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三章 爆种也无用(第二更)
    四周尽是黑暗,没有一点亮光,感觉不到丝毫温度,连“冷”的概念都告缺乏,更别提声音和色彩,这便是坂田一荣漫无边际“游荡”的地方,直到心里出现挣扎,因本身的意念与精神而警觉,他才霍然惊醒,体会到了彻骨的寒冷,让思绪运转迟钝发木的寒冷。

    不好!

    坂田一荣心底陡然冒出了危险的念头,眼前终于看见了光明,看见了几乎算一闪而至的对手!

    就要这样输掉比赛,输掉所有荣誉和期待了吗?

    不!坂田一荣挣扎着绷紧大腿,抽出了右脚,带起了一道流星尾巴般的白色光华,从上往下鞭向了楼成。

    他这一踢,用波动刺激了肉体对应部位,力量之凶猛,带得自身如有偏转,于是,他顺势又飞起了左脚,双腿交替,织出了亮白的旋风。

    啪啪啪!

    脆响连绵,几乎汇成了一声,白色波动散逸,为“旋风踢”开道。

    危急关头,坂田一荣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楼成刚有临近,便遭遇了这急猛恐怖的反扑,重心一沉,霍然停顿,脑海内观想出沉重的烈日和脚踏赤龙的炎帝,腰腹肌肉鼓胀,两侧筋膜牵扯,带动肩膀一炸,往前轰出了右拳。

    啪!穿透气流的过程中,他的拳头仿佛燃起了一层无形的火焰,飘摇不定。

    轰隆!

    拳击虚空,赤炎爆开,向着前方翻滚蔓延,掀起了蕴含可怕冲击的火浪。

    巨响声中,层层叠叠席卷而来的白色光华被赤红的火海吞没,而赤红的火海则被坂田一荣搅击的双脚啪啪踢破,四下为之一清。

    啪!楼成手臂关节弹动,筋膜拉伸,右拳二次发劲,打在了强弩之末的对手脚背,打停了他的连环踢腿。

    力量反弹,右臂回荡,楼成气血一收一荡,左臂已然膨胀,抖了出去,化作一杆大枪,点向了坂田一荣的身体。

    啪!坂田一荣右臂泛光,胀大了一倍,竖掌往下一斩,及时劈中了对手的拳头,然后伴随着身体的后晃,带动手刀一沉一拖,要钝割接触处的肌肉筋膜!

    可是,楼成的拳头一触便收,借来力量,“还劲”于下腹,低踢出了右脚。

    啪啪啪!砰砰砰!他一招得势,立刻压制了敌人,“暴雪二十四击”配合着永不枯竭似的“还劲抱力”,连绵不断地疯狂抢攻,越打越猛,越打越强,让坂田一荣连变了几种“极限波动流”的空手道打法,也未能摆脱,被动地跟着用波动刺激身体,时而后退,苦苦支撑。

    这个过程里,他甚至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听到耳畔呼啸的风声,仿佛自身不在接近热带的圣象,而是到了北极,或者了无人烟的西伯利亚。

    打着打着,他霍然心惊,因为自身的感受不是幻觉,周围真的有寒风在刮,有片片雪花浮现又瞬间融化!

    “他快蜕变了……”彭乐云不复神游之态,一掌握着手机,一掌插在兜里,若有所思地低声说道。

    以前的楼成,异能是异能,丹境爆发是丹境爆发,彼此泾渭分明,有着明显的隔阂,而现在,他连续的“还劲抱力”狂攻中,“冰霜之力”逐渐显露,似乎快成为本能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根髓已有内化改变的征兆,说明他即将推开非人的大门,快要开始武道路上重要的蜕变了!

    “好快。”任莉微皱黛眉,感受到了竞争者越追越近的压力,以及强烈的前进渴望。

    安朝阳轻吸了口气,忘记了耳畔的音乐,喃喃自语道:

    “这才几个月?”

    距离四月份的全国赛结束连四个月都没到,楼成的境界就从顶尖六品差一筹飞跃至即将突破了?

    这简直是在坐火箭晋升嘛!

    短暂的惊讶后,他忽然想起一事,看热闹不嫌事大般对任莉和彭乐云笑道:

    “距离百晓生痛哭流涕不到一个月了。”

    “赌博不好。”彭乐云认真地点了下头,然后登录了自家微博,静静地刷起了“江湖百晓生”历年来的热门内容,似乎在进行遗体告别仪式。

    任莉沉思几秒,掏出手机,找到对应博彩栏目,打算用私房钱赚点外快,捐助出去。

    十来秒后,她露出端庄的微笑,不好意思地看向安朝阳和领队钟宁涛道:

    “这个,这个该怎么弄?”

    我只听过,没赌过!

    东瀛代表团所在,唐泽薰安静坐着,遥望擂台,语气不高不低地说道:

    “一荣君如果不能突破过去的自己,比赛就很艰难了。”

    “是。”山下猛虎视线收回,神情已复。

    古板严肃的领队看了眼山下猛虎,沉声说道:

    “猛虎君,你能赢这位楼成选手吗?”

    山下猛虎背后虚空如有晃荡,乳白光华一闪而逝,升腾成隐约的龙虎之形。

    “能!”他言简意赅地回答。

    即使楼成按照华国的说法,做出了突破,完成了蜕变,目前的我也有把握!

