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时间倒数
    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五十六分。

    彭乐云三年内第二次击败安朝阳,展现了距离非人境界只有半步的实力,并于接下来的战斗中以疲敝之身力克朴元,在强强对话里完成了一穿二的壮举!

    随着许万年用“乌鸦嘴”战胜邢晶晶,华海以最近五年最差的成绩告别了全国赛,送别了昔日的冠军安朝阳。

    这位沉睡的猛虎黯然退场,在本届武道会观众们的心里只留下了一道落寞的背影,输给楼成后的那道落寞背影。

    情怀难敌实力,热血无法逆天。

    …………

    四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零七分。

    某门户网站放出了对华海大学武道社的专访,其中朴元和安朝阳都详细描述了楼成新掌握的简化外罡的特点,怀疑它是“火部”的“内爆”拳。

    此言一出,围观群众皆是哗然,完全没想到身为冰神宗嫡传的楼成竟然还获得了“火部”的传承,不少人开始认为他和龙虎俱乐部关系匪浅。

    粉丝论坛内,“幻梵”欢欣鼓舞,兴高采烈,爆照以贺,可爱粉嫩的样子引来诸多怪叔叔怪阿姨的围观。

    龙虎俱乐部的论坛里,版主“骑猪大侠”,活跃ID“天空之上”“水管工吃蘑菇”等人认真讨论起楼成将来加入的可能性,甚至酝酿着为他取更好的绰号,这让默默偷窥大家聊天的楼成略感羞耻,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满意的外号去引领风潮。

    …………

    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半。

    因为盛传楼成和“龙王”有渊源,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再有变化,帝都上升,松大下降,相差已是微乎其微。

    各个博彩店里,不少常年游荡于此的“爱好者”研究完盘口,分别作出了选择,另外,平常不涉足这块的观众抱着小赌怡情的心态,纷纷走入了这些店铺或在网上投注。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十一分。

    帝都市武道场馆入口,四面八方涌来的观众们已排起了长龙。

    拿着爆米花吃着烤肠的丁亦心左顾右盼,很是兴奋地对裘海琳杜依尹等人说道:“人果然超多!”

    半决赛对阵确定后,帝都学院武道社仗着本土作战的优势,拿到了一部分门票的贩卖权,让同学们支持者们可以现场助威,而裘海琳靠着在学生会积攒的人脉,成功让自身小寝室四人都买到了票。

    “我在考虑一个问题……”杜依尹被周围不少观众的载歌载舞感染了热情。

    “什么问题?”裘海琳露着光洁的脑门,茫然问道。

    “亦心这种花痴,会支持本学校武道社呢,还是支持楼成?”杜依尹含笑望向正吃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丁亦心。

    丁亦心闻言愣了一下,吞咽完半口烤肠道:

    “我会跟着你们给武道社加油的,但心里还是会期待楼成赢,身许学校心许他!”

    “咦,这话怎么这么耳熟……”裘海琳又是好笑又是疑惑。

    就在这时,他们看见一群穿格子衬衣的男生拿着横幅路过,听到他们在高声叫喊:

    “任莉!任莉!”

    这样热闹喧嚣的气氛里,类似的叫喊不绝于耳,半是玩笑半是宣泄。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二十三分。

    灯光和摄影等到位,直播开始。

    “欢迎屏幕前的各位收看本届大学武道会的两场半决赛,先是松大对帝都,然后是山北战广南。”主持人刘畅以露八颗牙齿的职业笑容说道,“今晚和我一起解说的还是我们的老朋友,陈三生!”

