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炫耀
    直播间内,看到楼成一步步走下擂台,陈三生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可惜啊……”

    “三生,可惜什么?”主持人刘畅很配合地问道。

    陈三生喟叹道:“只差一点,楼成就把朴元给赢了……接近极限的情况下,他竟然都能做到这种程度。”

    见刘畅一脸茫然,陈三生补充解释道:“最后那一击时,楼成如果不用新练成的简化外罡,而是施展能冻结思维和精神的那招,朴元在半空就会像一头瑟瑟发抖的羔羊,留下一个任人宰割的时刻。”

    “对啊!楼成为什么不用呢?他又犯错了?”刘畅轻拍了下桌面。

    “不是,是他已到极限,没办法接后续了,我就可惜这个,但凡他再能来一次‘还劲抱力’,朴元就输定了,不过这样也证明了安朝阳的不好对付,必须拼到油尽灯枯,才能拿下。”陈三生回答了刘畅的疑问,“你看,最后的一击里,楼成被朴元丹境爆发的下压弄得连退了几步,他如果用的是‘冰部’简化外罡,又无法‘还劲抱力’,显然来不及抓朴元身心冻结的那个机会,还不如施展新练成的简化外罡,让对手受到内伤,方便林缺解决。”

    “明白了!”刘畅恍然大悟并举一反三,“而且要不是到了极限,楼成也不会被顶尖八品的丹境爆发打得连退几步。”

    “对,那种状态下,他必须这样卸力,要不然腿骨和关节会出问题。”陈三生目光望向了转播画面,看见林缺快步迎向了楼成。

    抓紧最后的时间,刘畅略显疑惑地开口问道:“楼成抓着朴元肩膀,顺势翻身,将他丢向半空的那下,为什么不多坚持一会,直接将他摔向地面,制造他的眩晕?”

    那样的话,不就拿下了吗?

    都完成抓取了,为什么还要给对方留下硬碰硬的机会?

    作为一名参与过好多好多场武道比赛直播的主持人,他以往再是不懂,现在也算半个行家了。

    “如果可以,你以为楼成不想啊?他刚才的抓取是顺水推舟,没法制住朴元的关节,也灌注不了什么劲力,这种情况下,朴元是能做出动作,完成反扑的,光是一个‘还劲抱力’就能化解掉他本身的窘境,甚至有不小可能趁隙进攻,把握到胜机,所以,楼成用最快的速度脱手,将他扔向了半空……”陈三生像是酒鬼得到了陈酿,细细品味着那电光石火间的交手和双方背后的种种考量。

    刘畅听得微微点头:“呼,高手的应对还真是充满了学问,好了,让我们将目光重新投回擂台,欣赏接下来的比赛。”

    …………

    楼成的粉丝论坛里,“长夜将至”闫小玲发帖道:

    “QAQ,那个解说大叔真是好人啊,我都能听懂具体的战斗变化了!”

    “就是听懂了才难过,要是偶像再多点体力,嘤嘤嘤……”“幻梵”用“哇哇大哭”的表情道。

    才来没多久的“天马行空”滑稽道:“这是你们,也是我们,不够给力啊!要是大家齐心协力,一人给楼成续一秒,不,续一点体力,事情不就简单了!”

    “一贯纯爱俊冈本”当即将话题导向了污的地方:“这就不对了!坛子里万一有三秒男呢?这一秒多重要啊!”

    由于整场比赛还没结束,大家没多去庆祝和欢欣鼓舞,迅速就将注意力移回了直播画面,只有闫小玲有些紧张地@了“盖世龙王”:

    “你说这场比赛松大能拿下吗?我们家楼成做到这种程度了都!”

    “盖世龙王”“十脸滑稽”道:“还不好说,华海可不是软柿子,朴元号称接近七品,能做到五连爆的程度,只是因为没练成劲力,也没顶尖传承,才失败在定品战,简单来说,他虽然耗了三次‘还劲抱力’,但都不算连爆,消耗不是太大,不过嘛,他挨了楼成一记简化外罡,肯定有些内伤,状态估摸只剩下顶峰时的七成,或许还不到。”

    “林缺要赢他不难,难的是控制消耗,因为接下来还有位幻术异能强力的邢晶晶,邢晶晶去年七月底参加兴省青年赛的时候,就被誉为有八品战力,是后来‘点将录’里的一员,如今八九个月过去了,她虽然还没踏入丹境,但相信肯定也有进步,尤其幻术异能这块,不遇到强势对手,没有对比,外人很难判断具体到了什么水准。”

    “所以,林缺就算不能一穿二,也得把邢晶晶耗到楼成刚才那种程度,要不然幻术欺负同阶还是很给力的,职九的严喆珂很难做出有效应对,除非她练成了类似‘冰镜’的绝学,可被称为天之骄子的楼成也是丹境后好几个月才入门。”

    “幻梵”一直默默看着“盖世龙王”分析,此时拉了拉辫子,发了个“天马流星拳”的表情:“我本来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又被你说紧张了!”

