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五章 讨打
    “楼成在哪里?”黑T恤壮汉身前,正法门额头隆起如寿星的长老方发奎沉声问道。

    黄自华早有准备,如实回答:

    “他昨晚应该又去了趟老邱婆的家寻找线索,估计没什么收获,一上午除了练功,没有出过门。”

    他通过警察局那边,查到了楼成住在哪家客栈型酒店,专门派了人盯着那里,不奢望阻拦什么,只求第一时间了解动向。

    “嗯”方发奎缓缓点头,“多派个人盯着,剩下的给我撒出去,搜集更详细的老邱婆情况,我就不信这么多年来,她没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过什么异常!”

    “那您呢?”黄自华疑惑脱口。

    方发奎转头望向窗外:

    “我也再去趟老邱婆的家,看你们有没有遗漏什么线索。”

    …………

    “栗家银饰”店,向来贪心惫懒的栗万全瑟瑟发抖地看着面前浓眉小眼的老者,战战兢兢回答:

    “我,我真的什么都说了!”

    那老者正是侯育鳞的师叔万胜江,气势如狮似虎,自有种骇人之态,他冰冷再问:

    “真的?再想想吧,想想你爹提过的老邱婆事情。”

    “我,我,我……”栗万全无助地看向旁边的侯育鳞,却发现对方正埋首欣赏自己做的银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身心战栗,念头急转,他记起什么便脱口了什么:

    “我,我老爹说过,她,她其实很有钱……她是个怪物,是个怪物……”

    静静听着栗万全说完,万胜江看向师侄,若有所思道:

    “老邱婆可能有点异能,靠这个才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出了监视,我再去看看,应该有蛛丝马迹留下……育鳞,你们分成两拨,一拨好好盯着楼成,看他有什么动静,一拨也别隐藏什么了,跟着正法门的人走,今天要是再没收获,就不会有收获了!”

    “是,师叔!”侯育鳞心头一沉道。

    …………

    在两拨人疯狂进行搜寻的时候,楼成正坐在房间桌前,使用电脑和严喆珂视频。

    两人没再提“斗”字诀的事情和外面可能的天翻地覆,闲聊着女孩这几天安顿购物、报名上课里遇到的趣事,分享着不同国度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

    就在这时,楼成手机的铃声响起,有电话进来。

    他拿起一看,发现是自家师父,于是对小仙女做了个手势,选择了接通:

    “喂,师父,有事?”楼成隐约猜得到这个电话的意图,故作茫然地反问道。

    施老头嘿了一声:“你小子很悠闲嘛?一点也不急嘛?那两方都有经验丰富的好手过来,说不定还会牵扯大行寺他们,军方等不下去了,打算接管这事,让你就在旁边安静看着,别胡乱插手了。”

    “好啊。”楼成语气轻松地回答,听得屏幕上的严喆珂噗嗤失笑,抿嘴侧看。

    “嘶,你小子,不对劲啊,咳咳,是不是有什么瞒着你师父我的?真不急?真不怕‘斗’字诀落到别家手里?真乐意完全被军方的人比下去?”

    “我不急啊,我为什么要急?”楼成微笑回答,“我都已经练成‘斗’字诀。”

    “噗……咳咳咳……”施老头似乎正喝了口酒,喷洒出了什么东西,缓了下才道,“你什么时候找到‘斗’字诀的?”

    不仅找到,还练成了!

    要不是为了师道威严,老头子我早问出一堆事情了!

    楼成比较简略地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连自身想看下军方笑话的心思都没有隐瞒,只是没怎么提金丹的异变,反正师父一向表现得不怎么在意这个。

    “你还真是和‘九字诀’有缘啊。”施老头感叹了一声,嘿嘿笑道,“不说好,不说好,那帮家伙都骄傲到自大了。”

    我擦,师父,您可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怎么能和我这“小孩子”抱有一样的恶劣想法呢?楼成吐槽了一句,呵呵笑道:“军方那边有什么反应,师父您可要转告我啊。”

    自己犯不着在这里干等几天,徵云古城这么屁大的地方,玩个两三天就是极限了,而军方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不对很难说。

    “嘿,你臭小子还真讨打啊,回去休整下就来吴越省一趟吧,‘斗’字诀还是要给军方的,得尽快把‘炎帝劲’拿到手,争取在你蜕变前完成两门劲力的升华。”施老头满意笑道,吩咐了一句。

    “是,师父。”楼成心情愉悦地回答。

    等挂断电话,他看见严喆珂正捂嘴窃笑,眼波流转地说道:

    “橙子,你们不愧是师徒!”

    某方面还真像真有默契啊!

    楼成故意斜眼瞄她:“珂小珂同学,你这是在嘲笑我和我师父一样不靠谱吗?”

    严喆珂转眸嗔笑,右手比出打电话的姿势道:

    “喂,施教练吗?你徒弟说你不靠谱!”