    龙虎俱乐部论坛内,无法直观感受到寒风,看清楚飘雪的“盖世龙王”感慨道:

    “楼成进步好快,现在连身体素质都有顶尖六品了,年前突破非人不是不可能。”

    “是啊,我以为坂田一荣这种六品层次的佼佼者能给他制造点麻烦的,谁知道,从开始到现在,坂田一荣连点机会都没有。”“擂台之路”跟着喟叹了一句。

    “看看吧,能走到当前层次的每一位武者都不是好对付的,越是占尽优势的情况,楼成越不能大意。”“骑猪大侠”发表着自己。

    “幻梵”和“长夜将至”等丫头顾不得讨论,顾不得赞美,默默攒着人品,看着比赛。

    …………

    啪啪啪!砰砰砰!

    坂田一荣自觉寒风越来越盛,身体出现少许冻僵感,知道再这么下去,迟早会被不断借力越打越强的楼成碾压击败。

    不能再这样了!

    必须突破出去!

    坂田一荣内心发出呐喊,拼命般做着尝试,可他决断的时机已慢了许久,楼成“大雪崩”之势早就形成,浩浩荡荡,几乎无法打断。

    越打越是绝望,坂田一荣仿佛看见了裁判举起右手,宣布自己的失败,仿佛看见了网络上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批评和嘲笑。

    不行!不能输!不能输给同层次的敌人!

    他想到了同样出身“极限波动流”的父亲,想到了他殷切的希望,想到了诸多朋友的讨好,想到了一个个女孩子崇拜的目光,想到日常生活里受到的种种优待,想到了一旦光环消失,变成“普通”的武士,自己将失去这一切,再也抬不起头来,哪怕依然很厉害,却不再是众人的焦点。

    不!

    我不要这样!

    坂田一荣脑海嗡了一下,眼前仿佛弥漫起了刺目的血红,心底积压许久的恐惧、害怕、憎恨和杀意等情绪霍然喷发。

    这个时候,他身体发散的淡白光芒逐渐染上了浅浅的赤红,喧嚣热烈的感觉归于沉静内敛。

    “来吧!”坂田一荣怒吼出声,左脚前跨,右拳迅猛前冲。

    啪的一声,赤红的光华包裹了他的身体,散发出深沉浓重的杀意,震慑着对手的心灵和精神,让他短暂竟难以集中注意。

    “极限波动流”超必杀,“七罪波动拳”!

    这以负面意念为燃料,相当于“龙吟波动拳”与“兵”字诀的糅合,自带恐惧效果!

    回忆带来爆种,坂田一荣突破了过往,打出了生平最强一拳!

    低沉的龙吟虎啸之中,淡红的“波动”拖成了一口锋利的“死神镰刀”,以坂田一荣的拳头为刃,劈向了楼成。

    楼成在坂田一荣的白色波动出现异变时,就有了危险预感,双手一翻,结出印诀,于脑海内勾勒出了一个无所畏惧的“前”字。

    声音低回之中,他慑服了心灵,腰背一弹,往后急退。

    他的退不是想着避开坂田一荣的“七罪波动拳”,因为这太快太迅猛,根本躲不掉,他的退只是为自身争取一点准备的时间!

    他的心灵内“大江冰封”,白茫万里,一轮赤色大日从天而降,砸入了这寒冷的世界。

    轰隆!

    冰与火猛烈碰撞于楼成的右拳,坍陷凝缩成了幽深黑暗的一点或是一个漩涡。

    啪!楼成脚步一沉,腰背弹挺,右臂先是回拉,接着电射而出。

    变异版“当头棒喝”!

    噗!

    拳头与淡红波动交击,异彩陡然消失,所有的杀意,所有的恐惧,所有的力量,似乎一下被楼成吸收,藏入了那坍塌出的漩涡。

    轰隆!

    漩涡解体,狂暴的力量反冲,巨浪般拍打在了坂田一荣拳上,将他打得倒飞了出去。

    楼成右臂酸痛发胀,一时竟然失力,他没等待恢复,双脚一踩,于喀嚓之声里凶猛前扑,欺近了还未落地的对手身旁。

    就在这时,坂田一荣往地面打出了一记乳白的波动拳,激起了弥漫的烟尘和四散的冲击。

    楼成正待出拳,心中忽然一动,发现自身对敌人的锁定诡异失效了!

    这个瞬间,坂田一荣便仿佛消失在了擂台之上,让自己竟全无感应!

    他心中冰镜成形,莫名察觉到了危险从背后来袭。

    楼成转动腰背,侧身往后,轻踢出左脚。

    砰!

    他的脚背抽中了奇诡凸显出来的坂田一荣,抽得他身体一晃,即将发出的杀招戛然而止。

    坂田一荣刚才用的是这两年来暗里苦练成的“忍术:背袭”,可却反而像是落入了陷阱。

    一招得手,楼成立刻又抽出了右脚,从下往上。

    啪啪啪!一脚,两脚,三脚!他将坂田一荣踢得“浮”了起来!

    气息一收,旋即爆发,楼成身体急转,左脚啪地一声踢中了坂田一荣,踢足球般将他抽飞了出去。

    噗通!

    坂田一荣难以控制平衡地落下,重重摔倒,然后便听见了一声“前”字古音,看见楼成白色的武道鞋停于自己耳侧。

    裁判举起右手,用英文宣告道:

    “楼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