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九章 触类旁通(第一更)
    黎少康身高一米六几,体型干瘦,皮肤较黑,有着南郑人常见的长相,只是略显老态,不像仅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而且一双眸子漆黑深邃,仿佛能沉溺人心,分外妖异。

    他有着强大的精神异能,可以在比赛时催眠对手,干扰敌人的情绪,勾动恐惧害怕等种种负面感受,达到类同于“兵”字诀或狮吼音的效果,且无需做出观想配合,是相当危险的一名武者,被列为赛会八号种子便是明证。

    目送彭乐云前往擂台,安朝阳取下耳机,饶有兴致地看了楼成一眼道:

    “你觉得他会怎么打?”

    楼成沉吟片刻道:“精神异能很麻烦,拖得太久容易遭遇意外,如果是我,肯定一开场就用类似‘晴天霹雳.无云雷刀’的那一招,震慑接伤害,附带麻痹,呵呵,不是早有预料,黎少康很难对这个进行有效规避,然后不给他缓过气来使用精神异能的机会,一路抢攻,彻底压制,以彭乐云的实力,可能几十秒就解决战斗了。”

    “这确实是最好的打法。”安朝阳颔首赞同,接着似乎勾动了对往事的回忆,摇头苦笑道,“但这么打就不是彭乐云了……他肯定很乐意见识一下强大的精神异能和南郑刺客风格的武道结合后会有什么神妙之处……”

    听到这句话,楼成霍然就想起了自身与彭乐云的第一次正式交手,感同身受地叹息道:

    “对,这才是彭乐云会做的事情。”

    说话间,他扭头望向了安朝阳,双方顿时默契失笑。

    都是经受过“大魔王”折磨的人啊!

    “不会吧……”任莉听到他们的讨论,不太确定地反驳道。

    我印象里的彭乐云一向都是全力以赴的!

    楼成和安朝阳再做对视,齐声回答:

    “你不懂。”

    不是彭乐云势均力敌的对手,他虽然看起来也全力以赴了,但在招式的选择节奏的变化上,明显留有余地,以充分调动敌人,让他尽情发挥,满足自身武道狂的心理。

    这个时候,彭乐云和黎少康登上了擂台,站到了对面,裁判略作等待便举起右手道:

    “开始!”

    声音回响之中,彭乐云腰部一沉一荡,在擂台的明显晃动里“飘”了出去,瞬间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闪击”!

    果然……楼成和安朝阳侧头看了眼对方,又是感叹又是好笑。

    彭乐云果然没有开场就用类似“晴天霹雳.无云雷刀”的那招!

    艺高人胆大!

    与蜕变前相比,彭乐云如今最大的不同在于,丹境爆发时,一招一式都带有“天罚劲”,拳脚间紫电缭绕,兹兹激响,如龙簇拥,让黎少康哪怕竭尽了全力应对,也仿佛陷入了一浪高过一浪的麻痹里,防得很是吃力。

    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寻找空隙用精神异能影响对手,试图改变局面,但每次创造出机会,看到了希望,又都在成功的边缘被彭乐云“及时”化解,打了回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黎少康完全发挥了自身所长,将精神异能运用到了极致,只觉换个场合,换个对手,都能让敌人主动跪下认输了,可眼前的华国武者却仿佛还游刃有余,表现得深不可测,似乎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他都能从容化解。

    黎少康越打越是绝望,开始尝试冒险,想要逼出对手的极限。

    然而,冒险很快失败,计划迅速破产,裁判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彭乐云胜!”

    “很强啊……”东瀛代表团处,专注看着中央擂台的山下猛虎突地听到耳畔有女声在感叹。

    他扭头望去,看见了抿去甜美神情郑重的唐泽薰。

    接下来,任莉轻取了对手,安朝阳优势较为明显地打败了敌人,双败淘汰赛第二轮步入了尾声,经过今晚的对决,共有十三名选手积累了两场失败而被淘汰,还剩下二十三人争夺最后的十六个名额。

    只有进入前十六强,才有奖金拿!

    …………

    翌日清晨,楼成准时起床,和严喆珂聊了两句后,迫切地开始了这一天的锤炼,想要尽快把握住“炎帝图”的神髓和韵味,争取最短时间内将“祝融劲”升华。

    他拿着图谱,浸入精神,仔细体悟,可“沉重的吸力”和“爆发的火焰”干扰着他的心灵,让他的感受时断时续,没法抓住那偶然闪过的灵光——比起前面好多天,他对“炎帝图”的感悟已是进步不少,但还差了少许。

    察觉到内心渐增的急躁后,楼成收回精神和视线,吐了口浊气,观想起冰镜,平复了心绪。

    又打了趟拳,等到身心皆是安静,他停止下来,认真想了会,打算以触类旁通的方法尝试一下。

    这一次,他没再看“炎帝图”,而是先按照“燎原图”调整了身体肌肉、筋膜和脏腑的状态,继而观想出兽首人身脚踏赤龙的火神祝融,让体内奔涌的火焰得到了控制。

    既然“祝融劲”可以升华为“炎帝劲”,那就应该能从这方面找到点体悟,作为引子!

