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让”一只手
    啪!啪!

    随着彭乐云吐出的鲜血落地的还有四颗莹白如玉的牙齿,它们往前往侧翻滚了几圈,于即将停止时被“大魔王”噗通倒地的身体再次掀动。

    这一切便仿佛电影结尾的慢动作,一帧一帧映入了楼成的眼眸,让他产生了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自己真的打败“大魔王”了,哪怕是受伤的大魔王……

    回想整个过程,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艰险,要不是林缺拼得彭乐云受伤,自己恐怕还会落败,顶多给对方造成点麻烦……

    至于现在,从正式打擂台开始,这还是彭乐云第一次无力软倒!

    前面三四年,他是输过几次车轮战,但每一次都保持住了较为良好的形象,从未如此狼狈过!

    呼……楼成吐出了一口浊气,既庆幸于自身没被刚才异常艰险的战斗压垮,又亢奋于终于打败了那仿佛永远没法战胜的“大魔王”。

    虽然彭乐云是受伤了,但他已经开始蜕变,两者抵消,自己赢的心安理得,更别说,这还是大舅哥拼命换来的成果!

    此时此刻,他情绪激荡,恨不得再长啸一声,以抒发心里的喜悦和兴奋,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将这种宣泄尽数涌入了自家气势,侧过身体,霍然望向了山北大学武道社席位处,望向了有着不少雀斑的方志荣!

    啪的一声,方志荣只觉楼成的双眸精芒闪耀,竟让自身有了正午直视烈阳之感,忍不住便眯起了眼睛,与此同时,他耳畔有虚幻的呼啸声回荡,四周似乎快要刮起飓风暴雪。

    身体微微颤栗,方志荣刹那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明悟:

    经过刚才一战,楼成已然气势冲霄!

    如果他被消耗得极大,或者受到不轻的伤害,那气势再强,也只是点缀,无碍大局,可如今,他们明显在拼到极限前就已分出了胜负,以楼成“变态”的体力,再激战一场并非不可能,这种情况下,气势就相当重要了!

    方志荣猛地吸了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和身体的反应,陡然起身,谁都没看地走向了石阶。

    …………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彭乐云这样狼狈……”直播间内,主持人刘畅喟叹有声。

    “是啊,拼得太惨烈了。”解说嘉宾陈三生拿着签字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我没想到受伤的彭乐云还这么难以对付,也没想到楼成能坚持下来,等到了曙光的出现,这份意志,这份对时机的把握,确实非比寻常,当然,也能看得出来,相比练武多年的彭乐云,急速蹿升的楼成根基稍显浅薄,呵呵,这不是指学的武功招式,而是指对它们的合理应用,以及激烈战斗里的节奏变化等等,他还较为青涩。”

    “对,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惨烈。”刘畅点头笑道,“不过,楼成是很有战斗天赋的武者,临场发挥总是能给人惊喜,再经过这么一场非人以下最高水准的较量,相信他很快会扎实好根基。”

    陈三生闻言,颔首感慨:“所以说彭乐云输得这么狼狈也不冤枉……林缺的决绝和勇气,楼成的意志和实力,两者相加,必然能创造奇迹。”

    他说的有些不够通畅,但意思表达了出来。

    “好了,彭乐云被搀扶下场了,三生同学,你感觉他伤得有多重?能不能简单预测下楼成和方志荣的较量。”刘畅抓紧时间问着。

    陈三生沉吟了下道:

    “彭乐云应该是挨了三记‘内爆’,又被轰了十几记震拳,体内还有林缺爆发造成的伤势,换做之前,他即使不死,也必然重伤,少说得躺上几个月,当然,换做之前,他不可能挨到第三记内爆才输,战斗早就结束了,伤势也就没有那么严重,现在嘛,他开始了蜕变,身体承受能力有所增强,呃,重伤差点吧,目测一两个月能康复。”

    “楼成消耗是挺大的,但他这方面号称‘变态’,就不能以常理推断,我认为他应该还有与正常七品一战的体力,问题在于,阿畅,你有没有注意,楼成的右臂明显受伤了,而且最后两三下中伤势加重了很多,算是暂时废掉了,顶多也就能勉强动一动。”

    刘畅点头道:“我有注意,彭乐云最后在针对着这点做文章,可惜,没能撑到见效,呵呵,楼成这是让了一只手啊。”

    “所以,方志荣的机会来了,第三局的比赛里,他们六四开吧,他六,楼成四。”陈三生说着说着,忍不住补了一句,“而如果楼成能拼赢方志荣,那松大拿冠军就稳了,他最后一场只要还可以动,哪怕做不出丹境的爆发,也能吊打许万年。”

