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一章 谁为你忧谁在牵挂
    严喆珂白纱长裙过膝,及至迎面骨中央,立在夜风之中,飘逸而斯文。

    听到楼成的话语后,她先是怔了一下,继而弯起眼睛,斜斜看向旁边,下巴微扬,发丝轻荡,酒窝勾勒道:

    “你以为这样就能讨好我呀?”

    说话的同时,她却已伸手接过了那袋林边特产,不带一点耽搁,并且好奇低头,翻了下具体有什么。

    “疼自家媳妇怎么能叫讨好?”楼成嘿了一声,然后含笑描述起自己的心态,“我现在每到一个地方,最先想到的就是有什么好玩的、好看的、好吃的能和我们家珂小珂分享,今天事情一做完,空闲下来,就冒出了类似的想法,只是比较赶,没什么时间,没法逛一逛,先做体验,只能网上搜索确定,过去买了就走……”

    听着前男友现丈夫的娓娓道来,严喆珂眼波流转,渐至盈盈,唇线越抿越有喜乐的弧度,心里竟莫名有了几分娇羞,下意识低头,再看袋子里的桂花饼、松茸酱和特产水果们。

    眼角余光扫过,看见楼成左手还提着另一个相同的袋子,自诩为家里智商担当的她若有所思地岔开了话题:

    “这是给阿姨和叔叔带的?”

    “嗯,我妈之前还在电话里抱怨呢,说我怎么不声不响就跑去林边了,昨天还说口水了她做的饭菜一路,今天却不按时回家。”楼成微微笑道。

    自己挑的特产都是双份的。

    “你给阿姨说了去林边啊?”严喆珂略显诧异地问道。

    “就提了一嘴,说我师父让我过去处理点小事,马上就能回来。”说到这里,楼成斟酌了下语言道,“我最开始真这么觉得的,林边治安不好也只是相对松城华海这些地方说的,一般不会有什么不好的遭遇……”

    之前时间紧促,电话里没法详细解释,他觉得现在有必要交代一下,自己和珂小珂同学都已经是夫妻了,彼此肩负着来自对方的责任,生命不再只是一个人的。

    “你说这个做什么,我又没怪你。”严喆珂贝齿轻咬了下嘴唇,态度体贴,语气温柔地说道,“拜了师父,加入宗门,肯定会有大大小小的任务,我家里一堆蜀山斋的人,类似的事情经常见到,而且宗门给的任务一般都不怎么难,没什么危险,炼体做不了的就给普通丹境,普通丹境做不了的就给高品非人,高品非人做不了的就给外罡强者,外罡强者也得冒很大风险的,那就没必要强撑了。”

    “你说你去林边处理宗门小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那边治安不算太好,说不定会出点意外,所以才让你遇到事情不要留手,免得阴沟里翻船,嗯,除了心里有些牵挂,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后来小事情变成大麻烦也不是你能控制的,你也提前给我讲了,也是有了绝对的把握才动手的……”

    讲到这里,严喆珂忽然停顿,嘟了下嘴巴,皱了皱鼻子,似嗔似泣道:

    “哎呀,我说不下去了!”

    她的眼眶瞬间发红:“这些我都懂,可真遇到变故,还是很难受,很,很揪心,你第二个电话的时候,我好怕是别人用你手机打过来的,通知我什么不好的事情,好怕……”

    这时,她止住话头,“恨恨”中带着几分委屈地看向楼成,磨牙道:

    “橙子,让我咬你一口吧!”

    楼成一下被女友前后反差的真情流露打动,想到她当时的担忧,心里生出了难以遏制的怜惜,柔声回答道:

    “好。”

    严喆珂当即上前一步,将头埋在了楼成肩膀处,嘴巴抵着脖颈交界的位置,张开了粉唇,露出了牙齿。

    楼成放松了肌肉,不本能发力,做好了被狠狠咬一口的准备。

    可是,疼痛并没有袭来,他只感受到女孩的牙齿在自身皮肤上轻磕了两下,接着就转为了温热的亲吻。

    “舍不得咬怎么办……”严喆珂没有抬头,委屈地述说道。

    楼成听得心头一颤,提着的袋子轻轻落地,双手难以克制地抬起,抱住了女孩,抱住了自家媳妇,轻柔地抚弄着她的秀发和背部,并且低下脑袋,不断吻着她的头顶。

    严喆珂静静地感受了一阵,依旧埋首于楼成的肩膀,语气飘幽地开口:

    “我知道,再安全再没问题的小事都可能出现意外的变故,发展出危险,我不可能把你关在家里,栓在我身边,什么都不许你去做……我只希望你以后做事更小心,弄清楚具体情况后才决定做不做,不要冒险,有了绝对把握才动手,如果有时间,尽量给我说得详细点,让我心里有些底……遇到困难,别逞强,该走就走,该找宗门帮忙就找宗门帮忙。”

    “好。”楼成郑重点头。

    严喆珂又沉默了几秒,忽地叹了口气道:

    “如果我身体没问题,能练到丹境就好了,那就可以陪着你一起做这些事情,就像我姥姥和外公那样,我特别羡慕他们……”

    “每对夫妻的情况都不一样嘛,不能强求和别人相同。”楼成思索了一下,安抚着小妻子,“如果你真陪我做类似事情,我反而平静不了,会一直担心着你那边,没法发挥出全力。”

    天色渐暗,月亮升起,两人就这样依偎着述说了一阵,沟通着心曲。

    过了七八分钟,恢复了情绪的严喆珂推开楼成,眉眼含笑地说道:

    “你快回去吃饭吧,我都听到你肚子在咕噜咕噜响了!”

