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章 要是有如果
    提前一年,提前一年……

    此时此刻,严喆珂没有丝毫的惊喜,反倒一阵慌乱与难受,就仿佛突然被医生宣布了绝症。

    五月初,纪灵犀问她是否还坚持出国,她回答的是那样坚决那样肯定,可当一切提前发生,事到临头,她才霍然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强烈不舍,说好的暑假和橙子去漂流,说好的明年一月份到北地看极光,说好的一起度过自己二十岁和橙子二十一岁的生日,说好的交往两周年去鸳鸯山求爱情锁,说好的去见过他父母后,恋情公开,每天黏在一块,卿卿我我……

    畅想得太多,承诺得太多,而时间太少……

    “你们把我刚说的材料尽快拿来,学校统一帮你们办各种手续,如果一切顺利,八月初就能出发,到了那边,先有个短期的语言培训,我相信以你们的外语底子,很轻松……好了,都回去吧,记不清楚需要哪些材料的这里有清单……”院长爱惜地抚摸了下自己日渐珍贵的头发。

    八月初?现在是六月底……也就是说只有一个月了,再有三十多天,就要和橙子分开,每年或许只能见那么两三回……严喆珂突有呼吸不畅,心脏发紧之感,她忍着那突如其来的悸动,呆呆拿过清单,跟着前面的同学,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严喆珂?”忽然,她耳畔响起了一道略显尖利的嗓音。

    女孩霍地回神,抬起头来,看向了黄熙雯,和自己一样拿到了共同培养名额的黄熙雯,刚才喊了自己一声的黄熙雯。

    “什么?”她颇为茫然地回应了一句。

    “你刚想什么去了,我说,到了那边,我们俩住一块吧?大家都认识,都是同学,互相能有个照应嘛。”黄熙雯埋怨了一句,重复了刚才的话语。

    她脸蛋肉肉的,冲散了五官的艳丽,显得容易亲近,旁边的两位男同学也在讨论着类似的事情。

    严喆珂是难过时候绝对不哭泣的女孩,习惯将种种负面情绪压在心底,紧紧包裹,不让它们外散,等黄熙雯说完,她已控制住了自身,浅笑着回答:“好的呀,如果我家里没别的安排。”

    他们都是同学,彼此间联系方式不缺,没多说什么,于学院大楼前分头离开,各有各事。

    向基础教学楼行去的途中,严喆珂徘徊于林荫之下,品尝着心里的不舍和留恋,生出了要不要放弃这个机会的想法。

    这一去,多则五六年,少则三四年,上千个日日夜夜,比我和橙子在一起的时间还长,多的是意外,多的是偶然,多的是考验,多的是猜忌,一不小心,感情就会脆弱,就会流散……

    而即使不出国,我也能深入学习,也能为太后分忧解难,也能在自身喜欢的领域撒野……

    每天和橙子这样腻在一块,陪着他一步步登上武道巅峰,分享他的痛苦与煎熬,感受他的喜怒和哀乐,看着彼此一点点变老,直到最终,不是很好吗?

    可是,如果真要放弃,那我肯定会遗憾一辈子,会感觉前面好多年的努力付诸了东流,会有种本身人格不再完整,变成橙子附属品的惆怅……

    理想,还是爱情?严喆珂再次有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叹息。

    或许真像老爸和太后说得那样,大学不谈恋爱,走得轻轻松松,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瞬间,她的脑海里莫名跳出了一段旋律:

    如果没有你,没有过去,我不会有伤心,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是的,不管怎样,还是想爱那个傻橙子!

    严喆珂咬着嘴唇,心绪涌起又落,落了再涌,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还是决定把握机会,出国留学。

    我相信自己,也相信橙子,相信我们能经受住时间和距离的考验,相信我们最终能走在一起,走过人生所有的苦与乐!

    呼……她吐出了心里的惆怅和悲伤,听到了手机响起特别提醒的声音。

    从包里拿出一看,她发现是楼成传来的消息:

    “珂珂,还没好吗?要不我到你们学院大楼接你?”

    刷得一下,严喆珂的眼眶就因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红了,她扭头望向旁边,忍了片刻,才挂着似哭似笑的表情回复:

    “我好了,你站在原地,等着姐姐……”

    她按动键盘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故作轻快地打出后面几个字:“来接你~”

    “好的,老地方!”楼成“憨笑”回应。

    这时,他手机突地响起,来自老妈。

    “喂,成子,都考完了?感觉怎么样?”齐芳习惯性关心了句学习。

    “刚好,还行。”楼成实在找不出别的词语来形容。

    自己的成绩大概是属于那种没挂科,六十以上,七十分左右的那种。

    齐芳也不怎么在意儿子的学习了,简短一句后便转而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订票没?”

