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四章 返家
    吃过昨晚买的蛋糕和点心,楼成和严喆珂手拉着手出了酒店,坐车返回了老校区,先在周边小店买了好几种香囊,才慢悠悠去了交通点,晃晃荡荡回到生活了整整四学期的松大新校区。

    当微水湖、教学楼、长桥和湖边走廊等景色一一映入眼帘时,女孩心里油然便腾起了难以排解的悲伤,往前男友现老公身上又靠了靠,挨紧了几分。

    心电感应般察觉到珂小珂同学的离愁别绪,楼成右手环了过去,揽住了她的肩头,让她依偎到自己怀里,用行动用体温安抚她的心灵。

    安静却不沉闷的氛围里,小两口下了校车,晃着互相紧扣的手,以散步的姿态走向了行政楼,赶在下班前,将户口页还给了管理科的老师。

    他们用的借口是无懈可击的事实:因为严喆珂参与的那个共同培养计划要提前一年,学校要帮忙办各种手续,两人来不及去弄签证出国玩了,只能提前归还户口页。

    至于楼成确定要拿的米国签证,他不打算自己去弄,准备通过冰神宗来做,这样更稳妥更方便,如果有需要自身配合的地方再说,要不然一位接近非人的危险家伙入境,那边审查肯定会很严。

    弄好这一切,时间接近中午,他们来到了学苑餐厅,推开了预定的包厢门,看见了李怜彤、施向阳和宗艳茹。

    从第一次请她们吃饭开始,楼成和前女友现媳妇的室友们偶尔就有机会碰面,比如她们寝室聚餐,如果在校外,都会拉上他当保镖,在校内的话,一旦完结,他也会来接严喆珂,散步消食,再做约会,而拿到全国赛冠军后,小两口还足足被她们敲了三次饭,所以,她们和楼成不算陌生,此时纷纷笑着打招呼:

    “大武道家好!”

    楼成早被调侃得习惯,举手轻挥,做出回应:

    “同志们好。”

    噗……几个女孩同声失笑,等她们缓了过来,分别坐好,便把菜单扔给了楼成,让他负责挑选,自身则望向严喆珂,七嘴八舌地说起她出国留学的事情。

    “怎么这么突然?”李怜彤保持着端庄文静的姿态。

    “珂珂,这样的话,你去几年?”预先有所知晓的宗艳茹关心问道。

    “呜呜呜,好舍不得我又香又白又软的大珂珂,虽然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但最爱的还是你啊!”个子高挑眼睛略微失焦的施向阳半是开玩笑半含难过地说道。

    她是严喆珂寝室第二个脱单的,自称是被喂了两学期狗粮后,终于受不了。

    随着施向阳这句话,气氛一下变得低落,本就敏感纤细的女孩们回想起了近两年相处的点点滴滴,眼眶都有些泛红。

    严喆珂强撑着笑道:“提前一年多好,这说明我能提前一年回来呀,那时候污彤和白菜你们俩,说不定还在念书,还没毕业呢。”

    李怜彤和施向阳是七年临床,还有得熬。

    “说不定你娃都有了,我们还没毕业呢!”自从和楼成变得熟悉,李怜彤伪装减少,时不时就能冒出这种惊人的话语,玩笑一句后,忽地叹息道,“怎么办,有种失恋的感觉,不能经常见到总是被我逗得脸红红的珂珂了,不能观察你谈恋爱的状态搜集经验,不能,不能……”

    她说着说着,声音渐低,竟哽咽了起来。

    这顿时让宗艳茹和施向阳润了眼角,说起了类似的话语,气氛越来越感伤,让楼成都有些难受了。

    之前说得再好再有信心,关心则乱,在意则慌,他哪会对一个多月后即将到来的离别没点感怀,只不过掩饰得很好,心态摆得很正,不想因此影响小仙女的心情。

    他吐了口气,起身道:

    “我出去点菜吧,顺便去下洗手间。”

    这样的场景实在不适合叫服务员进来点单。

    “嗯。”严喆珂强忍着情绪点头。

    等楼成出去,李怜彤拿起纸巾,擦了擦眼角,决定转移话题,活跃下气氛,她勾起嘴角,望向严喆珂,挤出招牌笑容道:

    “珂珂,我记得你前两天就收拾行李走了啊,茹茹刚也说考试完那天应该就通知你们了。”

    “所以……”宗艳茹有些茫然地问道。

    不等严喆珂开口,李怜彤嘿嘿笑道:“都走了两天,怎么突然又杀回学校请我们吃饭了?这两天你们就在附近吧?做了什么?这种小两口快分开的时候,总是情难自禁,忍不住去突破以前的界限……”

    “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污!”严喆珂被说得悲伤散去,羞意上涌,习惯性就打断对方,想岔开话题。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不信你问白菜和茹茹,她们肯定也不信你们这种时候还能控制得住自己。”李怜彤指着一脸恍然的施向阳和宗艳茹。

