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章 客人
    两侧风景后退,轿车飞快奔驰,楼成看得有点胆战心惊,忍不住劝阻了一句:

    “珂珂,你没必要开这么快啊……”

    严喆珂用余光瞄了他一眼,松开了油门,放缓了速度,俏脸微红地讪讪笑道:“我看到别人超过我,还开得那么快,就想着得反超,想着开快点也没什么事,他们不都一样?”

    楼成听得目瞪口呆,认真地观察起左右,用眸光丈量着周围的细节。

    “你在想什么?”严喆珂穿着白色休闲鞋的右脚不知不觉又加重了油门。

    楼成表情复杂地回答:“我在想如果真出了问题,怎么方便发力,怎么脚动刹车,怎么抗住对面的冲撞。”

    “……”严喆珂再次放缓了油门,一时竟无言以对,等停于红绿灯前时,才好气又好笑地问道,“我真开得那么差吗?我觉得除了最开始点火那里,今天都很顺诶。”

    “不是差不差的问题,珂小珂同学,你心态不对啊,不能老想着超别人,不能老开那么快,要节制,要控制,常在路边走,哪能不湿鞋。”楼成怕以后自己没在珂珂身边时,她开车出事,难得严肃地提醒了她一句。

    严喆珂嘟了嘟嘴:“好吧,我尽量。”

    绿灯闪亮,轿车再启,这一次,女孩听取了楼成的意见,开得很是平稳,偶尔几次想超车,想加快,都及时察觉,控制住了自己。

    “我们去哪里兜风?”楼成此时才有心情打量车外的风景,只见高楼耸立,灯火成河。

    严喆珂酒窝浮现,语气轻快地说道:“姐姐先带你去见识下临宁的夜市,然后去江边吹吹风。”

    江南省的省会叫做临宁。

    “夜市?什么样的?”楼成想到了秀山曾经的跳蚤市场。

    “嘿嘿,你到了就知道了。”严喆珂眉眼带笑地卖了个关子。

    轿车左拐右绕,于半个小时后抵达了一条热闹的街道,一眼望去,这里灯火如昼,简易的铺子排成三列,蜿蜒向远方,四处人头攒动,声音弥漫。

    在倒车雷达和影像的辅助下,严喆珂很有成就感地停好了车,拉着楼成的手,进入了夜市,这里有卖各种各样的便宜物品,比如衣服和手机壳等,也有香味四溢的诸多美食。

    楼成左手伸出,揽在了女孩另外一边的肩膀上,将她往自己这边搂了搂,与接踵摩肩的行人稍作隔离,免得擦到碰到。

    两人走走停停,严喆珂充分享受着讲价的愉悦,虽然她压根儿看不上那些东西,但就是想体会下生活,并义正言辞地批评了楼成,说他一直以来都没学会怎样砍价,每次都是“多少钱”“一百五”“能便宜点吗”“不能”“那行,给我”的对话流程,万变不离其宗。

    逛到后来,严喆珂领着楼成找了家路边摊,要了两块大鸡排,于等待的时候说道:

    “他们家最早就是从这里开始的,现在都成全国连锁了,但除了这里,其他都不好吃了。”

    “是吗?我觉得他们家其他店的还可以吧……”楼成饶有兴致地反问道。

    “那是你没吃过好的。”严喆珂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男友一眼,接着转为“同情”,低笑笑道,“可怜的孩子,只能姐姐带你多长见识了!”

    说话间,鸡排弄好,装入袋子,两人各拿一块,手牵着手,边吃边走,彼此都认为,这特别有学生情侣约会的感觉。

    “诶,真的,比松城的好吃很多!”楼成啃着香嫩的鸡排,惊喜地表达了自己的赞叹,三口两口,吞下一半。

    严喆珂下巴微抬,带着点小得意地笑道:“我就说吧,你还不信!来,我们照一张。”

    她拿出手机,让楼成将脑袋和身体靠了过来,举着鸡排,进行自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不爱拍照的她喜欢上用这种方式记录两人共同经历的有趣事情。

    喀嚓!

    严喆珂抿着唇,偏着头,勾勒着美好的形象,楼成则无所谓地张扬着本色,末了呵呵笑道:“珂珂,你之前不是没怎么吃过路边摊吗?从哪知道的这家鸡排啊?”

    “我表姐,嗯,灵犀姐带我来过一次。”严喆珂笑意嫣然地回答。

    “灵犀姐果然是资深‘玩家’。”楼成恍然点头。

    纪灵犀是纪家这一代的长女,比珂珂大四岁,天生怪力但不爱练武,走的是求学做管理的路子,大一就有职业九品的水准,大四还是职业九品,毕业两年后,才算摸到了一点丹境的门槛。

    她是个非常爱玩的人,滑板冲浪,高山速降,唱歌跳舞,旅行远足,游轮出海,收藏买包等样样都做,除此之外,对体验各地不同特色,发掘路边美食和有趣店铺等,也颇感兴趣,属于上得了宴会下得了大排档的那种。

    说说笑笑,两人从鸡排铺位置吃到了夜市尽头,吃了一摊又一摊,都是“美食家”纪灵犀“认证”过的那种。

    绕了一个圈,从夜市外兜回车上,严喆珂领着楼成前往了江边,吹着凉飕飕的夜风,散步消食。

    宁江碧波宽阔,望之心旷神怡,水意扑面而来,滋润着皮肤和心灵,女孩一边拉着楼成,一边于护栏旁走着一字,嘻嘻哈哈,摇摇晃晃,仿佛还是个几岁的小姑娘。

    “不早了诶,得回去了……”她意犹未尽地看了下手表。

    “我们可以夜不归宿。”楼成半真半假地怂恿道。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学着男友的口吻道:“那你会被我外公和姥姥追杀八条街的!”

