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言悔
    夜色如墨,都市霓虹闪烁,武道场馆内人山人海,喧嚣嗡隆,不断有“冠军冠军”的声潮回荡起伏。

    突然,广播员拉长了嗓音喊道:

    “本届全国大学武道会总决赛,第一局比赛……”

    “彭乐云!”

    “林缺!”

    轰的一下,两个名字换来了掀翻屋顶般的热浪,在场绝大多数观众扯开了喉咙,放浪了形骸,忘乎所以地宣泄着往常被拘束于肉体内的激情。

    擂台中央的裁判微微眯眼,侧头感受着这样的氛围。

    他忽地叹了口气,不知是在缅怀逝去的青春年华,还是自怜人生已走到了最后的这一段旅途。

    决赛啊,年轻啊,多么美好的名词啊!

    裁判的情绪迅速收敛,向着两侧招了招手,示意选手可以上场了。

    山北大学武道社席位处,没批外套的彭乐云缓缓站起,眼中精芒一点点汇聚,从容易被忽视的路人甲慢慢变为了气势高似山渊如海的恐怖生物。

    他伸出双手,与旁边的方志荣许万年等人击了下掌,然后气定神闲姿态洒然地走向了石阶。

    松城大学武道社这边,主动请战的林缺早已立在位置前方,看见裁判的手势后,他侧过身,向楼成伸出了右手。

    啪!

    楼成不仅仅是击掌,还顺势握住了他的手,仿佛要将自身的力量和勇气全部加持给他一样。

    “加油!”楼成用力摇了下手掌。

    林缺没有开口说什么,只微不可见却足够坚决地点了点头。

    有了楼成做“示范”,严喆珂、蔡宗明、李懋和孙剑等人也是于击掌的同时紧握住林缺的手摇了摇,似乎想把祝福、期望等化成额外力量送给他。

    “加油!”

    “加油!”

    “加油!”

    一道道真诚的声音里,林缺少见地一一做了回应,然后才转过身体,一步一步,盯着擂台而去。

    那擂台被聚光灯洒下的辉芒照耀,灿烂得仿佛梦幻,与前面比赛时的样子没有任何不同,可是,林缺却一阵恍惚,感觉眼前所见与多年前记忆里的场景开始重叠。

    那也是光辉笼罩的擂台,那也是决赛的场地,那也有松大武道社的队员庄重靠拢。

    只不过,那一次自己只能在看台旁观,对场上的胜负无能为力,对父亲和大哥哥大姐姐们的悲伤无能为力。

    而现在,我将代替他们登上这荣耀的所在,能用自己的拳脚拼一拼,搏一搏,以求拒绝遗憾。

    我走了这么多年,终于走到了这里。

    …………

    直播间内,解说嘉宾陈三生喟叹道:

    “松大果然采用了最冒险也最有希望的策略。”

    “是啊。”主持人刘畅附和道,“林缺如果能较大地消耗彭乐云,那以楼成体力悠长的特点,松大拿到冠军的概率确实会提高,但要是林缺脆败给彭乐云,那松大之后就几乎没任何翻盘的希望了,而我觉得后者出现的可能更大,毕竟有先例在前。”

    “话也不能这么说,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林缺是脆败给了彭乐云,但那次他先苦战了方志荣,实力顶多还剩两三成,而之后的这小半年里,他的提升也堪称突飞猛进,有了强七品的水准,再非吴下阿蒙,相应的,彭乐云确实百尺竿头更进了一步,可跨越的幅度明显不如林缺,两人的差距其实是缩小了的。”陈三生说着自己的看法。

    非人境界是个难关,以彭乐云之能,也难免陷入瓶颈,实力的提高有所停滞。

    刘畅呵呵笑道:“三生,你也得考虑另一个因素,去年速胜林缺的彭乐云明显没尽全力。”

    “也是……再说,彭乐云如果开始了蜕变,那肯定伴随有一定程度的提升……”陈三生顿了顿道,“具体情况还得等下打起来才知道。”

    他没做判断和预测,因为掌握的信息不足,但话语里的态度和倾向不言而喻。

    …………

    石阶在脚下一层层减少,道路于眼前一寸寸缩短,林缺终于“看清楚”了擂台的真实模样,也终于看到了对面一步步登临的彭乐云。

    这个瞬间,他忽然感觉对手高旷威严,仿佛那无可穷尽深邃难测的壮丽自然,让人像目睹雷暴目睹星空般油然而生渺小感敬畏感,身心皆有颤栗。

    六品层次才会有的气势压迫!