    “不会吧?许万年就算不用乌鸦嘴,也是职业九品的水准啊。”刘畅不相信地反驳道。

    陈三生呵呵一笑:“这得看和谁打,没了乌鸦嘴,楼成到时候只要找到机会丢个‘兵’字音,我不信许万年有办法免疫……品阶差距太大,对方手段太多,擅长的东西又被克制,这些都是客观事实,注定了许万年面对楼成没好果子吃,除非楼成右臂再受创伤,连印诀都结不出来,不对,就算这样,以他连胜两场,打败了大魔王的气势,吓也可能会把许万年吓死。”

    “这么一听,许万年还真惨啊,不过楼成接近极限的话,反弹诅咒的异能会不会效果变弱?”刘畅疑惑地问了一句。

    异能来自根髓的异变,来自身体的细微结构,与本身的状态也是息息相关的。

    “有可能……可许万年敢赌吗……”陈三生低语了两句,听到了导播的提示,忙坐直身体道,“不管如何,楼成只要能撑到许万年登场,赢面不会低,本届冠军的归宿很大程度上将被接下来的这局战斗决定。”

    “比赛即将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是楼成再接再厉,气势如虹地完成一穿二,还是方志荣抓住对方受伤的机会,稳住局势,助山北三连冠!”

    …………

    “真不容易啊……”楼成的粉丝论坛内,“卖呀卖馄饨”冒了出来,发出感慨。

    之前的战斗里,她捏紧了一把汗,一颗心提起又放下,放下又提起。

    “盖世龙王”滑稽回复:“要不怎么叫‘大魔王’?我刚还以为楼成会输的。”

    “嘤嘤嘤,看得我水杯打翻了。”“幻梵”“握拳流泪”,“咱偶像真不容易啊!打倒大魔王,迎娶飞天杯!”

    “你们别激动,还没赢呢,楼成的右臂现在算废了,能不能打败方志荣还得两说。”“盖世龙王”给她们泼了盆冷水,“上天更偏爱悲剧,你们不觉得热血少年拼到了最后一口气,却无奈地倒在了最后一步,更让人印象深刻吗?”

    “你成为太监更让我印象深刻……”“长夜将至”闫小玲如是说道,但她心里的紧张再次弥漫,又有了呼吸不畅的感觉。

    大家拼到了这一步,千万别倒在成功门口啊!

    小姑娘们忘了去微博等地方炫耀围观,默默地开始了祈求和许愿,而“一贯纯爱俊冈本”他们却进行起刷版活动,用同样的两个字刷版:

    “打穿!”

    “打穿!”

    “打穿!”

    …………

    “我擦嘞,‘大魔王’都被你奶死了!”

    贺小伟之前的微博下出现了这样的回复,整齐划一,排成了队形。

    “我真有这么强……”贺小伟再次摸了下自己浓密胡须,点到了改昵称那里,犹豫再三,决定不信那个邪,于是再发微博道:

    “我就不信一只手的楼成能赢方志荣!山北最后还是能拿冠军!”

    这条内容一被刷新出来,回复那是嗖嗖见涨:

    “我去,不奶死山北你不罢休啊!”

    “我不扶老太太,就服你!”

    “小心山北事后买凶废你!”

    “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

    “说吧,楼成是不是给你好处了?”

    “江湖百晓生”也看到了这条微博,就感觉挨了一记闷棒,恨不得化身管理员,封掉这毒奶解说。

    刚彭乐云倒下时,他心跳是缓了一拍的,险些就跟着倒下,好不容易才以“楼成手臂受创,方志荣正值鼎盛”平复过来,结果又看见了这样的东西。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

    …………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看见楼成右臂动作迟缓,严喆珂难掩心疼,细碎洁白的牙齿紧咬住了嘴唇。

    受伤也就算了,橙子还得以受伤的状态再打一场……

    思绪翩飞间,她忽地回想起了楼成上一次的受伤,回想起了他炫耀左手也能夹菜,回想起了他弄巧成拙时的呆滞表情,回想起了自己羞涩的喂饭,回想起了有关的点点滴滴。

    莫名之中,甜蜜涌现,严喆珂嘴角不自觉勾起,心里的紧张和忐忑被冲淡了几分。

    不行,不行,这个时候我得严肃,得郑重,怎么能笑呢!

    她赶紧扳起了俏脸,双手合十,抵住嘴巴,认真地做着祈求。

    而这个时候,无独有偶,楼成也想起了这段往事。

    要在接下来的养伤阶段有心情享受类似甜蜜类似美好,那就不能带着遗憾离开!

    嗯,减掉麻痹伤势造成的影响,不靠金丹,我还有四五连爆的体力,算上金丹,七八连爆足以做到,这点压过方志荣一筹!

    既然有希望赢,那就去把握这个希望!

    楼成收敛住念头,抬首看向了已站在对面的方志荣,听见了观众们终于从惊心动魄里缓过来后发出的呐喊之声。

    这时,裁判举起了右手。

    决定冠军谁属的一战即将打响。

    裁判挥下了手臂:

    “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