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刚才到底在干啥
    啪!

    凶猛的扑击刚被蔡宗明躲过,高胜利已然借反弹之力顺势转身,拧腰摆拳,以推金山倒玉柱的姿态劈打而出。

    他虽然怒火冲脑,但还是残余着最根本的认知,那就是自己只能完成“两连爆”,不到最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这么做!

    蔡宗明甫一变向,就感受到劲风的吹拂,来不及闪避,大腿肌肉和小腿肚子猛地内绞,双脚横拧,往地面发了股钻震之力。

    喀嚓!地面有陷,腿脚反挺,蔡宗明腰背一紧,右臂霍然上抬,刚劲有力地出拳轰向了对手的劈打。

    搬山拳!

    这是一门以发力“刚”“急”“猛”“狠”著称的拳法,施老头最初教给郭青,配合她的天生之力,可惜郭青掌握之后,实力提升虽然变快,却还是比不上其他人,又受到新加入武道社的成员冲击,心灰意冷,希望破灭,选择了退出特训队伍。

    她是退出了,但这门拳法依旧被大家练习,因为在“暴雪二十四击”上面,该掌握的也掌握得差不多了,总得找点新东西弥补手段匮乏的短板。

    砰!

    以力量见长的两个拳头碰撞于半空,发出了一声急促的闷响,蔡宗明终究境界有差,仿佛遭遇了泰山压顶,手臂往回一弹,脚下做出了后撤之步。

    他不得不以此化力,要不然架子立刻被打散!

    喀嚓!他落脚之处,“蜘蛛网”蔓延诞生。

    退得好!高胜利内心咬牙切齿一喊,为了抓住机会,顾不得收招,右脚一抵,身体一侧,当即就气势汹汹地靠了过去,啪地炸响了气流。

    面对于此,蔡宗明没了往日的油滑,知道“自古华山一条路”,忙鼓起悍勇,不退反进!

    他刚落地的右脚一蹬,脚踝抖动,腿弯打直,筋膜紧绷,驱动身体一侧,也电射撞出。

    砰!

    两具身体在极短的距离内碰到了一起,肩膀抵肩膀,胳膊对胳膊。

    “开!”高胜利一声暴喝,生铁浇铸般的肌肉鼓胀,直接将蔡宗明撞得踉跄后退。

    和我比力量,你还差得远!

    蹬蹬蹬!蔡宗明虽在撤步,但刚才不避不让的抢攻让他抵消了对方大部分的力道,退而不乱,有条不紊!

    高胜利一撞得手,立刻滑步上抢,以连绵不断之势攻击敌人,趁他病要他命。

    蔡宗明退了两步,见对手急欺而来,心中一紧,顾不得其他,直接下腰回臂,做了个后手翻。

    啪!啪!

    后翻之时,他双脚接连撩起,从下往上,连环踢向了敌人的双腿之间。

    高胜利抢得太急,来不及变向,只好一顿一侧,让劲风擦着裆前吹过,紧跟着才重新起势,靠拢对手。

    而蔡宗明后手翻接落地弹,身体已横向射了出去,险险避开了连环打击,重又拉开了距离。

    这一番交手里,高胜利有着很多更好的选择,但急火冲心,越想尽快赢就越是赢不了!

    躲过一劫的小明同学没忘记自身的预想,百忙之中,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深具嘲讽意味的笑容:

    人傻无药医!

    上当了吧?

    眼角余光瞄到蔡宗明的笑容,高胜利试图压抑的怒火轰然炸开,脑海嗡得一下,尽被赤红的颜色占据。

    我从未见过如此能挑衅如此讨打的人!

    啪!清脆的破碎声里,高胜利气劲一缩一放,两条大腿瞬间粗壮,整个身体披着烈风,嗖得一下就扑到了对手的身前。

    电光石火之间,蔡宗明做出滑步,闪开了正面。

    啪!高胜利再做“还劲抱力”,气血一炸,左腿鼓胀,迅猛地侧踢了出去!

    两连爆!

    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尽管嘲讽,几招内赢不了你,算我输!

    高胜利的又快又狠,蔡宗明无力闪避,忙沉下重心,急抖双臂,往下腹前一架。

    砰!

