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章 返回
    四点二十八分。

    看着眼前一身深沉藏青的年轻男子,司见亭脸上狰狞犹存,牙关因寒冷而得得作响,但却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似乎什么也不肯吐露。

    楼成知道救人如救火,没做耽搁,立刻严肃了表情,于脑海内观想出了锐利森寒的“兵”字。

    他未捏印诀,也未吐古音,只是将这种疆场血煞之感与自身的恐怖气势相融,配合嘴里的话语,压迫往司见亭的精神。

    “李振华在哪里!”楼成沉声喝问。

    司见亭莫名打了个寒颤,身体出现了哆嗦,但多年刀口喋血来往战乱地区的经历让他强撑着不肯服输,保留着枭雄最后的风度。

    楼成眼睛微眯,再次开口:

    “李振华在哪里!”

    “李振华在哪里!”

    一连两声,如雷灌耳,司见亭眼中难以遏制地流露出了恐惧之意,就像是回到了年少被关于那位军阀水牢里时的状态。

    “李振华在哪里!”楼成气势勃发,四周如有血腥弥漫的凛风吹来。

    “我,我说……”司见亭再也支撑不住,精神彻底崩溃,仿佛见到了死亡,见到了末日。

    他裤裆出现了可疑的湿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嚎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他没死,没死,他他他在我十九层办公室的,的密室里……”

    随着司见亭心胆俱丧结结巴巴的“招供”,楼成大概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昨晚李振华潜入后,凭着收买的内奸提示,找到了司见亭开设赌场的账本、从战乱地区走私来的一批违禁物品等关键证据,但在他搜集完成,准备离开时,被巡夜的维森发现,暴起偷袭,顺利将他拿下。

    之后,怀疑是死敌下绊子的司见亭在黄诚达保护下秘密赶来,严刑拷打了李振华,结果发现对方是冰神宗弟子,脑袋顿时就大了,几乎可以想见天亮后将承受的压力。

    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不可能再礼送李振华离开,对方已经知道不少决定性事情,且有深仇大恨,只好连夜处理了监控视频,然后找了关系拖延时间,开始分批次销毁罪证。

    等完善了手尾,司见亭不存侥幸,当即布置出逃,打算去战乱地区那位军阀处避个风头,对于李振华,他有想直接灭口,但不敢动手,因为,在所有嫌疑都指向自身的情况下,一旦杀了冰神宗弟子或让他真正失踪,会彻底激怒那庞然大物,说不定就派非人甚至外罡的强者来追杀自己了,逃到不算强势的合作者那里只会让对方下手更无顾忌。

    所以,司见亭准备的是这次暂时饶过李振华,反正该逃的已经逃了,该毁的已经毁了,该处理的财产也已经处理了,之后再找机会,制造意外,让人不怀疑的前提下抹掉这仇恨着自己的敌人,最终改头换面,重返家乡,拿回财产。

    为什么做犯罪勾当的人都喜欢记个账……楼成回忆看过的电视剧和小说,默默吐了个槽,然后提起崩溃成一团烂泥的司见亭,绕到黄诚达那边,膝盖一提,脚尖一点,踢到对方耳下,将这位丹境武者彻底弄晕了过去。

    另一只手拉出黄诚达,提了起来,楼成如法炮制地给维森和副驾保镖一人补了一下,途中并未阻止驾驶员逃跑。

    他之所以要这么麻烦,是感觉做事得料理干净,万一维森和黄诚达是疯子,逃跑后想报复自己报复冰神宗的人怎么办?

    其他保镖没这个能力,他们有!

    既然如此,那干脆买一送二,都丢给本地警察局,再通过宗门施加压力,判个极刑。

    副驾保镖则没这个待遇,被楼成击晕后直接丢到了花坛里,如果能在警察来之前苏醒,算他走运。

    在楼成刚将维森和黄诚达叠在一起,便于自身一只手拖走时,张潇紫又惊又喜地跑了过来,横穿了几乎所有车都已绕道的马路。

    “前辈,振,振华没事吧?”她喘着气,又期待又忐忑地问道。

    “没太大事。”楼成亲眼目睹具体状况,只好如此含糊地回答。

    张潇紫对他已是发自肺腑的相信,闻言一下浮出灿烂的笑容:“谢谢,谢谢前辈……”

    她话音未落,手机突地响起,拿起一看,脸色微变。

    “警察局……”她颇有几分慌乱地看向楼成,请求决断。

    这明显是对方接到报警后,猜到是冰神宗在行动,马上就给负责联络的张潇紫打了过来。

    楼成思索两秒,气定神闲地笑道:

    “就告诉他们五个字,‘没弄出人命’。”

    “是前辈!”张潇紫顿时又有了主心骨,接通了电话。

    她嗯嗯了几声后,学着楼成刚才的语气,沉稳淡定地说道:

    “放心,没弄出人命。”

    手机那头一下无言。

    楼成见李振华那边已没迫切危险,怕小仙女担忧太久,暂时停住拖着维森和黄诚达进入林富大厦的举动,从张潇紫那里要回了钱包和手机,一键拨号。

    他一手提着司见亭,一脚贴着维森和黄诚达,藏青厚重,沉稳站立,看着远处绕行的车辆,等待着老婆大人接听。

    四点三十二分。

    电话接通,楼成怕严喆珂误会,抢先开口道:

    “喂,珂珂。”

    严喆珂明显吐了口气,语带欣喜地问道:

    “你放弃了?”

