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第四局,严喆珂胜!”

    “最终赛果,松大武道社胜!”

    裁判声音滚荡之中,除了楼成和林缺有心理准备,回应了严喆珂的激动挥拳,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的蔡宗明和李懋等人一片茫然,呆呆愣愣,不敢相信这就赢了。

    在他们想来,即使严喆珂能打败蒋空蝉,那也必定是历经苦战,饱尝曲折之后,怎么可能这么快这么轻松?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们短暂难以回神,未能及时享受到胜利的喜悦。

    他们如此,看台上的观众们同样如此,忘记了呐喊,忘记了鼓劲,忘记了喝彩,满场静默。

    这不科学啊!

    说好的蒋空蝉实力明显占优呢?

    她怎么一下子就输了?

    输得那样干脆那样没有反抗之力!

    等等,松大的严喆珂竟然也会“九字音”!

    她是货真价实的秘密武器了啊!

    直播间内,陈三生默然十几秒后,脱口而出道:

    “‘兵’字音?严喆珂也练成‘九字音’了?”

    “是啊,这种秘法,松大武道社怎么是个人都会……”主持人刘畅还处于发懵状态。

    类似“九字音”级数的秘法,哪门哪派哪家势力不会敝帚自珍,非核心弟子,等闲不会得授?

    松城大学武道社这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

    陈三生倒吸了口凉气,同样不解道:“刚我们说帝都是崆峒的后花园,那松大这算什么?”

    “我也不知道……”刘畅摊了下手,还有点没法消化这场比赛的戏剧性收尾,除了震惊,无悲也无喜。

    帝都学院武道社席位处的陈敌国也有着类似的感受,他坐在那里,怔怔望着擂台方向,看见蒋空蝉呆立原地,看见严喆珂欢呼雀跃,激动挥拳。

    于他眼里,这一切的色彩迅速褪去,两道身影仿佛变成了黑白默片里的角色,那样的遥远,那样的虚幻。

    …………

    “赢了?这就赢了?”楼成的粉丝论坛里,“长夜将至”闫小玲懵逼地发了帖子。

    不是我不懂,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

    “好不真实……”“幻梵”也是“一脸迷茫”地说道。

    惊喜太大反而一时找不到感觉了。

    就在这时,“很多只小高”浮出水面,用“鄙视”的表情回复了闫小玲之前的问题:

    “你以为我会紧张?我当时差点笑出声!”

    被她这么一说,闫小玲瞬间找到了感觉,回到了现实,飞快按动键盘道:

    “哈哈哈哈,我早该想到的,哈哈哈,林缺都练了‘行’字音,以严学姐和楼成的关系,她怎么可能没练?哈哈哈,我也是傻了,白紧张了一阵!哈哈哈,好开心,我明天开始早起,早起!”

    “不错,看来许愿还是有效果的嘛,我也正式戒色一周,嗯,女朋友昨天出差了,十天!”“牛魔王”滑稽道。

    “盖世龙王”:“刚严喆珂也很冒险啊,等到蒋空蝉靠得那么近才用‘兵’字音,要是出现紧张,慢个半拍,那肯定会被对方踢中,来不及使用秘法了……”

    他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战斗,觉得严喆珂接“兵”字音的那招有点眼熟,手臂快摆,出拳似流星,并且造成了蒋空蝉身体肌肉的明显颤抖,感觉和林缺一毛一样!

    “哈哈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快,@盖世龙王,扔掉你的烧烤!还有,还有,那位裸奔的同学,快跑快跑!”闫小玲激动得都快语无伦次了。

    “容我吃完最后这串大腰子,然后开始斋戒。”“盖世龙王”“捂脸长叹”。

    闫小玲浑不在意,自顾自继续说道:

    “哈哈哈,感觉我等下会好忙,要管理大家灌水的帖子,要盯着老司机,看他开什么车,要去毒奶解说那里围观一下,要去百晓生那里嘲笑两句,要给所有表扬松大和楼成的评论点个赞,好忙好忙!”

    此时,“迷信思想要不得”先前的那条微博下,评论就跟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我竟然怀疑贺教主的毒奶能力,我忏悔我道歉……”

    “上三根香,一拜贺教主,再拜贺教主,三拜贺教主,入我毒奶神教,言出法随,逆转因果!”

    “贺教主,求求你,快骂我一句,就说你这浪货,每天都在玩游戏看比赛,考试怎么及得了格?”

    “喂,天台上的朋友,你们可以下来了!”