    这让林缺顿生明悟,去年十二月份和自己交手的彭乐云压根儿就没尽全力!

    那个时候的他更多是抱着体验和尝试的心态在比赛!

    不愧是“大魔王”……

    林缺还没类似的手段,无法进行反击,只能收敛住情绪,谨守自身,不动不摇,他眼眸幽深似谭,心如承载流星的无垠天空。

    两人分别站到了预定的位置,楼成和严喆珂等人调整了坐姿,观众们屏住了呼吸,决赛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裁判对了下表,举起右手,朗声喊道:

    “对话时间开始!”

    林缺当即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酝酿着什么,彭乐云施施然沉下腰,摆出架势,嘴角噙着笑容,没去打扰对手的思绪,自有一番宗师的风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场上的一切仿佛停滞,只有彭乐云和谐自然的起伏轻荡才昭显出真实不虚的感觉。

    “我很想统计下,林缺打了那么多场擂台赛,经历了那么多次对话时间,总共说过有没有超过十句话。”闲着也是闲着的陈三生调侃起了“沉默是金”的林缺。

    主持人刘畅不由笑了一声:“这样不挺好的?反正我们也听不到对话时间说什么。”

    “我这是随便唠几句缓解下决赛的紧张。”陈三生解释道,“我看网上互动的朋友们都显得比较沉寂,在线人数是挺多的,发言者很少。”

    “别说他们,我都有点紧张,决赛啊,这可是决赛啊。”刘畅感慨出声。

    他们舒缓气氛的对话中,滴答滴答的声音未停,三分钟眼见着即将过去。

    这时,林缺睁开了眼睛,眸子幽暗深邃,仿佛藏着满天的星斗。

    彭乐云锲和自然韵律的起伏随之变缓,当即就营造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和窒息感。

    裁判再举右手,猛地挥手,声震全场道:

    “开始!”

    第一局比赛开始!

    全国大学武道会总决赛的第一局比赛开始!

    裁判话音刚落,林缺突地抬起双手,结印于身前,配合着脑海的古字,低沉开口道:

    “行!”

    他依旧选择了开场抢攻,不改风格,针尖对麦芒!

    “行!”

    勾动了微妙神秘的声音回荡,林缺的身影拖着残相般蹿了出去,抢在了彭乐云发动“闪击”前。

    仅仅一个瞬间,林缺就已欺进了可以出手的范围,而彭乐云左手前伸,右臂后拉,身体半沉,保持着刚才的姿态,不知是来不及闪避,还是不愿意闪避。

    就在这时,林缺体表一阵刺麻,从头到脚,无有遗漏,似乎全身上下都即将遭遇袭击!

    滋滋滋!

    他眼前的彭乐云身影微妙扭曲!

    滋滋滋!

    转播的画面里,微弱的水波荡漾,几点“雪花”飞舞,让战斗的场景出现了少许模糊!

    “这……”陈三生目现愕然,脱口而出,“彭乐云真的开始蜕变了!”

    根髓有所改变,雷电之威外泄!

    “蜕变……”刘畅喃喃自语,难掩惊讶。

    虽然有传闻指出了这种可能,但真的目睹时,还是让人备受震动。

    一朝有蜕变,从此非凡人!

    彭乐云在大学结束前就必然拿到五品的证书!

    而有了一定的雷电异能辅助,以他本来的实力,今天做到一穿三也不是不可能!

    松大的冒险,林缺的冒险,刚刚开始就似乎破产了!

    不愧是“大魔王”彭乐云!

    “嘶……”楼成倒吸了口凉气,已然站了起来。

    不仅仅是他,严喆珂、蔡宗明等人全部站了起来。

    在最关键的时刻,彭乐云竟然再做突破,这tm是主角啊……

    “我就说吧。”微博上,“江湖百晓生”适时发了这四个字,并配了个摊手的表情,自得之情溢于言表。

    “迷信思想要不得”以“二哈”表情道:

    “看吧,这就是当世天骄!”

    楼成的粉丝论坛里,“盖世龙王”掩面长叹道:

    “要是松大因为彭乐云再做突破被一穿三,那只能说‘毒’不改命,什么叫气运所钟,这就是!”

    众人震惊和感慨中,场上的局势早已有了变化。

    林缺全身微痛刺麻,似乎每一寸皮肤都接触到了少许静电,都出现了“有激必应”!

