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八章 初到轶事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背摔将领队钟宁涛丢到地上后,任莉回过了神,连忙双手合十,叠声道歉。

    还好她潜意识里不是那种会下狠手的人,力量能放能收,否则以双方的水准对比,钟宁涛少不得断上几根骨头,此时,他只是略有发晕,揉着疼痛的地方慢慢起身,勉强笑道:

    “没什么,我当初也是摸爬滚打过的人。”

    妈呀,这姑娘看起来人畜无害,想不到却是如此的“恐怖”!

    旁边的楼成凑了过来,眼角余光瞄了下大堂对面,压低声音道:

    “领队,好像有两个东瀛人一直在看我们。”

    虽然在别的国家眼里,华国人和东瀛人很像,很难分辨,单眼皮矮个子不是什么有决定性的标签,但于两国人看来,对方却很好辨认,似乎有种味道有种感觉截然不同!

    “哈哈,没什么,他们就喜欢这样搜集情报。”钟宁涛解释道,“他们做事特别认真,但也特别死板,我们的情况早报给组委会了,圣象国的人都没来确认,他们倒出现了……”

    说了几句,他浑不在意地看了下手上的表道:“没什么时差,现在是六点半,你们先回房间休整会,七点在这里集合,一起出去找吃的,前面几天没我们的事,可以放松点,游玩下,等着本赛开始,对了,你们想吃什么?有什么建议?”

    “随便。”彭乐云无可无不可地回答,目光扫过酒店内的一座座金佛雕塑,又陷入了沉思。

    “都可以。”安朝阳一手拉箱,一手插兜,脖戴耳机,姿态悠闲地观察着来来往往极有异国特色的宾客。

    “我不挑食,真的。”任莉抓住重点回答。

    钟宁涛“悲哀”地望向楼成,欣喜地发现他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点评APP道:

    “领队,我先翻翻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回头咱们商量下。”

    旅行在外,唯美食不可辜负!

    反正我和珂珂都是那种彼此相处感觉重于美食,美食重于风土人情,风土人情重于美景的“无聊”游客……

    “好,你加下我微信。”钟宁涛异常感动地回答。

    楼成的微信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摆设,但最近认识的非学生党似乎都习惯用它,也就渐渐习惯挂着,甚至开始觉得它比较“安静不吵”,想让珂小珂同学也常用。

    扫了二维码后,几人“押送”着任莉进了电梯,一直看到她开门进屋才各自散去。

    楼成放下行囊,坐在床边,翻看着周围美食,与领队商量了几分钟,敲定了其中一家圣象国菜。

    做完这一切,他才发现钟宁涛已经将对手资料传到了自己的邮箱,顺手做了下载,点开进行浏览:

    “唐泽熏,二十二岁,东瀛心斋流传人,黑带六段,相当于国内的五品,去年年底已经练出了‘气’,相当于非人境界,被东瀛誉为三千年一出的美少女天才,不过,他们一贯喜欢夸张,真比起同龄时的彭乐云,她还是差了半筹。”

    东瀛武道有诸多流派,在国家主持下统一定段,白带表示业余,黑带象征武士,以九段为尊,以一段最末,其中,八段、九段略等同华国的上三品。

    去年年底,二十一岁半,就差不多有非人层次了……还真是位厉害的对手啊……楼成若有所思想着,继续往下翻看,见到了唐泽熏的照片和心斋流的介绍。

    这确实是位漂亮的女孩子,个头不高,一米六出头,脸上有着看起来手感极好的婴儿肥,圆嘟嘟,煞是可爱。

    楼成一眼扫过,看向了后面:

    “山下猛虎,即将年满二十四岁,东瀛极限波动流传人,黑带五段,五月份才练出波动,类似非人……”

    这是位身高臂长的男子,眉毛很浓,长相粗犷,肌肉一块一块,触目惊心。

    “瓦库,圣象国上座部佛教嫡传,苦行僧人,有阿罗汉之称谓,刚到二十三岁,已将‘十六观智’练到了‘行舍智’,略等同非人境界……”

    “维迦,汨罗国军阀之子,身怀雷电异能,修行汨罗国术,极有霸气,二十三岁半,因为汨罗没标准评价体系,只能说实力大概和唐泽熏相仿,是本次比赛夺冠呼声最高的两个人之一……”

    “巴纳姆,南郑国代表,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扎合拳’一派宗主,出手凶辣,对别人狠,对自身更狠,他们的武道路子和我国相同,他刚突破到非人境界,二十二岁……”

    ——圣象、汨罗和南郑接近战乱地区,国内政局时常不稳,一个有国王,一个是军阀割据,推出共主,一个干脆就直接是军政府,所以,国内女性地位较低,练武不易。

    楼成手指滑动,飞快翻页,大致记住了这三位的长相,其中,瓦库蜡黄枯瘦,皮肤干瘪,赤脚红袍,与绝大多数苦行僧人似乎没什么不同,只是那双眼睛深邃幽黯,仿佛藏着一片自我的净土,维迦穿着蓝色将军服,高大健壮,面容冷峻,巴纳姆个头不到一米七,皮肤黝黑,结实如同钢铁,手腕和脚上都缠着白色绷带。

