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章 蒋空蝉
    “漂亮!”直播间内,陈三生一拍大腿,高声赞道,似乎有点见猎心喜。

    清脆的皮肉撞击声里,主持人刘畅莫名打了个寒颤,将自己的大腿移开了少许,免得搭档误中副车,然后才笑呵呵开口道:“确实不错,三生同学,你能抓紧时间给大家讲讲‘漂亮’在哪里吗?”

    “时机,节奏,衔接,没有一处不漂亮!林缺的‘死劫’登堂入室了!”陈三生赞不绝口地回答,“我举个例子吧,真正擒拿住陈敌国那下,林缺对时机的把握就非常棒,他早瞬间化爪为掌拍打对手的话,陈敌国能够顺势往下塌肩,卸掉部分力量,接着才‘还劲抱力’,彻底化解,而如果晚个瞬间,陈敌国的‘还劲抱力’已完全做出,气血劲力等开始收缩,那他拍打的力量将会有落到虚处的感觉,没法产生太好的效果。”

    “所以,不早不晚刚刚好?”刘畅以反问的方式附和道。

    陈三生点头道:“对,这就是‘死劫’的精髓,一旦陷入‘劫’中,遭近身欺打,那就总是会被林缺衔接巧妙、时机恰当的连招打断势头,无法挣脱,只能疲于应对,最终落入绝境,这从‘斗部’第十式不是简化外罡,而是‘死劫’,就可见一斑!”

    “不错不错。”刘畅连赞两声,转而问道,“三生啊,你觉得林缺目前还剩多少实力,能赢帝都最后登场的蒋空蝉吗?”

    “不好说不好说。”陈三生摇头笑道,“我不是不敢判断,不敢预言,反正做解说嘉宾以来,经常被人打脸,早就习惯了,而是确实推测不出,因为不管林缺,还是蒋空蝉,最近两个月来,都还没展现过极限的状态。”

    “也是,林缺先前几场赢得也算是游刃有余,蒋空蝉更是没怎么打比赛。”刘畅微微颔首,“不过看林缺现在的样子,消耗不小啊。”

    导播适时地将画面切换到了现场,对准了擂台上的林缺,只见他汗如雨下,头发半湿,隐有贴伏的迹象,正大口喘着气,进行调息。

    “是啊,陈敌国可不好对付,是所有第二主将里次强的那位,林缺还剩三四成实力就算不错了,而蒋空蝉年后入的丹境,且拜在了崆峒院门下,得到了‘风部’功法的传承,这虽然不是核心内容,但也足以让她进入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了,如今两个多月过去,她实力如何,真不好说,嗯,帝都选择她而不是蒋景峰,说明她至少要比正常八品强一点。”陈三生语速极快地说道。

    大境界突破后,因为接触层次和修炼功法的不同,几乎全部武者都会有个突飞猛进的时期,楼成如此,林缺如此,任莉如此,彭乐云如此,陈三生相信蒋空蝉也不会例外,顶多没有那些变态增幅大。

    “这么说来,蒋空蝉赢的希望不小啊,松大有点危险了……”刘畅若有所思道了一句。

    话未说完,他忽然呵呵一笑:“不说没什么,一提我才觉得好玩,这帝都是崆峒院后花园啊,怎么都是崆峒弟子?”

    “也不全是,蒋景峰就不是。”陈三生笑道,“有任莉在这里,一旦出了好苗子,有了不错的年轻武者,哪门哪派能竞争得过崆峒院?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可山北不是这样的……”刘畅下意识反驳了一句。

    “那是因为方志荣入校前就已经背负了传承,而许万年这么久以来,除了异能有提升,武道实力一直停步不前,怎么可能被上清宗看中?就算这样,他现在也算上清宗外围人士了,呵呵,各个学校武道社情况不一样,组成人员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陈三生刚一说完,导播又将画面切回了现场。

    第三局比赛,即将开始!

    …………

    呼……林缺终于拿住陈敌国,将他投摔到地面时,楼成暗中松了口气,为自己竟然怀疑大舅哥的临场发挥感到惭愧。

    话又说回来,“死劫”还真是有意思啊。

    “呼……”严喆珂没有掩饰自己的反应,拍了下胸口,长吁了口气。

    她眉眼间喜意一闪,旋即涌现担忧,压低声音问道:

    “橙子,你说我哥还剩多少实力啊?”

    楼成望着擂台上的林缺,将脑袋凑到女友耳边道:

    “全国赛前,我不是和你哥切磋过一次吗?他的连爆极限是七连爆。”

    楼成体内还残存着“暗香”的影响,呼吸有点发紧,不过靠着强横的肉身和旺盛的新陈代谢,他已经彻底缓过来了,无需再去接受治疗。

    “我哥刚才做了次‘六连爆’,又零散地爆发了几次,还用了劲力和连招……”严喆珂眼眸上转,扳着指头算道,“他还能做两到三次‘还劲抱力’?”

