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九十章 大魔王(两章合一)
    “刚发生了什么情况?”直至林缺被施老头拎下擂台,直播间内的主持人刘畅才如梦方醒,一脸茫然地问着身边的解说嘉宾陈三生。

    第一局最后阶段的连续变化委实违背常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先是即将拿下比赛的彭乐云诡异呆滞,似乎成为了木偶,让陷入死地的林缺莫名其妙翻盘成功,扭转了局势,接着实力明显逊色很多的林缺开了挂一样疯狂压制住彭乐云,“轰隆”“轰隆”的声音和火浪营造出了真实的爆炸场景,可这样的发展又未持续太久,短短几招后,林缺主动停止,裁判火急火燎地宣布了彭乐云获胜。

    这里面单独一段拿出来都称得上不可思议,无法理解,更别说它们组合着发生了!

    不是我脑袋不够用,实在是这个世界太奇妙!

    刘畅的话语惊醒了陈三生,他收敛住失态,回味了一下道:

    “应该是林缺觉醒异能了……”

    “觉醒异能?”刘畅略显呆滞。

    他还真没见过大派嫡传以不受控制的方式觉醒异能。

    “对,看这段。”陈三生指着导播及时给予的慢动作,“彭乐云并不是僵直在了那里,仅仅是出招的动作变得缓慢,像是陷入了泥沼,阿畅,你想到了什么?”

    “大地的力量……斗部的特点之一!”刘畅恍然大悟,“林缺突然觉醒异能,短暂束缚住了彭乐云,这才跳出了死地,而之后,他试图依靠异能觉醒时的那种爆发打败对手,可彭乐云并非等闲之辈,于狼狈之中稳稳守住,等到‘爆发’宣泄完毕,受到强烈反噬的林缺当然也就没法支撑了……”

    他先前的疑问尽数得到了解答。

    “可是,可是,他是蜀山斋的弟子啊,他家长辈没指导他怎么缓慢觉醒吗?”刘畅产生了新的迷惑。

    一般人觉醒异能才会出现失控的情况!

    陈三生作为曾经的武者,又搜集过资料,耳闻了林缺父亲曾经在松大做教练的事情,顿时有感而发:“林缺肯定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也明白必然得不偿失,但对他来说,对武者来说,有的事情义无反顾,虽千万人,吾往矣!”

    刘畅还待再说,转播画面因为楼成的登台已重新切换到了场地中央。

    看见彭乐云身前衣物布满焦痕,脸色略显苍白,肌肉微微颤栗,他愕然之色再现,脱口而出道:

    “彭乐云受伤了!”

    “这下有意思了……”陈三生眉毛一挑,语气复杂地叹息道。

    林缺的“燃烧”真地为松大点亮了希望,就看楼成能不能把握住,能不能跨越大魔王了!

    …………

    “呃……”听见主持人和解说嘉宾的讲解,闫小玲松开了捂住眼睛的手掌,有些欣喜有些鼻酸。

    她下意识扭头,望向了穆锦年,只见她已然抽泣,正扯着纸巾擦拭脸庞。

    再回首,论坛也出现了一张张或赞叹或感慨的帖子:

    “林缺还真是拼命啊……”“盖世龙王”如此写道。

    …………

    “不会吧……”贺小伟摸着下巴浓密的胡子,无声自语了一句,“难道我真有毒奶异能?”

    他随手刷新了微博,看见了好几条新的评论:

    “认真地跪下,我不该产生动摇的。”

    “老仙,收了我吧!”

    “这也能翻过来,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捂耳朵)。”

    “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命运,最后我,无力地看清,强悍的是毒奶。”

    另外的地方,另外的房间,“江湖百晓生”则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哪怕受了伤的彭乐云,楼成也未必能赢得了,即使能赢,也必然拼到接近极限,奈何不了后续的方志荣。

    …………

    看台上,太后纪明玉右手握了张,张了握,嘴里念念有词:

    “这小子简直,简直……”

    她“简直”了几遍也没能想出合适的骂词。

    我们纪家祖传“任性”和“倔强”两大血脉?

    “还真是林缺能做得出来的事情……”严开一声长叹,他常年耳濡目染,自然清楚林缺刚才举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侧头看了眼媳妇,他松开手掌,拍了拍纪明玉另外一边的肩头,宽慰道:

    “别担心了,有施教练看着,有爸妈他们护着,不会有太严重后果的,年少的事情谁没轻狂过,谁没热血过?”

