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章 悬念?
    一步步走上擂台,李懋已然确定了等下的打法,那就是当高胜利是个修炼铁布衫天生蛮力的顶尖职九来对付,不考虑“还劲抱力”的可能——不到紧要关头,他应该不太可能再浪费丹境爆发的次数了。

    心一定,行就稳,李懋越走越有信心,等他站到高胜利对面时,甚至有了几分想战而胜之的欲望!

    没有一位武者喜欢品尝失败的滋味!

    裁判左右瞄了一眼,神闲气定地举起了右手,轻飘飘挥落:

    “开始!”

    李懋腰背一弓,猛然挺直,身体以雪山崩塌之势,浩荡又迅猛地扑向了高胜利,半点没有本身是弱者的自觉。

    来得好!高胜利暗喝一声,不闪不避,跨步相迎,身体舒展,肌肉勾勒,仿佛半截黑色铁塔!

    自铁布衫有成,我最爱的就是拳拳到肉的近身乱战,这种情况下,只要对方没简化外罡,七品也得跪!

    啪!甫一靠近,李懋顿步摆腰,右臂回拉,拳头冲出,直奔对手的鼻梁而去。

    铁布衫再厉害,头部也成问题,毕竟不是铁头功!

    高胜利见状,肩膀炸劲,左臂上弹,随意地架在了脸前,自身并不停止,就像冒着炮火冲锋的士兵,滑步急靠,鞭腿待出,以攻对攻,以险攻险!

    李懋脊椎起伏,散去了右拳劲力,强行拉动身体,闪到了侧方。

    与修炼铁布衫的“职九”战斗,最要紧的一点就是得有耐心,不能想着一口气吃成胖子,避免陷入乱战,等到有真正的机会出现,才以敢打敢拼的精神去把握!

    啪啪啪!砰砰砰!李懋不断地变化方位,向着高胜利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太阳穴、咽喉、腰眼和下*阴等要害发动进攻,拳拳见响,腿腿似鞭,可只要对手做出招架,发动反扑,或者拧腰把胯,以非要害位置强接强打,他都会及时抽身,不贪功,不冒进,不做纠缠。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一阵,怀着保守想法的高胜利体力缓慢但坚决地下降着,却始终没能找到机会拿下敌人。

    李懋的疲惫也开始累积,可他依旧不慌不忙,于游走缠斗里认真地观察着对手,等发现高胜利出拳抽腿时有了些不耐烦的感觉,眼神忽然变得锐利。

    再这么继续下去,对方恐怕得控制不住地使用“还劲抱力”了!

    必须把握好这个不前不后的时间节点!

    啪!

    他右拳一摆,迅捷如雷地打向了敌人的太阳穴。

    高胜利一边抬左臂上架,一边跨右脚前抢,气势汹汹,抖臂抽打。

    就在这时,早有准备的李懋右臂劲力一斜,腰胯一摆,顺势就侧过了身体,滑步游走到对手的背后。

    他身体一直,两臂啪地抖出,手掌相对着拍向敌人的太阳穴,双峰贯耳!

    高胜利不急不忙,左脚忽地往后一撤,急踩李懋的脚面,与此同时,他脑袋一缩,身体一靠,右臂屈起,肘尖猛地回撞。

    啪!

    刚劲有力的声响荡于四周!

    当此情景,李懋竟未后退闪避,而是改双峰贯耳为劈拳下打,紧追对手缩起的脑袋!

    而顺着劈打之势,他腰背一弹,放弃了架子,整个人做横身腾空状,险险避开了高胜利的后踩,并让他的肘击仅是擦着胸肋打中。

    啪!李懋肋骨一疼,额头有汗水泌出,劈打的双拳落在敌人的脑袋上时失去了大半劲力。

    还好他早有准备,忍着疼痛,啪地弹出十指,往对手眼窝处一抓一抠!

    高胜利的视线突地就被李懋的指头占据满,心中一紧,想再做“还劲抱力”,也无法化解这种攻击了!

    裁判见状,忙以就在旁边的右手闪电般推了李懋肩膀一下,将他横移了出去,避免了高胜利瞎眼之祸。

    紧跟着,他举另外一只手道:

    “第二局,李懋胜!”

    呼,呼!高胜利喘了两口气,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样就输了,明明还能做两次丹境爆发的!