    “瑟瑟发抖……”楼成开了句玩笑。

    刚上门第一天,就拐带着别人外孙女夜不归宿,这是讨打呢,还是讨打呢……

    按开门,两人分从左右进了轿车,严喆珂刚坐好,还没来得及绑安全带和点火,就感觉自家身体一歪,倒向了副驾,被橙子拉入了怀里。

    “你……”她刚抬头,就看见了楼成灼热幽黑的眼眸。

    经历过全国赛期间的连续同床,亲密共枕,在过去一周因严开纪明玉的干扰和其他缘由没怎么卿卿我我的情况下,楼成早就蠢蠢欲动。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严喆珂闭上了眼睛,侧坐过来,双腿蜷缩,白皙修长如天鹅的脖子挺直,婉转相就,两人叠在一个位置上,挤得很是紧密。

    楼成早观察过周围的环境,知道这里寂静无人,一边热烈亲吻,一边就让双手展开了动作,先从肩膀背部和腿脚摸起,渐渐深入。

    “珂珂,这座位……能放倒吗……”楼成亲到女孩耳边时,急切地问了一句。

    这样施展不开啊!

    “我,我不知道怎么弄……你搜索下……”严喆珂声音细微而迷糊地回答,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这个时候去搜索下?楼成哪愿意分心,恨不得“还劲抱力”,贴身一靠,直接将座位撞倒。

    就在这时,铃声尖利响起,不断回绕。

    严喆珂推开楼成,眸含羞恼水意地横了他一眼,抿了下润泽的唇瓣,拿起手机,选择了接通:

    “喂,灵犀姐?”

    “你回来了啊,对,我们在外面,我带橙子来逛夜市。”

    “好的,我们正要往回。”

    楼成在旁边无奈发笑,伸手过去,帮珂小珂同学整理着衣物

    “哼,和你在一起好危险!”严喆珂坐回驾驶座,平复了下心情,脸颊娇红地开始点火。

    “我这不是好久没和你亲热了吗?”楼成移了移自己的裤子。

    严喆珂侧脸瞪他,但旋即咬了咬唇道:“这几天过了就好了,反正,反正我明天开始大姨妈~”

    说着说着,她噗嗤失笑。

    “我知道……对了,你姨妈呢?”楼成岔开了话题,问起正经的姨妈。

    “她去蜀山斋照顾我哥了。”严喆珂缓和了状态,开动了轿车。

    一路顺利,没出车祸,两人在四十分钟后抵达了纪家老宅。

    停好车,往正门走去,还未靠近,楼成便听见里面有人在高谈阔论:

    “我这三十多万一克……有药香的……能治很多病……”

    “还好还好,不如历哥你那串佛珠……”

    “我这串念珠材质很普通,只不过专门找大行寺的高僧开过光,每天念经温养,足足半年……我去年不是挺倒霉吗,我爸才舍下面子去求了这么一串,具体值多少,很难说……”

    “行啦行啦,别每次都炫这个,有本事给我们一人一串……”

    ……

    什么鬼……楼成听得一片茫然,这是他完全不了解的领域。

    严喆珂瞄了他下,压低声音道:“别管他们,他们就爱玩这些,没意思的……”

    她扭动把手,推开了大门,只见正厅有两男两女在聊天。

    不用介绍,楼成一眼就认出了纪灵犀,她比自家珂小珂同学更像太后,个子高挑,秀美雅致,只是眉毛不够锐利。

    “你们回来了?”纪灵犀白T恤牛仔短裤高跟凉鞋,将自家身材展露得淋漓尽致,她微笑起身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金地集团的少东张历,他爸和大行寺几位高僧关系很好。”

    张历皮肤较黑,眉眼普通,腕上戴着一串暗棕色的佛珠。

    “这是韩正操,他妈是我们省武道家协会的理事长。”纪灵犀笑呵呵指向另外一人。

    韩正操比张历要英俊几分,但眼袋很重,气血不够旺盛,手中正拿着一块绿色的吊坠。

    “这是郭果,珂珂,你认识的,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的,她爸现在独当一面了。”纪灵犀看向身旁透着波浪长发的女孩。

    说完,她指着严喆珂道:“不用我说了吧,我表妹严喆珂,好几个家伙想追她,可惜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人抢先了……诶,珂珂,你那位你自己介绍。”

    严喆珂看了看楼成,想了片刻,嘴角勾勒,没加任何后缀,简简单单地说道:

    “他是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