    纪明玉叹了口气道:

    “这么来一下,他成外罡的希望降低了至少一半。”

    如果林缺能按正常的流程走,那他二十二岁前踏入高品,成就非人,轻而易举,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潜力去冲击外罡境界,可现在一来,等他养好身体,差不多都是一年半载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因着异能觉醒,身体素质提高,他六品水准倒是很快能有,非人却不再那么容易,后续会越走越难,越走越慢。

    严开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看见拐走自己小公主的家伙站在了彭乐云对面。

    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哪怕没什么太强烈倾向的观众也感受到了决赛的窒息感。

    …………

    松大武道社替补席,施老头压制了林缺体内的反噬,稳定了他的情况,吩咐李懋和蔡宗明将他送去了急救室做后续处理,严喆珂看着肤色青白凝着冰霜的表哥,眼眶明显泛红,双拳紧握着,想要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

    她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擂台,眼里映照出了楼成昂扬挺拔的身躯。

    这一次,没来得及给你加油,但我的心与你同在!

    山北大学武道社席位处,方志荣许万年等人的神情凝重了几分,感受到了某种叫做“压力”的东西。

    他们第一次感觉本届比赛的冠军不是那么保险!

    是好是坏,就看接下来的这局战斗了!

    …………

    长啸之声,犹在回荡,似乎凝成了一根音柱,上接了九霄,由远及近,震动心灵。

    楼成战意燃烧,气势如虹,化作呼啸的北风,蹬蹬蹬“卷”上了擂台,与彭乐云不远不近地相对而立。

    他热血奔腾,情怀汹涌,激素由此分泌,刺激得气血愈发强盛,力量和速度都似乎有所提升,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

    按照正常的想法,他此时就该顺着这股气势,狂猛进攻,宣泄情绪,哇呀呀地一通压制,彻底击败对手,但是,楼成很清楚,彭乐云岂止等闲,当世天骄不含一点水分,大魔王的称呼实至名归,对于类似敌人,哪怕他已受到创伤,也不是一口气能吃成胖子的,如果急躁,如果鲁莽,反而会被他抓住机会,一举战胜!

    当然,现在这种“燃烧”,这种“激荡”,这种气势冲霄的感觉,也不能舍弃,白白丢掉一定的优势,所以,得按照师父曾经的说法来打:

    意如火,心似冰!

    侵略如火,冷静似冰!

    嗯,以彭乐云目前的状态,挨上三记“内爆”必然无法承受!

    他念头转动之间,裁判已举起了右手,彭乐云也重新凝聚了眸中精芒,这像是有两道闪电凭空跃出,照得四周白茫茫一片,刺激得楼成心神略有颤栗。

    呼的一声,裁判手掌落下,声音蹿出:

    “开始!”

    喀嚓!楼成和彭乐云同时动了,前者爆发了丹劲,双腿一粗,气势如虹地飞掠而出,后者气血一收一荡,腰部一沉一放,如同云朵般飘弹向前,“闪击”对手。

    他们都选择了开场抢攻!

    本场战斗,甫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两人皆是高速扑击,八九米的距离瞬间消失,根本没有调整的余地,只能分别侧身,鼓胀肌肉,进行硬顶硬的贴靠。

    砰!

    擂台中央仿佛有两台轿车撞在了一起,声响震天,气浪翻滚。

    楼成和彭乐云的身躯如有定格,肌肉的颤抖,大筋的弹跳,细微而清晰,刹那之后,他们齐齐往后退开,蹬的一步,踩裂了青石。

    刚有稳住,楼成身体前弓,两条手臂自然下垂,腕部一勾一抖,打出了一道贴地游走的皓白寒光和一个穿透气流的赤红火球。

    冰焰双焚!

    如此短的距离,如此紧凑的袭击,彭乐云连“踏罡布斗”都来不及做出,除了硬抗,似乎再无别的法门。

    就在这时,他眼中精芒更盛,双掌泛出丝丝银白,突然于身前一拍。

    轰隆!

    这一拍不再是清脆短促的“啪”,原地如有惊雷炸响,音波和气浪席卷往外,瞬间就破坏了结构不稳定的晶莹寒光与暴虐火球,让楼成身心一震,于烟花盛开的场景里短暂惊悚!

    兹兹兹!

    彭乐云合拢的双掌拉开,拉出了一条像是薄薄刀刃的银白电光。

    啪!