    按照本身对“炎帝图”描述场景的理解,楼成小心翼翼地操纵着“祝融劲”,将它们一缕一缕层叠融合,“捏紧”塌实,以求极限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当凝实增重了许多的两股“祝融劲”被他缓缓压缩,挤成一团时,它们的核心位置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吸力,让外层的火劲急速往内凝聚,发生了激烈的变化,并伴随着一定焰流的抛射。

    楼成身体一震,脑海内的“火神祝融相”险些崩塌,勉强控制着,连忙将异变的“火劲”打了出去。

    轰隆!

    他面前腾起了火光,有烟雾膨胀弥漫,吓得远处不多的行人抱头鼠窜,以为遭遇了恐怖袭击。

    “好像有点体会了……”楼成看着这一幕,欣喜难掩地笑道。

    几分钟后,他听到了警车的鸣笛,看见一队军警冲到了自己面前,一时竟有些傻眼。

    经过领队钟宁涛交涉,并有大使馆电话沟通,军警提醒了楼成几句后,终于撤离了现场。

    “咳,练武节制点,毕竟是国外,得注意影响。”钟宁涛身心疲惫地叮嘱道。

    他原以为就任莉一个不省心的,没想到看起来最靠谱最稳重的楼成也差点惹出祸……

    没一个省心的!

    在彭乐云、任莉和安朝阳忍不住笑意的目光里,楼成哈哈两声,做出了保证,转头找了更僻静的地方,抓住先前的少许心得,又一次观摩体悟起“炎帝图”。

    尘埃累积,绕成漩涡,当达到一个极限后,它们忽地塌陷,于沉重里“挤”出热量,将自身点燃,喷发出焰流,照亮了黑暗……哪怕有了引子,楼成还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才勉强抓住了那微妙的神韵。

    火焰受控,化为冠冕和衮袍,他的脑海内一尊威严沉重的“炎帝神像”隐约成形,可却在即将清晰凸显时霍然崩溃。

    对此,楼成喘着粗气,不恼反喜。

    刚才自己虽然失败了,但说明真的有所体悟,推开了大门,找到了正确的道路,接下来就是水磨工夫了。

    这既得益于改变方法的催化,也来自平常日积月累的收获!

    呼……他险些大喊出声,忙拿出手机,给自家媳妇报喜道:

    “炎帝劲有眉目了!为了这个,我都差点被圣象国的警察抓起来……”

    “噗,是因为你太高兴,吼得太大声,吓到小朋友了吗?”严喆珂刚好课间休息,又惊又喜地发了个“从远到近亲吻”的表情道,“橙子哥哥真棒!”

    “你到底是在夸我炎帝劲有突破真棒,还是吓到小朋友真棒?”楼成心情愉快地“窃笑”道。

    “自己领会本教练的精神~!”严喆珂嘴角梨涡浅现,这才问起详细的经过,为楼成对“炎帝图”有所体悟而开心,因他乌龙招来警察而偷乐。

    之后的一天,楼成没和彭乐云、任莉、安朝阳对练,以快突破为理由,废寝忘食地深入感悟起“炎帝图”,疲倦休息时则和珂小珂同学聊天舒缓心情。

    到了下午三点,他盘腿而坐,终于在脑海内勾勒出了一尊沉重、威严、炽热的“炎帝神像”!

    他体内的“火流”随之翻滚,霍然凝缩,逐渐踏实!

    楼成睁开眼睛,疲惫之意明显地笑了笑,拿起手机,对严喆珂道:

    “成了!”

    “炎帝图”入门了!之后就是升华的过程了,用不了多久!

    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困意,忙对女孩补充了一句:

    “珂珂,我先睡会儿,要是你起床我还没消息,就打电话吵醒我。”

    他觉得以自身目前的状态,未必能准时醒来,要是因为睡过头错失比赛,被判淘汰,那就冤枉大了!

    而米国目前正是半夜。

    发完消息,楼成倒下便已睡着,一觉多梦,黑暗昏沉。

    忽然,他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猛地从无力里挣脱,醒了过来。

    拿起手机一看,他发现才六点不到,珂小珂同学明显还未起床,于是,摇晃着脑袋,就着皱巴巴的衣物,来到门边,拉了开来。

    外面彭乐云单手插兜,不见急躁,微笑道说:

    “领队让我来喊你一声,再十分钟就集合了。”

    “好。”楼成还有着刚起床时的茫然。

    彭乐云见状笑了笑道:

    “你是快开始蜕变了吧?嗯,可以尝试尝试水下突破,效果不错的。”

    “谢谢。”楼成含笑致意,才不会说自家师父早就提醒过了。

    目送彭乐云离开,他走入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理了下头发,只觉疲惫彻底散去,精神一下抖擞。

    脸上浮现笑意,楼成拿出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醒了,感觉自己充满力量!”

    点了发送后,他看着镜中神采飞扬的自己,无声低语道:

    第三轮比赛,我来了!