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章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得到女友肯定的答案,楼成心中一喜,步伐都轻快了几分,觉得双方的关系再有进步,他没再提住宿的事情,怕加重严喆珂的害羞,适得其反,转而沉思道:

    “弥补去年遗憾的约会?一切照常?可我不记得我那时候穿的是什么了……”

    严喆珂认真地想了想,噗嗤失笑道:

    “我也不记得了诶!”

    就记得橙子疲惫的模样、睡着后微皱的眉头和让自己想亲吻他的萌动。

    想到这里,她抿嘴低首,眼眸忽闪,看向了脚尖,双手则环住了男友的臂弯,让身体与他靠得更紧了一点。

    “没事,糙汉子每天穿得也差不多,将就啦,没啥区别。”楼成以女孩惯常的称呼自嘲了一句。

    说说笑笑间,两人登上了校车,抵达了市区,找到了楼成订的那家五星级酒店。

    往前台走去时,严喆珂忽然顿步,扭头望向旁边,故作寻常地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道:“你去办入住,我在这等你……”

    说着说着,她脸颊不自然便染上了一抹红晕。

    见状,楼成有所恍然,忍住笑意,接过女孩的身份证,不动声色道:

    “好的。”

    之前的夜不归宿,都是先开得两间房,后来才有取消,而且都是自己单独出面,让珂珂与自己一块面对前台,只要一间房,确实为难了喜欢害羞的她!

    嗯,等多来几次,习惯了,她也就无所谓了,现在就交给厚脸皮的男生吧,嘿嘿!

    放下行李,来到前台,楼成将两人身份证递了过去:“网上预订了的。”

    前台妹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忽地怔住了,脱口而出道:“楼成?”

    “你认识我?”楼成好笑反问。

    “嗯嗯!”前台妹子用力点头,“我看过你们全国赛!特别,特别喜欢你的表现,很厉害,很帅气!”

    她颇有点激动。

    呃,真是出名了啊,以后得戴眼镜做伪装了……楼成念头浮动,微笑回应:

    “谢谢,谢谢。”

    “你等下给我签个名吧!”前台妹子拿着身份证,开始办理入住,愣了一下道,“两个人?”

    这TM就有点尴尬了……楼成厚着脸皮,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道:“我和我女朋友。”

    “哦……”前台妹子没再说什么,手脚麻利地复印了身份证,办好了入住手续,末了将单子交给楼成,“这里签个名,还有还有,这张白纸也给我签个名,给岳晓慧。”

    刷刷刷弄好,楼成拿过了房卡,返回到了严喆珂身旁:

    “1506。”

    严喆珂好奇地望了眼前台:“刚你们在说什么呀?”

    “那前台妹子看过全国赛,认识我,让我签个名。”楼成如实回答。

    “……”严喆珂愣了下,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腾起了明艳的赤红,背过身,对着大门羞道,“我,我不住这里了!”

    第一次和橙子开一间房,就遇到他的粉丝,没,没脸见人了!

    早知道我就自己单独办入住,让橙子偷摸混入房间!

    “怕什么,我们名正言顺!”楼成笑着安抚道。

    都已经拿到了房卡,别人该怎么想已经开始想了……随便她们吧!严喆珂冒出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收敛了情绪,跟着男友来到十五楼,将行李放入了房间。

    “中午吃啥呢?”楼成望着窗外发阴的天色问道。

    他们考的是第一场,十点就结束了,到现在也不过十二点。

    严喆珂没做思考,像是早就已经想好了答案:“鼎上香辣蟹!”

    “就我们第一次约会那家?”楼成哪会遗忘此事。

    “嗯!回味一下。”严喆珂可爱地点了下头。

    稍作收拾,两人牵手外出,打车来到了去年第一次约会那里。

    还好,还没搬,还开着门……楼成望着“鼎上香辣蟹”的招牌,心情一阵愉悦。

    对于承载着自身美好回忆的地方,他肯定是希望永远都在,永远不做改变。

    严喆珂也是如此,酒窝都深了几分,笑容愈发甜美。

    走进店内,服务生刚迎上,还没来得及开口,看了眼价格标签的楼成就噼里啪啦地说道:“两位,一百九十九那种,十二只,手打面,虾饺,肥牛……”

    服务生傻了几秒才道:“您,您慢点,我记一下。”

    正常不应该是先点好螃蟹,入座以后才勾选菜单其他选项吗?

    严喆珂在旁边看得笑意难掩,这都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时点过的那些,只不过分量翻了何止一倍。

    橙子竟然还记得……她眸光转柔,刻意以打趣的口味道:“哟,抢答越来越熟练了嘛!”

    “嘿嘿,都是那次点过的。”楼成牵着珂小珂同学找到位置坐下。

    “你还记得呀?”严喆珂单手托腮,眸光盈盈地看着他。

    楼成低笑道:“那时候我有观察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对点了哪些菜就有点印象,原本还比较模糊,只隐约有大致的记忆,到这里一下就想起来了……”

    听着男友娓娓道来,略含炫耀,严喆珂眼眶一热,忙扭头看向了旁边,强忍住心里的悸动,缓了几秒,岔开话题,“娇嗔”着开口:

    “我也有注意你不喜欢吃什么,结果,结果你都没有!”

