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最后一局
    陈三生感慨的同时,微博上的贺小伟已经发了条内容:

    “我就说吧,我就说吧!松大替补太弱,拿什么去拼帝都?马有失蹄,人有失手,我偶尔预测错几次,你们就追着我喊毒奶,现在该相信我其实很靠谱了吧?”

    “偶尔……”前排位置,有人“破涕为笑”。

    他的下方,则是一系列相近的留言:

    “完了,抽完这根烟就上天台了……”

    “同去!”

    “等等我,路上有个伴不寂寞!”

    ……

    沉默了一阵的“江湖百晓生”也在这个时候更新了微博:

    “每个人都有状态好和差的时候,武者也不例外,任莉今天发挥得确实有些问题,但最终的结果不会有变化。”

    言外之意就是,打平状态不佳的任莉不表示楼成就能和对方并称了。

    至于任莉状态是好是差,那就有的说道了,鸡蛋里挑骨头谁不会?

    如果有人较真,还可以用最终结果来反击嘛!

    这条微博下面暂时没人骂他无耻,因为闫小玲等人正在粉丝论坛内紧张担忧着第四局也是最后一局的比赛。

    “555,真的要输了吗?”“幻梵”“缩在墙角画圈圈”道。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长夜将至”“泪流满面”,“我要许愿了!要是今天能赢帝都,我就坚持早起一个月!”

    “咦,你上午的课都逃了吗?”“盖世龙王”诧异问道。

    闫小玲用“微笑里透着疲惫”这个表情道:“我们是自主选课,谢谢!除了武道课,上午第一大节的课都被我调到下午或者晚上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得跟着我许愿,祈祷能赢帝都!”

    “何必呢?输给帝都多正常的事啊,类似情况的交手有输有赢才是常理嘛。”“擂台之路”插嘴道。

    作为修炼“呼啸八形”的武者,他心里一直当自己是半个崆峒院外门弟子,看今天这场比赛的时候,支持哪方不言而喻。

    “不!不记得是谁给我说过一句话,就是武者如果对失败坦然,不感觉痛苦,那他就已经麻木了输赢,不再有一颗想强大的心灵。”“幻梵”“敲着木鱼”道,“作为粉丝,作为支持者,也得这样,要是对他们输掉比赛不难过,那就说明不够爱了!”

    “啪啪啪,鼓掌鼓掌,说得真好!”每当这种时候,闫小玲总是词穷,“你们快来,一个一个排队许愿!”

    “要是今晚松大能赢,我再去浴室裸奔两圈!”“好名字都被狗啃了”道。

    “牛魔王”滑稽道:“要是今晚松大能赢,我戒色一周!”

    “我戒烧烤半个月!”“盖世龙王”凑了个热闹。

    看见大家都在踊跃许愿,闫小玲稍微松了口气,@了“很多只小高”:

    “盒子盒子,不,前方猫记者,你紧张吗?有什么内幕要爆吗?”

    “很多只小高”并未及时回复她,因为松大武道社席位处气氛凝重,所有人都忘记了玩手机。

    楼成跟着严喆珂站起身,故意笑道:

    “需要什么样的加油方式?尽管说,我肯定办到,哪怕是跳夏威夷摇滚草裙舞!”

    他试图以这种插科打诨的方式帮助女友缓解紧张,减弱压力。

    严喆珂用鼻音笑了一声,吸了口气,自我鼓劲自我纾解道:

    “如果我赢了,今晚你得给我按摩到睡着,不准动手动脚,不准占便宜!”

    “好,没问题,加油!把握好机会,有希望赢的!”楼成毫不犹豫地回答,伸手和女孩碰了下,悄然握了一把。

    “嗯!”严喆珂用力点头。

    她没再耽搁时间,没挨个和李懋蔡宗明等人击掌,只侧过身,对着他们握拳挥了挥。

    脚步迈开,严喆珂迎着返回的林缺走向了石阶位置。

    …………

    帝都学院武道社席位处,陈敌国如扯风箱般吐了口气,叹息道:

    “不容易啊!”

    要不是小蝉练出了瘟部劲力,她刚才多半就输给林缺了,而自己最好一年的大学武道生涯将以遗憾结尾。

    还好还好!

    “空蝉可不能大意啊……”陈敌国旁边的沈忧双手抱胸,立在位置前方,略显担心地自语了一句。

    “小蝉一贯很谨慎。”任莉喝着调理脏腑的罐装“九安汤”,漂亮的眸子专注地望着擂台。

    陈敌国闻言,赞同点头:“是啊,别看小蝉平时爱卖萌,偶尔还显得呆呆的,但做事很认真很沉稳,只要她不大意,赢职九的把握还是挺大的。”

    “嗯,你说小蝉呆。”任莉记住了重点,目光未曾转移,依旧直视前方。

    等看到严喆珂快速登上擂台,帝都学院武道社的主力和替补忽地安静了下来,似乎一下都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这一局将决定谁留谁走,谁笑谁哭!

