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十八章 林边
    “什么事?”楼成心头莫名打鼓。

    自家师父有些时候颇不靠谱!

    施老头呵呵笑道:“冰神宗有个叫做李振华的弟子在林边遇到点麻烦,你离得最近,过去处理下。”

    坐高铁到林边一个半小时,确实也就是浪费半天的工夫……楼成微微点头,追问了一句:“师父,什么麻烦啊?”

    “这说来就话长了,你这臭小子一点也不体谅老头子我!”施老头笑骂了一声,“你记个电话,等下打过去,她会原原本本把事情告诉你的,XXXXXXXXXXX。”

    “好的……”楼成重复了两遍,示意旁边的蒋飞帮忙记下来,自己转而问道,“师父,我没在宗内兼职,做这种任务应该有报酬吧?”

    “嘿,你什么时候见钱眼开了?”施老头略显诧异地笑道。

    楼成讪讪笑道:“这不是珂珂要去米国留学了吗,我得多攒点路费。”

    对于拿自身影响力、人脉关系和别人合伙做生意的事情,他暂时还迈不过心里那道门槛。

    “不错,还知道为这事攒钱,很有责任感嘛,报酬肯定有,回头再说吧,宗门怎么可能亏待你,不看你的面子,也得看我这张老脸啊!”说到这里,施老头还是不太放心地叮嘱了一句,“到了林边,如果有意外情况,记得给为师我电话。”

    “好的。”楼成没再多言,于通话结束后,赶紧拨打了师父给的那个号码。

    欢快的铃声响了不过三秒,那边便已接通,一道隐含着疲惫和焦灼的女声开口道:

    “喂,哪位?”

    “我是冰神宗楼成。”楼成嗓音低沉,言简意赅。

    女声一下变得振奋:“您好,前辈,我是李振华的女朋友张潇紫。”

    前,辈?楼成被喊得一愣一愣,顾不得纠正,直截了当地问起正题:“李振华出什么事了?”

    都是他女朋友在接电话了!

    “他们没给您讲?振华他,他失踪了……前辈,事情比较复杂,这样不太讲得清楚,等您到了,我再当面详细说。”张潇紫语气急切地说道。

    师父果然不太靠谱……楼成腹诽了一句,想着反正也要过去看一看,于是首肯道:“好的,我订了票就通知你,我们在高铁站见面。”

    “好好好,我等着前辈您。”张潇紫明显松了口气,似乎找到了主心骨。

    前辈……我声音有那么老吗?楼成好笑吐槽,打开APP,订了两点二十五分去林边的高铁,暂时没管回程。

    “蒋胖,送我去高铁站,宗门有事让我处理。”楼成和蒋飞间向来没有客气的说法。

    “啧,橙子,你这都有商务精英的感觉了啊!”蒋飞昨晚刚刷完一部讲职场的连续剧。

    楼成正待自嘲两句,心中忽然一动:“等等,蒋胖,你先送我回家,然后再去高铁站。”

    林边已不属于兴省,乃边疆重地,虽然距离国境线还远,但却是陆运中枢,来往的人流量极大,治安环境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说有点乱,哪怕身处秀山,自己都能时不时听说那边出个大案子,再加上又是多民族地区,风气相当彪悍,所以,即使不打算动手,也得做好动手的准备。

    车辆驶动,楼成拿出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消息,“捂脸叹息”道:

    “能者多劳,被我师父支使去林边处理个后辈弟子惹的麻烦……”

    我是师叔级人物,和我一辈的如果真出了事,也不是我能解决的……

    严喆珂很快回复,“目瞪狗呆”道:

    “好,好突然……林边挺乱的,橙子你得小心啊,换上武道服去吧,遇到什么情况也别想着留手,自己最重要……”

    她一下说了好多,末尾“乖巧端坐”道:“我等着你回来哦~”

    “有媳妇大人这句话,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今晚肯定能顺利返回!”楼成发了个“头缠红巾”的振奋表情,“我正要回家换武道服的。”

    回到家中,他翻出了另外一套藏青色的龙虎俱乐部武道服,换上了吴庆贵公司为自身特别订制的练功鞋,紧了紧袖口,拿上手机和钱包,大步出门而去。

    两点零八分。

    他被蒋飞送到了高铁站外。

    两点十五分。

    楼成通过安检,登上了高铁。

    两点二十五分。

    高铁准时开动,呼啸着奔向南方。

    三点五十二分。

    高铁停靠于林边站,楼成给严喆珂发了消息后就顺着队伍走出车厢。

    三点五十九分。

    他一袭藏青,沉稳厚重,大步如风地走出了抵达大厅,找到了站前广场标志性的白马雕塑。

    这是他和张潇紫约定的见面地点!

