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十七章 小事
    关于二子的事情就这样略了过去,齐芳话归正题,既好奇又忐忑地问道:

    “成子,你到喆珂家,他们给的多少上门红包啊?”

    我明天得去银行取钱准备这事了!

    楼成闻言笑道:“一万零一块。”

    和岳父岳母大人那次见面属于非正式,也就没有相应的礼仪,等到去了江南,陪纪前辈“散完步”,不,该叫外公了,才拿了个大红包。

    其实,对纪家,对严家,一万零一块的红包压根儿不算什么,只是考虑到楼家的情况和楼成还在念书的事实,才确定的这个数,象征意义大过实际。

    “一万零一……还好,还好。”齐芳松了口气,重又浮现了笑容。

    换做前两个月,在买房和装修上花光了积蓄的她可能还会比较头疼红包的问题,但那边已经告一段落,楼志胜又升了职,拿了激励的股权和对应的奖金,家庭财政状况勉强缓了过来,一万块还是拿得出来的。

    至于小两口结婚,那还早嘛,起码还得三年,到时候家里肯定宽裕了!

    楼成感觉到老妈的放松,不由微微一笑:

    “妈,你明天不用去银行啦,我这里有快一万的现金,你凑点就够了。”

    “给你媳妇……”齐芳嘴快失言,笑了两声道,“给你女朋友的见面红包,怎么能花你的钱?”

    “可我孝敬自家爸妈钱不是天经地义吗?”楼成温润平和地说道。

    妈,你没说错,是媳妇了,有证的……

    “不行,这事是我和你爸的心意。”齐芳摆手拒绝,“家里这段时间还行,你现金留着自己花,别委屈了人家闺女。”

    “好好好。”楼成也不坚持,反正过了后天,找机会再塞点钱给老妈就是。

    这时,楼志胜洗完澡出来,一家三口以电视节目为背景,围绕严喆珂上门见公婆的事情又说了很多,到了最后,齐芳将手一拍,决定明天大扫除后押自家老公去买几件好衣服,免得丢了儿子的脸。

    月明星稀,夜色渐重,楼成冲洗完毕,躺到了床上,将先前讨论的内容以趣闻的形式分享给了严喆珂,完美地扮演了内奸的角色。

    聊完这件事情,感受着身边的冷清和四周的安静,他叹息一笑,按动键盘道:

    “长夜漫漫,孤枕难眠啊!”

    严喆珂很快“窃笑”回复:“真不巧,我有太后陪,母女夜话,不懂什么叫孤枕难眠~”

    说完,她发了个“你以为我会同情你?我差点笑出声”的表情。

    紧跟着,她又补了一句:“好啦好啦,姐姐明天疼你,乖乖睡觉。”

    体会到媳妇大人情感的微妙波动和变化,楼成嘴角上翘,“坏笑”问道:“怎么疼?”

    “还能怎么疼?光天化日,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你想怎么疼!”严喆珂“摔桌”道。

    “我就是想你陪我吃个早饭,你想哪去了?珂小珂同学,你最近思想有点污啊。”楼成“奸笑”回应。

    “我……”严喆珂脸泛明霞,一阵磨牙,发了个“敲头”的表情道,“还不是你太污,我才会想歪的!都怪你!快,说‘我错了’!”

    “是是是,严教练,我错了。”楼成一边噙着笑容打字,一边就莫名有些想念。

    看到他的回复,严喆珂安静了十几秒道:

    “橙子……”

    “什么?”楼成疑惑发问。

    “我有点想你了呢……”严喆珂拿着手机,侧躺过去,眸光变柔。

    虽然才分开了四个多小时……

    “我也是。”看见这段话,楼成的情绪顿时沉淀,心中一片宁静,如同窗外披着月华轻纱的景色。

    与激情燃烧相对,这是感情另一面的美。

    …………

    翌日清晨,楼成早早起床,快速洗漱,穿上藏青色的龙虎俱乐部武道服,向着后水湖边的别墅小区跑去,做着锤炼前的热身。

    来到小区门口,发了消息,没等多久,他便看见严喆珂快步跑出,女孩乌发束起,一身素白,又俏丽又清美。

    “真巧!”楼成打量完毕,微笑开口。

    珂小珂同学穿的是女款龙虎俱乐部武道服,和自己的正好是情侣装,而且事前没有沟通过!

    “好巧!”严喆珂酒窝浮现,嫣然一笑。

    女孩子对类似的巧合总是很喜欢,这让她们有种双方心灵相通的感觉。

    没有多言,小两口深深地看了彼此一眼,含笑跑向了后水湖畔。

    夏日天亮得早,晨练的人也相应变早,楼成和严喆珂换了三处老地方才找到了相对隐秘偏僻的练功点。

    一番温情脉脉的亲吻后,两人分了开来,楼成摆出架子,活动起关节,让体内有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

    做完这个,他忍不住侧头,看向自家媳妇,只见严喆珂正脸蛋红扑扑地收敛情绪,准备修行静桩。

    “你练你的武,看什么看!”察觉到楼成的目光,女孩顿时娇嗔了一句,眼波清浅,流着少许妩媚。

    “我在看我练武的动力啊。”楼成含笑回应了一句,锤炼得愈发虎虎生风。

    就这样各自专心,间或相望里,两人只觉时光流逝得很快,转眼便到了晨练的尾声。

    “珂珂,你今天有什么安排?”慢跑去吃早饭的途中,楼成微笑问道。

    严喆珂眼眸上转道:“得陪太后和我爸聊天,一起做饭,嗯,我就打个下手,还得去买提到你家的礼物……你呢?”