    一脚踢中,丹境爆发的狂蛮之下,蔡宗明的架子直接散开,身体倒飞了出去。

    蹬蹬蹬!不等他落地,高胜利几步抢上,肩膀甩动,右手探出,一把就拿住了他的肩膀,往后一拉,屈肘上顶。

    就在这时,裁判伸掌,抵住了他的肘关节,发力分开了两人,然后举起右手,朗声喊道:

    “第一局,高胜利胜!”

    听闻此言,高胜利先是一阵欣喜,觉得自己讨回了面子,没用多少招就拿下了那个可恶的家伙,可清醒过后,他忽然觉得不对,靠自己的铁布衫抗击打能力,靠丹境的各方面优势,不用“还劲抱力”,也有很大希望击败对手的,而现在,我不仅单独用了次丹境的爆发,还使出了“两连爆”!

    我,我刚才到底在干啥……

    看见他脸色的变化,蔡宗明心头好受了不少,觉得自己虽然没能威风一把,但也完成了智商和嘴炮上的俯视,算是从另一方获得了胜利。

    他吐了口气,暗自哼起了小曲,就要转身离开擂台。

    这时,他身前的高胜利嘴唇嗫嚅了几下,突地脱口问道:

    “第二个原因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件事情,他始终耿耿于怀,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不管对方是骗自己,还是真有缘由,总得有个解释,否则就像小说烂尾,电视剧腰斩,始终让人记挂,堵得心慌。

    蔡宗明闻言一怔,眼神闪烁了几下,学着某人,微微笑道:

    “秘密。”

    个人秘密,无可奉告!

    高胜利眼睛一瞪,要不是裁判挡在身前,已扑过去进行厮打了!

    哈哈哈……蔡宗明暗笑三声,优哉游哉地走下石阶,返回松大武道社席位处。

    李懋见状,猛然站起,眼里只有兴奋,不见紧张,因为镇场有楼成这个坚实的后盾。

    这时,施老头侧过脑袋,微笑提点了一句:

    “登场的时候可以走得慢一点。”

    走得慢一点?不是应该尽快上场,不给高胜利更多的恢复时间吗?李懋茫然不解地问道:“为,为什么啊?”

    “自己想,看你悟性。”施老头卖了个关子。

    呃……李懋皱眉前行,都忘了和楼成他们碰一碰拳头,下意识还是按照教练的吩咐,放缓了步伐。

    等半途与蔡宗明相遇,看见对方伸过来的右掌,他才收敛疑惑,好奇问道:

    “你刚才说了什么?高胜利怎么那样愤怒?”

    啪!他和小明同学击了下掌。

    “嘿嘿,这不是三两句能说得清楚的,回头告诉你们。”蔡宗明得意一笑,不见失败的沮丧,“李懋师兄,你快上去,他被我说得郁闷了,还有不少怒火存留。”

    “好。”李懋刚做回答,忽地又记起施老头的吩咐,这与蔡宗明的建议完全相反。

    呃……走慢一点就是给高胜利时间平复情绪?

    等他不再愤怒,又有空闲,应该会反思刚才的战斗吧?

    反思之后,他是不是会痛定思痛,下意识做出相反的打法选择?

    正常人遇到类似的事情,多半都会这样,物极必反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才过去几十秒一分多!

    也就是说,高胜利将打得谨慎保守,等闲不会再用“还劲抱力”。

    这就是我的机会!

    念头一清,心里豁然开朗,李懋看向擂台中央的高胜利,再一次放缓了步伐。

    等待的过程里,高胜利一边调息,一边就深深地懊恼起先前被激怒的事情,不是说要“节约”地解决蔡宗明和李懋,保留大部分体力去耗楼成吗?

    结果竟然在一个无名小卒身上就用去了大半的“丹境爆发”次数!

    隐约间,他仿佛能想象到魏师兄失望的眼神和刘春来私下的吐槽,心里一阵难受,决定从第二局开始,尽量弥补!

    光靠铁布衫,我一样能赢职九!

    …………

    蔡宗明一脸得意地回到了席位处,看着楼成道:

    “我发现高胜利一点就炸啊。”

    快,快问我怎么激怒他的!

    楼成哪还了解他,只嘿嘿笑道:

    “我觉得吧,是因为你太贱太讨打了,属于那种有着负面异能的人,嗯,身怀‘看见就想揍’的光环,哎,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每一次都得费尽苦功,才能控制住想打你的洪荒之力。”

    蔡宗明斜眼看他,好气又好笑道:

    “下一次特殊对阵,我们表演个相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