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生活还得继续
    夜灯昏黄,道路车行,楼成和严喆珂沉默了下来,并着肩向酒店大门走去。

    “我哥应该是胡乱觉醒异能被外公骂了……”走着走着,严喆珂声音略显缥缈地说道。

    楼成叹息了一声:“他付出是挺大的……反正拿冠军了,心愿也完成了,也没必要再和你们外公硬顶了。”

    作为一个完整经历过高中的人,他其实不缺乏对离别伤悲的体验,但那个时候,心智和三观都远不够成熟,对未来充满憧憬,觉得再会是经常能有的事情,对类似的感触也就比较浑浑噩噩,不够深刻。

    而现在,了解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对大家一起拼搏,一起吃苦,一起闯关的日子,也就越加地珍惜,明白有的人有的事,一旦结束,未必还有以后,于是伤感从中而来,不可遏制。

    还好,还好,林缺是大舅哥,将来也要进职业赛的,见面的次数不会少,只是很难再像之前两年一样,为了同一个目标,精诚合作,共甘共苦了。

    “是啊,但还是好惆怅……”严喆珂扁着嘴巴,一脸很委屈的样子。

    楼成正待附和两句,突地看见自家岳父和岳母大人从旋转门内走了出来,忙挺直了腰背,小声清理了喉咙。

    不过,他握着女孩的手却没有一点松开,像是在表明什么。

    “爸,妈……”严喆珂喊了两声,脸颊急速染红,但右手倔强着未曾缩回。

    “严叔叔,纪阿姨。”楼成跟着喊道,并无手足失措的感觉。

    严开看了他们紧握着的双手一眼,轻轻颔首回应了楼成的问候:

    “好。”

    他嘴巴张合了一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再开口。

    纪明玉则呵呵笑道:“小楼,伤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今晚的比赛发挥真好,又惊掉了一地眼球。”

    “阿姨夸奖了,伤没多大事,几个星期就好了。”楼成没表现口才,也没表现幽默,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不错,好好养伤,珂珂,今晚和妈一起睡吧,咱娘俩好好聊聊,让你爸睡外面沙发。”纪明玉笑吟吟望向了女儿。

    “嗯。”严喆珂微微点头,侧身看着楼成说,“我先到我爸妈那边去了……”

    她顿了顿,抿起嘴巴,略微歪头笑道:“明天见~”

    “明天见!”楼成含笑回应,主动挥手对严开和纪明玉道,“叔叔,阿姨,再见。”

    “明天见。”纪明玉轻笑重复了一遍女儿的话语,严开则儒雅颔首。

    目送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去,楼成暗叹了一声见岳父岳母的气氛果然比较尴尬和微妙,见识过大场面的自己都相当拘谨。

    不知道嘴王这种强者,面对他岳父岳母时是不是依旧挥洒自如……

    胡思乱想中,楼成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按开了灯光。

    右侧是好多天没睡的大床,左边是凌乱摆放着的物品,楼成突然有种出差几月回到孤寂家里的感觉,一室光明,满怀离索,触目陌生。

    这就是夺冠后的夜晚?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楼成唏嘘出声,没有换鞋,走到了落地窗边,外面高楼耸立,灯火万家,星河入世,既繁华又冷清。

    怔怔看了一会,楼成忽然感受到手机的振动,忙拿了出来,看见了严喆珂发的消息。

    “在和我爸我妈聊天,他们对你印象都挺好的。”珂小珂“害羞”笑道。

    楼成的嘴角顿时上翘,刚才的伤春悲秋感一下消失地无影无踪,“坏笑”着回复道:

    “所以,可以结婚了?”

    “噗,想得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严喆珂“握拳敲头”道。

    楼成失笑一声,抬手看了眼那枚定情戒指,又再次望向了外面。

    这一次,他只觉夜色里的灯火透出了淡而隽永的温馨,为晚行的路人照亮了归途。

    …………

    翌日,拿到了全国赛冠军的楼成依然早起,没有松懈,没有偷懒。

    他手臂有伤,很多招式难以修行,只能专注于内练、步法和腿功,在晨光里转折生风,呼啸如意。

    七点四十,楼成结束了惯常的锤炼,返回了酒店,艰难地清洗了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彻底闲下来的他忽然有些感触,觉得昨晚拿到全国赛冠军的经历还是那样的不真实,还是那样的梦幻,如果不是金牌就摆在旁边,恐怕真不敢相信。