    说到这里,她压低声音,兴致勃勃道:“成子,把你那同学带回来让爸妈见一见呗,就是那个严喆珂,你们还真是有缘啊,高中同学,大学同学,武道社队友……”

    总决赛打败山北后,严喆珂和楼成那忘情的拥抱和险些上演的亲吻,在闪瞎了一群单身狗眼睛的同时,也将本身的恋情暴露在了楼志胜和齐芳面前,当天晚上,在日常的通话里,楼成见识到了老妈的八卦本领,被轰炸了好久好久。

    在儿子终于长大,有了媳妇快忘了娘的复杂情绪淡下来后,齐芳对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不错的严喆珂颇为满意,加上又是本地本乡人,知根知底,风俗相同,她的满意度就更高了,一直在催儿子把女朋友带回来让老两口看一看。

    老实说,如果不是自家儿子拿了全国赛冠军,被称为什么什么当世天骄,她觉得自己会比较心慌,担心儿媳妇太好,儿子配不上,将来情海生波,对,情海生波,刚从电视上学到的词语……

    “妈,我和珂珂说过了,等回了秀山,一有空就带她上门。”楼成没具体定下是哪一天,因为他还想着诱拐珂小珂同学,争取两人在回秀山前找地方旅行一次。

    “行行行,你得提前说啊,妈得去买菜,得准备,还有见面礼什么的……”齐芳絮絮叨叨说道,突然,她记起了一件往事,“上门,上门,咦,去年暑假的时候,韩二他媳妇不是说小区来了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是谁家小子的女朋友,嘶,成子,老实交代,是严喆珂吧?是来找你的吧?”

    “对。”楼成抹了把冷汗,对老妈在八卦上的记忆力深表佩服。

    当然,他对这件事情也是印象深刻,因为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于现实里看见和感受到女孩子美妙的娇躯,而且还是自己心爱姑娘的。

    “你们那时候就在一起了?”齐芳的声音陡然拔高,“你小子翅膀硬了啊,瞒得这么紧,瞒了我快一年!”

    “妈,我错了,我想的是和珂珂的关系完全定了再告诉你。”面对老妈,楼成道歉是信手拈来,熟能生巧。

    齐芳倒也不是生气,沉吟片刻道:“我就说你小子这一年多穿着打扮显精神啊!”

    还好,儿子上了大学才敢偷摸带女朋友回家,不像其他那些,初中高中就被抓住在家里鬼混!

    又聊了一阵,楼成挂断了电话,看见珂小珂同学正快步走来,T恤、牛仔短裤、白色运动鞋的打扮尽显学生的青春洋溢。

    “去院办什么事?”楼成关心地问了一句。

    严喆珂抿嘴低眉,浅浅笑道:“那个培养计划的事,有点改动,等定下来我再给你讲,你刚和谁打电话呀?”

    “我妈,她催我带你回去见家长。”楼成故意挑眉低笑,心里则泛起了嘀咕,有点改动?什么改动?

    对于严教练的事情,他总是特别上心。

    本来想就此娇嗔两句的严喆珂嘴巴翕动了几下,只微笑吐出了三个字:

    “好的呀。”

    “你不紧张?”楼成诧异反问。

    严喆珂被逗乐了,横眸瞪着他道:“还不是你每天都给我灌输你爸你妈人很好,对我很满意,没任何意见,我才不紧张的!”

    “也是,不紧张好不紧张好。”楼成转而包含期待地问道,“那我们订几号回去的票?要不找个地方玩几天,约个会?”

    严喆珂抬头展眉,深深看了他一眼,主动提议道:

    “唔,我们就在松城玩几天吧?”

    这里承载了自己和橙子太多太多的回忆。

    “好啊,我等下就做个攻略,看看松城还有什么值得玩的值得吃的。”楼成对去哪里玩其实并不在意,重要的是和小仙女一起。

    严喆珂歪了歪头,勾勒出酒窝,“兴高采烈”地扬了扬手:

    “下午就去海洋水族馆吧,一直说去,一直错过!”

    说到这里,她嬉笑了一声:“你的海洋生物学还记得多少?”

    “忘得差不多了……”楼成故意捂脸叹息。

    严喆珂噗嗤一笑道:“这样最好,要不然显得我特别无知!我先回去换身衣服,抹抹脸,和橙子约会,得重视呢!”

    被女友出乎意料的兴奋和喜悦感染,楼成心情变得雀跃,回到寝室后,飞快收拾了行李,挥别了赵强和蔡宗明等人。

    今天天气阴凉,不复前几日的炎热,楼成等待了一会儿,便看见严喆珂拖着拉杆箱走了出来,她已换了身打扮,穿着白色及膝的棉裙,披着粉色小外套,脚踏一双可爱的帆布鞋,双腿套着肤光丝袜,脸上涂着淡妆,让本就秀美绝伦的容貌愈发光彩照人。

    这是她去年三月份邀请楼成去海洋馆时的样子,楼成当初着实被惊艳了一番,印象极为深刻,接过拉杆箱后,又好笑又疑惑地说道:“珂珂,这是要重温过往吗?”

    “你还记得啊?”严喆珂颇为惊喜地反问。

    “当然,我那时都差点移不开眼睛,怎么会忘记?”楼成含笑回答。

    严喆珂颇有点小得意地轻笑了一声,握拳挥了挥道:

    “这是弥补去年遗憾的约会,所以得照旧!”

    “期待!”楼成笑容灿烂地回答,然后咳嗽两声,隐含期待地说道,“我已经订好酒店了,就一间房……”

    以我和珂珂如今的关系,没必要再遮遮掩掩开两间了吧?

    “嗯。”严喆珂眼望前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