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一章 一场“游戏”
    “黑T恤男子是一拨人,刚遇到的那家伙是另外一拨……栗万全还真没撒谎……”楼成若有所思地跑离了万和街,暂时将此事抛诸了脑后,前往了昨天闲逛里找到的僻静无人之处,专心致志锤炼起“者”字诀和冰部绝学等,一点一滴提高着自身。

    早晨八点,他收起架子,原路返回,途经一家早点铺时,停顿下来,买了四个大包子,咬一嘴就能看到油汪汪肉馅的那种。

    喀嚓!

    他拍了张照片,给严喆珂发了过去,“窃笑”道:

    “我看网上的点评,说这家的包子相当不错,刚咬了两口,果然名副其实!不过不敢多买,怕吓到老板,只能一摊一摊地去吃,多吃几家。”

    那边差不多晚饭时分,女孩迅速回复了张“餐桌照”,其上放着好多菜,有煎的牛排,有土豆炖的牛腩,中西结合,摆盘很美,味道未知。

    “来呀,互相伤害!”严喆珂“摔桌”道。

    楼成看得忍俊不住,心情莫名变好,胃口又开了几分,一连吃了七次早餐,心满意足地回到所住客栈型酒店。

    过了一个多小时,严喆珂于断断续续聊天里忙完了别的事情,发送过来视频请求,楼成期待已久地选择了接通。

    转瞬即逝的缓冲后,女孩呈现于了画面里,穿着露出精致锁骨的睡裙,盖着有小清新花纹的被子,头发放了下来,慵懒地披散于后,鼻梁没再架眼镜,眸子顾盼生辉,秀丽纯美得让楼成移不开眼睛。

    “说话呀,老看我干嘛?”严喆珂下巴微扬,嘴角抿笑地侧了侧头。

    “因为你好看啊。”楼成半是打趣半是真心地笑道。

    严喆珂听得眉眼一弯,啐了一口:

    “浮夸……”

    两人打情骂俏了一阵,女孩关心着楼成这边的事情,主动改变了话题:

    “橙子,去老邱婆那里发现什么没?”

    “没,还没进屋就碰到位‘同行’,过了几手,我看已经惊动了别的人,就直接走了,不过嘛,从院子内的情况看,老邱婆确实像传闻里一样,比较神秘,有些阴森,古古怪怪的……”自家媳妇面前,楼成如实描述着之前的所见所闻。

    “还打了一架啊……”严喆珂提炼着自身最在意的重点。

    楼成咳嗽了两声道:“没什么的,好歹现在是法治社会,哪有谁敢随便伤人,真的只是过了几手,都没杀意的……对别人来说,为了一门秘法冒这种险,不值得啊。”

    尤其双方一看都是丹境武者,肯定属于各自势力的中坚,真要有了三长两短,任何一方都不会善罢甘休。

    而一门秘法说珍贵确实珍贵,但也谈不上能让人为此坐半辈子的牢,要不是涉及体内金丹的奥秘,楼成甚至都未必提得起兴趣过来,有的东西更多是点缀,是锦上添花。

    所以,他察觉得出来,先前那道黑影最开始出拳时明显很克制。

    “也是。”严喆珂微不可及点头,眼眸上转,若有所思道,“橙子,你昨天说你师父不太在意‘九字诀’,就为了锻炼你,浪费了好多宝贵的时间,我想想,好像有什么不对……你师父可以不在意,军方呢?他们不是也在搜集‘九字诀’做研究吗?愿意冒着失去‘斗’字诀的风险一直等到你有空?”

    呃……楼成听得一怔,心里潜藏的疑惑陡然开朗。

    是啊!

    “意后”和“罪火天君”等前辈很在意“九字诀”的!

    军方犯不着为了师父锻炼徒弟的“任性要求”,就眼睁睁看着“斗”字诀可能丢失,他们之所以不做表示,不做插手,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事情都在掌控之中?

    那两拨人不算大势力,军方有把握吃得死死的?

    可重点不是应该在老邱婆身上吗,这关键人物一旦彻底失踪,军方也会抓瞎吧?

    他们到现在还没动静,是由于一直监控着事情的进展,对老邱婆的行踪有所掌握,对我的安全有所保障,在出现一定程度的失控前,卖师父一个面子,给我锻炼的机会?

    呼,这么说来,他们肯定正等着我求援,光明正大出面,了结此事!

    想透这点,楼成便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自己就像一个小孩子,在家长的“监管”下,玩着一场看似有风险实则稳如狗的“游戏”,而家长正得意洋洋地等着“小孩”请求帮助。

    作为“小孩”,楼成顿时升起了强烈的好胜之心,想把这事办得漂漂亮亮,想不依赖军方,在他们插手前,将“斗”字诀拿到!

