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一章 不愧是太后亲生的女儿
    啊……满脑子都是甜蜜和幸福的楼成一时竟没能消化掉严喆珂提到的事情,短暂出现了茫然,等他醒悟过来,明白了是什么情况,瞬间被巨大的失落和难受击中,心脏遭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阵阵发空,阵阵发闷。

    提前一年?也就是说,最多两个月,最少一个月,珂珂就要远赴异国他乡?

    两人刚有灵肉结合,如胶似漆,楼成现在只恨不得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和小仙女腻在一块,光是想想她暑假要去爷爷家外公家住个几天,与自己分隔,就感觉会失魂落魄,度日如年,更别提忽然之间将各在大洋两岸好几年!

    这个刹那,楼成心里情绪奔涌,激烈如沸,险些便脱口而出,让珂小珂同学放弃机会,选择留下,不赋离殇。

    可看到女孩迷茫摇摆,可怜挣扎的眼神,他忽地就克制住了自己,想到了更多。

    这不是一件自身全无预料的事情,甚至已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只不过它突然提前了一年……

    这不是珂珂和自己交往以后,才不甘心地尝试,而是早在彼此真正认识前,就已确定的梦想,做好的计划……

    去年三月份,她便和自己交流过这件事情,征得了自身的同意……

    她先天有缺,再怎么努力,都没法步入丹境,人生的梦想在这五六年里慢慢转移到了这件事情上……

    她家境优渥,哪怕以后什么都不做,也不愁生活无着,品质下降,之所以想出国想求学,不是因为拿个文凭混个证书,而是恰好有这么个机会,有这么个跟随全球顶尖学者的机会,有这么个漫游喜好海洋的机会……

    纪家在国内是很有影响力,可在另外一个大国,招牌就不是那么好使了,一旦错过这个机会,未必还能再有……

    最初交往的时候,太后不也提出过恳求吗,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互相有一定牺牲才能磨合,但她不希望看到珂珂为了我牺牲梦想……

    严喆珂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隐含莫名忐忑地看着楼成,因他出现的沉默而摇摆,而心疼,而挣扎。

    如果,如果橙子一定要我留下,我该怎么回答,我就,我就……继昨晚冒出那个疯狂的想法,打算尝试下虚无缥缈的概率后,女孩觉得自己又一次降低了底线,心里又是甜蜜又是酸涩。

    自古情字最磨人。

    就在这时,楼成挤出了一抹笑容,努力用云淡风轻的语气道:

    “提前一年,这挺好的啊,不就能提前一年回来吗?我之前还担心,你大四走,我已经开始接触职业赛,不再那么空闲,可能得两三个月才能飞去那边和你待几天,现在正好,我大三主要就是带带他们,自身做个沉淀,需要打的比赛很少很少,而学习方面,院长给我说过了,会努力保我毕业,顺利拿到证书,做学校做学院的金字招牌,怎么旷课怎么考试都无所谓……”

    “不就是弄个签证,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奔波一下吗?这还不简单?嗯,太后最开始应该会陪你在那边住一段时间,之后就交给我吧,我每个月飞一趟,住个一两周,等你放假,我们一样能去北地看极光,还更方便了呢,一样能去那些有特色的地方旅行……”

    听着他略显啰嗦和混乱的絮叨,严喆珂怔在了那里,眼眶一点点泛红,清澈漂亮的眸子一寸寸染上了雾气。

    “而且我师父说过了,外罡前得多积累多见识多历练,这才有希望鱼跃龙门,一飞冲天,我到那边陪你的时候,正好能体验下米国的格斗术,他们可是西方世界的中心,有着不同于我们武道的特色,也肯定有比我们更强的地方……”楼成话未说完,严喆珂已猛地支起身体,紧紧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了他线条分明的胸膛,语带隐约哽咽地道:

    “橙子,我不想走了,我,我舍不得你……橙子……橙子……”

    一声一声,宛若初次灵肉交融时的重演,楼成的心彻底软了,又快化了,顺势躺倒,让女孩趴在了自己身上,伸手抚弄着她因昨夜汗湿而略显凌乱的秀发,声音温柔地笑道:

    “傻丫头,你真不想去了?”

