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暗香”
    喀嚓!

    楼成和任莉各自带着“还劲抱力”之势缩地成寸般急扑,眨眼间,双方已近在咫尺。

    这个时候,任莉忽然一顿,像是变做了纸片人,在楼成高速靠拢掀起的劲风下轻飘飘往后一晃,旋即侧荡,步伐神妙地与对手错开,避过了正面,闪到了旁边,破坏了节奏。

    啪!她沉腰坐胯,还抱了劲力,借着丹境喷发的冲击,炮拳直打,中规中矩。

    楼成知道任莉为何要这样打乱自己的节奏,因为她害怕再来一次与“内爆”拳的碰撞,那样的话,她虽然不至于遭受重创,但也肯定受伤不轻,在实力相差不多的对决里,这基本就意味着胜负已分。

    换做没练成简化外罡的部分六品,三拳“内爆”可是有希望直接打死人的!

    所以任莉不会在楼成有了充分的准备时间后,还与他正面交锋,必然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扰乱他的节奏,让他的蓄势落空。

    这对楼成而言,算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他没奢望过能轻松再给身为当世天骄的对手一记“内爆”!

    不过,他有替代的打法!

    楼成的目光收缩,与气血劲力等合抱于一,并喷薄而出,灌注入了他的右臂,让那里的筋膜肌肉等不胀反绷,紧紧贴住。

    “内爆”会残留震荡,影响脏腑,我将以别的方式来引发它!

    来,试试我的“雷音震禅”!

    轰隆!

    楼成抓住最后的瞬间,短暂于脑海内观想出了“雷云震荡”的场景,右臂反抡,捶打向了任莉的炮拳。

    砰!

    响声高爆,任莉体表肌肉一颤,五脏六腑的难受仿佛得到了催化,忙又做出“还劲抱力”,以平复气血,消解震荡。

    而楼成正待抡开双臂,用丹境连爆的威风频发“震禅”,鼻端突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水果清香,这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味道!

    他体内残存的胸闷气短和虚弱无力似乎受到了这水果清香的影响,重又蠢蠢欲动,让他脑袋微痛,犯了恶心,呼吸略有发紧。

    不会是珂珂提到的崆峒院弄出来的奇奇怪怪武功吧?

    杀人毒气?“生化”武功?

    任莉先前不用,是因为她不是非人,更没接近外罡,练不出明显的效果,哪怕施展,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等到我挨了“瘟部”的简化外罡,身体内部有了“引子”,这“气体”才可以大展拳脚,让我的症状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影响到战斗?

    念头闪动间,楼成当即回流气血,以“还劲抱力”来化除影响,然后屏住呼吸,往右转身,抡出左臂,如握大锤般凶狠地擂向了任莉。

    任莉丹田劲力喷薄,胳膊一胀,左拳斜斜上冲,挡住了楼成的又一记震禅。

    砰!

    她身体不受控制地出现微跳,气血再次翻滚,胜过了刚才,而方圆一米内的“水果清香”随着拳头的碰撞,愈发明显,往内的浓缩速度胜过往外的扩散。

    楼成闭着呼吸,又做抱丹,又发震禅,要争取在自身症状影响明显到战斗前彻底引发任莉身体里面的“内爆”震荡。

    他这段时间还练成了一些新的冰部招式,但此时此刻,最管用最有效的只有“雷音震禅”!武者不可能总是为了出其不意而舍近求远,那会犯下大错的!

    一言以蔽之,武道战斗最本质的原则就是以最适合的招式在最恰当的时机解决敌人!

    任莉一次又一次以“还劲抱力”消解和克制着体内的不适,并借助爆发挥拳,打出“暗香”,试图在自身震荡被完全引爆前,瓦解楼成的战力,拿下本场比赛的胜利。

    这是她目前能看到的最容易产生效果的打法!

    三连爆,四连爆,五连爆!楼成牙关紧咬,不呼不吸,双臂抡开,啪啪啪地频发震禅,就像一位铁匠,正鼓胀肌肉,挥动大锤,用力敲打着面前的刀剑。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他眼睛怒睁,忍受着瞳孔的收缩,胸口的发闷,身体的逐渐无力,一拳又一拳地抡了出去!

    砰砰砰!任莉半步不退,同做爆发,硬生生以“还劲抱力”压制着翻腾的气血和颤抖的脏腑。

    一根根毛细血管被打破,她白皙的皮肤出现了淡淡的艳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喉咙的铁锈味和牙龈的出血则“交相辉映”。

    不对!楼成早该到极限了,早该气短乏力,出现明显征兆了!