    不能被小瞧了!不能让“家长”如愿!

    楼成一扫之前的懒洋,把自己的推测和想法告诉了珂小珂同学。

    “嗯嗯,橙子哥哥加油,不要让军方的人有出场机会!”严喆珂握起拳头,欣喜回应,故意以嗲嗲的语气做着鼓舞。

    嘿嘿,我果然是家里的智商担当!

    有军方的“监管”,她就彻底放心了。

    等到严喆珂说了晚安,恋恋不舍地被太后拉去“暖床”,楼成又有了难言的失落,沉淀片刻,点开记事本,开始以书写的办法整理思绪:

    “我的优势是戴了眼镜,头发更短,进行了伪装,就算看过全国赛的转播,不是日常生活里比较熟悉的人,也认不出我是楼成。”

    “另外两拨人要么不知道我的存在,要么不清楚是谁,可以靠这个浑水摸鱼。”

    “劣势是,藏在‘阴影’里,又不借助军方的资源,显得单枪匹马,搜集消息的速度和广度肯定不如另外那两拨人。”

    列完这些,楼成开始写寻找老邱婆的可能途径:

    “第一,借助官方,通过警察局;”

    “第二,与白的相对,古城也有阴暗的一面,消息也许更灵通,之前那些本地人提过好几次,连周威都在老邱婆那里吃过亏,显然这不是什么普通人物,可以从这条线查查;”

    “三,跟踪另外两拨人,以他们的情报为我的情报,如果他们都有一定势力,多半也会利用官方资源,第一条可以合并到这里;”

    “四,明天凌晨五点,再去探一次老邱婆的家,找找蛛丝马迹。”

    写好之后,楼成仔细看着,进行归并和发散,最终总结出了今天要做的三件事情:

    “一,打探谁是周威,暗中找他;”

    “二,另外一拨人比较隐秘,还没什么线索,但黑T恤男子是浮在明面的,在做第一件事情的同时,顺便找找他和昨天露面的几个武者,实在不行,跟踪后排两女孩,那家伙很有艳遇的心思,说不定会联系;”

    “三,再探万和街15号。”

    完成计划后,楼成拿上手机和钱包,离开了房间,准备先吃午饭。

    为了掩饰身份,他更坚持“少吃多餐”的风格了,要将午饭分摊到不同的店,和昨天一样,免得被人从食量上发现异常。

    …………

    打电话向师门请求了援助后,侯育麟小睡片刻,做了日常的锻炼,迎着刺眼的阳光,向着“栗家银饰”行去。

    长老不可能立刻就会出发,也不会飞,同样得坐高铁转大巴等,预计要明天上午才能抵达,在此之前,自己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干等在这里。

    昨晚新冒出来的高手应该不是那边的,否则犯不着半夜去探查,他能找到老邱婆那里,应该也是通过的栗万全,从银饰店可以问到点情况,免得一个在明一个在暗,防不胜防。

    一想到凌晨在老邱婆家遭遇的那位高手,侯育麟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就像一场印入自身脑海的噩梦,每当回忆,都是那样清晰,那样让人冷汗淋漓。

    真是一位可怕的强者啊,问清楚后能避则避……

    侯育麟抬起头,看了眼写着“栗家银饰”的匾额,迈步走了进去。

    三角眼的栗万全瞄了下,欣喜地迎了过来,期待地说道:“今天有什么想问的?”

    这些外乡人,别的不好,就是大方!

    侯育麟掏出钱夹,数了一叠,递了过去,边腹诽对方落后时代,都不能扫码支付,且不安监控,边不动声色问道:“这两天还有谁来问过老邱婆的事情?”

    栗万全喜悦地点着钞票道:“有,有,有个年轻小伙子来问过,二十三四的样子,穿白短衫,牛仔裤,戴着副很大的黑框眼镜,笑起来挺和善的……”

    二十三四的小伙子……昨晚表现出那种可怕的实力……这是哪个势力的新晋天才……侯育麟若有所思想着,又仔细问了几句,转身离开了银饰店。

    来到大街,他随意打量,本能寻找着二十三四,白短衫,牛仔裤,黑框眼镜,模样和善的男子。

    咦,那里有一个,呃,那也有个,三个,四个……

    两条街的路程,侯育麟看到了整整五个类似的人。

    “还真是大众化啊……”侯育麟吐槽了一句,放弃了寻找,开始怀疑栗万全口中的人不是自己昨晚遭遇的那位高手。

    他应该是特意雇佣了位没什么特色的年轻人去问,免得暴露。

    这很有可能!

    这才符合昨晚遭遇时的那种高深恐怖感!

    侯育麟将目光从旁边的米线店收了回来,楼成坐在那里,安静地喝着清鲜美味的汤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