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九章 两拨人
    “斗字诀酒壶是从徵云古城‘栗家银饰’的老板栗万全手里流出来的,你跟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林边那次任务,危险程度有变高,宗门确认后,把给你的报酬提高到了十五万,这两天就会打过去,自己注意点有没有到账……”

    “总之,任务有意外,出现一定风险,立刻联系老头子我或者军方,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对吧?”

    高铁飞驰,楼成半闭着眼睛,回想着师父的叮嘱,刚才他已经收到短信,任务奖励到账,自家的存款从八十四万多的低点回升到了九十九万一千几。

    ——从六月底到现在,他开销颇大,住宿五星级酒店超过十天,买了情侣对戒(女款),本身练武花费增加,吃吃喝喝只是小头,这期间,虽然有严家给的见面红包补充,但账户数字还是在飞快下降,考虑到接下来长期往返米国的开销,他时隔许久后,又有了经济的压力,充满了挣钱的冲动。

    而宗门大方给予的这十五万报酬,便仿佛及时雨,恰到好处地滋润了他的荷包。

    “前方到站吉顺,停靠时间较短,请下车的乘客提早到门边等候……”

    这时,广播声响,让懒洋洋到连玩手机都提不起动力的楼成站起了身,一只手拿下了行李架上的背包,越过旁边的陌生乘客,进入了走廊,不早不晚地排到了门边。

    徵云古城隶属于吉顺市,是最近几年小有名气的旅游胜地,处于崇山峻岭环抱之中,交通相对不便,至今没有铁路,较好地保留了古色古香的韵味,要抵达那里,只能先到周边的吉顺等地方换乘大巴,或者雇佣黑车。

    楼成没浪费精神,出了高铁站后,直奔对面的客运中心,买了发车时间最近的一班长途。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他检票上车,见大家都没按座号,各行其是,习惯性找了中间偏后的位置,将靠窗那里留了出来。

    坐好,侧头,看见身旁空空荡荡的位置,楼成怔了怔,整个人似乎又沉淀了几分。

    他移动身体,坐到了靠窗,拉动帘布,将灿烂到刺眼的阳光遮住,避免了直接的照晒。

    往后一仰,贴住椅背,楼成闭上了眼睛,思绪凌乱而发散。

    通过脚步的声音和车辆的轻微震动,他本能“听”见了乘客越来越多。

    忽然,有人停在了他的旁边,正待说话,便看见他恰好睁开眼眸,转头望来。

    “你好,这位同学,能换个座吗?”一个高高瘦瘦眉目疏朗的男生笑容可掬地说道,他指了指自己和身侧的秀丽苗条女孩,“我想和我女朋友坐一起,能帮个忙吗?”

    楼成深深看了他们一眼,推了下脸上呆板的黑框眼镜,微微笑道:

    “好啊,你位置在哪里?”

    “谢谢,谢谢。”男生和女孩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忙不迭地展现着心里的感激,并指向倒数第二排的一个位置道,“只剩那里了,真不好意思。”

    “没什么,反正我就一个人……”楼成笑了笑,单手拿下行囊,走入了过道。

    小情侣没有听出他话语里的感慨,只双手合十地不断说着谢谢。

    往前两步,楼成看见了那个空的座位,也看见了靠窗的那位乘客和他撑胀了黑色短袖的夸张胳膊。

    难怪那小两口找我而不是找他换座位……楼成下意识间有所恍然。

    就在这时,黑T恤男子后排的女孩一个失手,刚拧开盖子的矿泉水瓶一抖,往前甩出了一片“水花”。

    由于最后一排要高过前方,这“水花”直奔着黑T恤壮汉的脖颈和后脑而去。

    可是,在那女孩刚有失手的刹那,黑T恤男子已是往旁一移,巧合般险险避开,让“水花”只淋湿了他原本坐着的地方。

    “对不起,对不起。”T恤短裤凉鞋的女孩拿稳矿泉水,又慌又怕地起身道歉。

    那黑T恤男子的胳膊都能当她的大腿了!

    看了眼女孩姣好的面容和身材,黑T恤男子大度笑道:“没什么,能给我张纸巾擦擦吗?”

    “好,好的。”女孩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叠原木纸巾,递给了对方。

    楼成在旁边静静看着这其他人不甚在意的插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有激必应,气血内敛,这是位丹境武者啊……

    至于具体是几品,那就没法从外在来判断了。

    擦好位置,黑T恤男子藉此打开了话题,半扭着身体与失手女孩及她的同伴闲聊起了徵云古城的事情,看得出来,他去过不少地方,见识颇为丰富,让两位姑娘听得兴致盎然,时而娇笑。

    这个过程里,楼成把背包放上了行李架,不急不慢地坐到了黑T恤男子旁边,引来他状似随意和习惯性的一瞥。

    见楼成身高一米七六左右,戴着副很有书呆感的黑框眼镜,并不特别壮实,只脸庞线条较为分明,黑T恤男子收回了目光,继续和后排的两位女孩谈天说地。

    楼成也顺势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皮肤颇黑,眼角嘴边多有风霜之色,眉毛短粗浓烈,让人印象深刻。