    六连爆,七连爆,八连爆!任莉看见面前的楼成须发皆张,气势勃发,战意昂扬,竟有种生死边缘游走过来的强硬,让人窥不出他的实际状态。

    不行……不能这样死拼……任莉气势被压,念头一闪,有了几分退意,想要改变打法了。

    又一次“还劲抱力”后,她腰背往前一顶,右脚腾起,凶猛抽出,以“龙卷”之势连环踢腿,强行震退了楼成,找到了空隙,接着,她缩身往后,快速调息,配合“抱丹”,尽量着平复体内的难受。

    那样剧烈的战斗里,那样高强度的碰撞中,楼成早就憋不住气了,吸了好几口水果清香,脑袋开始疼痛眩晕,胸口闷得呼吸不畅,身体力量有所空乏。

    见任莉一退,他忙收放了气血,于喀嚓之声里往侧方电射而去,冲出了先前立身的地方,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再不缓一下,就要撑不住了!

    看到这一幕,任莉隐有些懊恼,她没想到楼成竟已在极限边缘了,而刚才自己还能撑三四下震拳的!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目睹男友对空气的饥渴后,严喆珂隐约明白场上发生什么事情了,一颗心揪了起来,七上八下,又是担忧又是祈祷,还夹杂着淡淡的骄傲。

    橙子竟然将任莉逼到用出那一招了?

    这恐怕是她留着对付彭乐云的底牌吧?

    就在这时,缓过少许的楼成没做别的考虑,双手结出印诀,脑海勾勒古字,低沉喊了一声:

    “行!”

    他身形急蹿而出,一下就奔到了任莉近前,心里充满了一种“不要怂,就是干”的强烈战意。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气血一抱,旋即喷薄,外散了“残香”,楼成手臂后拉,退击往前,又凶猛地打出了“震禅”!

    任莉刚才气势被夺,负面情绪有所生发,影响了她的状态,竟没能避开楼成的靠近,只好跟着“抱丹”,再激“暗香”。

    砰!

    任莉身体肌肉颤跳,眼中血色更盛,喉咙快要压不住翻滚的气血了。

    楼成憋着气,不做呼吸,收放了气血,抡出了左臂。

    砰!砰!砰!他一拳一拳爆发凿出,一下一下捶打着任莉,闷响之声回荡往外,像是敲在了刘畅陈三生的心头,敲在了闫小玲穆锦年等人的心头,敲在了每一位观众的心头。

    砰!

    砰!

    砰!

    楼成的视线似乎都有所模糊了,右臂抖出,拳头紧握,从上往下,又抡出了一记震禅。

    轰!

    任莉支臂挡住,气血再受震荡,身体里面的“内爆”残留影响被彻底引发了!

    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痉挛,脑袋眩晕难挡,喉头血丝外溢,任莉的架子霍然散开!

    机会!

    楼成双目一睁,强撑着炸了肩膀之劲,就要勾拳侧打,轰向对手的太阳穴。

    可这个时候,他眼前的一切不仅变得模糊,而且恍恍惚惚,迟迟钝钝,像是一场电影的慢动作回放。

    到极限了吗?他看见自己的拳头“慢悠悠”擂向了任莉的头部,看见对手“缓”摆胳膊,败中求胜般冲打自己的喉咙。

    噗!噗!

    两人的拳头同时被裁判接住了。

    最后的这一瞬间,楼成抢到了先机,但发力迟缓,动作有顿,任莉同样如此,只是相对要好一点,因此找到了拼个两败俱伤的机会。

    于任莉而言,她其实来得及格挡楼成那一击,只不过格挡之后,再无力反扑,只能束手就擒了,在不知道楼成还有没有余力的情况下,拼一把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至于楼成,要不是靠着坚韧强硬的意志和生死间淬炼出来的那种气势,根本撑不到这最后,哪还有余力?这一拳如果不中,也就没有下文了。

    裁判稍微掂量了一下,举起手臂,高声宣布道:

    “第一局,平!”

    本届大学武道会全国赛第一场平局!

    裁判朗声喊话的时候,手臂一挥,已是发了脆响,掀起劲风,吹散了徘徊于楼成周围的“暗香”,让他的脑袋为之一清,找回了自己,不再看什么都像是慢动作,包括本身。

    对于这局战斗的结果,楼成并不懊恼,反倒颇感欣喜,从实际战力来讲,任莉确实要强过自己三分,也比去年十二月份时的彭乐云厉害,如果不是自身在气势上压住了她,以生死搏斗的气势压住了她,也许失败才相对合理。

    而现在,有了这场比赛的经验,我又能总结提高了!

    很好,比上一次的当世天骄之战有很大进步!

    没再丢脸!

    楼成侧过身体,对着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的严喆珂挥了挥拳头,无力但却昂扬地挥了挥拳头!

    严喆珂吐了口气,眸子中泛出了璀璨,下意识便对着楼成竖起了拇指,观众们也吐了口气,齐齐鼓掌,为楼成和任莉奉献的这场经典战斗,为他们展现出来的武道风采!

    不愧是当世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