    “这才一天不到,怎么就想回味了呢……”楼成摇头失笑,遵从着内心的悸动,拿上卡,出了房,准备打车前往帝都市武道场馆。

    沿途无事,两侧高楼倒退,类似的景色每个城市一般无二,楼成心态悠闲,饶有兴致地看着,时而与严喆珂聊上几句。

    不知不觉,目的地抵达,他拿出了副平光眼镜戴上,双手插兜,漫步走向了武道场馆大门处。

    周围的广场里,昨晚入场和离开时的人潮早已不见,就连地面都变得干干净净,再没有之前的丝毫痕迹留下。

    越过几位来开店铺门的男男女女,楼成心情不知为啥变得极好,连脚下方砖的轮廓都觉得颇为顺眼。

    场馆大门已重新打开,里面空空荡荡,人烟稀少,两侧的墙上则还贴着他和彭乐云“对峙”的宣传海报。

    微微一笑,楼成插着兜,一步一步来到擂台附近,找了位置坐下,目光柔和地看着昨晚大战的地方,看着在那里“嘿嘿哈哈”拳脚搏击的两个小孩。

    他们招式中规中矩,但身体尚未发育,力量不足,脚步虚浮,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威力,而且学着电视电影,每出一招都要喊上一声,打的热热闹闹,活力十足。

    “诶!小心点!”

    “别伤到自己了!”

    几位家长在旁边不断提醒,直至被教练撵到看台这边。

    注意到楼成正微笑看着擂台,一位外向的家长呵呵笑道:“小孩非得学武,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趁刚好有空陪着。”

    楼成想了下,含笑说道:“练武是好事。”

    说着,他洒然起身,又补了一句:“适度锤炼有助于发育,不适度的话,有碍发育。”

    “啊……”家长们面面相觑,莫名所以。

    楼成没有再说,插着兜走向了门边,临到快出去时,才回头望了一眼,望向那熟悉又陌生的擂台。

    依稀间,他仿佛从旁观者角度看到了举起奖杯的林缺,看到了仰天长啸的自己,看到了奔向擂台的严喆珂……

    嘴角勾起,他转过身,离开了这里。

    …………

    场馆外,楼成拿出手机,拍了张门口的照片发给严喆珂。

    “诶……武道场馆!”严喆珂先是诧异,旋即“怒气勃勃”道,“都不带我!”

    “下次一起!”楼成“憨笑”道,“突然心血来潮了而已。”

    严喆珂“捂嘴”笑道:“我家傻橙子还有这么不粗糙的一面啊!”

    说完这句,她又补了一条:“太后让你中午来吃饭,地址是……”

    楼成悠闲回味的心态褪去,忙问了一句:“要买烟酒水果吗?第一次上门好像得带这些东西……”

    “不用吧……”严喆珂“头冒问号”,“又不是正式上门,就一起吃个饭,而且我们还是学生。”

    “但还是第一次见家长,见岳父岳母,总得表现我的重视嘛。”楼成“手摸下巴”说道。

    礼多人不怪!

    “我没经验诶,我,我问下太后去!”严喆珂犹豫片刻,决定请教过来人。

    楼成“窃笑”道:“太后应该也不懂吧,你爸都是你出生好几年才第一次上门的。”

    “没关系~反正重点是我爸我妈,他们觉得没问题就没问题了~!”严喆珂停了会道,“太后说不用带什么东西,让你放松点,别太拘谨。”

    “好吧……我这就厚着脸皮过来?”楼成问道。

    严喆珂“眼睛滴溜溜转动”道:“别急,先回去换身衣服吧,穿,穿那件深色的衬衣,还有,还有……”

    看着她絮絮叨叨地吩咐,楼成忽地失笑道:“珂珂,你有点紧张啊?”

    “我这不是担心你这傻孩子不知道怎么做吗!”严喆珂“翻了个白眼”。

    “嘿嘿。”楼成没戳穿她,“举手敬礼”回复,“一切听严教练吩咐!”

    因为在意自己,在意两个人的未来,珂珂才会紧张和忐忑……

    嗯,我也一样……

    回到酒店,他将衣物翻出,按照严喆珂的提点一一穿好,这才叫了车,准备过去。

    下至大堂,他遇见了嘻嘻哈哈出去玩的李懋黎小文等人,感受到了他们愉快的心情。

    挥手作别,楼成站到门口,等待车来,此时阳光明媚,天地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