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章 一夜鱼龙舞
    珂珂这是在邀请什么吗?

    伴随着这个让他遐想万千心跳加速的念头,楼成已然忘记了提着的鲜奶蛋糕,将它丢弃于一旁,走到了床沿,半蹲下去,握住了严喆珂左边的脚踝。

    刚触及那抹丝滑,他忽地“听”到了女孩皮肤和肌肉的阵阵颤栗,“听”到了她越来越快的心跳,“听”到了她渐渐变烫的体温,这与往常按摩前的反应截然不同。

    咚咚咚!

    严喆珂的每一下心跳,都仿佛勾动了楼成心脏的共鸣,让他口干舌燥,让他身体发热,让他莫名地期待着什么。

    没有别的接触,没有其余暧昧,他已感觉血在往下涌去,战斗时稳得没有一点颤抖的手发紧地提起女孩的左脚,然后吸了口气,一寸寸拉开了她的鞋带,一点点褪去了她的板鞋。

    这个过程里,严喆珂心跳得愈发厉害,楼成屏住了呼吸,觉得自身快化为了狼人。

    咚咚咚!

    被朦胧笼罩的纤美脚掌露出,楼成将它搁于了自己膝盖,双手开始按捏,可渐渐的,动作改变,更像是在抚摸,而且一次比一次激烈。

    “嗯……”终于,咬着嘴唇的严喆珂,喉咙里发出了一道压抑许久的轻微声音。

    这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像来自小仙女的召唤,就像发令枪响,楼成霍然失控,埋下了脑袋,从下往上,留下了一个个灼热又激动的痕迹。

    当他终于直起身体,将女孩压倒于床上时,严喆珂已是有所回应,动作青涩生疏却同样激烈。

    “你个变态,别亲我……”娇嗔声里,她已主动送上粉唇,吐出香舌,任由楼成饥渴的吸吮,感受着他快把自家棉裙撕破的粗鲁。

    粉色小外套落地,白色裙子云朵般轻飘飘飞落,楼成的衣物一件件覆盖于上。

    “关灯……”严喆珂喘着气,娇羞地喊了一声。

    但这一次,楼成没有听到她的,在灯光熏染下,以半朝圣半亵渎的渴望目光将那无限的美好烙印于了脑海。

    他再次压了下去,从额头开始,吻了女孩不安悸动的眼皮,吻了她黑长细密轻轻颤动的睫毛,吻了她早已通红如宝石的耳朵,吻了她挺俏可爱的鼻尖……

    顺序与刚才相反,楼成一路往下,严喆珂白嫩的双手抓住了两侧的床单,时紧时松,嘴唇紧紧咬着,间或才有一点声音发出,诱人至极。

    过了一会儿,她眉头突地颦起,脸颊温热潮红,牙齿霍然松开了少许,让喉咙里的天籁流泻出了一道。

    楼成听得气血沸腾,迅速脱掉了身上最后的遮掩,让女孩仅剩的防御滑落往下,挂在了丝袜堆起的脚踝处,两人彻底坦诚相见。

    他压了下去,双手支于旁边,不让自身的重量完全由严喆珂承担。

    对于两人完全的结合,对于和珂珂的灵肉交融,他一直非常渴望,非常期待的,每次都相当有侵略性,直到被女孩确实阻止,才会尊重地放弃,此时此刻,他同样如此,做着我就蹭蹭的伪装,一边亲吻,一边抚摸,一边动着腰部。

    忽然,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抹湿滑里,心中一喜紧跟一惊,忙抬起头来,看向女孩,只见严喆珂从脸蛋到锁骨到更下,白嫩里潮红片片,眼眸水光明澈,仿佛藏着一颗又一颗的星辰。

    她侧着头,咬着唇,像是并未发现楼成已兵临城下。

    “珂珂……”楼成喊了一声。

    听到男友那蕴藏着焦灼和渴望的声音,严喆珂睫毛猛地颤抖,缓缓闭上了眼睛,喉咙发出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回答:

    “嗯……”

    嗯……楼成如闻天籁,如奉纶音,当即就激动道:

    “我去,我去找下套套!”

    都没听嘴王的建议,随身备上一个,不过五星级酒店里肯定有,大不了结账的时候,任由他们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这能比现在重要?

    就在楼成急切着要下床时,忽然被严喆珂抓住了手腕,她不敢直视楼成,侧着头,看着旁边,脸色殷红如血道:

    “不用了……”

    “啊……”楼成愣了一下。

    “外公,外公不是说,你非人前,我很难,很难……”严喆珂羞不可遏,结巴着没有说完。

    这个时候,她心里有个疯狂的想法:外公说我子嗣艰难,在橙子非人前很难怀孕,那这段时间就试一试,如果这接近零的概率都中了,那说明老天爷也让我留下!那我就留下!

