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兵不厌诈
    当华海抽出,广南与九衢的对阵也随之确定,关注着直播的网友们纷纷对此发表了评论,或弹幕或微博:

    “感觉山北占便宜了!”

    “是啊,不管帝都和松大谁胜谁负,那肯定是拼到极限了,不说有没有人受伤,光产生的疲劳也不是两三天能够恢复的。”

    “也别这么说,帝都和松大只有互相间这一场很难,另外的对手不是太强,山北可是要连打华海和广南的,谁的赛程更有利还真不好说!”

    “期待山北和华海的对决,之前的比赛里彭乐云压根儿就没认真打过,这次终于可以确定他到什么层次了!”

    “想嗖得一下跳过八强战,我要看任莉对楼成!”

    ……

    纷纷扰扰中,博彩公司的赔率有了变化,山北的低了一点,说明大家更看好他们了,帝都和松大有所调高,但彼此顺位没改,且依旧低于广南,华海则一路暴涨,已经算不上夺冠热门了。

    众人的期待和预测如何,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

    当夜十点二十分,在严喆珂房间看了锦丰大学武道社最近几场的比赛视频,刷了最新的评论和分析,楼成被女孩坚决地“赶”了出来,回到了自己那屋。

    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楼成一时竟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深感空虚寂寞冷。

    自那天关系再有突破后,他虽然想着要控制自己,不能影响到珂小珂同学的状态,不能让这事暴露,使得她被大家在背后指指点点,但每到夜里,还是忍不住腆着脸留下,或者趁走廊无人,“鬼鬼祟祟”地溜过去,然后又难免胡天胡地一番,过得异常满足。

    哪怕最后关头还是刹住了车,楼成也对自己引以为豪的自制力产生了怀疑,为什么能坚持每天五点半起床晨练,坚持不碰烟酒,坚持太多太多的事情,一碰到小仙女却控制不住了呢?

    是珂珂魅力太大,是我太喜欢她了吧……楼成思绪飘飞地想着,脸上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回想种种,除开以往看书看片的经验,与男女之间有关的实质事情,自己初次体验的,印象最深刻的,兴奋若狂的,竟然都与珂珂有关,自己心里,自己骨头上,因此而留下了烙印,一道一道,逐渐增多……

    别人都说第一次总是难忘,刻骨铭心,那我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是和珂珂一起经历的……

    心潮起伏,激荡难平,楼成猛地拿起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我在想啊,初恋就是你,真好!”

    严喆珂无需五点半早起,正拿着手机刷论坛,忽地看见这条消息,不由抿起了嘴巴,又是惊讶又是欣喜,又有着点难以言喻的小得瑟。

    她手指按动,飞快回了楼成的消息:

    “都过点了,还不睡!”

    哼,别以为突然说句情话就能让我晕头转向!

    “一下没有小仙女抱着,睡不着……”楼成故作“可怜兮兮”地说道。

    严喆珂好气一笑,磨了磨牙,发了十二个字:

    “抱元守一,入静得定,深层睡眠!”

    楼成看得一阵莞尔,正要回“谨遵严教练吩咐”,却发现女孩的第二条消息接踵而至:

    “……过,过来吧……除了睡觉,什么都不能做!!!”

    楼成嘴巴微张,先是诧异,继而惊喜满怀,掀开被子,直接跳下了床。

    女孩的房间内,严喆珂突地侧身,将有点发烫的脸蛋揉进了靠枕里,并把刚才打好的第三条消息发了过去。

    她用“正直帅气的神兽表情”道:

    “姐姐这是可怜你!”

    “小姐姐真好!”楼成没有脸皮地回了一句,拿上明早锤炼的武道服就拉开了房门,左顾右盼了一下,蹭蹭蹭溜到了女孩的屋前,没有敲门,而是发消息说“我到了”。

    这一夜,楼成控制住了自己,只是抱着珂小珂同学说了会话,甜言蜜语了一阵,便进入了梦乡,而严喆珂刚解人事,喜欢这种相处更胜于肢体纠缠的亲热。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楼成准时醒转,发现珂珂将自己当做了抱枕,不但搂得紧紧的,一条腿还横了过来,压在了自己身上。

    体温相感,肌肤细腻,馨香诱人,楼成足足用了三分钟时间才聚集好起床的念头,动作轻柔地拿下女孩的腿,挣脱了她的环抱,蹑手蹑脚地爬起,不想将她惊醒。

    然而,一下失去温暖可靠怀抱的严喆珂还是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眨了眨又黑又长又密的眼睫毛,用略微失焦状似无辜的眼神望着男友。

    窗外微光照入,让她染上了晨曦般的辉芒,一切就如同一张经典的黑白照片。

    楼成用脑海记下了这一幕,俯下身体,吻到女孩微嘟的嘴唇上。

    温热香甜的气息扑鼻,慵懒又嫩滑的舌头钻入,他享受到了女友的主动。

    过了一阵,严喆珂往后缩了缩,分开了两人紧贴的唇瓣,眼神残留着迷离地随口鼓劲道:

    “好好锤炼,嗯,赚钱养家!”

