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东施效颦
    “开始!”

    朴元与上局一样,依旧没去看林缺会做什么,两腿一粗,向着侧方就奔了出去,身形看似摇摇晃晃,实则速度不慢,就像一头奔跑的野熊。

    他在这里耍了点小心眼,怕林缺有了楼成前车之鉴,抢先扑出,拦截自己的闪避,故而对奔逃的方向做出了一定调整。

    我上一局是往右边躲,林缺会不会想我这次将改为向左?

    可能不小!不能向左,不能冒险!

    继续往右的话,也很麻烦,万一林缺比我想得更深一层呢?

    至于直接后退,对方一个“行”字诀不就撵上了?

    还是选“右”吧,但变为“右后”,这样最稳妥!

    蹬蹬蹬!朴元步法沉重又轻盈,把两种矛盾的感觉糅合在了一起,就如同一只野象,正渡过河流,本身走得很稳,却因浮力而略显发飘。

    每一步落下,反弹便仿佛河水般往上一托,朴元将象形的身法发挥到了极致,然后才敢去看林缺是怎么做的。

    这一看,他心脏吓得差点从喉咙里跳出,只见对手慢了半拍,等到自己做出了选择才行动,以腰背为弓,以腿脚为弦,将身体以硬弩急射的姿态投向了自己,一路之上,撕裂了气流,掀起了狂风,将地面的尘埃和较小的碎石吹了起来,拖成了一道笔直的烟尘。

    “流星劲”不仅仅能制造敌人内外的震荡,还能帮助本身提高速度!

    千里快马算何物,飞火流星急似电!

    朴元迅速稳住心态,不让气势被夺,象腿一甩,转变了方向,和林缺兜起了圈子。

    他想得很清楚,自己本来就要弱于林缺,又在楼成手下受了内伤,消耗不少,已经几乎不可能再赢对方了,所以,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耗,能耗多久是多久,能耗多少是多少,争取给邢晶晶创造胜利希望很大的局面,至于松大的第三位选手,“半残”的“幻蜃”也能轻松解决她!

    既然要耗,那就放下“形象包袱”,带着他好好跑呗!

    等到躲不开了,再打一场!

    蹬蹬蹬!朴元不断地奔跑变向,身形沉稳,步法不乱,而林缺运转着“流星劲”,以直线加速的优势和“重心如汞”配合“阴阳转”得来的转折巧妙,慢慢压缩着对手的活动范围,一点点却坚决不变地缩短着双方的距离,但碍于擂台广阔,他一时半会还未能找到出手的机会。

    跑着跑着,朴元目光扫过,瞄了林缺一眼,想从他脸上看出心浮气躁的迹象,以此肯定自身的策略没错,可是,他只发现对方眸子幽深,表情缺失,与最开场时没有任何区别!

    他一点都不急吗?

    不想快些拿下我,以集中精力对付后面的邢晶晶?

    朴元颇感沮丧,觉得自身努力的效果不是太好,但他还是保持着谨慎小心的游走,不到最后阶段不做正面的碰撞。

    蹬蹬蹬!

    两道身影越来越近,眼见着林缺即将进入自身无法闪避“行”字音的距离,朴元吸了口气,突然顿步。

    啪!

    他膝盖发力,脚背一抽,将地上的一块青砖碎片踢了出去。

    呜!

    青砖碎片高速摩擦着空气,发出了尖锐的响声,强弓硬弩般电射向了林缺,而一踢之后,朴元顺势下踩,借力反弹,紧随着“箭矢”,带着烈风,扑击而出。

    这个过程里,他还抱了劲力,喷薄了丹气,让身姿于舒展里胀大,“真真正正”变做了一头巨熊,威猛又凶恶的巨熊!

    哐当!

    一脚落地,擂台轻晃,朴元侧过身体,泰山压顶般撞向了对手。

    熊形,巨熊撞树!

    前有“碎石”,后有“人熊”,风声激烈,力量满溢,林缺一下就落入了险境,应对稍有不当,便可能败在这可怕的连环攻击下!

    吱嘎!

    让人头皮发麻的尖锐刺耳声里,林缺说停就停,竟无刹车的过程,高速奔跑的动能被“阴阳转”化为了出拳的冲力。

    冲力内蕴,尚未爆发,林缺左掌探出,极有太极韵味地一揽一转,便让“电射而来”的青砖碎片驯服安宁地贴在了掌心,它先前的威势,先前洞穿金石般的力量,就仿佛流水被海绵吸走,未剩分毫。

    肌肉颤抖,“阴阳”一转,林缺右臂膨胀粗大,快速摆动,迎着“撞树”而来的巨熊就是一招“流星爆”!

    轰!

    半空像是有炸弹被引爆,气浪翻滚沸腾,“巨熊”以恐怖的姿态撞破了“爆炸区域”,直接撞中了对手的拳头。

    砰!