    我想为橙子不理智一回……

    “也对啊!”楼成哪舍得离开温香暖玉,有了理由后便再次摆好姿势,边爱抚边调整,边看着女孩逐渐痛苦的表情、越颦越紧的黛眉和愈发潮红的白嫩脸颊,艰难地开拓着道路。

    一寸一寸,当他抵达了尽头,体悟着两人终于合为一体的间不容发感受时,严喆珂忽地支起了腰,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粉唇凑到了耳畔,于星眸半醉中吐露着温热的芳香,如泣如诉,似痛苦似依恋地喊道:

    “橙子……”“橙子……”“橙子……”

    一声一声,仿佛永远都喊不完,喊得楼成心都酥了,喊得他感觉女孩融入了自己的骨髓。

    “珂珂……”他低沉回应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吱吱嘎嘎,很难摇晃的酒店大床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声响,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清细压抑的嗓音悠悠荡开,仿佛天籁,多有润意,紧跟着,吱嘎的动静到了极点,低沉的男声发出满足的叹息。

    窃窃私语声响,两人不断诉说着自身的爱意,彼此安抚着身体和心灵,絮絮叨叨,停不下来。

    “都没洗澡!都是你!脏死了!”忽然,严喆珂低叫了一声,轻拍了楼成的胸膛。

    楼成低笑回应,心灵异常满足,而身体还在躁动。

    “你怎么又!”就在严喆珂动作颇为艰难地要翻过他,去卫生间时,突地碰到了刚才那欺负自己的坏蛋,它又精神抖擞了!

    “咳,以我身体的恢复能力,以我旺盛的气血,这很正常嘛……”楼成略显得意地回应。

    “哼!”严喆珂停下了动作,摸摸索索,不知在做些什么。

    “喂,你别这样,我忍不住的啊!”楼成原本很怜惜小仙女第一次的痛苦,想着今晚就到此为止,结果却受到了女孩主动的“挑衅”。

    严喆珂眼波流媚,比以往更多了几分让人心跳加速的味道,娇声道:“就准你欺负我,不准我欺负你呀~不准动!”

    楼成哪还忍得住,一个翻身,已是将小仙女压住。

    夜短情长,起起伏伏,几番波澜,当楼成在生理钟催促下醒来时,鼻端暗香流连,娇躯嫩滑相贴,一切就如同一场美梦。

    回忆昨晚种种,他不自觉露出了傻笑,只觉身心皆是满足,精神圆满无暇,这世上的所有都是那样美好。

    他略微支起头,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蜷缩于自己怀抱的严喆珂,看着她残留有几分痛苦、让人异常怜惜的纯净表情,看着那乌黑长发衬托下的白皙秀美脸庞,感受着吹弹可破的肌肤和令自己爱不释手的触感,感受着女孩紧紧抱住自己害怕失去般的依恋,楼成觉得自己心都快化了,耳畔似乎还有那一声声“橙子”在回荡。

    这就是灵肉的交融……

    这就是和我最亲密的另一个人……

    这就是我要守护一生的那个女孩……

    他虔诚地低下头,吻上了女孩长长的睫毛和红红的嘴唇,双手不自觉就开始游动,让清晨的剑拔弩张愈发夸张。

    “唔……不来了……”严喆珂迷迷糊糊打了他一下,嘟囔了一句,翻身又睡着了。

    用了极大的毅力,楼成才爬下了床,甚至开始担心珂小珂同学醒来要是没看到自己,会是怎样的失落,会有怎样的不安,这让他险些就不想去晨练了。

    “这就是珂珂常说的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他自嘲一句,换衣出门,就在附近,找了地方开始锤炼,精神和身体都很亢奋,虽然昨晚睡了不足两个小时,但不见一点疲惫。

    人逢喜事精神爽!

    等内练完其他,楼成再次进行“还劲抱力”的体悟,只觉自身意志似乎又浑厚坚实了几分,只觉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打败”自己。

    这就是我要守护的人生!

    冰火交织,平衡相抱,于汹涌喷薄中牵扯来身体最细微处的响应,幽冷闪烁,暗火跳跃,楼成在心灵圆满的映照里终于把握到了那点征兆,把握到了那构成自身每一个细胞每一点骨血的细微。

    这就是根髓!

    他睁开眼睛,心中喜悦更甚,能把握到根髓,那说明自身开始触及非人的领域了!

    这不是突破的充分条件,是必要条件。

    自五月初归来,经过两个月的修炼,他的身体素质已经有了顶尖六品的境界,原本以为下一次的提升要等一段时间,谁知道,一夜鱼龙舞后,心意沉淀,去了躁气,精神蓬勃,意志得归,层次竟水到渠成再有拔高!

    “到年底还有六个月,有不小希望推开那门槛……”楼成欣喜地想着,收起架子,匆匆返回,舍不得浪费一分一秒。

    房间窗帘紧闭,昏暗依旧,奇怪而又让人亢奋的味道弥漫,楼成看见严喆珂还在沉睡,甚至轻吸了下指头,嘴角笑容渐盛,心情愈发宁和安乐,忙三下两下脱了衣服,快速冲了澡,摸进了被窝,搂住了又香又软的小仙女,和她一起酣睡到了中午。

    等他醒来时,严喆珂眼睫毛眨了眨,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接着便享受到了热烈的起床吻。

    “早,不,午安。”楼成手肘支着床铺道,低笑道。

    严喆珂眉眼一弯,双手伸出,勾住了他的脖子,甜甜笑道:

    “亲爱的,午安。”

    这样的称呼,她喊得再无羞赧。

    就在楼成考虑着先吃饭还是先做点什么时,严喆珂抿了抿嘴,眸光出现波动,鼓起勇气道:

    “橙子,我有事给你讲……我,我们学院那个培养计划要提前一年……”

    她说的一点也不坚决,透出了几分迷茫几分摇摆,似乎在求援求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