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章 今时不同往日
    “他是楼成。”

    简简单单四个字,没有多余的修饰,却让气氛陡然庄重,让张历郭果等人沉默了十几秒。

    “看吧,这就是当世天骄。”纪灵犀最先回神,勾勒出笑容,望向了同伴,然后转头对严喆珂“抱怨”,“他们听到楼成要来,都超兴奋超好奇,死皮赖脸要跟着我回家,想见识一下当世天骄是什么模样,有没有三头六臂。”

    “合着我是怪物啊?”楼成幽默地回应了一句。

    “不不不,不是怪物,练武一年半,就有了顶尖六品的实力,你哪是怪物,明明是超人嘛!”张历微微笑道。

    他气质相对沉稳,左手转动起了那串暗棕色的佛珠。

    “对,超人!”韩正操笑容浮夸地附和,末了疑惑道,“楼成,我怎么觉得你和电视里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楼成含笑看向严喆珂,发现她和自己一样的疑惑。

    距离自己上一次进入转播,也才五六天的事!

    郭果是个矮小玲珑的女孩,五官却颇为大气,此时,她也沉吟般开口:“是有点不一样,电视上的你,更,更,怎么说呢,更张扬,更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气质。”

    “哈哈,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激烈战斗的时候,肯定会外放气势去压迫和影响对手的心灵嘛,等比赛结束接受采访的时候,没完全平缓下来。”楼成恍然回答。

    电视上的自己算是“战斗形态”吧!

    “原来是这样,闲时徐如林,战时侵似火。”张历若有所思颔首。

    他们几个都是不爱武道的那类人,也就关注度极高的比赛才会浏览一二,所以,哪怕身边长辈不乏强者,也未能注意到一些细节性的问题。

    经过这么一番寒暄,气氛相对活跃了起来,纪灵犀韩正操等人分别就坐,开始闲扯各方面的事情。

    明显看得出来,他们是以楼成为话题中心,见他不太感兴趣,也就没再提念珠黄玉龙涎香等东西,转而说起了武道圈子的蜚短流长。

    楼成倒是不在意他们讲些什么,哪怕他们收藏的一件物品就胜过自身的全部积蓄,也没觉得有丝毫的自卑,反而当做建广见闻的机会,安静地旁听着。

    心有底气,自然无妨。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楼成按了按手机,看了下屏幕,微笑起身:

    “不早了,我得休息了,你们慢慢聊。”

    他语气平常,却自有一股不容反驳的意味,纪灵犀跟着站起,诧异道:“这么早?”

    “他从开始练武,就是老年人作息了,嗯,我也是!”严喆珂笑吟吟帮男友解释了一句,顺便为自己想好了脱身之辞。

    “那我们也该回去了。”张历转动着佛珠,微笑道,“我们明天要出海,一起吗?去钓钓鱼,吹吹风,对了,公海那里还有几场不限生死的黑拳。”

    擂台赛有裁判的存在,精彩有余,刺激不足,某些富豪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和发泄需求,私下里有在战乱地区和公海之上组织地下擂台赛,没有裁判的擂台赛!

    这样真刀真枪打下来,就算没死人,那也有鲜血四溅骨折可闻的场景,分外激发人的兽性一面。

    当然,愿意打这种擂台赛赚快钱的武者实力都不会太强,真有个丹境,真有个七品六品,哪怕欠了一屁股债,也有的是人担保,有的是机会慢慢偿还。

    “不用。”楼成看了眼严喆珂,含笑婉拒了此事。

    明天陪珂珂宅家里,给她揉肚子,之前作废的旅行计划,也是空出了这一天的!

    “好吧,下次出海再找你们,以你的听劲功夫,肯定能钓上很多鱼。”张历没有强求,和韩正操郭果出了纪家老宅,上了自身的SUV。

    他将暗棕色的念珠取下,套在了手动变速杆上,静了几秒才问道:“怎么样?你们觉得楼成怎么样?”

    “挺温和挺友善挺内敛的一个人。”韩正操揉了揉眼袋,认真地回答。

    “可是,你们不觉得他气场很强吗?就是那种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只能乖乖听着的感觉……”郭果皱眉轻语。

    “哈哈,这很正常啊,这是一场场胜利一次次提升积累出来的强者自信,我妈也是这样,不用发火,不用大声说话,只要她决定了一件事情,我屁都不敢放一个。”韩正操自嘲笑道,“何况这种当世天骄?”