    “这说明我很好养啊,给什么吃什么。”楼成笑着自夸道。

    呃,如果是小明同学在对面,那他多半会回答,翔给你吃不吃,而珂珂肯定不会这样。

    “那以后姐姐剩下的给你吃~”严喆珂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轻快。

    鼎上香辣蟹一如既往,两人吃得很是满足,胃口之大,又加了两次菜,看呆了服务生,看出了老板,非要给他们发VIP卡。

    这种中等价位没什么奢侈菜品的餐厅里,两个人能吃出三千多的存在,不管在哪里,都能得到会员待遇。

    吃饱离开,楼成和严喆珂沿着初次约会的路线前行。

    “橙子,你还记得你是在哪里拉住我手的吗?”女孩饶有兴致地问道。

    楼成认真回想了下,自嘲笑道:“根本就没注意走到了哪里,身处什么地方,满脑子都是要不要牵,怎么牵,你会不会甩开,等真地牵上了,那激动的,高兴的,都忘记东南西北了,心里只有你,只有你的手,就跟走在云朵上一样,轻飘飘的,恨不得飞起来……”

    严喆珂听得嘴巴一抿,眼波流转,像是真切感受到了楼成当初的状态,仿佛有种突如其来的喜悦撞中了自己心头。

    她扭头,侧脸,望向街边,对上午的决定竟有了几分动摇。

    “你呢?你还记得是在哪里牵上的吗?”楼成反问了一句。

    严喆珂眼眸上转,嘟了下嘴:“你都不记得了,我哪还记得!我那时也特别紧张,心思都在你一直往我这边靠的手上,想着你是不是要牵我,我该做什么反应,会不会打击到你,够不够矜持,是不是……总之,也是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没撞到其他人就算幸运了,等后来察觉到你又笨又呆,牵手都牵得傻乎乎的,心里一软,莫名其妙就主动拉你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彻底回忆起了当初的那份青涩、懵懂、甜蜜和激情,相视一笑间,竟同时抬了抬从吃过饭出来就一直五指交扣的双手。

    虽然已经没了那时拉个手都激动得不知该往哪儿走的心态,但他们牵得更加从容,更加笃定,有种淡淡的隽永味道。

    就这样,两人并肩走过街头,走得温馨泛甜。

    “还记得我们在这里买了块鲜奶蛋糕吗?”熟悉的店铺映入眼中,楼成微笑指着“美美面包”这招牌道。

    严喆珂咬唇轻笑:“我不仅记得这个,还记得某人当初骗我!”

    “啊……”楼成一阵茫然。

    “某人给我说这里鲜奶蛋糕不那么甜,正适合我,说这是他在网上查到的。”严喆珂哼哼了一声,“甜度是正好,可我在网上都查不到这家店!”

    楼成这才恍然是什么事情,讪讪笑道:

    “事前来踩过点,试吃了一下,那时候,你不是说还要调整心态,还没完全做好准备吗,我怕说出来像是强求着你感动,给你太大压力……”

    他话未说完,严喆珂已听得眼眶急红,眸光涟漪,突然斜跨了一步,投入了他的怀里,将他紧紧拥住,把脸埋在了他的肩头。

    “怎么了?”楼成吓了一跳。

    严喆珂用强忍着流泪的嗓音嗔道:“感动不行吗!”

    “嘿嘿。”付出有回报有回应,总是让人喜悦的事情,楼成抚摸着女孩光滑亮丽的乌发,笑得很是满足。

    “我们等下再买一块鲜奶蛋糕,晚上一起吃~”半响之后,严喆珂退出了楼成的怀抱,神情已恢复了正常。

    “好的!”楼成拉着她进了面包店。

    买好蛋糕后,两人打车前往了海洋水族馆,这一次,再没有意外的情况来打断。

    “看,这是海星,把它撕成几块后,每一块都能成为新的海星。”楼成指着玻璃后面的一种生物道。

    严喆珂诧异道:“你不是说你的‘海洋生物学’都忘得差不多了吗?”

    “刚等你的时候又恶补了一下。”楼成沾沾自喜回答,随手指了一种水族道,“它是,它是,它是……”

    妈蛋,忘记了!

    装逼不成变逗比!

    “哈哈。”严喆珂捂嘴失笑,笑得泪水都流了出来,好半天才擦了擦眼角道,“旁边应该有介绍吧,实在不行,允许你用手机搜索一下,楼解说~”

    笑笑闹闹的参观到闭馆,两人找了第二次约会的餐厅享用晚饭,趁着点菜,楼成假装去洗手间,蹬蹬瞪下楼,像以往那样买了一束鲜花。

    “美女,你掉了一样东西。”他左手背在身后,微笑对严喆珂道。

    熟悉的台词,熟悉的场景,严喆珂嘴巴一点点张开,眼睛蒙上了雾气,强做笑颜道:“花吗?”

    “对,果然是你掉的!”楼成学着绅士的样子,微微鞠躬,将花递给了女孩。

    严喆珂捧着花,赶紧闭上了眼睛,装作在轻嗅那香味,好半天才看向楼成道:“可我还掉了一样东西呀。”

    “什么?”楼成含笑反问。

    严喆珂眸光忽闪,盈盈若水,抿嘴扭头道:

    “男朋友~”

    楼成噗嗤失笑,干脆就直接坐了过去,与女孩紧紧挨着,十指交扣,心里高兴的同时,莫名觉得珂小珂同学今天有点黏人啊。

    吃过饭,散过步,捧着花的严喆珂和楼成返回了酒店,房间灯光昏黄,窗外星河入地,四周安静私密,让已有过多次同床共枕经历的楼成也忍不住浮想联翩,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严喆珂将花束放到桌上,自己坐于床沿,摸了摸小腿肚子,娇声道:

    “走得好酸,橙子,你来帮我按下脚,捏捏腿~”

    这原本是两人经常会有的事情,没什么奇怪,可严喆珂说着说着,忽然就殷红了俏脸,羞意难掩地低头望向了自己撑住床铺的右手,美得仿佛含苞待放的花朵。

    此景此语入耳,楼成心中顿时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