    “谢谢大家,谢谢刘畅。”陈三生双手合十,微笑摇了摇道。

    短暂的寒暄后,转播的画面切回了现场,将陆续被占满的看台呈现给了屏幕前的观众。

    可以明显发现,帝都的支持者们相当有组织,占据了一侧看台,或举横幅,或拉素描,或吹喇叭,或兴高采烈的歌唱着,很能点燃旁观者的热情,而其他观众,有穿松大白底黑边武道服的,有举楼成林缺和严喆珂卡通形象的,零零散散,各自为阵。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二十九分。

    闫小玲爬下床铺,坐到了书桌前,将电脑摆好,把零食翻出,一边刷新论坛,和“幻梵”“盖世龙王”等人扯淡,活跃着气氛,一边关闭了弹幕,听着陈三生和刘畅解说。

    她的背后,穆锦年左手捏了串菩提珠,进行着赛前祈祷。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三十五分。

    松大武道社更衣室内,施老头拍手唤醒了闭目养神的楼成等人,咳嗽一声道:

    “今天就不考虑帝都会怎么排兵布阵了,我们做好自己,以最强的姿态挑战!”

    “楼成,林缺,严喆珂,由强到弱,形成长枪冲锋之势,一个一个地上去拼,拼到弹尽粮绝!”

    “如果帝都没有先上任莉,那臭小子你就争取速胜陈敌国他们,把握好先机,要是开场就和任莉遭遇,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不要去想为决赛保留什么,不要去担心疲劳和受伤的问题,嘿,如果输了,考虑这些没有任何用!”

    “明白吗?”

    楼成、林缺和严喆珂等人吸了口气,齐声回答道:

    “明白!”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三十六分。

    帝都学院武道社的更衣室中,兼职了教练的沈忧左眼略显无神地环视了一圈,清淡笑道:

    “大家还记得去年决赛后的事情吗?”

    去年决赛,帝都以微弱劣势败给山北,未能染指冠军。

    听到沈忧这句话,不管是去年决赛的主力陈敌国,蒋景峰,还是彼时以新人身份担当替补的蒋空蝉她们,都油然回想起了那悲伤又感怀的一幕幕场景,记起了大家手拉着手大喊“明年冠军”的事情。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我们可是预定今年要拿冠军的队伍!”陈敌国握拳轻晃道,“等到决赛后,我要以胜利者的姿态去彭乐云他们面前,装逼地把我最喜欢的那句小说名言说出来:痛苦是我的朋友,请容许我向你介绍!”

    沈忧听得微微一笑,颔首起身道:

    “大家还记得就好,我们的目标是冠军,而从现在开始,我们将遭遇最强大的两个对手,容不得一点懈怠和轻视!”

    “我们走了一年,终于又走到了这里,现在,不能再像之前一样‘走’了,得冲刺,冲刺!”

    “冲刺!”陈敌国和蒋空蝉等人的战意顿时被彻底点燃,任莉也收敛了平常的心不在焉,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喊出了心中积压的所有情绪。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四十分。

    两边更衣室内:

    楼成等人再次围成了一圈,半俯下身体,一手搭着旁边人的肩膀,一手伸到中央,彼此重叠。

    任莉和陈敌国蒋空蝉他们分别伸出拳头,交触于半空。

    “必胜!”楼成和蔡宗明等人疯狂地喊了一声。

    “冲刺!”帝都学院武道社的主力和替补们齐齐呐喊,碰撞了拳头。

    哐当!

    两边更衣室的大门同时被打开,外界的光芒带着滚动的声潮照射而入。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四十一分。

    裁判登上擂台的同时,武道场馆的广播员嘶哑着嗓音道:

    “帝都学院武道社的出场名单,按顺序排列,任莉,陈敌国,蒋空蝉!”

    爆发的欢呼声里,他继续宣告:

    “松大武道社的出场名单,楼成,林缺,严喆珂!”

    他话音未落,满场的声浪就沸腾了起来,将所有的杂响尽数排除,绝对超过了125分贝!

    无需旁人再多言,大家都很清楚,第一场对决是什么了!

    …………

    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四十五分。

    帝都学院武道社与松城大学武道社的半决赛正式开始。

    第一局,任莉VS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