    “你……喊……得……太……迟……了……”

    ……

    比起贺小伟这里的逗比谐趣,“江湖百晓生”那边则是另外一种风格了。

    “长夜将至”以“跳舞”表情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笑笑,我什么都不说。”

    “抓住楼上操子!”“卖呀卖馄饨”用“猫头”表情回复。

    “幻梵001”“张嘴大笑”道:“楼成粉丝观光团到此一游。”

    “松大观光团紧随其后。”

    “挤挤,不跟团旅客到这里排队了。”

    看到这些内容,“江湖百晓生”额头血管跳了跳,手指滑动,直接删除了前面的几条微博,然后关上电脑,静音手机,退出APP,远离了电子产品。

    过了风头,又是一条好汉!

    …………

    擂台之上,兴奋的严喆珂对蒋空蝉拱了拱手,转过身体,就要跑回席位处,和楼成他们分享喜悦。

    虽然她一直在告诉自己要矜持,要淑女,但脚步还是不由自主有点跳跃感。

    这时,她忽然听见满场的静默被打破,一道道声音汇成洪流,响在了自己耳畔:

    “严喆珂!严喆珂!”

    身形下意识放缓,严喆珂略显茫然地望向四周,这还是她第一次以关键比赛胜负手的身份接受这样热烈澎湃的喝彩。

    观众们已然回过了神,他们对以弱胜强者天然就有极大的好感,而且严喆珂还是那样漂漂亮亮,那样干干净净的女孩子。

    “严喆珂!严喆珂!”

    呐喊之声一浪高过一浪,听得女孩神情振奋,浑身上下都洋溢出了“我好开心”的味道。

    她举双手过顶,向着四面八方鼓掌致意,而脚下的步法再次加快,奔向了松大武道会席位处,迫不及待想和傻橙子分享这一切。

    楼成他们已手拉着手迎了上去,像是前涌的波浪,将严喆珂围在了中央,混乱了别人的视线。

    女孩忘情地跨前一步,狠狠地抱了楼成一下,然后才清醒过来,羞红了脸庞,挨个和林缺、蔡宗明和林桦他们碰了碰拳头。

    “赢了!”

    “赢了!”

    ……

    他们笑容满面,似乎忘记了别的词语,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赢了”这两个字。

    是啊,我们赢了,艰难地赢了帝都!

    是啊,我们赢了,我们进入决赛了!

    看着严喆珂激动的背影和松大众人的庆祝,蒋空蝉怅然若失,心里空空荡荡,仿佛缺了一块,那里不去触碰还好,只要接触,就有钝钝的痛苦往外弥漫。

    她不仅掌握了“兵”字音,还练出了斗部的“流星劲”……

    这两者若只有其一,自己预留的防备意外的“还劲抱力”足以解决,谁知道,事情总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

    蒋空蝉吸了口气,鼓起了腮帮子,以此克制自己想要流泪的冲动。

    等到她飞一般离开伤心之地,返回了帝都学院武道社的席位处,任莉已然迎了过来,不复日常的迷糊,伸出双手,给了她一个拥抱。

    闻着淡淡的兰花香味,感受着学姐温暖的怀抱,蒋空蝉再也压抑不住,将脸埋在了任莉的肩膀,眼眶一红,泪水溢出。

    “对不起,学姐,对不起……”她哽咽着哭道。

    “没事,没事。”任莉望着前方,拍了拍她的背部。

    “我,我,陈师兄最后一年了都。”蒋空蝉泣不成声。

    旁边的陈敌国听到这句,本想开口宽慰包子脸女孩一句,表示自己还能承受,可话到嘴边,却难过得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侧头看了眼任莉,看见了那漫画般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充盈着明显的痛苦和失落。

    身为当世天骄,也有难以弥补的遗憾……陈敌国心中生出了这样的明悟,暗自叹息一声,走向了帝都学院武道社支持者所在的那面看台,高举双手,轻轻鼓掌,横移前行,做起了最后的告别。

    不知谁开头,那些支持者像以往每次比赛那样,喊出了他的名字:

    “陈敌国!陈敌国!”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助威,陈敌国忘记了男儿流血不流泪的箴言,眼眶变得湿润,鼻子仿佛堵住,但他依旧坚持着完成了告别。

    对不起,没能给大家带来一个冠军……

    对不起,再也没办法为这个冠军拼搏了……

    看着他遗憾远离的背影,丁亦心哭得很是伤心,跟着周围的观众们高声喊道:

    “陈敌国,陈敌国……”

    她的身旁,裘海琳和杜依伊等人也是莫名伤感,哭了出来。

    笑过疯过,或许只是凑热闹,但伤过哭过,必然刻骨铭心。

    再见,帝都。

    再见,陈敌国。

    …………

    一间灯光较为昏暗的更衣室内,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位学生模样的青年还没进入就大声喊道:

    “松大赢了!”

    “松大进决赛了!”

    随着他的话语,外面耀眼的光芒照入,满室变得明亮,一位干净清爽的年轻人从神游天外的状态里“醒”了过来。

    “松大吗……”他低声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