    除这五位之外,钟宁涛还稍微列举了几个有潜力的武者,分属四国,楼成快速瞄了眼,拿上已买了国际流量包的手机,揣上钱包,坐电梯回到一楼,于大厅等待队友们的会合。

    这一次,钟宁涛没再犯错,直接去敲了任莉的门,亲自领着她下来,免得这位少女又迷失在酒店的“茫茫人海”里。

    “我们去这里吃。”钟宁涛向彭乐云他们展示了下自己和楼成敲定的餐厅名字。

    “好。”安朝阳等人随遇而安,没有一点意见。

    快出酒店门口时,看着外面皮肤较黑矮小干瘦的圣象国人,初到异乡的楼成忍不住问了一句:“领队,你会圣象国语吧?”

    钟宁涛望向他,又看了看有着同样疑问的彭乐云、任莉和安朝阳,用一脸“你们怎么能问出这种幼稚问题”的表情道:

    “我不会啊。”

    不会,不,会……原本觉得队伍里就领队和自己比较靠谱的楼成傻眼了,一向淡定冷静的任莉和彭乐云亦是闪过了一瞬间的呆滞。

    “哈哈,不会没关系的,这边或多或少都懂英语,这我可是专业的。”钟宁涛抹了下自己的大背头,得意笑道,“你们看,之前打车入住,我不都弄得妥妥当当?”

    也是……楼成闻言松了口气。

    安朝阳沉思几秒,突地开口,直指核心地问道:

    “领队,你以前来过圣象吧?”

    钟宁涛干笑两声,诚恳回答:

    “没有。”

    接着,他补充解释了一句:“放心,放心,我和这边大使馆的人交情很好,所以才派我来的。”

    “……”楼成和彭乐云、任莉、安朝阳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的迷茫。

    这似乎大概可能有些不靠谱啊……

    要不,我们窝酒店吃泡面得了……

    在钟宁涛的极力安抚下,本身又艺高人胆大,他们继续出行,根据地图导航,找到了七百多米外那家有着浓郁圣象国风情的餐厅。

    这里的建筑,受到佛门审美的影响,多有雕塑,喜好金漆,相当于特点。

    喀嚓,喀嚓,喀嚓,楼成掏出手机,连拍了几张,给严喆珂发了过去,希望她醒来后便能感受到自己所感受的。

    喀嚓,喀嚓,喀嚓,任莉也在拍着,半是风景半是自拍,转个圈的工夫,她就要反向离开餐厅,远走高飞,幸好被彭乐云及时发现,伸腿拦了一下。

    喀嚓,喀嚓,喀嚓,安朝阳拿着数码相机,专注认真地像在雕琢一件艺术品。

    “你怎么不拍照?”钟宁涛好奇地靠拢彭乐云,接着自我恍然道,“也是,你这种闲散性格的人,肯定不爱拍照。”

    更乐于发呆!

    彭乐云侧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

    “摄像头坏了。”

    “……”钟宁涛嘴角抽搐,决定还是找楼成说话。

    他刚走了两步,便看见楼成转身对刚拍完的安朝阳笑道:

    “等下能共享几张照片吗?我拍得不是太好。”

    ……拍得不好?那你刚拍个什么劲!钟宁涛吸了口气,走向了餐厅,靠着流利的英语,要到了六人桌。

    楼成坐下,拿起菜单,打开一瞧,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有中文翻译。

    “真体贴。”旁边的安朝阳由衷地说道。

    “来这里的游客至少三分之一是我们国家的,不弄中文菜单怎么行?”钟宁涛笑呵呵说道,伸手照来服务生,开始点单。

    点到一半,那个头娇小皮肤棕黄的女孩突然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听得楼成等人面面相觑。

    “你能说英文吗?”钟宁涛用英语问道。

    服务生点了点头,又说了一堆,楼成感觉以自己的听力,也就弄懂了几个单词。

    “领队,他什么意思啊?”任莉拉了下钟宁涛。

    钟宁涛一脸懵逼地回答:“没听懂……”

    这服务生的英文口音太重,太有地方特色,我都听傻了……

    “我试试。”“好学生”彭乐云开始使用英语,然而,他比手画脚了一阵,还是沟通失败。

    安朝阳和任莉看得跃跃欲试,纷纷使用了应考型英语,试图帮忙,但都可耻地遭遇了失败。

    作为他们最后希望的楼成,吸了口气,打算展现下自己因珂小珂同学苦练的口语。

    呱啦呱啦说了一阵,服务生茫然了。

    就在楼成他们打算借助翻译软件的时候,这女孩怯生生问道:

    “Do.you.speak. Chinese?”

    这句话,楼成、彭乐云他们都听懂了,傻了半天后才脱口道:

    “你会中文?”

    “对啊,我父亲是华国人,这里很多华国游客,会中文的店员很受欢迎。”女孩微笑回答。

    刚点菜险些点出一身汗的楼成、任莉、彭乐云、安朝阳和钟宁涛面面相觑,突然齐齐失笑,身体抖动个不停,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忽感彼此间的生疏和隔离消失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