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喝口水的工夫(周一求推荐票)
    “兵!”

    低沉的声音回荡于耳畔,魏荣顿觉四周硝烟密布,气氛惨烈,自家就仿佛处于了十面埋伏之中,而且还被人将锋利的刀口架在了脖子上,锐意直透身体,让鸡皮疙瘩一粒一粒地凸出。

    就在他精神摇晃,心胆俱丧的瞬间,楼成气血精神和劲力回荡收缩,旋即爆发。

    喀嚓!

    他一个急扑,直接就越过七八米的距离,抢到了魏荣的身前,然后抬起了手臂,做劈拳下打之势,而脑海里大江滚滚,尽数冰封,连蕴含着强大动能的浪潮也凝固在了半空。

    啪!

    雷云震荡,楼成一拳打出,“当头棒喝”!

    直到此时,魏荣才从心惊胆战里勉强恢复,看见一个泛着寒白和青黑的拳头愈来愈大,迅速占据满了自己的视线,占据满了自身眼前的整个世界。

    不好!他来不及闪避,也来不及做丹境的爆发,只能扯动筋膜,快抬手臂,往上一架。

    砰!

    魏荣双臂一寒,脑海当即冻结,眼前直接一黑。

    等他从休克般的僵直里挣脱,重新看到了别的色彩,蹿升出“完了”“快逃”等念头时,却发现楼成已退回一步,双手负后,气定神闲地看向裁判。

    裁判举起右臂,宣布了结果:

    “第四局,楼成胜!”

    输了,这就输了?哪怕对战胜楼成没抱任何希望,魏荣也没想过自己一开场就会失败,就会被秒杀。

    这是自己从未经历过的惨败,即使以前职九打八品,也未遭遇类似事情!

    刷得一下,他脸色发烫,恨不得找条裂缝钻进去。

    刚才的战斗,对方就像在欺负小学生一样,对,我就是那个小学生……

    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输了!

    直播间内,刘畅先是一愣,旋即哑然失笑,瞄了眼陈三生道:

    “这有几秒啊?”

    “呃,不算楼成退后,等裁判宣布的时间,两秒多,不到三秒……”陈三生想笑又笑不出来。

    预测过楼成能速胜,但谁能料到他会这么“速”,那可是弱七品啊!

    要是生死战,那就两三秒一条命了!

    刘畅附和着感慨了几声,最后才问道:“魏荣也不算太弱啊,从牌面上讲,和楼成过个十来招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怎么就脆败,秒败了呢?”

    陈三生沉吟了下道:

    “心态问题,这么说吧,第一局打完,高胜利和魏荣他们的心态就算崩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应该没抱什么希望,这种状态下打比赛,发挥不出最强水准,但也不会被压力影响,还算正常,等发现松大压根儿就没让林缺进上场名单,锦丰多半有了被轻视的愤怒,想要搏一搏,而要搏,那必须首发的高胜利快速解决蔡宗明和李懋,尽量集三人之力车轮战楼成,只有这样,才看得到一线希望。”

    “结果,呵呵,我不是唇语专家,我还不清楚第一局的对话时间里,蔡宗明说了什么,总之,高胜利被激怒了,不惜代价的全力爆发,几招之内就搞定了对方,这赢是赢得爽快了,可消耗也绝对超过了他的预计,到了第二局,还残留着希望的他仗着有铁布衫,肯定就不想轻易‘还劲抱力’了,谁知遇到李懋拼命,明知会受伤,还要去搏,那个距离,那种场景,高胜利就算有激必应,再要爆发,也来不及了。”

    “这场比赛,高胜利既轻敌,又保守,用个成语来形容是非常贴切的,那就是进退失据,于是便大失水准。”

    刘畅听得若有所思:“这么说来,武道比赛里,心态是个很关键的因素。”

    “没错,要不然为什么要设立对话时间?有的武者就擅长营造‘势’,擅长攻心,让对手或愤怒,或沮丧,会害怕,十成水准里发挥不出五六成,兵法不也有云吗?上兵伐谋,还有,那副对联也说了,能攻心者,反侧自消。”陈三生微笑掉着书袋,“高胜利就是第一局怒火冲脑,一步错,步步错,第二局才进退失据,心态彻底崩掉,你别看他输了比赛,实际上战力还有着不少,再打一名职九也是有希望赢的。”

    刘畅想了几秒,疑惑道:“高胜利输,我倒是不觉得惊讶,他第二局确实进退失据,打得明显有问题,没能发挥出应该有的水准,可这和魏荣有什么关系?高胜利一输,他就不会再抱什么希望了吧?这样的情况下,心态足以支撑他享受比赛了啊,哪会崩?”

