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打赌
    新闻之外,微博上也掀起了一股热潮,很多人因此@了知名武道大V“江湖百晓生”:

    “有什么想说的吗?”

    “来,走两步看看。”

    “(坏笑)坐等你对楼成的表现做点评。”

    ……

    这种跟红顶白的趋势里,“江湖百晓生”再次发表了长微博:

    “我有什么想说的?我能有什么想说的?”

    “去年十二月份那条长微博里,我写得很清楚,楼成到今年四月,因为掌握更多的绝学和丰富了战斗经验,有望从弱六升至正常的六品,这难道没说对?难道不是在我预料之中?他现在直接就非人了?”

    “我那时候之所以说他‘当世天骄’的地位有待再观察,是因为他的突飞猛进他的跳跃式提升得益于两次异能觉醒带来的红利,而不是像任莉和彭乐云一样,脚踏武道实地,一步步走出来的。”

    “这样的区别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他们发展轨迹的不同,大家都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到彭乐云最近一年实力的提高不仅没有减慢,反而出现了加速,即将弯道超车,任莉也是这样,虽然因为年龄问题,练武时间问题,不像彭乐云那样快,但相比以往,也有了加速的趋势,而楼成,失去红利后,提升的速度明显变缓!”

    “一年到七品,四个多月从弱七到弱六,这都是堪称恐怖的突飞猛进,可现在呢,差不多也有四个月了,楼成仅仅从弱六到了正常六品,不少修炼至这个层次的武者都可以做到!”

    “当然,楼成第一战表现得游刃有余,显然未尽全力,我说上面的话太过武断,他的战力或许已经有了强六,甚至顶尖六品,不过嘛,我敢打赌,他绝对没有到非人层次,并且以他断崖式放缓的提升速度,再有一年也够呛。”

    “他将遇见武道路上的第一个瓶颈,能不能迈过去,能不能在两年内迈过去,决定了他是否算当世天骄!”

    “作为一名理智中立客观的评价者,我把话搁在这里,如果楼成能在年内成就非人,我就自封此号,再也不用!”

    面对“江湖百晓生”红口白牙斩钉截铁的话语,不少前来凑热闹踩场子的人受到感染,默默做了截图,就等着将来有可能拿出来的一天!

    真实粉丝数几十万,日常转发和评论都能上千的大V号,每个月打广告的收益光是想想都让人眼馋,一旦删号,“江湖百晓生”的损失那就不只是几万几十万的问题了。

    “我听说这个档次的大V网红,发条小广告就能有几万……”

    “每天一条,那得多少钱啊?”

    “也不可能每天都打广告啊,反正一个月几十万绝对不成问题。”

    “江湖百晓生这是下血本了!”

    “他是下血本了,可对楼成没任何好处啊,除了感情上受到的激将,没有别的好处,简直损人不利己!”

    “啧啧,你们别被江湖百晓生骗了,你们想想啊,彭乐云十二月份就接近非人了,到现在快四个月了,好像还没有突破,楼成目前肯定没到他当初的层次,提升速度确实又明显放缓,花费的时间翻个倍不过分吧?八个月内突破不了几乎是肯定的吧?而八个月后是什么时候,十二月了!江湖百晓生的原话是什么,年内!”

    “我擦,他这不是稳操胜券了吗!”

    “他没和谁赌啊,赢了也是白搭!”

    “不会啊,有这么个噱头,他能涨很多粉丝,大V号的价值不知会提升多少!”

    “嘿,精明呀。”

    “坐等年底,坐等奇迹发生!”

    楼成的粉丝论坛内,也激烈讨论起了此事,见有博彩公司开了盘口,闫小玲忍痛拿出了五百块的零花钱,买了“楼成年内非人,江湖百晓生自封其号”这个选项,赔率一赔十三!

    “来来来,想买就买,几十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一贯纯爱俊冈本”化身戒赌吧老哥在论坛里到处吆喝。

    他压了一个月的烟钱!

    …………

    楼成准时醒转,准时起床,收敛了昨天“一穿三”的兴奋和欣喜,重新沉下心来,继续着日常的晨练。

    等他回到酒店,与严喆珂共享自助早餐时,女孩翻出了“江湖百晓生”那条微博递给他看。

    “这人好可恶,借你炒作!”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

    “年内非人……”楼成咀嚼着这四个字,有些受刺激又有些好笑地说道,“他就真能肯定我到时候突破不了?这四个月的提升速度是比以前放缓了不少,但也比我预期得好很多啊……那次生死之战的磨砺挺有用的……”

    意志的突破是最直观的,而这是丹境修炼的核心内容之一,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反馈到精神,影响至肉身。

    严喆珂没多说此事,怕影响到楼成的心境和状态,只勾勒出酒窝道:

    “嗯嗯,到时候给他个‘惊喜’!”

