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诚恳老实蔡小明
    面对蔡宗明大喜过望的反问,施老头只轻轻颔了颔首道:

    “好好体会。”

    “好的!”小明同学险些“泪流满面”。

    等待了这么久,自己终于有打开场的机会了吗?

    而且按照施教练的说法,锦丰那边多半也是由弱到强的顺序,自己先用嘴炮把人给弄晕,说不定就能轻松击败同为职九的刘春来,拿到首杀,威风一把,在方圆面前风光一次!

    旁边的楼成见严喆珂略有些失落,隐蔽地拉了拉她的手,压低声音道:

    “这是要让你全力备战帝都啊。”

    挑战帝都,光靠自己和大舅哥可不行,另一位出场的队员也得拼到极限,才有希望获胜!

    而所有替补里,还是自家珂珂最强!

    “希望吧……”严喆珂小声回答,有些憧憬半决赛,又有些羡慕即将登上擂台的蔡宗明和李懋。

    …………

    锦丰大学武道社的更衣室内。

    染了搓黄发的主将魏荣看了眼教练郑非,见他没什么表示,干脆轻拍了下长条凳的表面,自顾自对高胜利和刘春来等人道:

    “这场比赛,大家心气都不太足啊,呵呵,我也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楼成和林缺的表现如何,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到。”

    “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要想着逆天出奇迹的事情了,老老实实订个小目标吧。”

    高胜利皮肤黝黑,整个人仿佛铁铸的一样,听到魏荣的说辞后,疑惑开口道:“什么小目标?”

    这时,颇有学者气质的郑非微笑说道:“松大那边多半会让其中一名替补先打,做个锻炼,积累实战经验,然后是楼成,尽量一口气解决我们,不让林缺出场,保留体力,应对帝都。”

    “那我们的小目标就是不让楼成一穿三?”高胜利再次反问。

    “不让楼成一穿三还不简单?”擅长吐槽的刘春来笑道,“先输给松大的替补一场,楼成就只能一穿二了。”

    从逻辑的角度来讲,这没任何问题!

    甩了个白眼给刘春来,魏荣吸了口气,站起身道:

    “我希望我们三个能车轮战打败楼成,这希望很渺茫,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楼成还得考虑半决赛,不会太拼命,多半见好就收!”

    “胜利,你打第一场,争取速胜松大的替补,尽量保留较顶峰的状态挑战楼成,用以伤换伤的方式拼他,拼他的保守心态。”

    “好!”高胜利说话隐有金铁之声。

    魏荣指了指自己:“我第二个上,再死拼楼成,春来,你最后收个尾,希望能让你看到获胜希望吧。”

    “没问题。”刘春来倒是没什么压力。

    将出场名单报上去以后,锦丰一行人推开更衣室的大门,走向了席位处,还未坐定,便听见四周的声浪一下爆发,似乎有海潮即将来临。

    松大那帮人出更衣室了……魏荣和高胜利他们你看我我看你,有所明悟的同时,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不平等待遇,刚才迎接自己等人的只有稀稀拉拉的鼓掌和小喇叭声!

    短暂的停顿后,他们知道了松大提交的“主力名单”,没发现林缺这个名字!

    “这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魏荣额头青筋一跳,声音不由自主拔高。

    松大竟然让了第二主将?

    这是自信楼成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是,他是很厉害,是快并肩任莉和彭乐云的天之骄子,有不小的希望打穿自家队伍,但也不是百分之百保险啊!

    这太瞧不起人了!

    当我们是什么?鱼腩吗?

    被轻视被看不起的愤怒同时涌现于了锦丰大学武道社每一个人心里,彼此对视了一眼后,魏荣瞄了瞄招手的裁判,对高胜利道:

    “这口气你能忍?”

    锦丰市是关外盟所在地,武道风气很浓,汉子们都有输人不输阵的观念!

    “不能!”高胜利咬牙回应。

    “那就去打!那就去拼!尽快解决前面两个!”魏荣握紧拳头,摇晃了一下。

    高胜利铁布衫有成,是比自己更适合欺负弱小的那种,由他当先锋,刚刚好!

    …………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在黎小文转达了锦丰的出场名单后,蔡宗明嘴巴半张,愣在了那里,下意识转头看向施老头道:

    “不是说锦丰会从弱到强的上吗?”

    说好的职九刘春来呢?

    说好的拿下首杀威风一把呢?

    想到看过的锦丰视频,想到高胜利那黑猩猩般的形象,小明同学就不由打了个寒颤,仿佛回到了当初,回到了被前任社长陈长华这另外一头“猩猩”蹂躏的血泪历史里……

    施老头眼皮都没抬一下道: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

    打锦丰还用得着认真分析啊?

    楼成忍着笑,拍了拍嘴王的肩膀,一脸“节哀顺变”的沉重表情道:

    “该上场了,裁判在示意了。”

    蔡宗明瞄了眼擂台,脱口而出:“这该怎么打?”

    “好好利用对话时间。”楼成诚恳地给予了建议。

    “靠嘴炮侃晕他,然后把握机会?”小明同学若有所思地反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好好利用对话时间爽一爽,至少口头上占了便宜不是?”楼成低笑了一声。

    对嘴王这种个性的人,越安慰越没用,损两句就好了!

    蔡宗明仿佛得了绝症的人听见医生建议多吃点好的,心里一凉,反倒没了包袱,鄙视地斜了楼成一眼道:

    “我蔡日天要逆天!”