    电光一闪,已是“斩”到了楼成身前!

    如果没被突如其来的雷鸣影响,在彭乐云双掌即将分开时,楼成就该有所察觉,做出躲避和防御,可是他慢了半拍,闪电一出,再非人力可以挽回!

    兹的一声,他头发根根竖起,胸前焦化出了一道裂缝,露出了炭黑的皮肤。

    “晴天霹雳.无云雷刀……”直播间内的陈三生愕然开口,吐出了八个字。

    这是雷部外罡绝学里的杀招,彭乐云当然没有练成,连简化都谈不上,只是仿效它的特点,自创了形似它的武功!

    没想到受伤的彭乐云抢出了主动,创造了胜机!

    而就在陈三生说话的同时,彭乐云身形自然流畅地反弹,欺到了楼成身前,脑海内观想出了青雷银电轰击地面,燃起喧烈金火的场景。

    随着这画面的浮现,他似乎被闪电击中了气血枢纽、下腹丹田和臀部尾椎等地方,体内爆发出了超过以往的力量,手臂肌肉一鼓,拳头裹着赤红的火焰,以腾得一下往外燃烧的速度轰向了楼成。

    雷部,第十五式,简化外罡,“霹雳火”!

    这一招的效果是爆发性提升力量,并伴随火焰的灼烧!

    这个时候,楼成才刚从麻痹里缓了过来。

    他想象过彭乐云的难以对付,想象过受伤的他依旧有击败自己的实力,但没想到他是如此的厉害,如此的恐怖,刚一开场,自身就陷入了险境!

    心如冰镜,映照细微,楼成脑海念头一闪,没赶着去做已来不及的“还劲抱力”,而是驱使体内寒潮,集中于了右边手臂。

    他肩膀炸劲,胳臂急抬,挡向了对手的“霹雳火”!

    噗!

    彭乐云的拳头刚打中楼成上臂,就感觉到他顺势一沉,喷发出了冰意,然后气血、劲力和精神等尽数收缩,凝聚往了下腹丹田,连带着本身的磅礴力量也被吸收,仿佛打中了虚空。

    而原本该向着四周向着内部扩散灼烧的“火焰”被束缚在了那里,遭提前外放的冰晶雾气扑灭。

    楼成这是仿效安朝阳故智,仗着“冰镜”对敌人出招时机的准确把握,以“还劲抱力”来抵挡霹雳火!

    当然,两次情况不一样,面对的招式不一样,处理的细节顺序也就有了区别,安朝阳是怕被“当头棒喝”冻结思维,因此恰好收缩精神,以避此劫,而楼成担心被灼烧之意侵入身体,造成内伤,所以提前喷薄冰霜异能,做出抵消。

    所有感觉尽数还抱于他的丹田,平衡旋即打破,汹涌的浪潮奔向了楼成的左臂。

    他及时观想出了雷云震荡的画面,肩膀一抖,肌肉绷紧,左拳迅猛擂出,从上往下,捶打向了彭乐云。

    雷音震禅第一击!

    彭乐云的“霹雳火”未成,就已知道不好,已然回流了气血,跟着做出爆发,慢了半拍地反向挥抡右臂,往上画了个弧线。

    砰!

    他手臂刚与楼成的拳头接触,就感受到了胜过自己不少的力量和急速扩张的冲击波浪,身体不由自主一跳,肌肉筋脉等当即受到震荡,与内在的“流星爆”伤势有所叠加。

    喀嚓!

    这股力量直上直下,彭乐云双脚陷入了地面,没能撤步卸劲。

    靠着借来对方力量的“合击”,楼成一招打停了彭乐云,立刻就抓紧时间调整肌肉,观想出一轮沉重灼热的赤红大日。

    焰流汇聚,出现凝缩,压成了即将爆开的一团,一尊人首兽身的神灵从虚空跨出,镇压住了这一切。

    火部,简化外罡,“内爆”!

    楼成正要抬起右臂,轰出关键之击,可刚才架住彭乐云“霹雳火”的位置却有一阵刺痛产生,直钻他的脑海。

    靠“还劲抱力”来化解外罡招式确实太冒险,“霹雳火”又是以力量爆发见长,刚才那一下,虽然自己卸掉了部分,借走了部分,剩下的还是伤到了肌肉、筋膜和骨头,让发劲受到影响……他的心头瞬间冒出了这个明悟。

    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右臂有点骨裂了!

    md,不管了,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想到大舅哥下场时纯净的笑容和恳求的请求,想到珂珂的期待和感伤,楼成咬紧了牙关,忍不住了疼痛,右臂如约摆动,拳头直崩彭乐云的小腹。

    彭乐云一受震荡,双脚陷入青石之中,就知接下来会有什么遭遇,眸中神采不摇,第一时间就收缩气劲,缓解伤势,完成了“两连爆”。

    啪!

