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四章 第二轮(第一更)
    “楼成胜!”

    陌生的话语回荡于耳畔,坂田一荣躺在地面,脑海一片空白,竟忘记了翻身站起,仿佛回到了家中,回到了每日午后醒来时的茫然。

    我竭尽了全力,突破了过往,可还是输掉了比赛,看楼成鞋子完好无损的样子,他似乎根本就没用出全力,一直游刃有余……

    当我被猛虎君赶超时,我安慰自己,跑得快的不一定跑得好,后半程才是比较的关键,当他练出了真正的“波”,而我始终困在原地,我安慰自己,在这个层次以下,我是无敌的,是最强的,将来肯定能晋升……

    可现在,面对一名只有二十岁的同层次对手,我竟输得这样狼狈这样无力,我还能拿什么安慰自己?

    楼成收回手,咳嗽了一声,惊醒了坂田一荣,看着他褪去狂热色彩地站起,眼神里尽是迷茫和沮丧。

    只懂几个东瀛单词的他没法交流,也就懒得多说,拱了下手,用母语轻声道了一句:

    “承让。”

    东瀛武士最重礼节,自己不能在这方面丢了国家的脸。

    坂田一荣习惯成自然地鞠躬还礼,转过身,脚步飘忽视线发散地走下了擂台,完全没去管手臂的疼痛——他之前是在绝境中使用的“忍术:背袭”,仓促间下盘不稳,又残留着变异版“当头棒喝”的反冲伤害,哪怕一直格挡住了楼成的连环踢击,也被抽得“浮”起,抽得飞出,双臂险些折断或裂开。

    楼成对他的心路历程和幕后故事没一点兴趣,甚至都忘记了向看台致意,快步冲下石阶,找到比赛监督,拿回了钱包和手机,解锁了屏幕,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坏笑”道:

    “赢了!”

    这个时候,抬起右手,打算挥拳相贺的彭乐云、任莉和安朝阳略显尴尬地收回了手臂,故作寻常地左顾右盼,点评起其他擂台的比赛。

    严喆珂仿佛一直等待,很快用“诧异转脸”的表情道:

    “三分半钟才结束……坂田一荣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噗,你这样吹捧我,我会骄傲的!”楼成嘴角上翘,发了个与自身表情类似的图片过去。

    珂小珂同学的言外之意就是,能在自己手上撑过一两分钟的,都算六品层次的佼佼者了!

    严喆珂“捂嘴窃笑”道:

    “嘿嘿,请叫我职业橙吹!”

    “好啦,这下可以专心上课了~”

    楼成收起手机,回到看台,心情不错地伸出手,和彭乐云、安朝阳、任莉、钟宁涛分别做了个击掌。

    呃,几位队友的表情有点奇怪啊……

    “怎么了?”楼成疑惑开口。

    “没什么。”彭乐云的眼神继续飘散,安朝阳目不斜视,专心听歌,任莉低下头,认真研究着怎么投注的问题。

    …………

    龙虎俱乐部论坛内,“盖世龙王”“滑稽”道:

    “哈哈,正在刷东瀛的论坛,看他们评论真爽!”

    “咦,咦,咦,你还懂东瀛语,快翻译过来,让我看看他们怎么吹捧的!”“长夜将至”闫小玲故意用“怒极反笑”的表情。

    “坐等!”“幻梵”紧跟着回复。

    少顷,“盖世龙王”开始一条条翻译:

    “坂田一荣真的变成普通人了。”

    “一荣君其实已经超水平发挥,可还是失败了。”

    “他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一点机会,也就爆气打出‘七罪杀’的时候,让人感觉惊喜,有了希望,但还是没任何效果。”

    “白痴!武道家协会的石原这些大白痴,怎么会给华国四张外卡?”

    “那个楼成去年就很出名了,我在这里都见过他的名字。”

    “感觉是比猛虎君还厉害的天才,据说和他差不多的天才,华国还有好多个,这次派来的选手都是!”

    “毕竟是充满历史感的古老国家。”

    “只能期待薰酱和猛虎君了!”