    噗……楼成失笑一声,又吻了吻女孩的额头,低道了一句“好”。

    换好衣物,开门出去,行于空旷无人的走廊时,楼成脑海里回闪过了刚才的画面,再一次忍俊不禁。

    “赚钱养家……”他默念着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温柔而灿烂,脚下的步法愈发得坚定,从黑暗“走”到了日出。

    …………

    两天的间隔后,第三日的晚上七点,帝都市武道场馆再次人满为患,全国大学武道会决赛圈的八强战即将开始,今天是上半区的两场。

    楼成等人早已乘坐大巴抵达,甚至在侧方入口碰到了帝都学院一行,看见了任莉陈敌国他们。

    彼此间没有言语,只是遥遥点了点头。

    “每次看到任莉,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么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子怎么能这么厉害……”严喆珂没有掩饰自己的感慨。

    任莉的外形是大眼睛长直发娇娇弱弱的那种。

    “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而且越美丽的东西往往越危险,我记得有种特别漂亮的水母还是什么的,毒性超高。”楼成随口说道。

    话音未落,他忽然就察觉不对,感受到了小明同学揶揄的目光,忙凑到女友耳畔,小声补了一句:“小仙女除外!”

    见严喆珂一脸的不信,他又换了个理由:“再说,我都有六品的实力了,我们家还是你做主,这说明你比我更厉害啊!”

    他故意强调了“我们家”这三个字。

    严喆珂哼了一声,眸光里染上了少许笑意,没纠缠此事,转而说道:“帝都的替补很强诶,比山北还强。”

    “是啊,要不是彭乐云太厉害,帝都前两年至少能拿一次冠军。”楼成附和着感叹。

    帝都学院武道社的主将任莉是与彭乐云并称的天骄,大四的陈敌国是真正的七品,大二的蒋空蝉年后已然踏入了丹境,而大三的沈忧原本被认为非常有希望接陈敌国的班,成为二号主力,但却在去年年初出了场惨烈的车祸,大脑受伤,左眼视力有损,以至于到今天都没能突破,还是顶尖职九,不得不将主要精力放到了操心武道社之事操心不靠谱的社长任莉上面。

    除此之外,大四的蒋景峰也是八品丹境。

    说话间,松大武道社众人进入了更衣室,开始准备接下来的比赛。

    按照抽签出来的顺序,第一场就是松大对锦丰!

    锦丰虽然是以赛区第一的名头闯入的全国赛,但本身却要弱于湖东,大四的主将魏荣目前只得弱七的水准,另一位主将,大三的高胜利更是才八品,不过他修炼的是铁布衫类功法,战力不错,算是强八,他们另一位主力则是顶尖职九的刘春来,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比较,锦丰都不是余志韩佩佩这组合的对手。

    施老头环视了一圈,突然开口道:

    “林小子,你这场休息。”

    啊?楼成等人一阵惊讶。

    虽然锦丰是不强,但也没必要这么托大吧,万一阴沟里翻船了呢?

    不等林缺反对,施老头补充道:

    “后面的赛程相对就比较紧了,你这次休息,下场才能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帝都,至于锦丰嘛,臭小子他都能一穿三打湖东了,还会怕这个?要是他敢输,你们回去就好好找他说道说道。”

    呃,赛程是紧,疲劳是会累积,但问题在于,我有“者”字诀啊,“者”字诀啊,秒秒钟让大舅哥恢复!楼成愈发疑惑了。

    这一点,自家师父是非常清楚的!

    呃,他这是在放烟雾弹了?

    有了这场的休息,以及和帝都的激战,山北那边肯定会顺理成章地推断出大舅哥没法以最顶峰的状态参与决赛,实际则不然。

    这,帝都都还没打呢,师父就在谋划决赛了?

    隐约明白过来的楼成看了眼严喆珂,发现女孩正若有所思,而林缺保持住了沉默。

    施老头见状,笑呵呵再道:

    “锦丰那边肯定不对战胜我们抱有希望,会尽量让每个主力多打比赛,我们也一样,臭小子你镇场,蔡宗明你先发,李懋第二。”

    “我?”小明同学又惊又喜地指了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