    “嗯。”张历点火起步,换挡开动。

    “总之,不管楼成将来能不能成外罡,我觉得他蜕变为非人是板上钉钉的。”韩正操补充道,“我们几个实力都不强,也没心思练武,多交点类似的朋友是大好事!”

    “哟,没想到我们爱酒爱车爱女人的韩少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郭果嘲笑了一句。

    韩正操平时是标准的纨绔子弟做派。

    “我这叫居安思危!”韩正操啧啧回答。

    张历认同点头,缓缓开口:“你能有这份认识,也不妄我经常劝你,你觉得灵犀为什么非得今天就赶回来?姐妹情深?”

    “不是吗?”郭果和韩正操愕然反问。

    张历嘿嘿笑了一声:“纪家是标准的武道世家,别看外面产业众多,有钱有势,但内部还是看实力来排位的……”

    他话未说完,就被郭果打断,她撩拨着自己的波浪长发,皱眉说道:“纪伯伯他们四兄妹很和睦,感情很好啊。”

    “那是因为上头有老爷子老太太压着,呵呵,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钱有权的地方就有纷争,纪伯伯为了有实力不错的子女稳固根基,外面养了多少情人?可惜,没一个成器的,都不敢带回家。”张历叹息道,“灵犀为了这个,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别看她平时没心没肺地玩着,实际上比谁都清楚。”

    “她知道自身是不可能在武道上有什么成就了,也不想争夺什么,就希望保持现在的地位和生活,那继续交好本身感情就不错的严喆珂是最正常也最实际的选择,尤其她还有了个了不得的男朋友,真正了不得的那种……”

    别看楼成最近常与当世天骄打交道,显得这个层次的年轻武者很多,可实际上,几个省都未必能出一个,至少张历韩正操他们身边,之前也就林缺能稍微摸到边。

    在非人境界的高品丹境都能作为一省上层的情况下,那冲击外罡希望不小的当世天骄受到极端重视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历哥……”韩正操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你深藏不露啊!”

    看事情看得这么清楚!

    张历冷笑一声:“我家一大帮人,真傻早被人吞了,轮得到我做少东?”

    说到这里,他再次叹息:“我现在真羡慕楼成他们,自身强大,不怕勾心斗角……反正,我等待着有帮他或者被他帮的机会。”

    无论哪种,都能提升双方的交情。

    …………

    纪家老宅的客房内,身处外罡眼皮底下的楼成没去做什么潜入闺房的事情,洗漱完毕便躺在了床上,接到了老妈打来的电话。

    先闲扯了几句后,齐芳神神秘秘地说道:“你哥最近发达了!”

    “啊?”楼成两眼懵逼。

    楼元伟真折腾创业折腾成功了?最近没听他说啊!

    “二子把生意做到秀山来了,让你哥去帮忙,还给了他股份。”齐芳兴致勃勃地八卦道。

    她并没有因此泛酸,毕竟自家儿子出息得很,不是别人随便能追赶上的。

    楼成愣了一下,疑惑道:

    “二子是谁?”

    齐芳一时无言,缓了下才道:“就是青福老家那边的亲戚,最近常常来看你爷爷和奶奶。”

    “啊,我想起了!他人还挺不错嘛。”楼成随口敷衍道。

    “就是没眼光,竟然找你哥帮忙,也不看看他做败多少事情了。”齐芳坚持着楼元伟没那个创业能力的看法。

    “无所谓啦,反正亏得又不是我们。”楼成哈哈笑道。

    “那也是,还有,你爸最近升职了,郭胖子让他管全厂,还要给他股份……成子,你说是不是看你面子上的啊?你刚拿全国冠军,郭胖子就提这事,什么什么,那个成语怎么讲呢,锦什么……”齐芳文化水平不高。

    “锦上添花。”楼成帮老妈补充道,“郭胖子人还是不错的,当年不也是雪中送炭吗?”

    “也是,反正他真找你帮什么忙,你别考虑我们,能帮就帮,不能帮拉倒。”齐芳关心地叮嘱道。

    “是是是。”楼成含笑回应。

    等电话挂断,四周安静下来,他才生出了几分感慨。

    随着自己在全国赛上正名,当世天骄的美誉加身,周围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以前或许也有,但绝对没如今这样明显,无需自己开口,亲属朋友们的命运都有了转折……

    直到此时,楼成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身份地位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