    没再多瞧,楼成又闭上眼睛,靠躺养神,心里浮现出了少许疑惑:

    真巧啊,这里也有一位丹境到徵云古城……

    不过丹境也是人,也会旅游,去徵云古城这点本身并不值得奇怪……

    五十分钟后,在一男两女聊得越来越熟,楼成时睡时看手机中,在烈日的暴晒下,大巴抵达了徵云古城的入口。

    这里残留着两段旧时的城墙,多有本地特色,楼成下车之后,找了个位置,拿出手机,从不同角度喀嚓拍了几张。

    正当他要切换页面,发送图片时,坐后排的那两位女孩靠拢过来,带着恳求的笑容道:“帅哥,帅哥,能帮我们拍张照吗?先拍我们两个,再拍我们三个的。”

    其中,穿着及踝棉裙的姑娘指向了黑T恤男子。

    “好。”楼成沉静微笑,答应了下来。

    这只是举手之劳。

    接过短裤凉鞋女孩手里的数码相机,他稍作研究,退后两步,等待着对方摆好姿势。

    喀嚓,喀嚓,喀嚓,楼成连按了几下,经过一番忙碌,顺利完成了两个姑娘的留影以及她们与黑T恤男子的合照。

    “谢谢!”两位姑娘齐声喊道,拿回了数码相机,低下头,欣赏起先前的一张张照片,并招呼着黑T恤男子过来。

    楼成没做停留,往古城门口行去,边走边将刚拍的景色发给了严喆珂:

    “到徵云了,环境还不错。”

    紧接着,他又用“窃笑”的表情道:

    “刚有人找我给他们拍照,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寻死路啊!我拍的能看吗!”

    发完,他搜索起“栗家银饰”的位置,一路直行,于第三个路口左拐,看到了那颇有时代感的招牌。

    楼成没立刻入店,而是左顾右盼了一下,进了对面布置成茶铺模样的水吧,要了杯加冰的鸳鸯,坐到靠门位置,状似不经意地观察起“栗家银饰”。

    知人知面不知心,从目前还没见过的栗万全口中,不管问出什么来,他都不敢完全相信对方说的是真话,没有隐瞒,没有趁机夹带私货,而在别人没犯罪,没做坏事的前提下,他心里有着底线,不会用“兵”字诀去吓唬无辜者,去崩溃他们的精神,只好多打听,多准备,多做功课。

    看了一阵,喝了口冰鸳鸯,楼成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看有没有回复,回复是什么。

    光芒亮起,对话框里安静地显示着他刚发的照片和消息,别无其他。

    楼成默然了一下,旋即记起时差,心里莫名发空,又释然又自嘲地摇头笑了一声。

    过了十几分钟,后排的两位姑娘逛到了这边,而黑T恤男子已没和她们在一起。

    楼成又习惯性拿起手机看了下,接着,缓缓起身,来到收银台买单,顺口压低声音问道:

    “我看对面那银饰店很不错,他们家老板为人怎么样啊?”

    收银妹子警惕地瞄了他一眼,见他态度很是真诚,含糊着回答道:

    “挺小气,挺不要脸的……”

    她越说越小声,要不是楼成耳力出众,都听不清最后两个字了。

    如此这般,他打听了一圈,在一半人不作答一半人好心提醒中,于心内初步勾勒出了栗万全的形象,然后才步入银饰店,一眼便瞧见了那有着鲜明三角眼的半百老板。

    “买什么?”见楼成没管店员,向着自己走来,栗万全懒洋洋地招呼了一声。

    楼成笑了笑,拿出手机,点出了那把斗字诀酒壶的照片,伸到对方眼前,开门见山道:

    “听说这东西是你这里出来的?”

    “对啊。”栗万全精神一振,目绽光芒道,“你想买?还有的!”

    “还有?”楼成诧异反问。

    栗万全没做回答,小跑到另一处柜台,拖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着好几把铭刻有“斗”字的紫金色酒壶。

    “不是这种,没,没那种感觉,明白吗,那种感觉……”楼成斟酌着说道,没透露太多。

    栗万全脸色微黑道:“那是我老爹做的,这是我做的……”

    “那令尊还在做吗?”楼成追问道。

    “他十年前就过世了,这样的酒壶只做了三把,我最早被人几十块骗了一把,没能卖上价……”栗万全撇了撇嘴道。

    “三把?”楼成心中一动,愕然问道。

    竟然不是只有自家师父手里的那一把!

    这岂不是意味着别人也可能买到,意味着消息随时可能走漏?

    听到他的问题,栗万全低笑了一声:

    “你是不是还想问我老爹当初是怎么做出这酒壶的?”

    楼成眼睛微眯,盯着他,没有回答。

    “你们这些外乡人,真不老实,前段时间都有两拨人来问过了!”栗万全语不惊人死不休,并用手比了个数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