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三章 再探
    人的名,树的影,“楼成”这两个字不提其他,光它们本身就意味着很多,绝世天骄,非人以下数得着的人物,差不多相当于彭乐云突破前水准的武者,自己等人完全不够看啊!

    所以,必须请师门派最厉害的两三位长老之一前来,而且必须立刻启程,因为楼成不是孤家寡人,他背后还存在着冰神宗这么一个庞大势力。

    他可能不当回事地前来,未曾告知宗门,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少不得请求援助,哪怕冰神宗在古城周围省市影响力很低,也架不住他们高手多啊,随便来两个就不是自身势力可以抗衡的。

    嗯,长老得在明天上午前赶到,然后以一天为期限搜寻,如果再找不到老邱婆,拿不了“斗”字诀的线索,就将这事透露给大行寺,争取一杯残羹剩水!

    种种念头在黑T恤男子黄自华脑海闪过,让他语气凝重脸色发沉地对着电话那头争取援助,言简意赅,没有多说,一切尽在那简简单单两个字蕴含的意味当中!

    挂断电话后,久经江湖的黄自华压抑住本身惊魂未定的心,看了眼溪溪和阿沈,勉强点头道:“我还有事,回头再请你们吃饭。”

    老邱婆神秘失踪本就让他压力颇大,顾不得去泡妹子,直到整天努力未果,又收到溪溪的微信,才想着舒缓一下,清空清空大脑,看能不能产生什么灵感。

    如今,厉害人物到来,情势出现剧变,他哪还有那份心思和姑娘扯淡。

    “好……”溪溪和阿沈面面相觑,搞不清楚目前究竟是啥状况,一脸懵逼地回答道。

    紧接着,溪溪本能担忧地又补了一句:“黄哥,那,那个跟踪的不会,不会再来吧?”

    黄自华深深地看她一眼,嘴唇翕动了几下后道:

    “放心,他的目标不是你们。”

    说完,他转头走出了小巷子,向着居住的客栈返回,留下两姑娘傻傻待在原地。

    目标不是我……倒地昏迷的黄哥……没再出现的跟踪者……溪溪看向阿沈,心里霍然有了些猜测。

    我们好像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跟踪者想找的恐怕是黄哥,我只是个幌子……

    想明白这点后,溪溪又是松气又是害怕,又感到新奇又觉得莫名失落。

    这时,阿沈皱起眉头,疑惑自语道:

    “楼诚……这名字好耳熟啊……”

    …………

    暴露了身份的楼成知道对方肯定会请求援助,自身不到最后关头,又不太乐意找“家长”帮忙,于是打包了诸多食物返回客栈,边吃边分析和推敲着黄自华那里得到的信息,准备加快进度,尝试着抢先一步。

    他们通过官方,找了地头蛇周威,没问出有用的线索……

    他们派人暗中盯着栗万全,期待着老邱婆自投罗网,因为对这位性情古怪手段神秘的女人来说,被人找上门源自栗万全的“出卖”,很可能就此进行报复……

    他们依旧有人看着万和街15号,怕老邱婆回家取什么东西……

    种种情况过脑,楼成未曾有新的发现,只是排除了不少可能。

    不知不觉,时间接近晚上八点半,他的手机响起了特别提醒的声音。

    严喆珂“捶地大笑”道:“哈哈,一大早就看到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好,变态橙!”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我根本就不会跟踪人……”楼成“掩面流泪”道。

    做“变态”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珂小珂同学面前除外。

    “那两姑娘长得怎么样?”严喆珂“捂嘴笑道”。

    “一般般吧,看到能认识,看不到都快忘了长啥样了。”楼成心中一动,稍微夸大了一点地回答。

    严喆珂“咬唇望天”道:“骗人,要是不好看,那什么黄自华哪会去搭讪?他好歹是个丹境!”

    “大概是我由奢入俭难吧。”楼成见小仙女完美落入了自己的套路,“窃笑”说道。

    严喆珂停顿了片刻,方才回复:“我刚几乎笑出声,差点把牛奶给喷了。。我妈拿好奇怪的眼神看我……对了,有什么线索了吗?”