    “不错,这样的状态很好。”楼成夸了一句。

    蔡宗明伸出右手,挨个和大家击了击拳,最后揍了下楼成的肩膀,以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姿态走向了石阶。

    登临擂台,站到中央,他看着愤怒浮现于眼底的高胜利,念头急转,思忖起方略。

    裁判等电子钟到了整分,举手下挥道:

    “对话时间开始。”

    “弱弱”地瞄了眼对手,蔡宗明诚恳开口道:

    “我们不是瞧不起锦丰,而是为了进决赛在冒险。”

    呃……高胜利从未遇到过有人用对话时间来解释类似事情的,短暂竟有点发愣,不知该如何回应。

    蔡宗明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帝都很强,我们必须拼尽每一分力气,榨干每一丝潜能,才有希望获胜,而林缺不像楼成有变态的体力,休息一天又能生龙活虎,所以我们只好让他这场轮休,以最顶峰的状态迎战帝都。”

    道理是这样没错……高胜利仔细一想,竟不由微微点头。

    蔡宗明保持着诚恳的态度:“我们知道轮休林缺会让这场比赛出现不确定,但为了赢帝都,只能这么做了,只能冒一冒险,真不是瞧不起你们……”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而是在走钢丝。”

    见他说得如此诚恳,且非常有礼貌,并自嘲了选择,高胜利心头的怒火一点点熄灭了,放下被对方言语影响的戒备,微微点头道:

    “换做我们,估计也会这么做,反正楼成是有实力一穿三的。”

    闻言,蔡宗明笑了一声,以相见恨晚的姿态道:“而且这也是给我们这些替补机会,让我们真正见识下以弱挑强的战斗是什么样子,见识下丹境的铁布衫有多么厉害,要不然把林缺放在镇场的位置,不也有很大机会不用比赛吗?”

    这家伙说话很中听嘛……高胜利心里熨帖,看蔡宗明的眼神慢慢变得和善,谦虚道:“比不过同境界的金钟罩、金刚不坏神功和不灭绵体、淬玉诀这些。”

    “对我来说都一样,反正都打不破防御。”蔡宗明似乎将对话时间当成了闲聊的机会,侃得高胜利心情一阵一阵的舒畅。

    临到最后,他故意左顾右盼了一下,压低声音道:

    “其实教练派我上场,还有另外一层用意,那就是打磨和锻炼,为什么是选我,而不是其他替补呢,嗯,你看过我的资料和以前的战斗视频吧?”

    “资料了解一些,视频就看了两个。”高胜利坦然直言。

    “我去年二月份才正式加入特训队伍的,之前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练了好些年的武功,还只有业余五品。”蔡宗明做唏嘘和自得状,“特训了九个多月的样子,从业五到了职九水准,现在嘛,你看我气血,有强九了对吧?”

    “对,你才用心练武一年零两个月?”高胜利有些诧异道,看资料的时候,他只关注对手如今是什么水准,而不会去探索成长背后的故事。

    这小子天赋还可以嘛……这就是他们教练让他上场,打磨他的原因?

    “对,所以我还是有点天赋的。”蔡宗明笑了笑道,“这是我们教练看好我的一个原因……”

    他瞄了眼电子钟,咳嗽了两声才道:“另外一个原因是……”

    当高胜利聚精会神听答案的时候,裁判忽然举起右手,猛地挥下:

    “开始!”

    对话时间结束了!

    另外一个原因是什么?他有异能?他有战斗天分?遭遇“断章”,高胜利一时竟控制不住自己地浮想联翩。

    就在这时,蔡宗明已然闭上了嘴巴,以脊椎为弓,以腿脚做弦,嗖得一下电射而出,仅仅一扑一迈,便到了对手近前。

    啪!

    蔡宗明肩膀炸劲,右手探出,五指一弹,直抓高胜利的双眼。

    铁布衫再厉害,也是有脆弱地方的!

    与此同时,他尾椎一夹,大腿绷紧,右脚抽了出去,踢向了对手的两腿之间。

    上打下踢!

    直到此时,高胜利才霍然醒悟,明白了蔡宗明刚才是故意断在那里,以让自己走神,从而创造偷袭的良机。

    而他之前的诚恳之前的尊敬之前的礼貌,都是装出来的,都是为了让自己卸掉防备才那么说的!

    轰的一下,高胜利心里腾起了熊熊怒火,来自被欺骗的愤怒,来自善意白给的愤怒,来自智商被侮辱的愤怒!

    自己竟然会当他是好人!觉得他很诚恳很不错!

    高胜利猛地扭腰转胯,以大腿挡向了对手的抽踢,并埋下脑袋,将额头对准了敌人的戳指。

    当!

    蔡宗明一脚踢中对方鼓胀的大腿,就仿佛踹到了铁板,弹出的五指忽然柔和,改抓为按,在高胜利额头推了下后,借力反弹,抽身急退。

    愤怒冲脑的高胜利想都没想就回抱了气血,炸了丹劲,双脚一撑,于喀嚓之声里凶猛地扑向了对手。

    蔡宗明刚见站稳,已然弹动脊椎,强行变化了方向,险之又险避开了对手的猛扑,当然,还是被敌人欺到了近前。

    上台的时候,他已经想得很明白了,自己要战胜身怀铁布衫的八品丹境,那是天方夜谭,所以目标就是耗,耗掉他的大部分体力!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须激怒对方,且让他没有时间平复!

    这就得靠对话的设计来完成了。

    正好,我很擅长这个!

    来呀,来打我呀!小明同学的念头油然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