    “薰酱赛高!”

    ……

    “哈哈,东瀛人还是挺有素质嘛,都没什么酸溜溜的表现。”“卖呀卖馄饨”“叉腰大笑”道。

    “长夜将至”闫小玲卖了个蠢道:“虽然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还是感觉好爽!”

    再没有什么比敌人的挫败、赞颂和羡慕更让人高兴的了!

    “小龙,小龙,以后翻译这种评论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拍肩)!”“幻梵”兴致勃勃地说道。

    …………

    刷完了直播贴的内容,楼成心情更加舒畅,没再冒头,在双败淘汰赛第一轮结束后,和队友们直接返回了酒店。

    站在位于高层的房间窗户前,他遥望着象征人类文明的璀璨灯火,踌躇满志,等待下轮。

    拿起手机,楼成给自家媳妇分享了这种感受,末了“奸笑”道:

    “闯入十六强就有奖金了!”

    严喆珂正在认真上课,无法及时回复,楼成等待片刻,没能听到特别提醒的声音。

    他下意识解锁屏幕,想着再发一条,可打完字后,考虑到太频繁的消息会影响到女孩的学习,于是又克制住了自己,将写好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删除。

    洗漱完毕,楼成关上了所有的灯,于安静黑暗里躺到了床上,找着事情打发时光,看见蒋胖在“说说”痛哭肚子饿想吃夜宵后,好心地将这几天盗的圣象美食图给死党发了过去。

    “你狠!我决定出门去吃老刘烧烤了,等下会给你拍照的,不用谢!”蒋飞用“来啊,互相伤害啊”的表情道。

    “捏捏你身上的肥肉,摸摸你鼓起的肚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楼成“呵斥”道,“而且,我快睡觉了,你发的我又看不到(手动滑稽)。”

    打击蒋胖中,严喆珂回复了他之前的消息,“乖巧端坐”道:

    “等着你拿奖金来请我吃大餐~!对了,太后大概九月十四号的样子回国。”

    “好!”楼成迅速切换APP,订了九月十四号飞米国的机票,把截图给了珂小珂同学看。

    “好想把日历撕掉十几页!”严喆珂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心里的话语。

    没聊几句,又到上课,楼成也接近了睡觉的点,于是彼此道了一声“安”。

    第二天清晨,他准时醒转,按部就班地做着各种事情,末了来到之前锤炼的场所,继续着日复一日的苦修。

    他观想之中,寒光迸发,晶莹剔透,闪烁梦幻,却衬托出了无边的黑暗、无尽的孤寂和热量不存的极端冰冷。

    随着这幅图景的初步成形,楼成只觉体内的冰霜异能在发生着细微的改变,更虚幻,更飘渺,更像吸收温度的漩涡。

    这便是“冰霜劲”往“冰魄劲”的升华,他已窥探出门径,正扎实着根基。

    练了一阵“冰魄劲”,楼成拿出神韵流逝了不少的“炎帝图”,集中精神,专注体悟,试图在脑海勾勒那种聚集,那种沉重,那种爆发和那种喷射。

    可是,他始终差了少许,依旧未能观想成功。

    “‘炎帝劲’看来是高度凝实自生变化的‘祝融劲’……”楼成若有所思想着,在精神接近极限后,转而锤炼起拳脚。

    又是没有意外的一天,他们上午对练,下午休息,晚上来到圣象国,先旁观双败淘汰赛第二轮的抽签。

    因为才进行了一轮,还没有谁失败两场,所以依旧是三十六位选手,十八场对决。

    这一次,楼成的名字早早被抽了出来。

    “会是谁呢?希望不是东瀛武士了,得多体验不同的武道……”他暗自转动着念头。

    几秒后,嘉宾抽出了他的对手,高声喊出了那个名字:

    “汨罗,维迦!”

    维迦?楼成愕然转头,看向了那位穿着蓝色将军服的冷峻男子,只见他正面无表情地望了过来,眼眸里银白暗生,丝丝跳跃!

    我擦,双败淘汰赛第二轮就遇到二号种子了!

    还真不是东瀛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