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嘲讽不过夜
    喝彩的浪潮一阵盖过一阵,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最高分贝,楼成“呼”“呼”“呼”地喘着气,以此化解胸口的发闷和呼吸的不畅,只觉自身的肌肉略有痉挛,明显乏力。

    过了十几秒,他才勉强缓了过来,脑袋不再迷迷糊糊,可以集中精神,“还劲抱力”了。

    气血一收一放,楼成肌肉鼓胀,胸口蠕动,喉咙张开,吐出了一口味道难闻的气息,然后才感觉自身活了过来。

    犹是如此,他依旧体虚气短,这就需要以强壮身体的旺盛新陈代谢来缓慢化解了,非一时一刻之功。

    果然没什么再战之力了……最后那两三下真是靠着意志强撑才压榨出来的……楼成眼中神采重凝,对着任莉拱了拱手,道了一声“承让”。

    任莉刚才也艰难地做出了一次“还劲抱力”,稍微平复了气血的翻滚,此时回了一礼,正要开口,突然伸手捂住了嘴巴,往掌心吐出了一口艳红的鲜血,并感觉几颗牙齿在一次次的震荡颤抖下出现了松动,即将脱落。

    对丹境强者而言,气血旺盛,生机厚藏,牙齿即使被打掉,过段时间也能重新长出,等于换牙,不算是什么伤势。

    要做好些天的闭口禅了……任莉紧抿着嘴唇,没再说话,转过身体,走向了石阶,她的双腿肌肉还残存着颤栗和抽搐,步伐相当得虚浮,身形颤颤巍巍。

    沈忧、蒋空蝉等人当即快奔过来,进行搀扶。

    楼成也是如此,返回的途中,每走一步都觉得小腿肚子在跳动,并且有点喘不过气来,必须做出深呼吸。

    严喆珂和蔡宗明他们迅速迎上,七手八脚地扶住了他。

    “牛逼,竟然打出平局来了!”蔡宗明空闲的那只手竖了竖拇指。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嘲讽我?”楼成好笑问道,他说话的过程中,竟出现了断续,足见身体状况的不佳。

    蔡宗明嘿嘿一笑:“当然是夸你,不知多少赌狗要上天台了,不,天台都站满人了,下面的尸体一层一层,堆到了天台边缘。”

    绝大部分人都是下注谁输谁赢!

    “我也没办法……其实,任莉赢面更大……我强拼出来的平局……”楼成坦然承认着自己目前确实要比任莉逊色三分。

    他还未说完,另外一边的严喆珂又嗔怒又关心地开口了:“别说话了!这么吃力……要不要去急救室?”

    “不用了,呼,比刚才好很多了……过几分钟就差不多正常了。”楼成被吼了一句后,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

    因为是平局,没有抓紧时间登场,不给对手恢复机会的说法,裁判示意林缺和陈敌国稍等,然后召唤了工作人员清扫擂台。

    借着这个空隙,直播间内的刘畅好笑地感慨道:

    “没想到竟然是平局,很少见啊!”

    “裁判做出这样的决断,也是很为难吧?我看最后那一下,判谁赢都可以,唬弄我这种外行绝对不成问题。”

    陈三生呵呵笑道:“裁判应该掂量过他们会两败俱伤的,他定平局问题不大,任莉和楼成明显已经到了极限,不是那种油尽灯枯的极限,而是负面状态让他们没法再战斗的极限,这种情况下,他们低一低头,侧一侧脖子,有不小希望躲过对手攻击的,然后就大眼瞪小眼,谁也出不了招了。”

    “哈哈,确实,看得出来,楼成和任莉的身体状态是越打越差。”刘畅若有所思道,“任莉应该是挨了两下‘内爆’拳,残留了伤势,接着又被楼成以‘还劲抱力’的震拳一下一下打中,叠加了震荡,负面状态才被彻底引发,她的情况很好理解,可楼成呢?莫名其妙就力量越来越弱了……”

    陈三生认真思考了十几秒,示意导播回放几个画面:

    “停!停!就这里!看到没,在任莉退缩后,楼成没有追击,而是离开原地,冲到了侧方边缘,大口地喘起了气,像是憋了很久。”

    “你是说,之前那轮碰撞里,楼成没怎么呼吸,或者说不敢呼吸?”刘畅略感惊悚地反问。

    “对,‘瘟部’的绝学都奇诡难测,伤人于神不知鬼不觉当中。”陈三生感叹道,“我看不出具体是什么武功,但可以推测楼成遭遇的情况,他和任莉对拼大招的第二下应该是挨了‘瘟部’的简化外罡,体内残存了影响,到了后续交锋,任莉肯定不会放过这点,多半是不断使用了‘瘟部’绝学,加深了效果。”

    “这‘瘟部’绝学似乎是通过呼吸系统来起作用的,真心奇诡啊!”刘畅惊讶附和,“既然如此,楼成为什么不采用游斗的打法,避开‘气味’沉淀的区域?”