    快收了这孽障吧……楼成默默地帮自家媳妇补充了后面半句。

    等到女孩晚安睡去,他站起身,开始收拾行李。

    对于军方能不能找到老邱婆的问题,他毫不怀疑,较大的地方势力或许有那么两三位非人强者和不少的丹境高手,不能轻视,但他们的基数始终太小,人员组成有偏向,特色非常单调,不像军方,能找得出来善于战斗的,也能拉得出来擅长追踪的,这才有底气暂时不出面,笑看自己“游戏”。

    这种情况下,于隐匿之事上只是半吊子的老邱婆怎么可能逃得过!

    …………

    下午两点半,一高一矮,皆是壮实的两名男子无视着周围的监控目光,直接闯入了万和街15号,让上午徒劳无功返回的方发奎、万胜江各自领着黄自华侯育鳞等匆匆赶来,戒备甚深目光冷漠地旁观。

    那两名男子皆板着张脸,混不在意一道道注视的目光,从外到内,仔细搜寻。

    一遍之后又是一遍,他们突然顿住了脚步,停在了客厅的某个地方。

    彼此对视了一眼,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高个壮汉突地蹲下,右手握拳下捶,如在捣药。

    啪!

    他手上橙红火光凝聚,在捶中地面之时爆开,制造出了渗透往内的震荡。

    “非人……”方发奎和万胜江瞳孔一缩,神情愈发凝重。

    这是哪冒出来的非人强者?

    冰神宗?

    不对啊,他用的是火……

    就在两拨人的心灵缓缓下沉时,被高个壮汉打中的地面忽地软化,像是变做了沼泽,一只略显苍白和发皱的手霍然探了出来,牵引出位众人熟悉的老妪,她神情黯然,喃喃自语道:

    “还是没逃过……”

    老邱婆?她根本就没逃,一直躲在地下!黄自华和侯育鳞先是一愣,旋即涌起了浓浓的懊恼。

    她竟然有这样的异能和手段!

    我们要是早点想到,就不会被身前的两位强者捷足先登,当面打脸了!

    高个壮汉和矮个男子互相看了看,皆露出了几分轻松和自得的笑容。

    前者回头,望向老邱婆道:

    “你的其他事情,我们可以不管,由警方处理,那件铭刻有‘斗’字的物品呢?”

    老邱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忽地发笑道:

    “已经被人拿走了。”

    “谁?谁拿走了?”高个壮汉和矮个男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凝固,急声问道,旁边的方发奎等人目露愕然,面面相觑。

    还有人更早?

    谁?是谁!

    老邱婆回想了下道:

    “个头中等的小伙,穿黑色的衣服,挺精神的,昨晚来的。”

    昨晚来的……所有人心中霍然冒出了一个名字:

    “楼成!”

    …………

    摆脱了监视,楼成坐到了离开徵云古城的大巴上,没过多久,便收到了自家师父的电话,知道了那边发生的大概情况。

    虽不够详细,却能够想象,他乐了足足五分钟,给严喆珂打了一大堆话。

    这时,他忽地想起一事,点开了军方负责和自己联络的那位“急行军”,“挠头笑道”:

    “能帮个忙吗?我还欠老邱婆买玉佩的六百块,你们帮我给一下吧,我QQ转账给你……”

    发出去这句话,他颇为忐忑,总觉得对方会回自己一句“我艹你妈”,但“急行军”还是挺有涵养的,沉默了几十秒后,回答了一个字:

    “好。”

    吐了口气,楼成抬起头,正好看见来时遇到的那对小情侣登上大巴,他们也在今天返程。

    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连在一起的座位了,楼成悠然起身,推了下黑框眼镜,招手笑道:

    “来,坐这里,我让你们。”

    看见他灿烂友善的笑容,小情侣惊喜对视,深感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更多。

    …………

    在家待了几天,思念沉淀快化为冲动的楼成又踏上旅程,飞到了吴越省,见到了自家师父。

    “你等下把‘斗’字诀的物品给我,先熟悉下‘冰魄劲’的东西。”施老头随口说着,“对了,有个比赛想不想参加,冠军奖金超过一百五十万。”

    “什么比赛啊?”迫切挣钱的楼成追问了一句。

    那块玉佩没法练出“斗”字诀,但这段时间加深了感悟的自己可以书写一张“斗”字给军方了,至于效果怎么样,多久会失去神韵,那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施老头笑了一声:“四国少年王者赛,没包括我们国家,在国内也没有转播,这次给了我们四张外卡,邀请参赛,二十三岁以下的年轻武者,非外罡,你要想参加,想借助不同风格的战斗完成蜕变,为师可以帮你争取个资格。”

    “什么时候?哪几个国家?”楼成怦然心动。

    “东瀛,汨罗,圣象和南郑,八月十二到八月二十七。”施老头含笑说道,“除了冠军,前八名的奖金也不少的,彭乐云任莉他们会不会去,老头子我就不知道了。”

    汨罗和南郑以往是华国的藩属,和这边渊源很深。

    “嗯。”楼成点了下头,看着施老头,认真说道,“师父,我想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