    他左手五指张开,青黑外显,急速下按,半接半推!

    轰隆!

    他体内仿佛有了一枚定时炸弹,于此时轰然爆发,直接摇晃了五脏六腑,翻腾了气血和体液。

    先前的伤势再现,愈发得严重!

    彭乐云忙吸了口气,做出了连续的第三次“还劲抱力”。

    而楼成则被他丹劲爆发的一推,弄得失去了重心,跌撞往后。

    蹬蹬两步,他直接回流了气血,稳住了身形,并借助脚步的反弹,合身前扑。

    啪!他拳头凶猛侧摆,勾打向了对手的太阳穴。

    彭乐云神色如常,不慌不忙,顺着丹劲喷薄之势,肩膀一提,手臂架起,及时格挡。

    砰!闷响声里,楼成关节啪啪作响,筋膜拉伸,五根指头弹了出去,戳向敌人的脑袋。

    这还没完,他每根指头都射出了一道晶莹闪烁的微弱寒光,美如梦幻,如箭似针!

    冰部,第二十一式,“极光”!

    刹那之间,彭乐云头皮发麻,太阳穴位置刺痛袭脑,连忙向旁边一侧,并顺势用出了“乌龟缩头”的闪避招式,险之又险躲过了致命的极光。

    见此情状,楼成哪能放过,当即又观想了赤红大日,要以左拳再轰一记“内爆”!

    就在这时,彭乐云体内仿佛有一个个涡轮浮现,急速旋转,周身缭绕起了若有似无的电火花。

    一股庞大的斥力袭来,正在准备简化外罡的楼成向后一仰,被硬生生推出了一米。

    彭乐云立刻抢上,脑海内观想画面连连变化,定格于了一张悬在虚空里的青色玉符,其上文字繁复,像是闪电缠绕而成。

    兹兹兹,阴阳相撞,银白亮起。

    啪!彭乐云手臂高举,身体膨胀,化作了代天行罚的神灵,一记劈拳,刚猛下打。

    雷部,简化外罡,“雷篆”!

    楼成散去劲力,迅速“抱丹”,握拳上擂,强硬“回答”。

    砰!

    他头发再竖,似有青烟冒出,身体完全麻痹,连站立都仿佛变得艰难,而彭乐云被丹境爆发的力量往外一摆,蹬蹬退后了两步。

    就是这两步,楼成有了缓气的时机,以“还劲抱力”摆脱了影响,彭乐云亦是做出连爆,抡开了双臂,像是劈下一道又一道闪电般疯狂攻击。

    啪啪啪!

    这像是机关神拳的另一种版本,速度稍慢,力量更大,衔接与丹境的爆发完美融合。

    楼成根本没时间去借力,只能硬着头皮,靠着冰镜,连续爆发,不断招架。

    砰砰砰!

    两人身形移动间,碎片纷飞,裂痕蔓延,完美呈现了飞沙走石的效果。

    “这场比赛哈……”此时,陈三生才有空闲点评两句,“有点惨烈。”

    对,不是漂亮,不是精彩,是惨烈!

    楼成和彭乐云总是能于对方招式的衔接和电光石火间创造出机会,使得外罡招式对外罡招式的情况一直没有出现,都是以丹境的爆发来硬抗,相当得惨烈。

    这也说明了双方目前的棋逢对手和战斗的胶着!

    “或许,要想打败大魔王彭乐云,这是必经之路。”旁边的刘畅感慨附和。

    啪啪啪,砰砰砰!各自再做九连爆后,彭乐云主动求变,抓住节奏的脉搏,突地顿住了劈打,吸了口气。

    嗡嗡嗡!他体内又有一个个“涡轮”在疯狂转动,诡异的吸力在银白电光的衬托下浮现而出,正用震拳攻击对手的楼成猝不及防,向前一栽,脚底打滑!

    在战斗的技巧上,沉浸多年的他肯定比楼成强!

    机会!

