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说曹操曹操就到
    夜晚的帝都,有热闹更胜白昼的喧哗街道,有停着各种车辆,门面零星开着的宁静小巷,也有黑暗冷清中的古老城墙和府邸。

    楼成坐在单车后方,眼前飘舞着严喆珂滑落的发丝,鼻端缭绕着熟悉又美好的馨香,手上感受着柔软弹性的纤细腰肢,耳畔是刮过的凉风和女孩清澈柔细的嗓音,被她载着,穿行于都市的繁华与温馨,穿行于光明和黑暗,穿行于古代的历史和真实的当下,天地之间,所有都仿佛退化成了背景,只留下了这辆单车和单车上的两人,互相依靠着,无论骑到哪里,都无所畏惧。

    这一切是如此美好,两人时而停下自拍合照,时而闲扯着之前半决赛胜利的侥幸和终于拿下的激动,以及感触帝都被淘汰后的伤悲,遥想决赛对阵山北的艰难与期望,说着说着,他们话题发散,在夜里的风声里,在两侧行道树的摇晃中,畅谈起了各自的理想和共同的未来,忐忑于一年之后就将异国相处,笃定着彼此能够战胜距离和时间的考验,执子之手,白头偕老。

    年少轻狂,分离尚早,他们很快将这件事情抛诸了脑后,策划着五一去哪里旅游,惋惜着因为闯入决赛,不得不错过定品的事情。

    对楼成来说,参不参加其实都无所谓,他自信本身还能提升,一年半载内或许就可以踏入非人境界,直接定为五品,而目前的他也不需要六品的证书来彰显本身的实力和水准,以此作为敲门砖进入职业赛的队伍或者拿到富豪们的安保请求。

    倒是严喆珂,因为先天不足,丹境无路,颇想拿到职业九品的证书了却一个心愿,不过,明年十月,她还有机会,到时候,一是作为赛区前两名,松大将以种子队伍的身份进入小组阶段,不用参加前面几轮的淘汰赛,和定品的事情没有冲突,二是替补们也成长起来了,其中部分抽空参加定品赛毫无影响。

    灯光明媚,风也温柔,严喆珂骑着单车,载着楼成,回到了酒店门口,眉眼间精神奕奕,眸光喜色甚浓,显得很是开心。

    兴起而去,兴尽而归,沿途还有互许一生的爱侣相伴,这美好得让她沉醉。

    “嘴王是住哪间房?得把钥匙还他。”严喆珂锁好了单车道。

    此时,楼成看见她鞋带散开,于是蹲了下来,边帮她系边笑呵呵道:“你想直接去敲门还?”

    “不是我,是你~”严喆珂低着头,抿着笑,像个小姑娘般看着男友的发旋。

    “我也不行啊,鬼知道嘴王他们两口子现在在做什么,去敲门不是破坏人家好事吗?”楼成嘿嘿笑道。

    “你这人思想好污!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就爱动手动脚呀~!”严喆珂啐了一口。

    “这能叫污?男女朋友交往这么多年了,那是正经大事,而且万一他和方圆也出去约会了呢?”楼成系好鞋带,站起身道,“我先给嘴王打个电话,确定他在没在房间,做没做什么,再把钥匙送过去,保险起见!”

    “别……”严喆珂忽地出言阻止,话到一半,又缩回了嘴里。

    “为什么啊?”楼成拿着手机,略显茫然地反问。

    严喆珂用“你是不是傻啊”的目光道:“你刚还说不要破坏人好事,怎么转头就忘了?”

    “就打个电话的事,哦……”楼成恍然大悟,窃笑道,“你还懂这个啊?”

    严喆珂扭头望向旁边,哼哼道:“我好歹以前也看过那么多言情小说和电视剧,男女主角即将发生,发生那啥事情的关键时刻,经常有手机突然响了的状况,男主就会特别郁闷……”

    说着说着,她低笑了两声,似乎对这种事情特别喜闻乐见。

    ——自从日常时间开始不够用,她就很少很少看小说和电视剧了,经常得靠李怜彤灌输最近流行的桥段。

    “是啊,绝对郁闷得不得了。”楼成附和笑道,“那我给嘴王发条消息。”

    其实吧,以我对小明同学的了解,以他经历过诸多狗血事情的丰富人生经历,关键时刻肯定是关了手机,拔了客房电话线的,正因为如此,我刚刚才会提议直接打过去。

    要不怎么叫“情圣”呢?

