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万众瞩目
    看完海报,侧头望了眼表情复杂的男友,本来盘坐在床上的严喆珂忽然倒向一边,真实地展现了捶地大笑,不,捶床大笑这个表情:

    “哈哈,其实‘震天犼’这个外号挺适合你的,尤其你练成‘九字诀’后,每次战斗都吼来吼去的!哈哈!”

    楼成无奈地看着她道:“就感觉逼格好低,一股子野蛮野性野生的味道,哎,真像那句话说的,高汾电视台‘点将录’节目的负责人没被真地挂路灯,只能说明我们省的武者实在太遵纪守法了!比如我这样的……”

    严喆珂没多调侃男友,顺手刷新了微博,看各路人等对这场比赛是什么态度,有怎样的评价。

    “莫婧婷”用猫头表情微笑道:“我小师叔最厉害了!”

    “吴越会施月见”“捂嘴笑”道:“感觉是一场微缩的吴越会和星海俱乐部的较量。”

    “陈家三生”发了条字数较多的长微博:

    “刚才有朋友私信我,问如果楼成和安朝阳以最顶峰的状态遭遇,谁的赢面更大?我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安朝阳最开始无门无派,身体也不是特别有天赋,但靠着对武道总有别具一格的见解和创新,不仅一步步成就了丹境,还得到了星海‘意后’的青睐,开始接触顶尖的传承。”

    “到了今年,大家都看见了,他的这些积累开始喷发,有了六品的水准,练成了简化外罡,等等,等等,可以说,算是标准的大势力嫡传了,各方面都没有太明显的短板。”

    “而且星海的传承除开一半‘水部’的东西,还有涉及‘大地’和‘太极’的内容,安朝阳在之前的比赛里并没有展现出这些,也就是说,大家看到的还不是完全体的他。”

    “至于楼成嘛,全国赛开始以来,都显得游刃有余,有人怀疑他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拿出来,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给了我们‘行’字音这个惊喜,以管窥豹,全力以赴的楼成会有怎样的发挥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前面两场比赛不能作为太客观的比较标准,毕竟存在打法的克制,而且,安朝阳虽然没有精神攻击类秘法,但‘水部’的海纳百川之势对类似法门有着不错的削弱能力,他不会因此吃太大的亏。”

    “综上所述,我认为他们五五开。”

    仔仔细细看完了这条长微博,严喆珂手指一滑,寻找起契合自己目前心情的评论。

    果然,第一条就很符合:

    “看了那么多,你就给我来句五五开?”

    之后也是相仿的内容:

    “还有没有职业道德!”

    “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

    含笑和楼成分享了这些,女孩继续看着别的微博。

    “江湖百晓生”道:

    “楼成看似深不可测,实则是手段太多,能针对性克制较弱对手的打法,而安朝阳同样还没有展现出极限的状态,并且他练武多年,各方面的经验都要优于楼成,我个人谨慎看好他。”

    “迷信思想要不得”“笑哭”道:

    “这有什么好预测的?记住一个真理,什么是天之骄子?那就是没大境界或者两品阶差距的情况下,你看好他们,他们会赢,不看好他们,他们还是会赢!楼成现在就是天之骄子!”

    贺小伟这条微博一发,立刻多了不少评论:

    “好,就听你的,买安朝阳赢!”

    “小伟老仙,法力无边!”

    “分析得太好了,就压安朝阳了!”

    严喆珂看得又好笑又担忧,脱口而出道:“哇,橙子,那个毒奶解说看好你诶!”

    楼成正在刷论坛,怔了一下,呵呵笑道:“我不怕毒奶!”

    “为什么呀?”严喆珂眨巴了下眼睛,很是好奇。

    楼成嘿了一声:“因为有严教练你的人品光辉照耀啊!”

    噗……严喆珂听得忍俊不住,故作为难地颦眉道:“可这次我也要上场呀,人品光辉不够诶……”

    “不仅要上场,多半还是闺蜜间的厮杀!”楼成轻笑补充,末了有些担忧地说道,“只论武道实力,你并不比她差多少,就是那个影响空气的幻术异能很麻烦……”

    “这个还好啦。”严喆珂往上看了看道,“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晶晶姐的异能来源于害怕,来源于想要躲避想要逃避的精神状态,面对你们这些糙汉子的时候,那肯定能良好发挥,我是女生,又是她好朋友,她很难有那种真正害怕和恐惧的心态。”

    “而精神状态一不对,幻术异能的效果应该也会打折扣吧?”