    当此感官混乱之际,他忽地顿住脚步,瞬间刹车,于刺耳的摩擦声里,颤抖着筋膜和肌肉,将庞大的动能转化为了右手出拳的力量。

    与此同时,他略侧脑袋,听风辨音,确定了彭乐云的动作。

    啪!

    彭乐云气血一收一放,身形当即前荡,在间或浮现转瞬即逝的道道银白“小蛇”里鼓起了手臂一根根大筋,九龙出海般一拳拦腰擂出。

    “惊雷劲”的进阶,“天罚劲”,雷部最核心的两门劲力之一!

    啪!

    林缺快摆手臂,轰出了右拳,快得像是流星划破天际。

    轰隆!

    两人拳头碰撞处突然翻滚出凶猛的气浪,掀起了呼啸的狂风,转播画面里的点点雪花和微弱水波刹那消散。

    彭乐云身体一颤,如被炸弹爆发打中,肌肉筋膜皆有所抖动,经脉火辣辣的痛,而林缺右臂的汗毛一根根竖起,耳畔似乎听到了体内有滋滋滋的声音。

    他半边身体短暂麻痹,难以发力,难以出招!

    细节见功底,彭乐云受到的震荡影响明显弱于林缺的麻痹感,抢先回神,做出了“还劲抱力”。

    半拍之后,林缺也收缩了气血、劲力、精神和麻痹等负面影响,让它们凝一于下腹丹田。

    轰!

    丹劲一炸,彭乐云侧了过来,舒展了身体,化身成雷霆巨人般凶猛地靠撞往前。

    林缺还是慢了半拍,只能跟着喷薄丹气,鼓胀肌肉,以撞对撞,以硬碰硬!

    从被“静电”影响了感官,对敌人攻击出现误判开始,他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砰!

    闷响声极大,穿透了观众们的呐喊和加油,林缺承受不住,身体后晃,做出了撤步。

    就在他要回流气血稳住重心时,彭乐云腰部流畅自然地一压一荡,身形如同浮云,突地弹了出去,瞬移般就靠拢了林缺。

    雷部,第三十六式,“闪击”!

    刚一欺近,彭乐云眼中精芒刹那汇聚,亮得像是有两道闪电照破了黑暗。

    他脑海内的观想画面连连变化,定格于了一张悬浮于虚空里的青色玉符,上面的一笔一划皆似闪电,搅成一团,构成了复杂的文字。

    滋滋滋!

    银白闪烁,阴阳相激。

    雷部,第十一式,简化外罡,彭乐云专属改版,“雷篆”!

    啪!

    彭乐云身形胀大,每块肌肉仿佛都有充血,这个瞬间,他就是降临地表的雷神,以拳为捶,刚猛无俦地劈打往下,代天行罚!

    滋滋滋,他的拳头缭绕出了一层若有似无的电蛇。

    到了当前的境界,他的简化外罡已不比楼成的逊色什么!

    林缺已来不及闪避,只好接着“还劲抱力”稳住身形的势头,于丹气的爆发里,凸显出一块块肌肉和一根根大筋,蛟龙缠身般打出左拳,搬拦往上。

    砰!

    响声震耳,两个泛出青黑的拳头短暂凝固于了半空。

    林缺眼前一亮,尽是闪耀的电光,头发一根根竖起,七窍如有冒烟,他的肌肉自行震颤,浑身皆感麻痹,雕像般僵在了那里,脑海念头拼命指挥着行动,身体却完全不做配合,“还劲抱力”难以完成!

    蹬蹬蹬,未用丹劲爆发之力的彭乐云退了几步,旋即便稳住了身形,深具自然韵味地反弹往前,扑向了林缺,扑向了还在麻痹之中的林缺!

    他肩膀一抖,手臂便要弹出。

    “果然……”直播间内的陈三生脱口感叹。

    林缺果然要脆败给彭乐云了!

    不是他不够努力,不够强大,委实是对手太恐怖太夸张!

    电脑屏幕前的闫小玲伸手捂住了两只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画面,不敢看即将到来的结局。

    而穆锦年咬紧了牙关,眼眸内流露出难以接受的悲伤。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楼成和严喆珂等人没有了其他动作,皆怔怔望着擂台,看慢动作般看着彭乐云手臂抖出,打向了林缺的太阳穴。

    这个时候,就算林缺从麻痹里恢复少许,可以做出“还劲抱力”,也已经来不及了。

    “好!”“江湖百晓生”握拳猛挥了一下。

    这就是结局了!

    什么是真正的当世天骄,这才是!