    只要是人,都会有发挥失常的时候,丹境强者也不例外,当他们心态出了问题,或者疲劳积累过多,都有可能出现类似的事情,要不然小武圣擂台赛时,顶尖职九也不存在拼不拼的问题了。

    “说魏荣心态崩是有些夸张,可他也绝对谈不上享受比赛……”陈三生顿了顿道,“一直没有希望还好,一旦有了希望又破灭,那是人都难免沮丧,难免想着尽快脱离该处场景,所以也就没什么战意,出现畏惧的心态,而我之前给大家也说过了,丹境以意志为驾驭精神,沟通肉体的核心,而意志又能反映于本身气势,越往上走,意志越强,气势也就越盛。”

    “然后就有了气势的交锋?”刘畅对这种丹境常识还是颇有了解的。

    “对,七品八品的时候还不明显,到了六品这个层次,气势足以影响对手的精神了,大家还记得先前楼成和安朝阳比赛吗?我当时说两人气势的争锋平分了秋色,就是指这事,这也是对话时间的用处之一。”陈三生详细地解释道,“一旦面对这种境界的强者有了心灵漏洞,那绝对会被对方抓住,用气势直接压制精神。”

    刘畅轻轻点头道:“难怪会有输出心理阴影这种说法,正常人有了心理阴影都会受到影响,武者再被气势上这么一压,结果可想而知。”

    “魏荣就是类似情况,他的畏缩和没战意被楼成抓住,遭气势一压,立刻失常,而失常之后,‘兵’字音侵袭,丹境爆发靠拢,‘冰部’简化外罡控制,这套连招一用,魏荣就只能等着被人收割头颅了。”陈三生瞄了眼转播画面,及时止住了话头。

    …………

    锦丰大学武道社席位处,看见刚上场的社长魏荣几秒就被击败,刘春来眉头跳了下,讪讪对教练郑非道:

    “我能弃权吗?”

    话音未落,他立刻被高胜利泛着血丝的眼睛盯住了。

    “哈哈,我就开个玩笑,擂台上输是男人,直接弃权是太监。”刘春来干笑两声,迈步走向了石阶,脑海里不知为什么闪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词语:

    “温酒斩华雄!”

    与低着头匆匆返回的魏荣擦身而过,刘春来站到了擂台上,心态已然平和,想着能多撑一秒是一秒。

    是男人就撑一百秒!他吐槽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裁判机械地举手挥舞道:

    “开始!”

    话音刚落,刘春来学着前几天的朴元,腰背一摆,脚下一撑,当即向着右侧奔去,像是一只中箭的兔子。

    可是,炼体巅峰的发力哪有丹境圆润通畅,快速隐蔽,做出动作前有着一定的征兆,而楼成冰镜入门,近距离能感应对手肌肉筋膜的变化,日积月累了经验后,对此算是半个大行家了,刘春来尚未真正奔出,他眼睛一瞧,已是判断无误,跨前半步,身体微弓,左手一勾一抖,向着敌人的右侧打出了一道飞快游走的贴地寒光。

    轰!

    怪异的爆炸声里,奔向右侧的刘春来正正撞中了皓白的寒光,“冰焚”蹿起,在他的体表覆盖了一层晶莹的冰霜!

    楼成大步飘飘,走向了“冰雕”。

    当刘春来打着寒颤挣脱了冰封时,已看见了楼成微笑的脸孔,听到了裁判的宣告:

    “第五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大武道社胜!”

    欢声鼓动,喇叭齐鸣,观众们莫名有些同情锦丰大学武道社了。

    我才喝口水的工夫~!严喆珂皱鼻抿嘴,对着擂台上望过来的楼成晃了晃保温杯,笑意如同枝蔓,生长于她的眼眸里。

    …………

    直播间内,陈三生摇着手指笑骂道:

    “这是破坏市场!都像楼成这样,以后武道赛的版权怎么卖!”

    电视台怎么插播广告赚钱!

    “哈哈,这次用了几秒?”刘畅摇头笑道。

    “呃,不到两秒……”陈三生决定不继续这个让人“不太愉快”的话题,“恭喜松大率先闯入前四,等待他们的将来硬仗了。”

    接下来,楼成等人返回了更衣室,李懋则在蔡宗明搀扶下去了急救室处理伤势,被叮嘱两个星期内不能进行剧烈运动。

    之后,他们在更衣室内旁观了帝都与国阳的比赛,镇场的任莉依旧没怎么发挥,轻松解决了陈敌国和蒋景峰两道大闸后的漏网之鱼,让楼成无法准确判断她最近一年有多少提升。

    ——崆峒院以“风部”立派,掌握了部分“瘟部”残篇。

    …………

    尘埃落定,主持人刘畅对此做了收尾总结:

    “这一场,帝都的陈敌国和蒋景峰打得都很收敛,累了就下,较好地保存了体力。”

    “上半区的两场八强战都已结束,没出意外,松大将与帝都在半决赛相逢。”

    “让我们期待这场比赛吧!”

    “让我们期待楼成和任莉的当世天骄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