    楼成听得一拍大腿:“有道理!”

    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当然~”严喆珂扬了扬下巴,眸光往斜上瞧去,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不愧是严教练!”楼成从不吝啬对珂小珂同学的赞美。

    …………

    四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十分。

    帝都飘着小雨,让干燥的状况得到了滋润,而市武道场馆外面,依旧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观众,他们有男有女,皆兴高采烈,时不时交头接耳,讨论着本届比赛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焦点战。

    …………

    帝都学院武道社的办公室里,沈忧陈敌国等人已然聚集,弄好了投影屏幕。

    过了几分钟,看见任莉在蒋空蝉陪伴下靠近,大家齐齐松了口气,暗自给包子脸的姑娘竖了拇指。

    这次比较靠谱!

    …………

    一间酒吧中,山北大学武道社众位聚在一块,看着直播,周围很多武道爱好者和临时凑热闹的人喝着啤酒,歌舞喧哗,将气氛弄得异常劲爆。

    身处这样的环境里,旁边甚至不乏衣着火辣举止妩媚的姑娘,彭乐云等人面前摆的却是矿泉水,周遭一米没有闲杂人等。

    对此,许万年很是无奈,他原本是打着一起在房间内看比赛很拥挤很拘束很容易吵到别人的旗号,提议大家出来找间有直播的酒吧,顺便放松放松,为八强战蓄力的,谁知道,资历深威势重的教练黄清答应是答应了,本人却跟着来了!

    他忍不住瞄了眼对面头发全白的中年男子,只觉心里的骚动都被他严肃的表情给浇灭了。

    哎,专心看松大和华海的较量吧!

    …………

    装修不错的酒店内,历晓远的房间灯光大亮,电视闪烁,桌子上和地毯上则摆着烤串卤味等一盒盒食物。

    将自己带来的游戏主机收起,历晓远瞄了眼肤色古铜的社长甄焕生,发现他在席猛等人的热烈讨论里沉默不语,非常安静。

    甄师兄压力有点大啊……历晓远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油然想道。

    …………

    以松大和华海武道服为背景的直播间里,主持人刘畅看了看手上的资料,笑呵呵道:

    “湖东和明岛的情况等下再说,三生,趁现在有空,我们先聊聊华海和松大吧。”

    今晚第一场比赛是湖东对明岛。

    “聊什么?这几天里,对他们比赛胜负的预测满天飞,没必要再说吧?”陈三生无意识转着手里的笔。

    “诶,可以聊聊他们今晚出场的选手和最可能的顺序。”刘畅找着话题。

    陈三生转笔转出了花,低笑一声道:“出场的选手没什么好猜的,松大那边,楼成和林缺雷打不动,另外一个嘛,多半是上替补里相对最强的严喆珂,华海原本是比较难说的,张栋梁和邢晶晶的战力差不多,各有擅长,各有特点,谁上谁不上都有道理,可现在嘛,张栋梁伤势未愈,够呛能赶上八强战。”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感慨道:“这种队员间强弱悬殊的队伍,还真就只有大学武道会能看见,职业赛里,楼成的替补最少也得是顶尖八品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学重点不是搞这个,每年能网罗到的人才有限,前几年还好,大家都差不多一样弱,等到彭乐云和任莉他们进来,顶尖战力那是一年赛一年的水涨船高,可相应的,轮换主力和替补队员们就没那么快成长了。”刘畅主持过几届全国大学武道会的转播,对此相当有感触,“好了,不说这个,还是聊华海和松大的出场顺序吧。”

    “就是因为这样强弱悬殊,严喆珂和邢晶晶应该都会被放到最后,至于谁先出场……”陈三生忽然笑道,“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

    “一种可能?”刘畅配合着反问。

    “对,这个年纪有这个实力的武者,体内哪会没有傲骨,心里哪会没点傲气?我觉得楼成和安朝阳肯定都想碰一碰最顶峰状态的对方!”陈三生的眼神略显迷离,仿佛回忆起了自己年少轻狂时纵横擂台的场景。

    …………

    松大武道社的更衣室内,楼成看着似笑非笑的施老头,按捺不住心里的战意,跨前一步,朗声开口:

    “师父,我想第一个登场!”

    …………

    华海大学武道社的更衣室中,安朝阳拿出发带,将半长的头发箍住,语气平缓,眼神坚定地说道:

    “教练,我打头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