    彭乐云没做抱丹,没用简化外罡,务求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右臂绷直,化作单鞭,啪地抽向了敌人的脖颈处!

    眼中的拳头急速放大,楼成似乎只剩下两个选择了,要么散掉架子,就地打滚,以做躲避,要么稳住身形,避开要害,以受伤换时机,当然,彭乐云后续攻击必然是连环来袭,两种办法都只能应一时之急,无法扭转劣势。

    眸中神采不变,楼成重心一固,向右侧了一寸,将肩膀“送”给了彭乐云。

    “完了……”陈三生低语了一句。

    喀嚓!

    彭乐云单鞭抽中,破裂声响,但碎的不是楼成的骨头,而是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凝聚出来的一层冰晶。

    冰部,第一十五式,“冰甲”!

    这招是对异能的运用,楼成掌握得极快,它虽然扛不住简化外罡和丹境的爆发,但应付普通的招式还算有用!

    强者对决,一招失手,立受反扑,彭乐云想都没想,瞬间回流气血,以防杀招。

    楼成自不会放过,身体右侧的同时就在观想赤红大日和火神祝融了!

    此时此刻,他身躯舒展,忍着右臂的疼痛,将压缩的火团导入了拳头,啪的一声崩出。

    火部,简化外罡,“内爆”!

    第二下!

    轰隆!

    彭乐云虽然及时下捶拳头,以丹境爆发之力硬生生打退了敌人,但体内再遭“空袭”,仿佛燃起了一片火海,让他异常难受,险些吐血。

    然而他意志同样坚定,一个“回抱”,勉强压住了创伤,并顺势反扑,“闪击”楼成!

    楼成则以丹境的爆发稳稳守住,不动分毫,打算接下来以“雷音震禅”来彻底引爆敌人的伤势,就像对付任莉一样!

    可是,之前的连番碰撞里,彭乐云已敏锐察觉到了他右臂有伤,出招有疵,于是调整了步法,频频向他右侧进攻,逼得他不断以右拳硬挡,骨头和筋膜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砰砰砰!

    雷音震禅之声回荡,彭乐云不断地收缩又喷薄丹劲,以十连爆强行支撑了下来,而楼成额头冷汗泌出,右臂抬起愈发艰难。

    他咬紧牙关,以疼痛刺激自身,在敌人的又一轮攻击里,他突然探出右手,张开五指,不做格挡,反向抓拿。

    是时候了!

    喀嚓!楼成听到了骨头裂得更开的声音,也抓住了彭乐云的拳头,然后,他没做发力,而是直接将体内的冰霜寒流灌注了过去。

    霍然之间,彭乐云有所僵直,但他迅速恢复,回流了气血,丹劲一成,旋即炸开,带动身体向后跃开,以避楼成接踵而来的袭击。

    他可再也硬扛不住楼成的第三记“内爆”了!

    而楼成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直接用简化外罡,而是跟着“还劲抱力”,克服了伤处的疼痛。

    他双脚一粗,踩裂地面,身体腾空而起,欺到了对手的身前。

    紧跟着,他急抬双手,结出印诀,脑海内观想出了古字,喉咙里发出了低沉之音:

    “兵!”

    刚出招还击的彭乐云顿时僵住,身体像是到了极限,被一口口刀剑架在了脖子上。

    正常的时候,他自能及时克制,观想出雷神镇压外邪,反向攻击,可如今,内伤叠加,已然不浅的他精神摇晃,短暂失态!

    就是现在!

    楼成战意勃发,再次观想出了沉重的赤色大日,凝缩了暴虐的火焰。

    虚空里,祝融踏出,脚踩火龙,镇压住了即将爆发的一切。

    啪!

    楼成死死盯着彭乐云,身躯膨胀,左臂抖出,一拳擂向了对手的胸腹之间。

    “内爆”第三击!

    彭乐云勉强恢复,双臂一架,挡在了身前。

    轰隆!

    他眼前一片赤红,那是毛细血管有所爆开,脑海内则嗡鸣不断,失去了对外在的感觉,失去了对身体的感觉。

    楼成上步一抢,忍着疼痛,将右拳停在了彭乐云的咽喉处。

    裁判举起了右手,朗声宣布:

    “第二局,楼成胜!”

    第二局,楼成胜……听到这句话,楼成才敢放松,猛地吸了口气,觉得这真是生平最艰苦的一战。

    彭乐云稍微平复,正想说话,却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软软倒地。

    “大魔王”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