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请战
    “决赛啊……”

    带着耳机的闫小玲听到主持人刘畅的说法,莫名就紧张了起来,身体出现了轻微的颤栗,呼吸隐约有点不畅。

    这就是决赛的气氛,决赛的感觉吗?

    她刷了下论坛,看见自己立的许愿楼又高了几层,看见“盖世龙王”、“擂台之路”和“一贯纯爱俊冈本”等人在高谈阔论,争执着松大该怎么做才能抓住少许的希望去赢得最终的胜利。

    按照她以往的性子,这个时候该插科打诨,胡言乱语,以活跃论坛的气氛,可是,今天她怎么都定不下性子灌水,坐立不安,心神不宁。

    没看到梵梵,没看到小馄饨,没看到狗啃了,没看到柒柒……她们刚还冒泡的……这是和我一样开始紧张了吗?

    喝了一口水,又喝了一口水,闫小玲只觉胸口发闷,忍不住起身,来回踱步。

    这时,她看见穆锦年在那里进行深呼吸,忙关心了一句:“锦锦,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比赛快开始了,突然有些透不过气。”穆锦年穿着心爱的汉服道。

    她的电脑桌面是林缺的卡通图。

    哦……闫小玲恍然大悟,突然感觉紧张得像鹌鹑的自己不孤单了。

    别看锦锦那么厉害,平时打我五个不成问题,还不是一样的喘不过气!

    …………

    微博之上,屡败屡战的贺小伟坚韧不拔地再一次发了预测贴,并且赌上了自己的名誉和未来:

    “我就不信山北今天会输!从哪一方面讲,他们都赢定了!如果这都能输,我就改掉昵称,改成‘毒奶教主’,以后随便你们怎么喊!”

    这段时间,他火了不少,下面的回复蹭蹭蹭就冒出来好多条:

    “我擦,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开始发威了!”

    “给跪了,才梭哈了山北……”

    “怎么办,我是不是该当掉裤子,搏一搏松大?在线求解答,挺急的!”

    “你等着!今晚要是山北输了,我给你寄一车的刀片。”

    “毒奶之威,真的能逆天改命吗?”

    ……

    众人调侃打趣之中,消失了两天多的“江湖百晓生”悄然发了微博:

    “我不做预测,只是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彭乐云已经踏入了那扇门,开始往非人的方向蜕变,这意味着什么,你们懂的。”

    突破是一个过程,不是节点。

    点了“发送”后,“江湖百晓生”长舒了口气,觉得几天来的郁闷得到了极大缓解,接着,他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刷新了页面,看到了新的回复:

    “也就是说,彭乐云要真正成就非人,还有十天半个月的样子?”

    噗……“江湖百晓生”一口水喷了出去,弄花了自己的电脑屏幕。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但这不是我想表达的重点!

    开始蜕变,就意味有神异产生,意味着彭乐云的实力又有一定的提高!

    本来就占据了极大优势的山北将轻取松大,不,横扫松大!

    抽出纸巾,擦干净屏幕,他看到了后续的评论:

    “我去,隔壁毒奶教主才发功……彭乐云这是要逆天啊,要正面破掉毒奶异能?”

    “你做分析和预测虽然都不太准,主观倾向太明显了,但内幕消息一贯还是很真的,不愧是江湖百晓生。”

    “这这这,作为松大的学生,我只能祈求今晚楼成他们不要输得太难看了,三比二,三比二最好!”

    “彭乐云蜕变的还真是时候啊,不愧是大魔王……”

    ……

    看到这些讨论,闫小玲和“幻梵”她们又紧张了不少,愈发得呼吸不畅。

    …………

    帝都市武道场馆的看台上,眉眼疏朗的严开习惯性地用右掌握着纪明玉的手,满脸肃穆地望着场地中央。

    “别这种表情,弄得和小楼有深仇大恨一样。”纪明玉好笑地打趣了自家老公一句。

    “没有吧?”严开左手摸了摸脸颊,不觉得自己表情有什么问题。

    纪明玉摇头笑道:“你啊……珂珂迟早要长大的,迟早会有喜欢的男孩子,迟早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只不过提前了那么两三年而已。”

    “我只是担心学生时代的恋情没法走到最后,让珂珂受到伤害,这个年纪,大家都还太青涩,太理想化。”严开叹息道。

    “就你会操心!那也是我女儿,我会看着的。”纪明玉撇嘴说道,将目光投向了擂台,低语了一句,“别想这些了,好好看比赛吧,这可是决赛!”

    我这辈子,都还没打过决赛的!

    严开轻轻点头,环顾起四周,感觉有种叫做“决赛”的气氛在一点点发酵。

    …………

    直播间内,带动起气氛的主持人刘畅侧头看向解说嘉宾陈三生道:

    “三生同学,这次你好像没预测决赛的胜负啊?”

    陈三生笑了笑道:“因为相对来说很好预测,没必要再专门发微博了。”

    “彭乐云在前面的比赛里展现了胜过任莉半筹,胜过楼成一筹的水准,而这还不是他的极限,他随时会开始蜕变的进程,这样一来,他就算完不成一穿二,也能让方志荣轻松打败苦战后剩下的那位。”

    “严喆珂是展现出了顶尖职九的实力,而且手段丰富,打法莫测,但不提方志荣,光是‘乌鸦嘴’许万年,也能稳稳胜她。”

    “不管从哪方面看,山北都有百分之七八十的赢面。”

    “不过,比赛战斗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因素,比如临场发挥,比如相生相克,就像楼成非常克制许万年一样,哪怕只剩残血,也虐他没商量,所以,如果出现类似的情景,松大也是有获胜希望的。”

    “这就看他们怎么努力创造这种情景了!”