    “嗯嗯,我先送你到小区门口。”楼成老脸一红。

    “不用啦,就几步路。”严喆珂裙摆飘扬,略显蹦跳地往后。

    走了两步,她突然顿住,回身看向楼成,捂嘴轻笑道:

    “橙子,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你会蛊惑我去约个会才回家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某人舍不得咬我,我当然得好好疼疼她。”楼成低笑一声道,“不过太后和岳父大人还等着你的,总不能出来拿个礼物就拿了两三个小时吧,那让他们怎么看我?”

    “就是就是,要是你再给阿姨说还得晚几个小时,在外面凑合吃一顿算了,她还不得抽你啊~”严喆珂调侃了一句。

    楼成摇头失笑,末了又道:“而且我还记得某人说过,不喜欢每次见面每次约会都往那方面带,得注意心灵的沟通,一起散个步,说说话,刷刷剧,看个节目,写写作业,也是好的,在松城那些天,有几次我就觉得你不是太乐意,但最终还是迁就了我。”

    “也不是不乐意,也不是不喜,呸,就是不喜欢!”严喆珂眸光又灿烂又娇羞地白了楼成一眼,“就像你说的一样,女孩子在那个之外还很注重其他方面的感觉,那几次,我想着我们刚,刚结婚,你又那么渴求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就心头一软,糊里糊涂就随你了。”

    而且还有即将离别的因素,还有那个将决定抛给上天的疯狂想法。

    哪怕现在,自己也还有那么一丝丝冲动。

    或许每个女孩子都有这样不理智的疯狂的一面……

    又说了几句,两人才挥手作别,目送女孩线条优美的背影进入小区后,楼成提着礼物,返回了家中。

    “回来啦?我和你爸吃过了,我把菜热一热先。”齐芳从沙发上起身,理所当然地说着,压根儿没有等着儿子回来再一起吃的想法。

    果然是亲妈……楼成将袋子递了过去,噙着笑容道:

    “妈,爸,给你们买了点林边的特产。”

    “你这孩子,就过去办个事的工夫,还买了特产啊?”齐芳笑容灿烂地说道。

    楼志胜则矜持地问了一句:“你们宗门让你去林边做什么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点小事,需要个人出面而已,分分钟就解决了。”楼成含糊地回答。

    齐芳接过袋子,随口唠叨了一句:“林边治安不太好吧,你师父怎么让你去那里……”

    “还好吧,国内管得很严,林边治安再不好,也就那样,不去人多又杂乱的地方,不走偏僻夜路,不主动惹事,那边还是挺安稳的,要不然那里的人怎么过?”楼成笑着回应了一句。

    “嗯。”齐芳没再多说,将大盘大盘的菜热了热,重新端了出来,然后和楼志胜一起围在旁边,看着儿子狼吞虎咽。

    “你去了林边,你爸还不太放心,刚一个人在那里看那边的卫视台,看有什么新闻。”齐芳嘲笑了楼志胜一句。

    “我就顺手打到的。”楼志胜咳嗽了一声。

    楼成听得心里暖乎乎的,吃得更开心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说说笑笑间,电视有声音传出,却没入他们的耳朵:

    “林边电视台讯,今日下午,九星路口的林富大厦发生严重涉枪案件……”

    “……现该案已经破获,主要嫌疑人司见亭、黄诚达等人被抓捕归案……”

    …………

    吃饱喝足,楼成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准备看一看下午的视频是否有被人挂上网。

    还好,他做事干脆,不到两分钟就已结束,许多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而且当时场面惊人,不是傻大胆,没谁敢靠近,因此也就只有几个模糊不知头尾的视频和照片流出。

    “嗯,这是标准的连我妈来都认不出我……”楼成笑了一声,松了口气。

    后续有宗门压制,这事更发酵不起来了。

    就在他打算关掉网页时,QQ有消息进来,“卖呀卖馄饨”小姑娘问道:

    “小老虎,你没看群里消息吗?大家十五号要去花城面基,你要来吗?”

    花城,龙虎俱乐部所在地。

    “呃,我可能就不来了吧。”楼成想了下回复道。

    一年前,自己对面基的事情还挺有兴趣的,可最近一年,多是不发言地浏览,和他们交流变少,陌生了许多,去参加感觉会挺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