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好好表现
    楼成认真地想了下,得出了个“可怕”的结论:

    “我觉得吧,有可能……”

    我妈不太了解珂珂,都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何况一向宝贝女儿的岳父大人!

    说话的时候,他望着紧闭的房门,半开玩笑道:“珂珂,你说你爸和太后会不会就坐在里面,等着我们进去?”

    “你是不是傻啊?就算他们提前来了帝都,房卡在我这,他们也进不去呀。”严喆珂翻了个可爱的白眼,不信邪地拿门卡刷了一下。

    滴的响声后,她推开房门,往内走去,脚步莫名有顿,似乎真怕看见老爸和老妈。

    还好,里面空空荡荡,拾掇得整整齐齐,飘荡着女孩住所特有的淡淡幽香。

    “我这不是怕你紧张,缓解下气氛吗?”楼成笑了一声,跟了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沉吟了下问道,“珂珂,要是你爸真发现了,怎么办?”

    “他要是真发现了,我就,我就,我就带你回家!”严喆珂扬了扬手,结巴了几下,最终斩钉截铁地说出了那句话。

    呼,心意一定,她的忐忑便平复了许多,拿出手机,拨了电话,打给了太后纪明玉。

    她还是不敢直面父亲,准备迂回一下。

    嗯,迂回一下!

    楼成目前虽说充满了底气,非常地自信,但面对牵涉女方长辈的事情,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毕竟有的人成事不足,败事却绰绰有余,家长里短是很容易破坏自己和珂珂之间感情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拿到省青年赛冠军后,不介意和珂小珂同学偷偷摸摸谈恋爱的原因,在两人感情完全稳固,差不多将走向婚姻殿堂前,要是被自我感觉良好的长辈胡乱插手,瞎搞搅合,一不小心就会闹出矛盾,而矛盾多了,感情也就消磨淡了。

    所以,在严喆珂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他也下意识放缓了呼吸,当然,也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准备。

    “喂,妈?”过了片刻,严喆珂娇声开口道。

    电话那头,纪明玉低笑道:“舍得打电话回来了啊?”

    “妈,你怎么能这么讲,我哪天没和你说话啊?我今天赢了那么重要的比赛,想和你们分享一下不行呀?”严喆珂俏脸一红,以撒娇地口吻反驳,末了问道,“爸呢?”

    今晚就太后发了几条消息来夸奖我,老爸一直没有反应!

    “你爸?”纪明玉突然嘿了一声,“他正在买飞帝都的机票。”

    “啊?”严喆珂一脸懵逼,楼成吓了大跳。

    纪明玉很欣赏女儿的反应,笑吟吟道:“老丈人要见见拐跑自家小白菜的毛脚女婿不是很正常吗?”

    “他,他,他知道了?”严喆珂结巴着反问。

    老爸会不会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啊?橙子肯定不敢对他怎么着,好吃亏的……

    不知不觉,她的心就有了偏向。

    难道要负荆请罪……楼成此时只冒出了这么一个好笑的念头。

    “你和楼成眉来眼去的,还用了‘兵’字音,庆祝的时候,恨不得长对方身上去,你爸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还没察觉?”纪明玉以幸灾乐祸的口吻说道。

    太后这样的语气反而让严喆珂稍微放松了点,关切问道:“我爸,我爸是什么反应啊?说了什么没?”

    “他当时的表情很精彩,惊讶,错愕,愤怒,失望,交替上演。”纪明玉毫不客气地损着自家老公,依稀间仿佛回忆起了自己和他被“捉奸在床”时,珂珂外公的那副表情。

    那时我爸没当场打死他,算是好脾气了……

    “然,然后呢?”严喆珂追问道,楼成听得更加专注了。

    “你爸就瞪我啊,问我是不是早知道了,我说迹象这么明显,我不知道也知道了啊,他那个失落呀,脸上都写满了‘崽,爸对你很失望’的感受。”纪明玉轻笑道,“我就跟他讲,想想我们那会,他顿时无言以对了,等我说了你的态度和小楼的承诺,他就一直跟我念叨你和他不贴心了,喜欢上男生,谈了恋爱,瞒他瞒得死死的,都不主动和他说一句,说自己又不是什么封建专制的家长,女儿怎么就疏远自己了呢,你爸这人真矫情!”

    严喆珂被太后给逗笑了,舒了口气道:

    “我爸这就认了?”

    “没说认不认的问题,就一直在那里查小楼的资料,要不是我知道你爸不会什么巫蛊之术,都怀疑他想咒死毛脚女婿,查完以后,他呆坐了半个小时,破天荒地抽了两根烟……”说到这里,纪明玉开始心疼自己老公了,“你说你们谈个恋爱至于那么张扬吗?好好地瞒到毕业不行吗?反正你爸发完呆就开始挑航班订机票了,嘴上说是给你决赛鼓劲,顺便看看楼成是不是老实可靠的人,有没有花心浮飘的迹象,免得你被骗了,真是,哎,操心得不得了!”