    李懋捂住右肋,难以掩饰地露出欣喜之情。

    自己居然真的赢了一位八品丹境!

    即使付出了受伤的代价,即使他被蔡宗明消耗了大半的体力,这也是了不起的事情!

    高胜利脸庞发烧,有种火辣辣的疼痛感,认清现实后,不想再停留,转过身就蹬蹬蹬跑向了擂台边缘,沿着石阶往下,奔往锦丰大学武道社席位处。

    半途之上,看见染了撮黄发的社长魏荣,他羞愧地低下了头,嗫嚅着嘴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魏荣又气又恼,又有恨铁不成钢的苦涩,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道:

    “就这样吧,反正也赢不了。”

    自己加刘春来根本没任何希望赢楼成,只能这样了……

    算了,好好体验下和天之骄子的战斗吧,以后未必还有类似的机会……

    即将离开大学武道圈子,进入职业赛的他,很清楚自身几乎没什么希望进入非人层次,以后多半就是混迹于南北分区赛,打打对应的个人战,收入很丰厚,地位也不错,可与天之骄子们再不处于同一个“世界”了,除非运气不错,能在“武圣”“王者”等头衔战的预选阶段碰上。

    擂台之上,李懋右肋的疼痛加剧,不敢再强撑,未等对手登临,就转身走向了石阶,缓步返回。

    “第三局,魏荣胜。”裁判平静地宣布了一场未曾进行的战斗的结果。

    楼成与严喆珂碰了下拳头,迎向了李懋,关切地问道:

    “没事吧?”

    李懋吸了口凉气,没有一点苦涩地笑道:

    “还好,多半就是一点点骨裂。”

    都骨裂了能说“还好”?楼成先是哑然,继而摇头道:“李懋师兄,你没必要这么拼啊,反正高胜利就算能赢你,也差不多油尽灯枯了,对我没什么影响。”

    李懋低着头,笑了一声道:

    “大家都是武道社的一员,每次看着你和林缺那么拼,而我却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就感觉很,很羞愧,很不好意思。”

    “所以,只要有机会上场,我都希望自己能拼一场胜利出来,对得起松大武道社替补队员这个名头……”

    说到这里,他没讲煽情的话,只洒然笑道:

    “反正下场打帝都应该轮不到我了,就让我在这里发下光发下热吧。”

    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我是武道社的一员,感觉和你们同在一个集体……

    如果最终能捧起那至高的荣耀,至少我不是什么也没做,还是有着微不足道贡献的!

    楼成感慨暗生,没再多说,握拳和李懋碰了碰道:

    “打得很好,我还以为你赢不了的。”

    “嘿嘿,嘶……”被他这么真心实意一夸,李懋忍不住就流露了得意的笑容,由此扯动伤处,换来了抽痛。

    越过李懋,楼成心里莫名觉得感动和温暖,走向擂台的步伐不急不徐。

    …………

    直播间内,解说嘉宾陈三生对主持人刘畅笑道:

    “接下来只有一个悬念了。”

    “还有悬念?什么啊?”刘畅表示不信。

    “就是楼成多久能一穿二。”陈三生呵呵回答。

    “我估摸着不会长,两场加起来超不过一分钟,不,也许三十秒都要不了!”刘畅含笑猜测。

    陈三生微微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楼成手段太丰富了,直追彭乐云和任莉。”

    …………

    登临擂台,楼成看见染了撮黄发的魏荣早已站好,显得有些畏缩,战意不算太足,求胜欲望可以说几乎没有。

    气势不够啊……暗道一声,楼成心里有了计较,边走向魏荣对面,边调整起了精神和身体状态。

    当他抵达了预定位置,半闭上眼睛后,裁判无可无不可地瞄了眼双方,举手下挥:

    “开始!”

    声音未落,楼成突地睁开了眼睛,眸子内精芒汇聚,身体中意志勃发!

    霍然间,魏荣眼前仿佛一亮,似乎看到了云雾散去后白雪皑皑、巍峨神圣的沉重山峰!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楼成身躯高大,如同雪峰,气势惊人!

    电光石火之中,他精神一缩,竟短暂发怔。

    抓住这个机会,楼成双手抬起,对着他结出印诀,庄严肃穆地吐气开声道:

    “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