    两人同时静止,脚下踩出了一圈“蜘蛛网”,平分了秋色。

    呼,气浪往上,袭向了朴元的面目,吓得他赶紧闭上了眼睛,垂下了耳朵,贴住了鼻孔。

    但与此同时,他顺势转身,正对了敌人,蓄势已久的右臂化作单鞭,抡了出去,抽往林缺的脖颈处。

    该怂时怂,该狠时一样也能狠!

    林缺身体再颤,借来刚才碰撞之力,木头人般机械地一摆一荡,轰出了左拳。

    冲天之炮!

    砰!

    闷响爆发,两人的拳头似乎做了一个暂停,凝固于半空瞬间。

    刹那后,林缺和朴元各自回臂,身形皆有摇晃,后者更有仰倒撤步之态。

    一个是七品强者,一个天生蛮力,林缺靠着“阴阳转”的技巧,抢到了上风。

    面对于此,战斗经验丰富的朴元当即回流了气血,稳住了身形,凝劲力和精神于下腹一点。

    林缺不做回避,跟着收放了气血,完成了爆发,更快更猛!

    啪!两人同时鼓胀了大腿,抽出了左脚。

    砰!

    有风四起,林缺颤抖着身体,借来了反弹之力,并快速收腿,又做抱丹。

    阴阳转,两连爆!

    朴元牙都疼了,这种距离下,他没有别的爆发,只能跟着“还劲抱力”,硬打硬拼!

    啪!林缺右臂后拉,拳头凶猛击出。

    啪!慢了半拍的朴元握拳下捶,只做防御。

    砰!

    拳头对拳头,劲风呼啸而生,两人的肌肉明显有胀大的趋势。

    林缺表情未变,颤栗着筋膜,流转了劲力,又一次将气血精神和内外劲力等凝缩在下腹。

    喀嚓!他双脚一抵,左拳横劈打出。

    三连爆!

    朴元心也苦了,瞬息间跟着做出了丹境爆发,架起了手臂。

    砰!

    他被连续借力的林缺彻底压制,身体一晃,就要做出撤步。

    撤步一点,知道不好的朴元抢先“抱丹”,回拉自身往前,不退反进!

    而这个时候,林缺气劲一抱一放,出腿踩地,一跺一犁!

    他竟然没做进攻,而是用了斗部招式“地裂”!

    四连爆!

    轰!

    擂台深处如有火山爆发,青砖当即裂开,并喷薄往上,打疼了朴元的脚底,也让以丹境爆发之势前扑的他一下失去平衡,成跄踉姿态。

    一跺之后,林缺顺势一转,闪到了朴元身侧,看着拳落空处,失去架子的他,收放丹气,快摆手臂,凶猛横打,铁索大江!

    五连爆!

    他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七品武者了!

    眼见着自身已岌岌可危,朴元心中一紧,顾不得其他,顺着踉跄前冲之势,猛地矮了腰背,倦鸟归巢般扑了出去,扑到地面,懒驴打滚!

    林缺哪会放过这个机会,膝盖一挺,大步抢前,急追而去。

    滚了几下,感受到劲风来袭,朴元模仿着曾经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一幕,抓起前面两局制造的众多碎石,扬手就打向了后面的追兵。

    嗖嗖嗖!

    一个个碎片以催云裂锦之态急射林缺面目!

    林缺再次说停就停,于肌肉的颤栗里,右手往脸前一抓,掌心兜住了那一枚枚碎石,还在滴溜溜转的碎石!

    藉此机会,朴元鲤鱼打挺,翻身站起。

    就在这时,林缺右手反甩,让滴溜溜转的碎片回射向他,弄得他忙一矮身躯,匆匆闪避,异常狼狈。

    滑步一赶,林缺欺到近前,施展了出招最快的“流星劲”!

    他手臂急摆,啪地一下轰向了敌人的胸腹之间。

    朴元来不及做其他,只能匆忙前架了双臂。

    砰!

    他像是被加农炮轰中,受到了强烈的震荡,而这震荡引发了他体内残存的伤势。

    脑海嗡得一响,朴元喉咙处泛出了铁锈味道。

    他想以“还劲抱力”化解时,因内伤的干扰,慢了半拍,被林缺又是一拳擂出,停在了喉咙处。

    裁判举起了右手,高声道:

    “第三局,林缺胜!”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严喆珂看得莞尔一笑,横眸瞄向男友道:

    “刚才这一幕好眼熟啊!”

    想当年,橙子不就是靠着“飞沙迷眼”,才逃过了魏胜天的追击,从失败的边缘挣扎了回来吗?

    没想到朴元今天竟然做出了类似的事情!

    当然,结局完全不一样。

    楼成哑然失笑:

    “不一样好不好,我当初‘飞沙射眼’后,可没急着翻身站起,而是直接滚到了魏胜天面前,近身短打,连连抢攻,这才真正地把握到了脱离失败的契机。”

    “这怂货,就知道鲤鱼打挺,没有拼的勇气,自然翻不了盘。”

    这就是东施效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