    她心情美好地将话题导入了正轨。

    “什么线索都断了算不算线索?”楼成将自己总结的内容告诉了媳妇。

    “嗯。”严喆珂“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沉思”道,“根据推理小说,这种情况下就要回到原点再来,再出发,既然没法弄清楚老邱婆是怎么离开院子的,那就得去她失踪的地方重新开始……”

    “所以,我打算今晚半夜三点就去探探老邱婆的家,看有没有被人遗漏的痕迹,他们发现不了,不代表我不行,外罡以下可没多少人能练成类似‘冰镜’的绝学!”楼成心生默契地说道。

    “嘿嘿,夫妻所见略同!”严喆珂“偷笑”回答。

    愉快的聊天在严喆珂收拾出门后变得断断续续,而这样的断断续续也未能维持太久,因为很快便到了楼成该睡觉养足精神的时间了。

    他道完晚安,叹息一声,观想入静,沉沉睡去。

    …………

    半夜三点,闹钟声响,楼成一下醒转,迅速振奋了精神,重又变得抖擞。

    换好深色武道服,他给严喆珂也给自身说了句“出发”。

    夜深人静,灯光孤寂,楼成沿着阴暗处前行,很快便到了万和街15号周围,并且靠着敏锐的感官和前次的经验,找到了两处暗桩。

    他耐心等待着时机,当一名酒吧归来的醉汉路过,吸引了暗桩注意时,手一撑,仿佛黑色的大鸟,在浓浓的夜色里越过了墙头,直接进入了老邱婆的院子。

    落地无声,灵猫般往前一扑,楼成动作轻柔力道抵消地开门闪入了房间,并随手进行了合拢。

    借着外面的星光,他将这里的一切收入眼底,看到了不少很有古味的器皿、书画和摆件。

    传闻里,老邱婆可不是什么喜欢字画的人啊……楼成心生疑惑,挨个检查,却还是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从客厅到卧室,从卧室到厨房,他都认真看了一遍,未有收获。

    不得已,楼成收敛念头,观想出“冰镜”,整个人情绪如凝,心绪沉平,映照出了周围几十厘米内的点点滴滴。

    一切呈现,他依着刚才的路线,一步步返回,只觉四周安静宁和,没多出什么了不得的变化。

    从厨房回到卧室,从卧室回到客厅,楼成刚走了两步,突然“听”到了一声心跳,并非自己的心跳!

    扑通!

    他头皮一麻,停下了脚步,专注“倾听”起来,做好了全力出手的准备。

    过了足足一分钟,他“心底”才又响起了第二声“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那心跳迟缓低沉,仿佛来自地下深处,仿佛恶鬼的召唤。

    楼成吸了口气,心湖冰镜依旧,摒除了种种让自身毛骨悚然的念头。

    又过几分钟,他退后两步,看向了刚才踩着的位置。

    整个客厅的地面都未有处理,只是用土进行了夯实。

    而那诡异的心跳就来自泥土之下!

    就在这里!

    我擦,这什么鬼……楼成吞咽了口唾沫,心念电转,有了几个猜测,忽地盘腿坐下,观想出了“兵”的对应古字。

    他的气势旋即勃发往外,如同黑暗了天空,降低了温度,沾染了血煞的末日暴风雪,“呼啸”着压向了传出可怕心跳声的地面!

    咚!楼成盘膝结跏,右手伸出,在气势的配合下,虚握拳头,轻敲了地面一记,声音低沉不出房间地说道:

    “出来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他话音刚落,奇变突生,地面似有蠕动,钻出来一只又一只颜色鲜艳的小虫,沿着他触碰泥土的拳头,潮水般奔涌往上,密密麻麻,让人身心皆有战栗!

    楼成摇了下脑袋,拳面腾得一下燃起了赤红暴虐的火焰,那些鲜艳的虫子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因焚烧发黑,下雨般掉落。

    啪啪啪啪啪,“雨滴”急促,铺满了左近。

    等到虫子只剩寥寥十数只,飞蛾扑火的尝试终于停止,夯实的泥土内噗地一声探出来一只皮肤略微发皱的手掌,不算大,似女性。

    诡异的画面里,另外一只手、头、躯干和双脚全都从地下钻了出来,勾勒出一位穿着暗红色衣物的老妪。

    “老邱婆?”楼成暗自吐了口气,收回压制对方的气势,微笑问道。

    老妪板着脸,身体微微颤抖着纠正道:“邱华贞。”

    果然……楼成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发现她除了头上银丝较多,脸色颇为青白,并不太显老,而且端庄雅致,毫无传言里的古怪和可怕。

    也是,她当年可是追求者众多的美女……楼成点了下头道:

    “异能?”

    要是老邱婆实力高强,也不至于以这种方式躲避……而能藏入泥土,几天不出,状若冬眠,外罡之下靠武功是很难做到这种程度的……

    “嗯。”邱华贞目光阴冷地盯着他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楼成本待拿出“斗”字诀酒壶的照片询问,忽然灵光一闪,看向器皿摆件等道:

    “这些都是古董吧?”

    “你都知道了……”邱华贞脸色大变。

    “也不多。”楼成含糊回答,“还是你自己说吧。”

    老邱婆他们看来是盗墓团伙啊,难怪能找到“斗”字诀相关,说不定还弄出过什么人命案子,所以不肯和那两拨人商量,始终试图逃跑,这是心里有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