    “本来说你没安排的话,我们就一起鬼混的。”楼成嘿嘿笑道。

    “鬼混你个头啊!”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横眸瞪他。

    这是什么用词!

    楼成笑了一声,转而说道:“既然你要和太后岳父享天伦之乐,我就只好回家帮我妈做大扫除。”

    自己和岳父岳母目前还是不太熟,强插进去过家庭日挺尴尬的,很破坏那种气氛和感觉。

    “做完大扫除,去古山武馆那边借力量房再练两个小时,争取早点推开非人的大门,然后找秦锐蒋胖他们几个聚一聚……”他描述着自身的打算。

    “嗯嗯。”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头。

    跑着跑着,两人放缓了脚步,变成了拉手,变成了快走。

    等吃过一中校外的那家粽子,将小仙女送到小区门口,楼成按照计划进行起了日常。

    …………

    下午一点多,烈日当空,地面似有热浪蒸腾。

    楼成、蒋飞和秦锐一字排开地躲在树荫下,坐在栏杆上,悠闲地看着几米开外的一中校门,看着青春飞扬的学弟学妹们一一走进去。

    “橙子,你要是不戴眼镜,肯定有一大堆人围过来。”蒋胖扭头看着死党的平光眼镜道。

    “是啊,橙子现在可是秀山的大名人,我们武馆招生什么都不用说,只要提一句他在这里兼职当过教练,那报名人数瞬间爆炸。”秦锐附和笑道。

    他入静成功后,实力提升很快,又得到了选拔赛的锤炼,俨然有了几分九品的水准,几乎快追上戴临风了。

    楼成低笑道:“我这可是一拳一脚拼出来的,你们羡慕不来,对了,老程怎么又不出来?平时Q上找他聊天也是很久才回。”

    算一算,差不多有一年没见程启力了。

    “我找他也一样,哎,可能大学新认识了很多朋友,有了别的事情忙,没空和我们这些老同学见面了吧。”蒋飞叹息道,“我一直以为和班上其他同学的联系,以后确实可能会越来越少,但我们三的交情应该能维持很久很久,结果,哎,以后老程想起我们的时候,多半就是送红色炸弹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一张……楼成腹诽了一句,颇有点怅然,友情这种东西,一旦有一方冷下去,那真是迅速就成为路人了。

    “班上其他同学在这里表示不满。”秦锐开了句玩笑。

    “我就打个比方,只是哀嚎下和老程的关系。”蒋飞指着一中校门道,“想当年,我和橙子、老程时不时就坐在这里,打望校门口,看有什么漂亮的女生值得欣赏,快上课了才进去,有次,正好看见严喆珂,长发飘飘……”

    他说到这里,想起女神的归宿,哀怨地看了楼成一眼道:“算了,不说了,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哈哈。”楼成身心皆是愉悦地笑道。

    秦锐跟着笑了两声:“我听说最近换了个教导主任,要求女生不能留长发……”

    “我擦,变态啊。”蒋飞激动地骂道。

    说笑了一阵校园之事,秦锐踌躇满志道:“橙子,你觉得我现在参加职九定品赛有多大把握?”

    他上午找楼成指点过。

    “沉下心,再苦练三个月,十月份定品赛希望很大。”楼成没夸大也没贬低。

    “好!”秦锐握紧栏杆,笑意难掩。

    蒋飞听得叹了口气:“感觉你们两个和我不是一个世界了,我刚入校那会,还想着将来做个成功人士,读了两年,梦想直线降低,毕业能找个好工作不啃老就行了。”

    “再过两年,你的要求还会降。”楼成损了一句,“有工作就行!”

    “说不定……不行,我得振作!”蒋飞仿佛受到了刺激。

    他曾经想要的减肥锻炼在坚持了一个寒假后便没了下文,变成了每周一次,时常还会偷懒,于是身材保持着原样,于是依旧没有女朋友。

    在蒋飞念念有词时,楼成手机铃声响起,有电话进来。

    “喂,师父?”他看见是施建国同志,忙选择了接通。

    “臭小子,你去米国的签证在弄了。”施老头咳嗽了一声道,“今天忙吗?”

    楼成一阵莫名其妙地回答:“没什么事。”

    师父问这个干嘛?

    “那好,我有件小事交给你做,顶多浪费你半天的工夫。”施老头嘿嘿笑道。

    小事?楼成愕然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