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强弩之末
    虽然双方的力量目前还属于同样的层次,但一个久战疲惫,各方面皆在下降,且越打下降得越快,一个刚刚登场,身体状态处于巅峰,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谁占便宜谁算艰难,一目了然。

    念头一转,蒋空蝉心中有底,胆气便壮,反映于外,就是气势瞬间高涨,于微妙的交锋里占据了上风,右拳刚刚回荡,左肩炸劲,往前一送,胳膊、小臂和手腕相继抖出,大枪般绷直,拳头啪的一声电射向了侧对自己的敌人,直奔太阳穴而去。

    林缺反捶被挡,立刻借力后拉右脚,转正了身体,让脸部朝向了蒋空蝉,他横在胸前的左臂一个急抬,半般半拦地打向了对手的拳头。

    就在这时,蒋空蝉脚下步法配合,往左一跨,再次闪到了敌人的侧方,由此强拖着左拳变向,让它偏离了原本的轨迹而目标不变!

    此刻,拳头旧力已尽,她猛然驱动关节,拉伸筋膜,啪地弹出了五指,以寸劲反扇向了林缺的太阳穴!

    这是“呼啸八形”的丹境版本,将八形糅合着使用,衍生出了诸多的变化,最大的特点号称“脚步生风”。

    这不是形容该门武功的身法快速灵动,而是指打法核心在脚下,在步法,以此“指挥”身体,再经由身体拉扯改变拳掌的“指向”,让攻击变得飘渺难测,颇为克制“有激必应”——短距离和突然间的目标改变,丹境武者就算能应激察觉,也多半来不及做出太好的应对了。

    蒋空蝉虽然确定了林缺的疲惫,增强了信心,但她向来不是容易得意忘形的人,依旧记得对方的真实水准,知道他还有一扑,两扑,甚至三扑之力,所以用“呼啸八形”的丹境版来战斗,蕴危险于游斗中,不给敌人可趁之机,逐渐地消磨他,拖垮他!

    这种打法就叫“柔中带刺”,“绵里藏针”!

    啪!

    蒋空蝉五指弹出之时,林缺太阳穴一阵刺痛,下意识就往另外一边侧了脑袋,以避锋芒,并且顺势提肩甩肘,化右掌为刀,“尖端”戳向了对手的脉门。

    蒋空蝉的左臂当即缩回,身体微弓,右脚往前踏出,踩向了敌人的踝关节,与此同时,她右拳藏于腰间,阴风般悄无声息地打了出去,崩向了对手的腰眼,衔接之流畅,仿佛旷野里那连绵不断的风声,且杀招暗藏,式式夺命。

    林缺吸了口气,重心往左一荡,身体横移了出去,恰到好处地躲过了包子脸女孩的连环攻击。

    他脚尖刚一着地,立刻发劲,让身体化作坠落的陨石,凶猛地靠撞向对手。

    然而,蒋空蝉一击不中,早就一点右脚,灵活地闪到了侧方,还是刚才的套路,还是“呼啸八形”的丹境版本。

    “不错啊。”直播间,陈三生赞了一句,“真有几分风的韵味了,把一门不算太厉害的‘风部’功法打出这种效果来,最近五年,也就只有任莉在同境界同阶段强过她了。”

    这不是指实力,而是指对武功精髓的把握。

    “是啊,我还记得任莉刚八品那会,以弱挑强的时候,当真是身形如风,呼啸连绵,飘渺难测。”主持人刘畅附和着说道。

    这是以弱击强时的打法,任莉之前与楼成的战斗中,是将他视作相差仿佛的对手,所以没有这么来,而是招招抢攻,夺取主动,抢占上风。

    主持人和解说嘉宾说话间,蒋空蝉和林缺已经且战且走地过了好多招,啪啪啪的脆响之声不绝于耳。

    “不行啊,林缺这样下去不行啊。”陈三生吧嗒了下嘴唇,“不管他刚才是不是想示敌以弱,诱使蒋空蝉犯错,现在都必须改变打法了,再这样下去,只可能是蒋空蝉拖疲他拖垮他。”

    那位包子脸的女孩打得确实又谨慎又耐心,且没有一点畏缩之感。

    他话音未落,蒋空蝉滑步一避,闪到了林缺的背后,右臂抖出,化作大枪,啪地撕裂气流,点向了对手的后脑勺。

    而林缺竟没有按照正常的打法来应对,仅仅是往前埋头,跨出了左脚。

    机会!

    身为武者,对于这样的破绽,蒋空蝉本能便炸肩甩肘,化“枪戳”为捶打,短距离反抡向下,直击林缺的后颈。

    这就像是那句话描述的一样,林缺姿势摆得太好,自己实在忍不住了,必须给他一拳!

    就在这时,顺着跨脚下踩的动作,林缺猛地收缩了气血、劲力、精神和诸般感觉,整个人一下变得空空荡荡!

    紧跟着,他丹劲一炸,尽数涌向了脖子,瞬间将它鼓胀粗大,撼人至极,仿佛一条蛇蟒化作了蛟龙!