    “没,已经解决了。”楼成低低笑道,听得旁边张潇紫一愣一愣:

    刚才“专业严肃”的前辈竟也有这种胸腔共鸣发出笑声的一面……

    “解决了?这,这才几分钟……你,你不是说小事变成大麻烦了吗?”严喆珂又吃惊又茫然,身心一阵放松,喜悦如要炸开。

    听到小仙女清细诧异的嗓音,楼成忍不住就吹了个牛逼,轻笑道:

    “我这是判断有些失误了,对以前的我来说,确实算是大麻烦,但对如今的我而言,嗯,也就是件小事。”

    “你吹牛!”严喆珂又好气又好笑又高兴地嗔道。

    橙子怎么可能犯不知己也不知彼的错误!

    “是,是在吹牛,知我者严教练也……”楼成老脸一红,坦然承认,“主要是他们‘姿势’摆得太好了,事情也就简单了,回头再详细给你讲。”

    “嗯嗯。”严喆珂声音轻快迸出。

    楼成想了下,低笑一声道:

    “我有个目标,争取在四个月内,让今天这种麻烦真正变成小事情。”

    “我给你记着了哦~”严喆珂含笑应道,沉默几秒,柔声又道,“橙子,老,老公,以后再有这种事情,记得问清楚了再决定去不去。”

    “好!”楼成心中怜惜,庄重承诺。

    但事情总是在发展变化的,很难说最开始问清楚就没问题了,更多还是得靠临场判断和知难而退。

    挂断电话,楼成一手提着司见亭,一手拖着维森和黄诚达,在林富大厦一干人等惊慌害怕的眼神中,平静沉稳地登上专用电梯,来到了十九层,根据司见亭的交代,让张潇紫打开了一处隐秘的房间,看见了一位多有伤痕的年轻男子正蜷缩昏迷于地上。

    “振华!”张潇紫扑了上去。

    楼成给司见亭、维森和黄诚达又一人补了一下,扔到了待客沙发旁,接着才步入密室,查看李振华的伤势。

    “没生命危险。”他做出了判断,吩咐张潇紫道,“给警察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来的时候喊辆救护车。”

    “好的,前辈。”张潇紫松了口气,心中大定,开始拨打号码。

    楼成则给自家师父汇报了一声,让宗门处理后续。

    四点三十七分。

    呜啦啦的警车和救护车鸣笛声齐齐响起。

    四点四十分。

    司见亭的办公室外响起了蹬蹬蹬的脚步声,一群警察冲了进来,看见一位身穿藏青色武道服的年轻男子正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气度沉稳,姿态悠闲。

    他的脚旁,维森、黄诚达和司见亭凌乱躺着,有所重叠,皆已昏迷,那位林边有名的大佬身体甚至还在颤抖,隐约飘出股骚味。

    另外一端,短袖短裤慢跑鞋的张潇紫安静屹立,如同侍女,眼神时不时飘向躺在别张沙发上的李振华。

    楼成抬起头,微笑看向为首的警官,不慌不忙地问了一句: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警官先是沉默,看了眼昏迷的李振华,沉重点头道,“可以。”

    “那就好。”楼成缓缓起身,在警官们和张潇紫注视的目光下,不急不徐地走向了外面。

    办公室安静了下来,大家隐约听到了他在电梯口打电话的声音:

    “喂,妈,我可能得晚一个小时才能回家吃饭。”

    晚一个小时回家吃饭……警察和张潇紫他们面面相觑。

    …………

    出了林富大厦,楼成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到了后排。

    “去四喜总店。”他平静吩咐道,手机的显示从订票APP切换成了搜索“林边特产”的页面。

    司机开动汽车,八卦地问了一句:

    “诶,林富这边刚是不是有枪战啊?听说很激烈?”

    楼成笑了笑道:

    “我没围观,不太清楚。”

    “好吧,回头多半就有新闻了。”司机没再多言。

    …………

    四点五十二分。

    四喜总店,楼成认真地挑了两盒桂花饼和两罐松茸酱,接着,又去了隔壁,买了些山竹之类的特色水果。

    …………

    五点十九分。

    他抵达了高铁站,又接到了施老头的电话。

    “今天这事处理得还行。”施建国同志夸了一句,末了说道,“做任何事情都不一定能完全按照预期,为师今天主要就是锤炼你应对意外应对变化的能力,类似方面提升上去了,以后遇到变故,你才不会手忙脚乱,才不会陷入危险。”

    “也是啊!”楼成恍然大悟,觉得自己误会了师父,竟然腹诽他不靠谱。

    等挂断电话,他突生疑惑,犯了嘀咕:

    刚才的那番话不会是师父为了掩饰自身不靠谱事后编出来的理由吧?

    这,这才像他的风格……

    …………

    五点三十五分。

    高铁开动,楼成舒服地靠着椅背,玩着手机。

    …………

    七点二十五分,林边医院内,李振华苏醒了过来,看见身旁的张潇紫后,急切地问道:

    “司见亭抓住没有?”

    “抓住了,你师门派了位年轻的前辈来处理。”张潇紫如实回答。

    李振华顿时松了口气,神情一阵恍惚。

    过了几十秒,他缓了过来,嘀咕了两声“年轻的前辈”……

    “前辈呢?”他问道。

    “走了,下午就走了。”张潇紫详细说道。

    “嗯……前辈什么时候来的?”李振华随口又问了一句。

    张潇紫的语气一下变得很是奇怪:

    “也是下午……”

    …………

    七点二十九分,后水湖畔,别墅小区门口。

    短袖长裙的严喆珂小跑出来,略显歪头地看着楼成,又欣喜又疑惑地问道:

    “你还不回去吃饭啊?先来找我做什么呀?”

    楼成提了下手里的桂花饼、松茸酱和靠南水果,低沉笑道:

    “给你带了点林边特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