    “是啊,瑟瑟发抖攒人品中。”闫小玲用“生旦净末你”的表情道。

    …………

    啪嗒!

    楼成走下擂台的过程里,汗水不断滴落,砸在地面,分成了无数小瓣——金丹能补充他的体力,抚平他的疲累,但无法不让他在发劲时产热,不让新陈代谢变化,这是出拳劲力的基础之一,所以,楼成相信金丹的补充不是没有极限的,至少它不能凭空造水,而一旦出现缺水严重的症状,再强的武者也会蔫。

    刚踏完石阶,走了几步,他就看见林缺迎面过来,快而不急。

    笑着伸出右手,楼成本来想说“接下来都交给你了”,但又考虑到大舅哥习惯性将压力堆积到内心,不善于纾解,于是临时改口,低声说道:

    “加油!”

    啪!林缺与他击了下掌,轻轻点了点头,幽深淡漠的眸子里早燃起了无形的火焰。

    两人擦身而过,楼成看到一身俏白的严喆珂拿着毛巾,喜意浅荡地迎上,本能就加快了脚步,蹭蹭蹭返回。

    “快擦下汗!”严喆珂将毛巾递给了男友,鼻端闻到了淡而熟悉的汗味,脑袋竟有点晕陶陶很舒服的感觉。

    她微甩了下头,眼眸明亮地笑道:“我知道你能赢安朝阳,但没想到你赢了安朝阳以后,还可以把朴元逼到快输的程度。”

    她是有些遗憾男友到了极限,没能抓住机会一穿二,但这都是细枝末节,不应该在此时提。

    严教练也是不吝啬夸奖的!

    “要不是那光头又怂又滑,我还真可能把他赢了。”楼成一边用毛巾擦着头上和脸部的汗水,一边与女孩并肩走回了席位处,心态相当得好。

    这时,蔡宗明凑了过来,挑眉笑道:

    “橙子,你用火球轰地面反弹那一招,是不是学龙珠里的?”

    楼成斜眼看他,露出了一抹笑容:

    “秘密!”

    秘密……小明同学愣在那里,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面对的是林缺。

    妈蛋,橙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被林缺感染“冷幽默”了!

    就在他还有点傻眼的时候,忽然看见楼成和严喆珂并肩坐下,听到女孩压低声音问道:

    “橙子,真是从龙珠得到的灵感?”

    楼成轻笑一声,毫无隐瞒地回答:

    “对啊。”

    呃……我从未见过如此重色轻友的人……我蔡日天不服!蔡宗明捂脸长叹。

    楼成擦完了汗,刚放下毛巾,突地看到珂小珂同学从脚边的袋子里翻出了一瓶AD钙奶大小的液体,瓶身透明,水波轻晃。

    “姐姐赏你的~”严喆珂故作随手地将这瓶液体递给了男友。

    楼成瞄了眼,见没有标签,疑惑道:“什么东西啊?”

    “安神补脑液!你不是每次体力没什么问题,但精神消耗很大吗?嗯,纪家祖传,我妈公司最近做了研发改进,正好适合你。”严喆珂凑到了楼成耳畔,不让旁人听到。

    “你都准备好了?”楼成惊喜交加地脱口问道。

    “当然~!我可不是糙汉子,一向靠谱!”严喆珂微扬了下巴,斜眼偷瞄了楼成。

    楼成顿时喜笑颜开,竟有种比赢了安朝阳还满足的感觉,正要低声赞美严教练两句,忽然听到旁边的师父在讲电话。

    “哈哈,我傻徒弟在战斗这块还是不傻的。”施老头拿着手机,笑得见眉不见眼。

    “你啊,咳,还是太守规矩,都没把九字诀教给安小子。”

    “不要谦虚不要谦虚,真有九字诀,咳,我傻徒弟肯定得拼到极限才能赢……”

    师父这是在“意后”面前炫耀吧?炫耀吧!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假装没听见,靠向了小仙女,赞美她的靠谱,赞美她的用心。

    啪!他拇指一滑,直接将瓶盖弹开,让安神补脑液些微的清香弥漫往外。

    …………

    擂台之上,看见林缺面无表情,冷酷如冰,朴元打了个寒颤,回想起了先前看过的对手的战斗视频。

    这也是个擅长开场抢攻的主!

    而且他现在还练成了“行”字音!

    所以,我还是先做闪避!

    裁判看了看左右,举起了右手,挥舞往下:

    “开始!”

    华海对松大的第三局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