    噗!

    蒋空蝉的反捶仿佛打在了充满水的皮球上,一时竟有发不出钻不透的感觉。

    说时迟那时快,林缺突然便抬起了脑袋,挺直了脖子,一下将蒋空蝉的拳头抖了出去,阻止了她后续的发劲。

    与此同时,他身体颤栗,将本身的和借来的所有力道尽数导向了右脚,猛然往后一跺,旋即一犁。

    斗部,第一十六式,“地裂”!

    哐当!

    还没来得及游走开的蒋空蝉脚底剧烈摇晃,一条裂缝向着四周扩展,喷薄出了磅礴劲力,让她再也稳不住身形,向后就要仰倒。

    不好!蒋空蝉暗道一声,不敢再有藏私,当即回流了气血,保持住了重心,然后,她鼓胀肌肉,向前打出了一记炮拳,制造出了轰鸣之声。

    关键时刻,她不守反攻!

    而林缺一招得手,立刻便借了脚下反弹之力,凶猛转身,抡出了右臂。

    砰!

    闷响爆开,回荡四周,林缺虽有借力,还是有点承受不住蒋空蝉的“丹境爆发”之威,身体向后一晃,似乎就要做出撤步。

    可这个时候,他又一次颤抖了肌肉和筋膜,旋即收缩了气血和精神,以“阴阳转”的技巧衔接“还劲抱力”!

    轰!他往前迈出半步,快速摆动手臂,在气流的爆炸声里轰向了对手。

    再等等,再耗林缺一次“丹劲爆发”好了……念头电转间,蒋空蝉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着做出“还劲抱力”,以“两连爆”驱动了左拳,让它呼啸打出。

    砰!

    撞击之声蹿高,蒋空蝉稍逊借了力量的林缺半筹,向后做了撤步,并顺势弹动腰背,风一般地后掠了几米。

    林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抬起双手,观想古印,低沉开口道:

    “行!”

    声音回荡之中,他已风驰电擎般冲向了蒋空蝉,刹那间便已欺到了对手近前,再次收缩气血、劲力、精神和种种感觉,打出了流星坠地爆炸的一击。

    等到这招打散了蒋空蝉的架子,就是“死劫”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因为已是“两连爆”,蒋空蝉短暂无力去再做抱丹,猛地吸了口气,调整了身体肌肉、筋膜和脏腑,观想出了对应的景象。

    啪!她中规中矩冲拳迎敌。

    轰!

    原地如有炸弹爆开,凭空翻出了气流,蒋空蝉的攻击勉强穿透,抵住了林缺的拳头。

    青黑筋脉凸显,她承受不住对方的恐怖力量,手臂弹开,身体晃动,失去了架子,蹬蹬蹬后退了几步。

    林缺正要滑步一抢,探出右掌,连接“死劫”,忽然感觉身体一阵空乏,体虚气短!

    这……瘟部劲力?

    她练成了劲力?

    而且,蒋空蝉踏入丹境才两个多月,又没有异能,就算能练成,根本来不及掌握一门以上的劲力,也就是说,她不是主修风部辅修瘟部,而是相反,主瘟部辅风部!

    林缺瞳孔收缩,只觉自身出现了虚脱,肌肉无法发力,短暂难以前行。

    以他身体素质,不说全盛之时,就算这场战斗刚开始那会,挨了这样的瘟部劲力,也不会完全地虚弱,一个“还劲抱力”就解决了的事情,但现在,他已作出了三次丹境爆发,虽不是连爆,可也让他接近了极限状态,自然也就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侵蚀了。

    换做疼痛和创伤,他能忍,可这种负面状态不是忍一忍就能强撑着继续进攻的!

    而且,他一时半会也没办法以“还劲抱力”来消解影响了,因为这属于连爆,三次爆发后的他没办法再进行连爆!

    林缺身形卡顿时,蒋空蝉以重心如汞的技巧调整了身体,恢复了平衡,止住了后退之势,她没有再摆架子,而是脚弓一紧一放,电射往前,抢到了对手的身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啪地抽出了右脚。

    林缺勉强抬腿,挡了一下,蒋空蝉却顺势再起,身体半浮腾空,双脚连环踢出。

    风部,第二十七式,龙卷!

    啪啪啪!几下之后,虚弱的林缺找不到“还劲抱力”的机会,被对手踢散了架子。

    裁判按住了蒋空蝉的肩膀,止住了她的连环踢腿,朗声道:

    “第三局,蒋空蝉胜!”

    “呼,蒋空蝉看来练的是瘟部劲力,如果是风部劲力,林缺还能强撑着打一打,以‘死劫’解决对手,劲力啊,这还真是惊喜啊!”陈三生感慨道,“松大这下危险了,蒋空蝉消耗是不小,但至少还能做一次丹境爆发,还能用几次瘟部劲力,顶尖职九想赢,很难,很难。”

    能用劲力,就是七品的标志之一,蒋空蝉身体素质只要能跟上,达到标准,都有希望拿七品证书的,所以,陈三生谨慎地看衰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