    …………

    看台上,观众们有喜有忧,也有感慨,呐喊助威之声减弱了不少,“双料”粉丝丁亦心更是紧张得不敢再看擂台,将身体缩到了裘海琳旁边,把脑海埋在了她的肩膀上。

    “至于吗?”裘海琳好笑地问了一句。

    说话的时候,她心脏也噗通噗通乱跳,说不清究竟是紧张母校还是同学。

    “至于!想到,想到等下输的那一方只能无奈告别这里,带着满满的遗憾,不管之前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多少的汗水,多少的青春,我就好难过,很紧张,这太,这太残酷太残忍了。”丁亦心出口成章。

    她是帝都学院中文系的学生。

    “一颗文青的心……”杜依伊一针见血地说道,眉眼间也有些害怕,似乎不忍见到最后的伤悲。

    …………

    直播间内,随着镜头浏览了一遍看台和两边武道社席位的主持人刘畅叹了口气道:

    “这就是淘汰赛的残酷,只能有一个赢家,输掉的队伍必须离开,等待明年再来,也或许永远错过。”

    “也许还会永远遗憾。”陈三生感性地附和道。

    刘畅还要编织悬念,主动问道:

    “三世,你觉得松大很没希望了吗?”

    “也不是,希望还是有的,只不过没那么大而已,能不能把握住,全看双方的临场发挥。”陈三生想了想道,“老实说,蒋空蝉的消耗不小,‘瘟部’的劲力也得打中才能发挥,而且硬拼了林缺的‘流星爆’后,说不定还有震荡残留,换做丹境前的楼成或者林缺对阵现在的她,赢面不会小,就像他们打疲惫受创时的魏胜天和周正泉一样,可惜,严喆珂不是丹境前的他们……”

    他话未说完,忽地止住,因为导播又将画面切向了两边的武道社席位处,只见楼成、任莉、林缺、陈敌国等人分别站起,各自与本方替补们手拉着手站成了一排,朝向了擂台,既是加油,也是期待,既是在向出战的队友彰显无论输赢,你永远不会独行,也是在齐心协力祈求上苍。

    气氛一下变得肃穆,愈发得凝重和紧张了。

    “呼,让我们好好欣赏松大或者帝都在本次全国赛上最后的表现吧。”主持人刘畅唏嘘说道。

    这时,擂台之上,严喆珂已站到了蒋空蝉的对面,沉下重心,摆好了架势。

    蒋空蝉抓紧最后时间做着吐纳,脸色略微发白,嘴唇隐有暗青,显然之前的硬拼和使用“瘟部”劲力让她压力不小。

    裁判看了两侧的女孩一眼,举起右手,声盖全场地喊道:

    “开始!”

    第四局比赛开始!

    松大或者帝都的最后一局比赛开始!

    蒋空蝉重心前荡,掠向了严喆珂,步法轻灵,行走如风。

    她要主动进攻,以风步追逐对方,找到空隙就以“龙卷”等武功完成压制,制造出敌人不得不硬接自己“虚弱劲”的机会,而还能进行的一次“还劲抱力”留于防备意外。

    严喆珂没傻傻地留在原地,轻盈如羚羊般往侧后方退去,然后画了个弧线绕上,试图游走缠斗。

    一追一避,两道身影仿佛在擂台上翩翩起舞,渐渐的,无论哪方面都占据着上风的蒋空蝉以重心如汞接连变向,一点一滴缩短了距离。

    终于,她一个鬼魅似的身形转折后,锁定了严喆珂,欺到了对手近前,右腿肌肉一绷,便要横扫出去。

    就在这时,她清澈眸子里映照出的秀美女孩身影抬起了双手,结出了一个她异常眼熟的印诀!

    不好!蒋空蝉瞳孔急速收缩,耳畔已听到了低沉却悦耳的声音:

    “兵!”

    林缺都得到了“行”字诀的传授,严喆珂又如何没修炼九字诀?

    她不仅练了“行”字诀,还练了“者”字诀和“兵”字诀!

    而且楼成为了让女友尽快掌握,还专门请师父借来了“兵”字诀和“者”字诀的原版拓片,没用自己的伪劣模仿品!

    前面比赛没怎么发挥的严喆珂为了创造最好的效果,冒险等到了蒋空蝉靠近才使用,要不然以她的意志和精神,远程施展的话,强大的敌人很快就能恢复,没有趁隙进攻的机会!

    “兵!”

    寒冷锋锐的意念侵入,蒋空蝉像是被一口口长剑一把把钢刀指住,心灵近乎崩溃,想要大喊大叫大声求饶。

    就是现在!

    严喆珂脑海内观想出了一颗划破天际的流星,太阳穴陡然鼓胀,右臂快摆,轰出了拳头。

    斗部,“流星劲”!

    是,我是不能成就丹境,但我可以将其他做到职九的最好,我哥能在丹境之前练出“流星劲”,我也可以!

    这么多个月以来,我没有浪费时间!

    啪!

    一拳崩出,劲风四溢。

    蒋空蝉应激清醒,慌忙架起手臂,勉强格挡,然后便要“还劲抱力”,化解所有的意外。

    轰!

    她似乎被炸弹的冲击正面轰中,体内残余的震荡受到激发,翻滚了气血,脑海嗡隆一片,收缩的念头遭到了打断。

    严喆珂左臂一抖,弹了出去,停在了蒋空蝉的喉咙前。

    裁判嘴巴微张,旋即举起右手,朗声道:

    “第四局,严喆珂胜!”

    “最终赛果,松大武道社胜!”

    严喆珂闻言,一下松了口气,要是这套“连招”赢不了,自己今天多半就赢不了了!

    松气之后便是狂喜,她回过身体,向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队友们挥舞了拳头:

    赢了!

    四周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