    林缺身体的麻痹刚有缓解,幽深如潭水的眼中就映照出了彭乐云那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的拳头。

    在他的感官里,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下来,天地间只剩下了彭乐云和他的拳头,只剩下了自身脑海里闪过的一个个念头:

    略显陈旧的擂台前方,自己正一板一眼地演练着招式,父亲走了过来,笑得满怀期待:“明天就是决赛了。”

    聚光灯下,一道身影跌落出台,父亲的表情异常失落,自己扶着栏杆,站在座位之前,不太明白地望着这一幕。

    父亲旧伤复发,憔悴衰老,立在奖杯橱窗前,半是自嘲半是无奈地对自己道:“就差个全国赛冠军了……”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蓝白色的单调墙壁,匆匆忙忙来来去去的医生护士,喉咙荷荷作响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的父亲,哭成了泪人的母亲,以及缩在角落,害怕地看着这一幕的自己。

    耳前目下,过去重现,林缺的眼神忽然变得决绝,仿佛燃烧起来的火焰,再无一丝的淡漠。

    这个时候,彭乐云打过来的拳头突现迟缓,像是陷入了沼泽之中,像是被绑上了千斤重担,不仅如此,他整个人也有往地面匍匐的“冲动”。

    星辰的力量!大地的力量!

    看着彭乐云终于露出些许诧异的目光,林缺咬紧了牙关,身体的肌肉不正常蠕动。

    春节的时候,我遗传的根髓异变就已出现了征兆!

    按照正常的流程和前人的经验,我将控制着它,压制着它,让它平缓而自然地改变,免得受到可怕的反噬,对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等到一年半载后,有了顶尖六品的素质,再彻底释放,借此弯道超车,一步跨入非人!

    可是,我不想等到那个时候再来争冠军,未来有着太多太多的变数,我只想把握当下,为此不惜一切!

    去年一月份,楼成靠着异能的觉醒,以恐怖的爆发打败了高过他一品的叶悠婷,今天我想以此挑战彭乐云!

    半决赛不用,是因为一旦释放,身体或许半年都恢复不了,甚至可能留下隐患。

    我等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今天!

    林缺淡漠的眼睛里蒙起了一层雾气,少见地出现了感伤,但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定。

    爸,看到了吗?我要为松大争冠军了!

    啪!

    他右臂摆动,轰了出去,拳头擦过空气,燃起了一层火焰,发出了刺目的光彩。

    流星真地划破了天际!

    江南,纪家老宅。

    容貌清癯的纪建章一掌拍碎了红木案几,低声怒吼道:

    “胡闹!”

    林缺拳头打出的同时,那种无形的束缚当即消散,彭乐云眼中精芒再现,腰腹扯动,手臂回拉,抵在了身前。

    轰!

    真正的爆炸声出现,流星坠地,冲击狂暴,火光四溢,彭乐云被打得倒退了几步,但迅速就回流了气血,稳住了身形!

    借着那彻底释放的“恐怖”,林缺丹劲收放自如,一放一弹就已欺近了对手,“流星爆”仿佛不要钱般打出。

    轰隆!轰隆!轰隆!连续制造了三次“爆炸”的林缺死盯着彭乐云,牙关紧咬,忍耐着痛苦。

    砰!砰!砰!火浪翻滚里,彭乐云连做“还劲抱力”,不断退后,却不见败相,只是衣服已出现了烧焦的地方,脸色苍白了几分,这看得山北大学众人面面相觑,如在梦中,看得解说嘉宾陈三生一时失言,忘记了给观众们解释,看得楼成他们惊心动魄,莫名悲伤。

    林缺还要迈步,继续强攻,可身体一晃,那种细微结构瓦解般的痛苦清晰浮现了出来。

    他顿了下来,无奈地立在那里,似乎快要瘫倒。

    裁判抓紧时间,当即宣布:

    “第一局,彭乐云胜!”

    他话音刚落,施老头的身影已出现在了擂台,一指点下,冰封了林缺的体表,摇头骂道:

    “胡闹!”

    他边骂边提着林缺往回走,一步就是半个路程。

    周围一片的安静里,林缺没有说话,只是侧头看向了跑过来的楼成和严喆珂,第一次露出明显的笑容,纯净的笑容。

    “我尽力了……”他盯着楼成,目现请求,“之后交给你了。”

    “好!”楼成热血一涌,用力点头。

    回答完毕,他抬首看向了擂台,看着身形屹立的彭乐云,情怀激荡,再难遏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啸。

    “啊!”

    声音由远及近,楼成快速靠近了擂台,气势如同呼啸的北风,越来越猛,越来越烈!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