨石砸中。

    而楼成趁此机会,脚步一滑,已然欺到了他的身前,气血劲力和精神等感觉一缩紧跟一放。

    啪!

    他右臂膨胀,如握“巨锤”,抡向了余志粗壮的脖子。

    余志看都没多看一眼,脖子陡然一胀,肥肉充血变大,右臂伸展,仗着身高和臂长,以极快的速度“啪”地拍向了楼成的脑袋。

    你打中我脖子,我未必重伤,我砸到你脑袋,你肯定受不了!

    而且说不定我能后发先至!

    管你是不是简化外罡,都得输!

    楼成没做硬拼,劲力一散,身体前俯,闪开拍击,脚步一错,移到了侧方,再做“还劲抱力”,左拳山呼海啸般崩了出去,崩向了余志的腰眼。

    余志腿部肥肉绷紧,猛然就往侧方一踹,以攻对攻,以伤换伤!

    楼成弹动筋膜,腰背发劲,拖着左拳,强行移到了余志背后,而余志步法不乱,紧跟着转过了身体。

    不错嘛……楼成暗赞一句,左臂抬起,横在胸前,右手握拳,在气劲一收一爆地催动下,闪电般擂向了下腹丹田。

    余志故技重施,臂展如猿,于肥肉内崩紧跟外胀中,抡向了楼成的脑袋。

    就在这时,楼成忽地回流气血,又做抱丹,强行顿住了右拳,而这一次,他靠着冰火的平衡,没去喷薄“丹气”,仅是快速解开了“还劲抱力”的状态,平复了劲力。

    他横在胸前的左臂猛然外荡,如般似拦一样反打向了余志抡过来的巴掌。

    与此同时,他脑海内大江冰封,浪花凝固。

    轰隆!

    雷云呈现,震动八方。

    砰!

    楼成的左臂击中了余志的巴掌!

    刹那之间,余志体表浮现了一层白乎乎的寒霜,眼眸的灵光明显呆滞,可他的防御确实惊人,这种情况下,还能迟缓地抽出左腿。

    楼成身形一闪,抓住余志的迟钝,滑步至侧方,还劲抱力,凶猛冲拳!

    噗!

    拳中肋部,余志肥肉乱荡,又软又滑,直到这个时候,余志才算从“当头棒喝”里缓了过来,忙收缩了气血、劲力和“寒潮”。

    楼成一招得手,不做停留,脚下快速游走,爆发接二连三,压根儿不给他缓过劲来的机会!

    两连爆,三连爆,四连爆,五连爆!砰砰砰砰!楼成双臂抡开,步法灵动,不断地打中了余志,打得他肥肉通红,几乎快要爆开。

    余志再是钢筋铁骨,面对这可以拆楼的攻击,也承受不住,快接近重伤了,他一咬牙关,忽地就小跳步往前一扑,合身砸向了楼成,要靠着身体的优势把他扑到在地,败中求胜!

    呼!

    风声一荡,余志推金山倒玉柱般砸了过来,而楼成看过他很多战斗视频,对此早有准备,弹动筋膜,用了“北风”步伐,灵活闪开,转身就是“还劲抱力”,一记抽腿,啪地抽在了余志的背上。

    砰!余志被抽得横飞了出去,砸在了地面,砸得石屑横飞,裂痕蔓延。

    他趴在那里,挣扎了两下,再也无力站起,换做其他人,早就被打爆了,当然,裁判也肯定早出手阻止了。

    裁判看了眼楼成,见他没有再攻击的表示,于是举起右手,宣布了结果:

    “第二局,楼成胜!”

    现场一阵哑然,直播间内的刘畅和陈三生也短暂失语。

    太快了!太残暴了!

    打得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表示了!

    静默之后,观众们兴奋了起来,看台上忽然响起了一道呐喊:

    “一穿三!”

    呼声渐起,汇成了洪流:

    “一穿三!”

    “一穿三!”

    “一穿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