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暴风劲
    清扫过的擂台很是干净,除了坑洼的地方暂时无法填平,其余皆已经处理,林缺站在中央,看着头缠红色英雄巾的陈敌国一步一步登临,虎背熊腰,气柔势刚。

    这位帝都学院武道社的二号主将也是任莉和彭乐云进入大学武道圈子的直接受益者,他原本只小有天赋,想着大学四年能踏入丹境就算没白白浪费人生,再加上肯定拿到的文凭,不混职业武道圈子,亦能过得很好很好,可等到大二任莉入校,他才发现自己的眼光是多么狭窄,追求是多么的低,一下就燃起了雄心壮志,想要有番作为,觉得不如此对不起最蓬勃最朝气的青春!

    在任莉的帮助和引见下,在自身苦练不辍的表现前,他成功拜入了崆峒院,得到了“风部”功法的传承,于大二那年的五月,周身劲力浑然如一,气自体生,进入了丹境行列。

    之后接近两年的工夫里,他稳步提高,当前已是货真价实的七品丹境,属于大学武道圈子里的第二档强者。

    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一定代价,那就是被任莉“感染”,时常会在走路的过程里思索武道疑难,兴致一来,随便找个路边无人之处,都能练上好一阵,以至于沦为了“路痴”——他的路盲和任莉截然不同,并不是不认路,只是等回过神来,周围的一切已然陌生。

    曾经有一次,帝都学院武道社正副两位社长同时走丢了……

    这不是一位好应付的对手……林缺如是想着,脑海内闪过了关于敌人的点点滴滴。

    陈敌国半年前就拿到七品证书了,如今只会更加强大……

    脚步一顿,身形稳住,陈敌国摆好架子,右掌前伸,做出了起手式。

    气机牵引,林缺心中念头回落,眼睛里只剩下对面的敌人和他的一举一动。

    腰部一沉一荡,他也摆开了架势,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肃穆。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的严喆珂双手合十,抵在嘴前,重又变得紧张,不再和男友闲扯。

    楼成身体前弓,将喝掉的“安神补脑液”瓶子放到了脚下,然后双手交叉环抱于胸口,目不转睛地盯着擂台。

    自己勉强算是完成了既定的目标,是龙是虫,就看大舅哥接下来的发挥了!

    哎,任莉下半年应该就能突破至非人境界,成为高品丹境,而彭乐云只会更快,说不定已经推开了门扉,就待水磨功夫后迈步过去,而我自己,只是说综合战力有顶尖六品,身体内炼的境界则还未到达这个层次。

    ——“丹气”是大境界的跨域,“非人”是小境界的提升,从本质上来讲,前者对武者的改变显然更大,但是,从表现的效果来看,“突破至非人”对实力的提升明显要大于“踏入丹境”。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武道越往高处走,积累的威能就越强,哪怕只是相对的“小提高”,得到的绝对量也会非常恐怖。

    就在众人再次屏气凝息时,裁判举起了右手,干脆有力地挥下:

    “开始!”

    林缺身体的微荡忽然止住,气息一凝,旋即炸开,涌向了他的双脚。

    腿部肌肉一粗,膝关节一挺,他于喀嚓之声里急扑而出,一掠就是七八米,快若流星。

    身为现代武者,陈敌国早就看过不知多少遍林缺的战斗视频,对他开场的抢攻印象深刻,有所准备。

    啪!

    他提起右腿,脚踝在半空急速一摆一震,反向踢出了一道月牙般的劲风,直奔林缺的双眼而去。

    这是“凛刀”的一种化用,但他的境界、劲力皆不如任莉,制造不出那种锐利可怕的风刃,只能以此袭击薄弱处,试图干扰对手的视线。

    而且,林缺的前扑是如此高速,两者叠加,产生的撞击效果会更加好,说不定能压迫他眼球的毛细血管、晶状体和视神经,让他短暂失明!

    呜!月牙般的劲风呼啸急奔,林缺架在胸前的左手霍然一抬,挡在了面门前,飞掠的姿态不减,强行撞破了“凛刀”。

    陈敌国也没想过光靠“脚刀”就能阻挡强势的对手,右脚踢出劲风后,迅速回点,配合起气血、劲力和精神的收缩凝聚。

    轰!