    “百分之二三十的赢面不是绝境,希望松大不气馁,不放弃,打出精神,打出风格!”

    刘畅听得失笑道:“你这最后八个字是在诅咒松大吧?”

    “没有没有,真心诚意的。”陈三生摇头轻笑。

    “我懂,真心诚意地诅咒!”刘畅打趣道。

    他们努力地配合导播提示,将比赛的气氛渲染得愈发庄重愈发紧张。

    …………

    山北大学武道社的更衣室内,英年早白的教练黄清看了下手表,站起身道:

    “这是决赛了,一旦疏忽,没有再弥补的余地,我先提醒大家一句,绝对不能大意失荆州!”

    “我们以最强硬的方式迎接松大,乐云,你第一个上场,不用再考虑后续,能赢几个是几个!”

    彭乐云从恍惚里清醒了过来,眼中神采逐渐凝聚,他微微颔首道:

    “好。”

    他语气平缓,不慷慨,不激昂,似乎理所当然。

    “志荣,你第二个,争取不要让万年出战。”黄清侧头望向方志荣。

    知道决赛的重要性,知道楼成目前的恐怖水准,也知道林缺当下确实力压了自己一头,方志荣没耍性格,没去争取当先锋,咬了下牙道:

    “嗯!”

    黄清最后看向了许万年,微微一笑道:

    “如果真有你上场的机会,结尾是华丽还是悲苦,就看你自己怎么发挥了,懂吗?”

    “懂!全力以赴!”许万年握拳一晃,高声说道。

    他的情绪感染了伯恩哈德等替补队员,也跟着喊了一声:

    “全力以赴!”

    …………

    松城大学武道社的更衣室中,施老头正要布置今天的出场顺序,就看到林缺上前一步,沉声开口道:

    “施教练,我想第一个出战!”

    这……楼成和严喆珂错愕地对视了一眼,没有插言,等着看施建国同志怎么说。

    施老头不见意外,呵呵笑道:

    “你要考虑清楚啊,第一个出战很可能遇到巅峰状态的彭乐云,不是老头子我打击你,你很可能脆败。”

    林缺没看其他人,就盯着施老头:

    “我知道,但这也是我们唯一能获胜的方式。”

    “之前的战斗里,楼成还没机会展现过他体力悠长的特点,只有利用好这个,我们才有希望赢山北。”

    自有了六品的水准以来,除了和安朝阳朴元之战打到了极限,楼成确实还没发挥过金丹可以弥补体力的优势,而那一战,之所以打到极限,是因为他陷入绝境,仓促着全力打出火焰异能造成的,也就是说,大家虽然清楚他不再是体力无尽,但却摸不透他目前境界下的极限在哪里。

    当然,比其他六品更持久是可以预见的。

    见施老头只颔首没说话,林缺继续说道:

    “楼成只比彭乐云差一筹,如果我能拼一拼,多消耗点彭乐云,他未必没希望赢下来,而只要残余的状态好过对朴元那场,他也就有可能再赢方志荣,至于许万年,太放纵自己,没有‘乌鸦嘴’,连蔡宗明恐怕都比不过。”

    等等,我很弱的样子吗?小明同学傻眼自嘲。

    楼成更加诧异了,不是诧异林缺的分析,而是感觉自己可能遇到了个假的大舅哥。

    他竟然说了这么多话!

    难道越在意的关头,他话越多?

    他侧头看了眼严教练,发现女孩的眼神和自己类似。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的担子就重了,如果被巅峰状态的彭乐云速胜,那我们就可以洗洗睡了。”施老头难得严肃,看着林缺道。

    林小子的心理问题一直存在,要是因此背上包袱就不好了。

    林缺表情不变,郑重点头:

    “我愿意承担。”

    “好。”施老头不再说其他,答应了下来,转而看向楼成道,“臭小子,你第二个上,拼赢彭乐云!”

    “是!”楼成吸了口气,鼓荡着战意道。

    “严丫头,你最后收尾,如果有幸遇到许万年,不要怕,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是。”施老头笑呵呵望着严喆珂。

    “是!”严喆珂用力点头。

    说到这里,施老头笑了一声,环视李懋孙剑何紫和蔡宗明等人道:

    “没给你们什么上场的机会,是不是很遗憾?”

    “不遗憾!”蔡宗明当即回答,“我最喜欢这样了!施教练,您想想看,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橙子和林缺他们赢下比赛的时候喊几声666,就可以等着拿奖金了,多美好的事情啊!”

    看着如此厚颜的小明同学,施老头一时竟无言以对。

    …………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就要接近决赛的正式开始。

    两边更衣室内,队员们自发地围成了圈。

    山北众人手叠着手,摇晃了一下后,霍然喊道:

    “冠军!”

    松大这边,楼成他们依旧是彼此搂着肩膀的姿态,齐声高呼道:

    “必胜!”

    哐当!

    两个更衣室的大门齐齐打开,在楼成和彭乐云领头下,松大和山北的教练队员们鱼贯而出,走入了聚光灯的照耀里。

    而这时,裁判也登上了擂台,核对着时间。

    四月二十五日,晚上七点四十,全国大学武道会总决赛,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