    严喆珂听得心里一暖,开口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订的是后天的机票,他明天还有两台手术,说是决赛前就不打扰你们了,好好比赛,打完再说,你爸原话。”纪明玉啧了一声,“你爸洗完澡回来了,要和他说两句吗?”

    “嗯。”严喆珂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喂,珂珂啊,庆祝完酒店了?”严开的声音依旧磁性,只是透着隐约的疲惫。

    严喆珂心虚地回答:“为了准备决赛,没庆祝,刚,刚和楼成出去逛了会回来。”

    既然老爸介意自己隐瞒,那就直说吧……

    “……”电话那头短暂沉默,严开笑着叹了口气道,“不知不觉啊,女儿就长大了……爸不是反对你大学谈恋爱,只是希望你能不因为爱情失去自己的人生,在更成熟更能理解,算了,不说这些了,喜欢了就谈吧,不管怎么样,不要委屈了自己,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和你妈永远在这里,家永远在这里,呃,等决赛打完,要是合适,约小楼一块吃个饭吧。”

    “嗯,好的。”严喆珂眼眶微红地点头,哪怕父亲看不到。

    “好啦,早点休息,好好准备决赛。”严开情绪复杂地挂断了电话。

    严喆珂拿着手机,定定看了楼成几秒,握拳轻打了他的胸口一下,半叹息半微笑地说道:

    “少年,好好表现吧!”

    “嗯!”楼成伸手握住了她的拳头,将女孩拉到了怀里。

    这比打彭乐云似乎都还紧张……

    决赛的时候也得好好表现,虽然之前严叔叔肯定也看过我的比赛,但这一次不再是以同学长辈的身份旁观,岳父看女婿,越看越挑剔啊!

    两人依偎了一阵,严喆珂忽然“哎呀”了一声:

    “我爸能看出来,我外公姥姥,我爷爷奶奶,我舅舅我表姐他们,不会也看出来了吧?”

    她拿着手机,转了一圈,“自暴自弃”道:

    “不打电话去问了,随便他们吧!”

    楼成看得想笑,打趣道:

    “很少见你这样诶,嗯,这样的小仙女也很萌!还要按摩吗?”

    “要!”严喆珂磨了磨牙道。

    等躺到了床上,享受着震劲缓慢放松肌肉的舒服,女孩半是回忆半是感叹道:

    “我妈说,我出生前,我爸就特别希望是个女儿,愿望实现后,就买了一堆关于家庭教育的书,从婴幼儿阶段到青少年时期,全部都有,一旦有空,就刻苦钻研,希望能做个好爸爸……”

    “岳父大人挺有心也挺有趣嘛。”楼成赞了一句。

    他感觉得到珂小珂同学目前的情绪不适合亲热,也就摒除了旖念,专心地按摩着陪聊着。

    自己又不是那啥上脑的人,只会想着那种事情。

    “我爸对我期望很高,希望我能做个属于自己的女性,能有成熟的三观应对恋爱和婚姻,能实现理想和目标……”严喆珂的语气里有着少许的愧疚,觉得辜负了老爸的期待。

    但是,我不后悔……

    说着,聊着,时间流逝,洗漱过后的女孩在舒服的按摩里睡着了,而还过钥匙的楼成依旧留了下来,在黑夜里搂着柔软芬芳的娇躯,只觉心很圆满,不空不缺。

    睁眼望着天花板,他悠然想到了见岳父的事情,想到了决赛,想到了山北。

    不知道彭乐云现在在做什么……念头一闪,楼成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深眠。

    两天以后,就将和他再战一场了。

    …………

    酒店顶层的游泳池内。

    彭乐云穿着泳裤,赤着上身,坐在池底,四周水波荡漾,透着微光,宛若梦中的世界。

    他没有了呼吸,心跳却起起伏伏,仿佛回到了最初,回到了母亲的子宫内,回到了那四周都是水液的环境里。

    复返先天,寻找根髓!

    周围的一切已然远去,体内的种种浮现于脑海,彭乐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有,体悟着身体的微妙细节。

    突然,他身躯一震,自行浮了起来,冒出了水面,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身上的肌肉不夸张也不畸形,但却明显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

    “不错,又有提升!多坚持了快两分钟!”泳池旁边的许万年拿着手机,竖着拇指道。

    彭乐云头发全湿,贴着脑袋,让他有了几分别样的男性魅力,微微一笑道:

    “还行吧。”

    “你歇会儿,我游泳放松下。”许万年放下手机,噗通一声跃入了池水里。

    突然,他发出一声怪叫,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戳了一下,疑惑道:

    “哪里漏电了?”

    话音刚落,他忽地醒悟,双脚踩水,脑袋支起,望向了躺椅上发呆的彭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