    越难过,越感伤,越不流泪,严喆珂抬起头来时,已忍住了哭泣的悸动,粉润的嘴唇嗫嚅了几下,却说不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位大师的年纪已经很老,据说身体一年比一年差,错过这一次,不提他还在不在人世,多半也是没有机会了,而一旦有这种情况出现,他教出来的那些优秀弟子们肯定会因彼此学术上的分歧自立门户,再不会有这么一个汇聚了诸多顶级学者的“圣地”存在了……

    “去吧,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能变得更好更优秀,而不是牺牲求全,反过来,我也要努力,变成更好的自己,不能被你甩开。”楼成边抚弄边柔声笑道。

    “可是,可是,这样你付出太多了!”严喆珂洁白整齐的牙齿咬了下嘴唇,声音里依然残留着犹豫。

    这角色怎么变了,怎么成了我在劝珂珂留学了?楼成苦笑一声,认真地回答:“两个人要过一辈子,怎么能纠缠于谁付出得多谁付出得少,而且,你也得付出啊,每次放假都得回来,都得陪我,每天得坚持给我说几句甜言蜜语,遇到问题遇到脆弱的时候,不要隐瞒,告诉我,我立刻飞过来。”

    在去年知道严喆珂要出国留学后,他一直在看类似的帖子,总结别人的得失,这才能说出如此话语。

    “嗯嗯!我保证,我发誓!”严喆珂舒了口气,似乎终于找到了答案,卸掉了背负的挣扎,抿嘴点头,可爱地竖起三根指头道。

    楼成回手刮了下她挺俏可爱的鼻梁,微微一笑道:

    “你看,我有能力有空闲,随时能飞来见你,陪你几天十几天,每个月都能,嘿嘿,小别胜新婚,那边治安要是不太好,还能花大价钱请蜀山斋或者冰神宗的女性丹境前辈去陪读去保护你,而你每年至少能回来两次,也许还不止,这样一来,时间和距离的考验就降到了最低……”

    “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上面有句话挺有道理,所有对异地恋的恐惧都是对自身无能无力的痛恨。”

    随口讲到这里,他笑了笑,目光变得坚定道:

    “说句可能比较自夸的话,我辛辛苦苦练武,不断提升,有了目前的境界,除开本身喜欢,想要和心目里偶像的较量,更重要的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我们之间遇到的困难都不再是困难吗?为的不就是面对考验时有各种方法降低影响,不再无能为力吗?”

    这便是守护的真意。

    如果女朋友在国外,自身有钱又有闲,却不愿意花些工夫去看望去维系感情,那嘴上说得再好,也就是为了感动自己,仅此而已。

    严喆珂听得眸现醉意,楼成刚一说完,她便匍匐向上,埋下脑袋,将润泽的唇瓣印在了楼成的嘴上,吐出了香舌,激烈缠绵。

    她行动之间,因为没穿内衣,风光外泄,让楼成眼角余光瞄见,被白里透红的美好景象映入了脑海,点燃了热血。

    吻着吻着,严喆珂突地顿住,娇羞地打了楼成一下:

    “你这色狼,我这么感动的时候,你都能,你都能……”

    她没好意思说完,楼成只能干笑一声道:

    “身不由己……”

    噗!严喆珂一下失笑,再无先前的阴霾,略微撑起身体,眸光流媚,如丝如漪地看向楼成,下定了决心般轻声提议道:

    “橙子,我们结婚吧……”

    “啊……”楼成傻眼了,迷茫反问,“你这是在向我求婚?”

    “嗯!”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头。

    楼成这才醒悟过来,看着认真的严喆珂,追问了一句:

    “真的?”

    这不是玩笑,这不是演习?

    “嗯!”严喆珂眼波温柔若醉,笑意中蕴藏着似坚定似冲动的神彩,板着手头数道,“第一,我们都十八岁了,成年了,可以结婚了。”

    华国没有晚婚晚育的说法。

    “第二,我们的户口都在学校,趁还没完全放假,有机会借出来。”严喆珂娓娓道来,梨涡渐深,像是酿制着一坛美酒,让楼成还没喝就有醉的迹象。

    女孩轻吸了口气,娇红着脸庞,眸光羞赧却坚定地看着楼成:

    “第三,我不是强求你要做什么等多久,我只是做个承诺,我能守好自己,守到最后,我想,我想告诉你,我心里认定了,我愿意……”

    我心里认定的未来另一半只有你,我愿意嫁给你,我想和你做结发夫妻!

    “我也愿意!”不等严喆珂发问,情绪激荡的楼成已开口回答,“那我们现在就回学校,找个借口把户口页借出来,然后,然后去买戒指,结婚怎么能没戒指……”

    “嗯!”严喆珂眸光蒙着雾气,轻快地点了下头。

    这是无关其他,只属于我们两人只属于橙子和珂小珂的婚礼!

    青春怎么能没有冲动,没有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