    “这是武道比赛,是两个人的战斗,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陈三生摇头笑道,“你没看到吗?任莉当时明显想抓这个机会瓦解楼成战力的,丹境爆发一下连一下,根本不给他抽身脱离的可能,从这点也能看出,这段时间,任莉其实占到了上风,赢面高过了楼成,当她觉得自身撑不下去,看不到曙光时,能主动震退对手,从容后退,而楼成不行。”

    “这一退,胜负之势就逆转了,楼成当然得咬紧牙关把握这个契机,他采用游斗打法的话,任莉也能趁机平复气血,缓和伤势,消除心灵层面上的动摇了,而以两人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对比,她将重新拿回主动,提升赢面,虽然结局如何还是未知,但至少将更有利于她。”

    刘畅听得一阵恍然:“原来是这样……楼成之前那气势,啧啧,简直惊人,一下一下凿打,似乎没有极限,就是要一口气拿下你,拼了命也要拿下你!难怪任莉会信心动摇,自行退缩……”

    “是啊,打到那个程度,他们彼此是无法准确把握对手身体状态的,全靠意志、气势和信心来支撑,来影响敌人,这方面,楼成确实要强过任莉,靠它们弥补了实力上的稍微不足,呵呵,我不是说楼成弱,他练武才多久,就几乎能和任莉平齐了,当世天骄名副其实!”陈三生既分析又夸赞。

    此时,微博之上,“长夜将至”闫小玲,“幻梵001”和“盖世龙王”等人齐齐@了“江湖百晓生”:

    “我就来笑两声,哈哈,哈哈,捂嘴跑开。”

    “越来越觉得你有毒奶潜质了,是时候接贺教主的班了(狗带表情)。”

    “练武一年半,和任莉平手,这不算当世天骄,怎样才算?”

    “坐等你发长微博,看你怎么胡搅蛮缠!”

    ……

    看着这一条条内容,“江湖百晓生”呼吸变粗,突地抓起桌上的杯子,用力将它扔了出去。

    砰!

    杯子撞在墙角,化作了一块块碎片。

    而“迷信思想要不得”之前的预测微博下,很多人来围观了:

    “总觉得你这次给了帝都好一口毒奶。”

    “没有了楼成对诅咒的反弹,你果然发挥了特长,我看好你哟!”

    “别这么说,人贺教主预测的是松大替补弱,整体上会输,这不是还没到应验的时候吗?说完我就去加了一百块的松大赢。”

    …………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施老头瞄了眼楼成,啧啧道:

    “不错嘛,能拼到这种程度,看祁铃这老妖精还怎么在我面前夸她徒弟。”

    老妖精……楼成缓过来很多,嘴角抽搐了下道:“祁前辈的年纪应该比师父您小吧?”

    也就五十刚出头的样子。

    “是比我小。”施老头嘿了一声,“但她为老不尊啊,遇到小辈还自称祁姐。”

    女性这样不是很正常吗……楼成不是太理解师父了,回到位置坐下,接过严喆珂递来的“安神补脑液”,喝了一口。

    “祁前辈当年是武道圈子有名的美女,而且博学多才,能书会画……”女孩压低声音,八卦了一句,旋即“埋怨”道,“你怎么一点都不顾及自己,非得那样和任莉硬拼……”

    她知道楼成肯定是审时度势后才这么做的,但还是忍不住唠叨了一句。

    楼成深吸了口气,微笑道:“用别的的招式别的打法,或许能降低任莉‘瘟部’绝学对我的影响,但这是持续性的,不可能完全隔绝,虚弱的速度是会变慢,可很难彻底停止,在我一点点变弱的时候,不用震禅给任莉叠加影响,让她也跟着变弱,局面就扳不回来了……”

    两人说话间,裁判检视过场地,向着陈敌国和林缺招了招手。

    林缺早已站在席位边缘,见状侧过身体,和楼成他们挨个碰了碰拳头,向着石阶大步走去,面容平静,目光幽深,隐有暗火。

    能不能战胜帝都,就看他接下来与陈敌国的战斗了!

    现场的观众们也收敛了对刚才精彩战斗的回味,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擂台。

    “陈敌国加油!”帝都学院武道社的支持者们有组织地助威道。

    其他人则零零碎碎地喊着:

    “松大加油!”

    “林缺加油!”

    奉献了激烈比赛的两位当世天骄,终有一位会留在半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