    丹境连爆的难度是逐渐叠加的,能“七连爆”的林缺,可以进行两个“五连爆”,可一旦他做出“六连爆”,剩下就绝对做不到“四连爆”了,只能说“三连爆”绰绰有余,再算上那么久的激烈战斗里的其他消耗,结果可想而知。

    楼成沉吟了下,宽慰道:

    “之前是切磋,大家没有打生打死,你哥应该还有潜力,而且这都大半个月了,你哥又不是没在练武,没打擂台赛,多半又有一定的进步了,我估摸着吧,他再做个‘两连爆’加零散的一两次‘还劲抱力’不成问题,这方面和初入丹境者差不多。”

    “这是不用劲力的情况……而且一个身体疲惫,状态下降,一个刚好登场,所有方面都处在鼎盛水准……”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眸光蕴含着担忧和紧张。

    楼成低笑一声,抓了下女孩的手掌道:

    “实际战斗里,致胜的因素太多了,你要相信你哥,他赢面不小的,就算最终输掉,也肯定将蒋空蝉耗得差不多了。”

    说话的时候,楼成隐约也有些忐忑,蒋空蝉具体的水准还是未知数啊,只知道她年后入的丹境,之前的寥寥几场战斗中规中矩,不显山不露水。

    严喆珂正待再言,忽地抿住了嘴唇,因为看见蒋空蝉登上了擂台。

    第三局比赛,即将开始!

    …………

    “呜呜呜,好紧张好紧张。”楼成的粉丝论坛里,“幻梵”“瑟瑟发抖”。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个输字,进四强已经不错了。”“盖世龙王”故意开了个玩笑,用“要坚强”的表情回复道。

    “长夜将至”闫小玲冒了出来:“你走!我没这样的长辈!嘤嘤嘤,不想看到楼成的努力白费。”

    “好名字都被狗啃了”等人纷纷浮出“水面”,发表了一句感叹,旋即又“沉”了下去,将目光投向了转播画面。

    第三局比赛,即将开始!

    …………

    帝都学院席位处,当陈敌国被抓起撞向地面时,有着可爱包子脸的蒋空蝉并没有立刻起身,依旧双手合十眼神专注地望着擂台,似乎还抱着一定的希望,觉得陈师兄还能抢救一下。

    等到裁判宣布了结果,她才叹了口气,离开了座位。

    这时,从震荡内伤里缓过来的任莉握拳挥了挥,很有啦啦队员潜质地低喊道:

    “小婵,加油哦!”

    “空蝉,别紧张,好好打,能赢的。”清清淡淡的沈忧在旁边鼓了下劲。

    蒋空蝉捂嘴笑了一声:“沈师兄,我不紧张的,早被学姐每天一个状况接一个状况的日常折磨,不,锻炼得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了!”

    “你这么说,我不会高兴的……”任莉嘟囔了一句。

    她对结果很在意,但没有表现出来,反倒配合着说笑,就是怕影响学妹的状态。

    说话间,蒋空蝉做了个深呼吸,大步走向了石阶。

    途中,她遇到了被摔得浑身疼痛晕晕乎乎的陈敌国。

    陈敌国握拳与她击打了一下后,沉声开口,提醒了一句:

    “不要被吓到了,林缺现在硬拼的话不一定拼得过你。”

    最后那几下交手让他大致窥到了林缺目前的状态。

    “嗯!”蒋空蝉用力点头,收敛了种种心思,往着擂台快速靠近。

    当她站到林缺对面时,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不被吓到,也不能轻视对方,不要担心自身被林缺快速击败,也不能认为他已近极限,自己硬拼几下就能解决。

    发挥擅长,平时怎么打,现在就怎么打!

    裁判左右看了一眼,不再耽搁,举手下挥,朗声喊道:

    “开始!”

    第三局比赛,正式开始!

    在观众们各自的呐喊助威声里,林缺动了,他猎豹一样扑出,掠过七八米的距离,抢攻对手!

    看到这一幕,蒋空蝉又是松气又是敬畏,松气是因为林缺的消耗果然极大,他不愿意在开场时以丹境爆发和“行”字音来发动进攻了,敬畏则是由于对手气势很盛,不现一点弱相,意志非常强横。

    蒋空蝉脚步一迈,身法轻灵如风,巧妙的一个转折后,避过了正面,闪到了敌人的侧方。

    林缺忽地顿住,于身体肌肉筋膜的颤抖中化动能为冲击之力,往右侧反抡出了手臂,打得四周回荡起嗡隆闷响,如有雷鸣。

    而就在他招式将出未出之际,蒋空蝉有激必应,轻飘飘向后一掠,脚尖点地,旋即反弹往前,手臂上冲,拳头电射。

    呜!风有软弱,也有刚猛,尖锐的摩擦声里,蒋空蝉一拳抵住了林缺的反捶。

    砰!

    两人的身体齐齐晃动了一下,蒋空蝉油然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神色。

    林缺的力量下降到和自己差不多的层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