    “嗯嗯。”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了两下头。

    楼成当即飞快按动屏幕键盘,给蔡宗明发了条消息,“坏笑”道:

    “有没有人在?不在的话,我就直接敲你门了!”

    一时之间,无人应答,楼成揣好手机,笑眯眯看着严喆珂,摊了摊手道:

    “我没说错吧?”

    “哼!”严喆珂横眸瞪他,转而说道,“那钥匙放你那,他什么时候回消息,你就给他拿过去,要是错过时机,你就明早再还。”

    说话的时候,她将钥匙递给了楼成,然后俯下身体,捏了捏小腿肚子,笑意盈盈道:“我载了你那么久,轮到你给我按摩放松了~!”

    之前单车夜游帝都的约会里,她几次拒绝了楼成换班的请求,在路上行人好奇打量的目光里,载着男友骑完了全程。

    “好!”楼成对此也充满了期待。

    听见他的回答,严喆珂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突生晕红,“咬牙切齿”道:“你答应过我的,今晚不能动手动脚占便宜!”

    “不动手动脚怎么按摩?”楼成轻笑一声。

    “我是说,那种意义上的!”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横了他一眼。

    灯光映照下,她明艳得惊心动魄。

    “好好好,不动手动脚。”楼成边说边拉着珂小珂同学走进了电梯。

    嘿嘿,不动手动脚可以动其他嘛,再说,男女朋友之间的事情能叫占便宜?

    “橙子,你怎么笑得有点猥琐……”严喆珂狐疑地看着男友。

    “哪有的事,你看我这一脸正气!”楼成指了指额头。

    说话笑闹间,他们来到了所住楼层,停在了女孩的房间门口,不知为什么,两人同时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颇为微妙,昏暗的光芒里,有什么在暗自涌动。

    “我,我开门了。”严喆珂也不明白自己怎么脱口而出了这样一句废话。

    楼成正要说话,他裤袋里的手机突地剧烈振动了起来,一下打破了刚才的氛围,严喆珂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捂嘴失笑,花枝乱颤。

    无奈地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老妈齐芳的来电,楼成更加无奈渡选择了接通。

    严喆珂也不刷卡了,背靠着房门,笑吟吟地看着男友。

    “喂,成子,你没事吧?我听解说讲你中了什么瘟部的武功,很厉害的样子。”齐芳开口就问道。

    她和楼志胜一直在关注全国赛,之前是刚比完就电话过来慰问儿子,后来遇到楼成他们宵夜庆祝,周围环境太吵闹,就改在了十点左右。

    “没事了,这种只有很短时间影响的,我身体又那么棒,妈,你听我声音,是不是中气十足?”楼成宽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齐芳笑道,“那解说夸得你哟,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美得你爸哦,专门又去开了瓶酒……”

    说到这里,她忽然觉得不对:“……你爸这是故意找借口喝酒吧?”

    “老妈英明!”楼成毫无愧疚感地出卖了老爸楼志胜。

    齐芳絮絮叨叨了一阵,忽然不经意般提道:“你们武道社那姑娘,严喆珂,对,严喆珂,是不是也是秀山一中的?我记得去你们学校遇到过她一两回。”

    呃,老妈竟然主动提到珂珂……楼成对严喆珂眨了下眼睛,笑呵呵回应着齐芳道:“是啊,就隔壁班的,我们刚好一起考到松大。”

    这就是缘分啊!老妈,你儿媳妇就是这样来的!

    “我就说嘛,你爸还不信,你之前青年赛的时候,她也来看了。”齐芳一副我掌握着真理的语气。

    又聊了几句严喆珂,她终于挂断了电话,楼成含笑看着女孩道:“我妈好像在旁敲侧击你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在怀疑我们的关系了?”

    比赛的时候,珂珂用了林缺都没掌握的“兵”字诀……庆祝的时候,虽然场面有点乱,那一下忘情的拥抱没被拍下来了,但自己和珂珂间的感觉还是比较特殊的……

    “哼,你不是不怕你妈他们知道吗?”严喆珂皱了皱鼻子。

    “是不怕啊,我随时随地都想领你去见家长。”楼成笑呵呵说道。

    严喆珂听得眉眼一弯,眸光柔藏,转过身体,就要刷卡进屋:

    “该好好给我按摩了……”

    她话未说完,突地顿住,后知后觉般回身看着楼成道:

    “橙子,你妈都有点怀疑,我爸他们会不会……”

    是啊,老爸今天都还没专门打电话来夸奖我,以前比赛不会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