    “嗯,努力!现在就不做回应了,免得他顺杆子又炒作。”楼成塞了块烤面包在嘴里。

    用过早餐,休息了二十分钟,他们步行至预定的武道馆,开始了今天的特训。

    由于明岛何氏三兄弟这个对手早已确定,寒假归来后,施老头就逐步增加了每天的配合练习,但专项的针对性的东西永远不能代替常规的锤炼,不能喧宾夺主,否则将影响到每一位选手本身的提高,正因为如此,直至闯过了湖东这一关,松大武道社赛前的练习内容才以配合为主。

    一番辛苦不提,午饭后的楼成原本想拉着严喆珂逛逛帝都,放松半天,但女孩对明岛时必然上场,对此非常重视,不愿意出门,就想待在房间内反复看昨晚华海与明岛之战的视频,把握住每一个细节。

    楼成当然是以小仙女的意见为重,留了下来,和她一起琢磨,当看到精神疲惫,需要放松的时候,孤男寡女的两人难免卿卿我我,你侬我侬。

    时不时的旖旎风光中,楼成忽然觉得这样挺好的,比什么逛故宫看樱花有意思多了!

    …………

    帝都学院,女生宿舍。

    裘海琳梳着马尾,露着大大的脑门,快步走向小寝室。

    这段时间,她觉得周围的世界好像变得不太真实了,上课时,宿舍里,学生会工作中,大部分同学大部分老师总会兴高采烈兴致盎然地讨论全国大学武道会决赛圈的事情,哪怕里面七八成人平时不怎么关注武道圈子!

    光是这点,裘海琳还不至于产生迷幻的感觉,可同学老师们交流武道会之事时,经常挂在嘴边的却是她非常熟悉的一个名字,楼成!

    这是仅次于任莉和彭乐云,被提到频率最高的一个名字!

    对裘海琳而言,高中的同学,放假偶尔会见面的同学,被周围的人,日常生活里的人,反复提及,多有赞颂,委实让她觉得像在做梦。

    省青年赛时,她现场观战,身旁的熟人都是认识楼成的那种,听着他们议论,听着他们感慨,顶多觉得橙子变得很厉害,不再和大家是一个世界的人了,除此之外,没什么别的感受。

    等到青年赛结束,她回到秀山,风潮已经过去,也就父母亲友会问几句是不是她的高中同学,接着便唏嘘感慨一阵,没有下文,换句话说,此事没怎么“侵入”她的日常。

    而现在,身边或熟悉或陌生的同学,往常说着大道理的老师,都将他们并不认识的“楼成”挂在了嘴边,缭绕于自己的耳畔,甚至同一寝室的好友丁亦心都快成迷妹了!

    霍然之间,裘海琳浮现了些往常没有的想法。

    如果,如果我给她们说楼成是我高中同学,大家关系还挺好的,她们会有怎样的反应?

    抱着这样的期待,她推开了小寝室的门,看见丁亦心等人或在电脑前或躺于床上,边刷新闻和微博,边讨论着楼成,讨论着何氏三兄弟。

    “你们在说什么啊?”裘海琳明知故问。

    “在说武道会呀。”丁亦心五官普通皮肤白皙,很是兴奋地说道,“何氏三兄弟的阵法肯定难不住楼成的!”

    “楼成?”裘海琳抓住机会,反问出声,“你们说什么楼成?”

    “海琳,怎么了?”见平时不怎么在寝室讨论武道会的好友脸露惊讶,丁亦心茫然笑道,“楼成和你还是老乡呢,都是兴省人!”

    “他也是兴省的?我看看照片!”裘海琳适时表现出了惊讶和激动。

    丁亦心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老乡见老乡……”

    她话音未落,就听见裘海琳短促地低呼了一声:“我同学!”

    “你同学?”丁亦心等人一下睁大了眼睛。

    “是啊,我高中同学,同班的,关系还不错,他,他都这么有名了吗?”裘海琳解锁手机,翻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合照,拿给了丁亦心等人看。

    “真是诶……”丁亦心猛地激动了,爬下床铺,拉着裘海琳的衣袖道,“看不出来啊!海琳你真人不露相!快快快,给我说说楼成以前是什么样子!”

    “你这个花痴,海琳海琳,帮我要几张楼成的签名照吧!”杜依伊“鄙视”地白了丁亦心一眼。

    叽叽喳喳之中,裘海琳很是兴奋地和室友们分享了楼成的高中趣事,在她们明亮的目光里,享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满足。

    等稍微平静了下来,她才记起查一查楼成他们下场比赛的时间,打算有空就看一看。

    “呃,就在明天晚上……”裘海琳低声自语。

    松大VS明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