    见严喆珂羞不可遏,她眨了下眼睛,压低声音道:“我不是想问你们具体的进展,我就好奇,你知道的,女生写纯爱污文往往比男生脑洞更大,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体位,不,发散,我看过有好多篇是写武者的,推演了他们各种能力在那啥时的应用,各种突破天际……我就想问问你,是不是这样的,比如……”

    “不许问!”严喆珂听明白以后,立刻打断了污彤的话语,一张俏脸变得艳若明霞,美得不可方物。

    她脑海画面回闪,只觉两颊有热气在蒸腾。

    见状,李怜彤笑了出声:

    “看吧,我没说错吧,如果珂珂他们没做什么,刚才就不会说‘不许问’,而是讲‘我怎么会知道’,哎,我们三水灵灵的最爱的大白菜,真被外面那家伙给拱了。”

    “你套路我……”严喆珂脱口而出,又茫然又羞急。

    我竟然被污彤给套路了,自己承认了!

    “主要是你做贼心虚!”李怜彤捂嘴笑道。

    回过神,明白是什么状况的施向阳和宗艳茹忍俊不住,或伏桌,或低头,气氛当即热烈。

    严喆珂被她们感染,渐渐也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真不是做坏事那块料,除非有橙子带着,帮忙掩饰。

    这时,楼成从洗手间归来,推门而入,诧异脱口道:

    “你们笑什么?”

    李怜彤和施向阳宗艳茹她们对视了一眼,想起了污彤之前的举例,顿时笑得更加厉害了,险些就要拍桌子捶板凳,严喆珂亦是又羞又乐,说不出话来。

    “……”楼成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们,觉得自己真是没法理解。

    这四位姑娘,刚还悲悲伤伤,哀哀窃窃,自己转个头的工夫,她们怎么就笑得这么灿烂这么高兴了?

    女孩子真复杂!

    一顿饭吃得时而悲伤时而欢快,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杯盘狼藉中,楼成喊了服务生,付款结账,手机买单。

    出了餐厅,几人立于门口,宗艳茹又泛起了泪花道:

    “珂珂,在那边要保重自己啊,放假回来记得找我们玩。”

    “嗯嗯。”严喆珂强撑着不哭,只用简单的点头回应。

    施向阳刚要开口,忽然失声,吸气后再道:“珂珂,有空多联络,现在,现在是网络时代,大家还是能经常聊天的……你和你家橙子要好好的,我们可等着你们结婚送红包的!”

    “就是,我看好你们哟,一定能走到结婚那天的~”李怜彤学着严喆珂轻快的语气道,可眼角的发红,眸里的雾气,已深深地出卖了她。

    一番悲伤后,楼成和严喆珂告别了她们,彼此看了一眼,再次拉上了手。

    “要是污彤她们知道现在就可以送结婚红包了,肯定会吓一大跳。”严喆珂情绪复杂地笑道。

    “何止,一地眼镜碎片是免不了的。”楼成叹了口气,微微笑道。

    接下来,新晋为小两口的他们以脚步重新丈量留下了诸多回忆的地方,从草长莺飞的湖边到荒凉广袤的西区,从经常碰面的长桥到每天上课的教学楼……

    之后的两天半,他们少有外出,除了用餐和练武,都窝在酒店房间里,甚至有两次还是直接点的外卖,一个体力变态,气血旺盛,一个情感迸发,曲意迎合,尽情挥洒着青春,享受着激情,恨不得变成连体婴儿。

    六月三十日,周一,严喆珂拿到了严开和纪明玉寄过来的材料,交到了学院办公室,和楼成踏上了返回秀山的归途。

    ——等到这边有需要,她会再过来配合,只不过那时候陪伴的多半就是太后而非楼成了。

    六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四十分,高铁飞驰,快要抵达秀山站了。

    楼成没玩手机,斜着头,看着疲惫睡去的小仙女,想着这几天的疯狂,心里充满了柔情蜜意,觉得怎么看都是那样美,怎么看都是那样喜欢,最先,他是搂住严喆珂的肩膀,接着觉得这不够,又下滑揽住了纤细的腰肢,然而,觉得这还是不够,于是,侧了过去,将女孩完全拥入了怀里,呼吸着她的芳香。

    这是我媳妇,媳妇,真的媳妇!

    过了一阵,严喆珂睫毛颤动,从睡梦里醒了过来,抬头一看,见是楼成熟悉的脸庞,噩梦带来的怅然若失立刻散去。

    她伸出手,抱住了自家丈夫的腰。

    静静抱了一会儿,两人手机同时响起,分别来自彼此的妈妈。

    “喂,妈,什么事?”楼成诧异接通,压低声音道,旁边的严喆珂也是类似的语言。

    齐芳絮叨道:“你们快了吧?本来说今晚在家吃的,你爷爷非得叫我们过去,说是二子要请客,听说你回来了,非得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