    丹气如同火山的爆发,他跨前一步,主动上迎,左臂拖在了后面,显得极其沉重,仿佛有了几千斤的加持。

    与此同时,林缺忽地顿步,身体肌肉颤抖,筋膜跳动,将高速前冲的动能转化为了右手炮拳轰出的力量。

    轰隆!林缺的拳头就像是从炮膛里飞射出来的炸弹,急打前方,引爆了气流,翻滚出足以让普通人受到内伤的冲击波浪。

    啪!

    陈敌国拖在后面的左臂蓄势完成,往前抽出,像是一根钢鞭,凶猛地抡向了林缺的“流星爆”,半步不让。

    而他这一抽带出的劲风吹向地面,竟制造出了沉闷的撞击响声,足见其威能的恐怖,换做清扫前的擂台,肯定会因此扬起碎屑,散洒尘埃。

    强者交手,飞沙走石,绝对不是神话传说!

    砰!

    手鞭抽中气浪,硬生生将它打爆,陈敌国身形往后一晃,顺势抬腿,向前一抽,斜斜上撩。

    他很清楚林缺擅长在“流星爆”之后接“地裂”,进行连招攻击,干脆就施展出了“风部”腿法绝学“龙卷”,既做抢攻,又避锋芒。

    啪啪啪!他两只脚连环抽出,每一击带起的劲风都融入了后续的衔接里,将他的身体托得半浮,如有腾空。

    见此情状,林缺身体一弓,重心往下急沉,双臂拉开,靠着筋膜的拉伸回缩和关节的甩动弹跳,啪啪啪地疯狂打出了好多拳,像是长了不少的胳膊。

    斗部,百一十三式,“八臂神拳”!

    砰砰砰!激烈又沉闷的响声之中,陈敌国的“龙卷”被完全挡住了,等到他招式用老,新力未生时,林缺突地改变了打法,观想出了一颗划破天际燃烧起火焰的流星。

    他肩膀一炸,手臂快摆,对准敌人的脚背就轰出了一记“流星劲”!

    轰!

    陈敌国仿佛踩中了地雷,麻意和颤栗从他的脚部直蹿往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觉得右腿不再是血肉之躯,与自身失去了联系。

    身体后荡,气血起伏,他用略微缓过来的脚尖轻点,强忍住了立刻“还劲抱力”消解影响的冲动,反倒观想出了充斥于天地间的呼啸狂风,以此控制肌肉、筋膜和脏腑,通过它们的变化和配合,制造出了一阵阵特殊波动,并让它们盈满全身。

    风部,“暴风劲”!

    他非常清醒,此时如果回流气血,那林缺就能抓住机会,施展“地裂”,使得自身彻底失去平衡,遭他后续的“死劫”拿住,所以,必须另做应对!

    呜!陈敌国的身躯仿佛被灌满了气,轻飘飘失去了重量。

    而林缺气血一抱一放,右脚往下急跺,用力一犁!

    哐当!

    擂台猛烈一晃,内部仿佛有火山复苏,陈敌国脚下的地面一裂,喷薄出了气浪和碎石。

    可是,他却如同风筝,随着急晃和上涌,潇洒地往后荡开了。

    林缺眸中淡漠依旧,见状抬起手臂,结出印诀,低沉快速地喊了一声:

    “行!”

    他身躯电射,瞬间就欺到了陈敌国的面前。

    陈敌国一荡紧跟着“抱丹”,气血回流,直接稳住了身体。

    他以此消解“流星劲”震荡影响的同时,摆臂冲拳,发动了反扑,让林缺看起来像是在主动凑往他的拳头。

    不过,林缺来得太快,他这摆臂还未完成,刚才做出。

    就在这时,林缺说停就停,猛然止住,阴阳流转下,他肌肉颤抖,将前扑的动能化为了晃荡重心,牵扯筋膜的驱动。

    啪!

    林缺身躯横移,顺势侧过,让陈敌国的凶猛冲拳擦着他的体表击在了空处,然后,他舒展肢体,反抡出了左臂,虎啸风生地劈打向了敌人的脑袋。

    不错……楼成看得微微点头。

    开战以来,大舅哥看似一直很急很猛,实则粗中有细,并非表面那么鲁莽,如今终于抢到了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