    “前,前辈?”一位留着清汤挂面发型的二十来岁女孩不太确定地喊了一声。

    她身材偏瘦,短袖短裤加慢跑鞋,长相只勉强算得上清秀。

    “张潇紫?”楼成反问了一句。

    “对对对,您是楼成前辈?不是说要来一位师叔吗?”张潇紫半是惊讶半是疑惑地开口。

    正是基于这点,她才直接喊的前辈。

    一看你就不是冰神宗弟子,也没怎么关心大学武道会和类似话题……念头转动间,楼成沉稳点头:

    “我入门晚,辈分高。”

    不等张潇紫再问,他看向出租车排队处,理了下武道服的袖口道:

    “我们边走边说,不要耽搁时间。”

    人都失踪了,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是,前辈。”张潇紫加快脚步,跟在楼成身边,语速极快地捡重点道,“林边有位富豪叫司见亭,他和南边战乱地区的一个军阀有勾结,在那里靠边境的地方开了好几家地下赌场,诱骗了很多人去玩,玩得倾家荡产,振华他爸就是其中之一,在他十三岁时自杀在了场子里,他从此家破人亡。”

    “他是来报仇的?有证据吗?”楼成步伐不停,直指核心地反问道。

    这种没什么靠谱线索的报仇,宗门一般是不管的。

    “对。”张潇紫快步至近乎小跑,“他盯了司见亭两三年,这次说能拿到决定性的证据,所以,又赶来了林边,因为怕出意外,还带上了我,让我一见不对,立刻通知宗门。”

    “那他是怎么失踪的。”楼成一下放缓了脚步,不是那么急于靠近出租车排队点了。

    人多耳杂,谁知道有没有出租车司机认识那边的人!

    张潇紫喘了口气道:

    “昨晚,昨晚振华说要夜探司见亭的林富大厦,找到那几样决定性证据,我看着他进去的,可整整一晚,他都没有出来,我看不对,立刻就按照他说的电话通知了宗门的师兄。”

    “宗门先是找了省厅施压,让这边的警察局来处理,可他们地方保护主义特别强,都不怎么用心,找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调监控视频看,也没有振华进去的画面,我,我明明看着他进去的!”

    “我催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没结果,只好又回报宗门了,他们就让前辈您来了。”

    虽然楼成比她预想得年轻很多,但这种情况下,她就像抓住了最后那根稻草,态度不敢有丝毫的变化。

    楼成又加快了脚步,沉声说道:

    “我们先去林富大厦看一看,你仔细回忆一下,想想有没有别的重要细节遗漏,下了出租再说。”

    “是,前辈。”张潇紫走得气喘吁吁。

    四点二十一分,出租车停在了林富大厦对面的街道旁。

    一身藏青武道服的楼成推门走下,眺望着这座十九层的大楼,在建筑普遍低矮陈旧的林边,这算是颇有现代化气息的地标了。

    “司见亭最近几年一直在转型洗白,开始涉足房地产,这是他和几家公司合伙开发的……”张潇紫介绍了一句。

    她话音未落,忽地瞪大了眼睛,指着对面道:

    “司见亭!”

    楼成抬眼望去,只见一位轮廓刚硬鼻成鹰钩的半百老头在七八位保镖和手下的簇拥中,走出了林富大厦的门,顾盼之间,眼神锐利而冰冷。

    这就是司见亭……在出租车上,楼成看过张潇紫手机拍的对方照片,但没有就此交流什么。

    而比起司见亭,楼成更在意他身边紧靠着的两位保镖,一个皮肤黝黑,五官很有南边战乱地区的特色,一个肌肉撑起了T恤,每一步都走得不长不短刚刚好,仿佛拿尺子丈量过一般。

    他们都是丹境武者,至于具体有几品,很难从外表来判断。

    “他们两个很强,没他们的话,司见亭活不到现在,那个皮肤很黑的叫维森,是战乱地区的一个自由杀手,后来受了重伤,被司见亭收留,成为了他的心腹,最鼎盛的时候据说有接近六品的实力,那个肌肉男叫黄诚达,实力比维森差一点,但也是在战乱地区见过很多血的武者。”张潇紫重复着李振华搜集的资料,“前辈,您别大意,他们身上肯定藏着枪,大口径的那种……”

    说着说着,她急切自语道:“他们是要去哪里?回家吗?”

    “你问下这边警察局的人。”楼成冷静地吩咐了一声。

    “好。”张潇紫赶紧拿出手机,问了几句,脸色忽然变得极差。

    她转过头,着急地对楼成说道:“司见亭要去南边谈生意……警察局的人说没证据没线索,没法阻止他……前辈,他,他想跑!”

    南边当然就是边境地方!

    而司见亭一跑,李振华多半就永远失踪了……

    “但没证据啊……”楼成看见两辆黑色轿车驶到了大厦门口,看见维森快跑上前,拉开了第二辆的后排车门,黄诚达则护着司见亭靠拢过去。

    他想了想,拨通了自家师父的电话,言简意赅地复述了现在的状况。

    “你自己决定吧。”施老头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地说道。

    “底线是?”楼成反问了一句。

    施老头沉吟几秒,咳嗽两声道:

    “别弄出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